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无尽的遗落》
无尽的遗落

第六十六幕 迷宫IV

“如果神明们确实能主宰命运,他们也该对污蚀的到来有所预料,甚至有所准备。”

神明看似主宰一切,却在污蚀来临之后销声匿迹。

他们并未预料到真正的终焉。

有些观念已经从利奥的一举一动中,渗透到了索尼雅的认知里。

她深吸一口气,以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感叹似地自语,“你改变了我。”

“是时候离开这里了。”

利奥语调平和,现在,他们该确定目标。

“这里是黑之森林,也是它们口中的塔奥尼迷宫。”

“魔兽的事件已经摸清原委,但还没有解决...只要它(塔奥尼)想,类似的魔兽都会在黑之森林诞生。”

“另外,我们还未知晓塔奥尼的目的。”

利奥的话让索尼雅指尖轻颤,她犹豫片刻,低声问道:“这座迷宫的神祗,会和污蚀有关吗?”

这仿佛是个直击本质的问题。

“很难想象它们无关。”

利奥微微眯眼,“洛雷里的污蚀还未完全解决,神祗和污蚀按理说难以共存...除非它们目的一致。”

以往的经验来看,晦暗神系的众神和污蚀相互勾结,塔奥尼作为晦暗母神的子嗣,也许同样是身处阴影的棋子之一。

“这实在是...”

索尼雅欲言又止,她察觉到一些异样的响动,警觉地环顾四周。

如一团破碎枝蔓的阴影从薄雾弥漫的森林间渗出,它们以妖娆怪异的舞姿穿梭在二人的视野中,隐约可见变换的鹿影,熊影,蛇影。群影却始终藏身雾气,来回游荡,拨动树叶奏出艰涩的沙响。

世界似乎静止了一瞬间。

雾气逐渐浓郁,怪诞的舞影愈发凌乱,索尼雅有些头晕目眩。

同时,压迫感让索尼雅有些喘不过气,她下意识向身边的利奥寻求建议。

突然间,她愣在原地,随后难以置信地环顾四周。

她置身于一片石柱围绕的草地上,远处是茂密到漆黑的森林,头顶是群星汇聚的夜空。

一共四根石柱,每根石柱都刻着精美的,栩栩如生的纹理,鹿,熊,蛇,枝蔓。

她还没来得及仔细观察这些石柱。

“他不在这。”

声音仿佛来自冰冷的海渊,从四面涌来,渗入索尼雅那惊慌失措的心间。

“...塔奥尼?”

索尼雅沉默着,在内心疑问,没有发声。

但她身处四根精美石柱之间,心声被对方轻而易举地捕获。

“如你所见,森林与迷宫皆是我的化身。”

模糊的鹿首轮廓在黑暗中出现,一对橘红的蛇类竖瞳紧盯着索尼雅,仿佛在盯着猎物。

它不紧不慢地道:“你的内心向我倾诉,你需要救赎。”

“...”

索尼雅皱了皱眉,一股厌恶感油然而生,她回忆起利奥的模样,放下对神明的敬畏,冷声道:“别自以为是了,我绝不会和魔鬼做交易。”

“恰恰相反。”

鹿首睁大眼睛,以嘲弄的口吻叙述,“你所追随的,才是真正的魔鬼。”

不等索尼雅思考,它继续道:“蔑视神明,践踏规则...你所见的他,是真正的异端——这是你真正的心声。”

顷刻间,索尼雅脑中涌现出以往她在学院进修的回忆,敬畏神明,学习信仰,追随伟大的脚步,某种潜在的虔诚和狂热在此刻被放大无数倍,膨胀,仿佛要填满她的心灵。

“...”

索尼雅睁大眼睛,怒视又有些畏惧地盯着眼前走近的鹿首。

它从黑暗中脱离,露出高大的熊身和修长的蛇尾,穿着枝蔓编织的优雅甲胄,举止投足都透露出一股异样的魅力。

几步走来,所有茁壮生长的草株都压低身姿,仿佛对其臣服的信徒。

强大的压迫感几乎要让索尼雅崩溃,而在某个极限的时刻,她心中涌动的事物平息了,她对此感到困惑。

“迷宫是永恒的,你有足够的时间考虑。”

鹿首似乎是察觉到什么,漠然地看了索尼雅一眼,转身便化为黑暗消失,留下沉默的索尼雅。

与此同时,染满银焰的剑刃在黑之森林,也就是塔奥尼迷宫的某处挥动。

一些模样扭曲的枝蔓怪物惨叫着化为灰烬,连带着周围高大的树木也被拦腰斩断,轰然倒下。

利奥踩碎脚下的灰烬,他的肩头红光闪烁。

“小心,迷宫的位置时刻在变换...之前塔奥尼便是以这种方式将你和那个法师追随者分开。”

莎莎提醒着。

塔奥尼迷宫,也就是黑之森林,这里类似于塔奥尼的化身,它可以轻而易举地调整他们的位置。

话音刚落,浓郁的雾气又从旁近的森林里涌出,怪异的群影又开始舞蹈。

“莎莎。”

利奥盯准雾气中的某处,伴随他的低喝,肩头的光团爆发出刺目的光线,瞬间洞穿周围的雾气。

下一刻,利奥手中的黄昏之戒光芒大放,表面的镂空纹路投影出复杂的花纹。

他要抓住藏身在雾气里的塔奥尼。

高阶的禁锢魔法借由黄昏之戒激发,将一小片森林笼罩在内。

“...”

索尼雅欲言又止,她本想说也许他们该敬畏神明,但一想到树人所说的话语,她便将这个念头掐灭。

索尼雅迟疑片刻,抬头看向利奥,提出疑问。

“如果污蚀没有让他们清醒,那么我会告诉他们...”

利奥偏过平静的视线,移向深邃的,仿佛藏有一双眼睛的漆黑夜空,“...没有什么是一定的。”

“你或许是最强大的凡人之一。”

树人的目光停留在利奥身上,没有赞叹也没有讥讽,仅以陈述事实的口吻,“但在这里,你终究会意识到自身的渺小。”

对此,利奥随口问道:“那么你预料到了吗,这些会是你的遗言。”

随后,利奥摇摇头道,“很显然,他们只是自以为掌握了一切。”

“...你想怎么做?”

“这类言论我听得够多了。”

利奥轻描淡写地散去剑刃的银辉及其火焰,自然地将森咒收回至身后的剑鞘里,转身看向沉默不语的索尼雅。

“...”

树人的丑陋面庞动了动,露出狰狞的沟壑,它无声地,令人费解地笑着。

它总能体现神明们的态度,似乎一切事物总是尽在掌握。

无论何时,凡人的命运在神明眼中都像随意把玩的玩具。人们的抗争更像是一场游戏,神明们轻蔑凡人之事,却又以此为乐,随心所欲地摆布棋盘中的任何棋子。

没有多说,利奥抬起燃满银焰的森咒,剑刃挥舞出的凌厉斩击轻易地将树人一分为二,残躯切口处立刻涌出火焰,将它剩下的部分化为飞舞的尘埃与灰烬。

很快,树人的身影在火焰和余烬中消失殆尽,一切重归暗夜中的寂静。

周围的雾气弥漫着,似乎浓郁些许。

命运。

这个词已经多次出现在利奥·塔内库的认知中。

这是频繁出现,令人不快的词。

阅读无尽的遗落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