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允诺我h轨的主播失踪了[重生]》
允诺我h轨的主播失踪了[重生]

儿子撞上老妈被老爸捉奸

卢宁几乎在他问出口的同时紧接着发问,他明显感觉到坐在身边的人噎了一下,不由地勾起唇角:“既然我们都有疑问,不如做个信息交换吧,不可能你单方面想知道什么我就告诉你什么。”

旁边的人再次沉默下来,似乎在考虑这个提议的可行性。

过了没多久,司机师傅突然开口打破车内诡异的沉默:“少爷,快到了。”

“你要带我去哪里?”

墨镜大佬态度很恶劣:“信息交换。少废话,赶紧滚下来。”

卢宁微笑着从车上滚下来——看来这位大佬相当在乎宁惊鸿跟“林素枝”到底什么关系,他在意的不可能是“宁惊鸿”,在今天之前他们甚至还不认识,那他在意的就是“林素枝”了,他们是什么关系?

这是一座独栋的二层小楼,卢宁不会估算价格,只看得出来,从地段到装修摆设,它四处都透露着一个信息,贵,贵,贵。

巷城真的有这么多有钱人吗?还都姓戚。

墨镜大佬进了门之后就把墨镜摘下来了,钥匙往电视柜旁边随意一扔,去冰箱找水喝。卢宁就站在屋子中间四处打量,不知道为什么这第三次见面,他突然对自己充满敌意,想必对方也不会给他倒水了吧。

“坐啊。”

姓戚的大佬喝完水回头看了他一眼,又从冰箱拿出一瓶矿泉水,朝卢宁扔过来。

后者接住矿泉水瓶,有些惊讶。

“我不喜欢虐囚。”

卢宁在沙发上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笑着说:“谢谢。不过我不是囚犯。”

“哼。”

卢宁不太在乎他对自己什么态度,他现在被怀疑跟他身边某位亲密的女性有暧昧关系,对方能对他态度好就怪了。

“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宁惊鸿,不知道怎么称呼你?”

卢宁说完后,见对方根本没有搭理他的意思,笑着试探:“阿乾?”

“戚千百。”

大佬抱着手臂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卢宁,他貌似对阿乾这个名字很讨厌。卢宁笑得很温柔:“好吧,戚先生,我们是不是该谈谈信息交换的事情了。”

戚千百在卢宁对面沙发上坐下来,他五官本来就非常硬朗,发型是很传统的板寸,岔开两条腿大马金刀地坐在那里就让他有种荷尔蒙爆炸的视觉效果:“可以啊,怎么个交换法。”

“你一个问题,我一个问题,双方回答问题之后才可以问下一个。”

戚千百好笑地哼道:“你倒挺会做生意的。”

卢宁对他的评价不置可否,礼貌地说:“那你先问。”

“你跟林素枝什么关系?”

卢宁回答得很快:“公关和客户。你又跟林素枝什么关系?”

戚千百有些不爽地看着他:“换一个问题。”

卢宁很好说话:“你跟绑架我的戚先生是什么关系?”

“……”

卢宁笑了:“也不能问?你们有钱人的忌讳还真多啊……我再换一个好了。”

戚千百盯着他,卢宁摊开手:“我饿了,可以先吃点东西吗?”

他刚刚问的那两个问题其实已经自己猜到答案,世间亲密的男女关系无非那几种——夫妻,父女,母子,情人……从年龄推断,林素枝,大概是他妈吧。

儿子撞上老妈被老爸捉奸,这可真够尴尬的。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以下大佬扔地雷

千金难买一良田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0-01 00:05:51

命若琴弦扔了1个地雷

“下车!”

墨镜大佬站在一旁,掰着车门朝他吼,愤怒有如实质,卢宁甚至错觉自己再晚下车一会儿就会被他掐死当场了。

卢宁又觉得自己脸上被扫了一眼,旁边的人不耐烦道:“让你回去就回去,少废话!”

卢宁将头往座椅靠背上倚,面色平静目光冰冷——这些姓戚的欺人太甚,宁惊鸿大概吃那一套,他卢宁可不喜欢任人宰割。

汽车停在一处二层小洋楼前,卢宁透过车窗玻璃仔细观察周围环境,确信自己以前也没来过这里,但是看得出来,这应该是某个高级小区,总算比荒郊野外面朝大海的别墅安全很多。

卢宁被自己的猜想雷得浑身鸡皮疙瘩,这家伙视线又不是x光射线,怎么可能那么有穿透力。但是身边这位大佬不说话,他自讨没趣,只好也闭嘴。

卢宁看着窗外快速后退的景物,情不自禁皱起眉头——那些人拿走他的手机,不知道现在什么时间,也不知道黄先生有没有如约等他,他们如果再联系不上,这单生意算彻底废了。

还没等卢宁想完,突然从旁边扔过来一支异物,砸在卢宁怀里,他条件反射接住,正是自己的手机。卢宁犹豫了一下,笑着说:“谢谢。”

这仿佛是他们之间的某种暗语,那个人听后说:“那就开回去。”

“可是……”

“你跟林素枝到底什么关系?”

“你跟那位戚先生又是什么关系?”

“谢谢?谢我什么,我去得不是时候,不是正好打扰了你们做交易?”

卢宁把脸转过去,墨镜大佬也终于正眼看他,他看了半天,突然伸出手捏住卢宁的下巴:“如果我不出现,你能得到一大笔钱,是不是有点可惜?”

卢宁想了半天,终于问道:“我们要去哪里?”

那人连头都没转过来,卢宁却觉得有视线落在脸上,就好像他是隔着墨镜做了一个“瞥”的动作。

卢宁被他捏得莫名其妙,他完全弄不懂这个人生气的点,做不做交易都是他自己的事,关这家伙屁事?

卢宁狠狠打开对方的手,笑容转冷:“我很感谢您救我出来,但是请不要对我动手动脚。”

那个人咬肌微微鼓动几下,大概在“咬牙切齿”,卢宁移开视线,心里千回百转——这个人对“交易”这件事这么激动,他又恰好也姓戚,这绝对不是巧合吧。

墨镜大佬拉着卢宁出门后,将他粗鲁地塞进一辆车,他自己也跟着上车,又把墨镜挂回脸上。

他暴躁地吩咐司机开车,而后便不再开口,抱着手臂坐在旁边。即便隔着墨镜,卢宁也能感觉到他的不爽。而且他还微妙地感觉到,对方今天的不爽跟以往还不一样,以往只是单纯脾气暴躁,今天……他有些阴郁。

卢宁觉得自己不该在此时开口说话,但是他心里充满了疑惑,有很多问题想问,比如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跟“戚先生”又是什么关系,他最近总是遇见这位大佬,是单纯的巧合,还是有别的原因?

阅读允诺我h轨的主播失踪了[重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