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还夸我骚来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至少让他把黄先生这笔单拿下来再说。

    他离开过程中没撞见什么人,大清早公关们还在睡觉,负责做文案的上班更晚,他们甚至可以直接在家里工作,所以卢宁很顺利地到达后门。

    只是他一出门又退了回来,卢宁看见有两三个身材健壮的男人在离“月色”不远的地方徘徊,他紧紧贴着墙壁往外看,那几个人手里好像还拿着什么东西。

    “嘘!”

    卢宁没有机会说话,他被捂住了嘴,墙壁巷子里光线阴暗,等他渐渐适应之后,才看清眼前人的模样。那个人身材高大,身高大概与卢宁生前差不多,比宁惊鸿高出半个头。

    那人脸上戴着墨镜,但是卢宁仍旧很容易认出了他——是昨天在洗手间遇见的大佬,他怎么又来了?

    对方也没把卢宁当回事,他现在在他眼里就是个只要不说话别惹麻烦就行了的吃瓜群众,所以人家只捂住了他的嘴巴。

    大佬抬起手往前快速挥两下,从他身后陆续走出四五个人,都贴着墙前进。卢宁睁大着眼睛看着他们,那些人都穿着黑色的便服,走起路来几乎没什么声音,看上去经历过很好的训练,这些人明显是冲那三两个健壮的男人去的。

    卢宁没说话,心里却在盘算——莫非他误会了,拿着武器的几个人并不是冲他来,而是另有目的?

    那来店里找他的那个人又是谁?

    “我把手放开,不要发出声音,知道吗?”

    捂着他嘴巴的男人低声这样说,卢宁盯着他的脸,认真点头,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不想被一个同性这样捂着嘴巴。

    对方松开手,卢宁觉得呼吸顿时轻松了许多。但是仿佛怕他冲出去打乱他们的行动计划,墨镜大佬又压低声音警告他:“待着,别乱跑。”

    卢宁乖乖点头,并往更里面挪了一步。

    ——那昨天他他也不是来参加“卢宁”的葬礼吧?带这么多人……难不成是在“月色”里进行一些奇怪的交易?这个猜想比较靠谱,毕竟他确实不认识这个戴墨镜的男人。

    卢宁想到这里不由地皱起眉,连虹一的为人他了解,这个女人只想平平安安发大财,违法乱纪的事能不做就不做,怎么还弄出这种事情。

    远处一个黑衣人朝那些拿武器的家伙走过去,双方之间不知道聊了什么,黑衣人突然出手,狠狠打在对方肚子上,另外一个捂着肚子跪倒在地,其他的黑衣人从他们视线盲区中突然跳出来,短短几分钟而已,双方之间就爆发了一场异常激烈的打斗,那三两个壮汉手里果然有枪,卢宁远远看着几乎惊呆了——这些人好像在拍电影似的。

    墨镜大佬抱着手臂靠在他对面的墙上,因为两面墙离得很近,他们两个之间的距离就很近,卢宁甚至能闻到他身上有股浅浅的烟草香味。

    卢宁知道他现在不会让自己离开,干脆放弃抵抗,陪他等着,只是不知道这家伙是好人还是坏人,看样子,不像穷凶极恶之徒。

    对方恰好在他看过去时将脸上的墨镜摘下来,眼底依旧有浓重的黑眼圈,倒是比昨天晚上好了一些,至少眼睛周围没有突兀的青筋了。

    ……不过这个人看起来依旧非常暴躁,眉头紧皱,一脸不爽,仿佛别人欠他二百万。

    “我昨天好像见过你。”

    别人欠他二百万的男人毫无征兆地开口,卢宁没想到他会主动跟自己搭话,微笑道:“您记性挺好,我们昨天在洗手间遇见过,您还夸我骚来着。”

    那个人挑了挑眉头,脸上说不清是什么表情。卢宁见他无语的样子勾了勾唇角,这家伙对人没礼貌的事,难道想转眼就忘了?

    那个男人好像也意识到自己的无礼,大约有些尴尬:“噢……我想起来了,你是这家酒吧的员工?”

    卢宁微笑着纠正:“公关。”

    对方一噎。

    卢宁心里暗爽,他从来不觉得自己做公关是可耻的事情,也从来行得正坐得直,活得理直气壮,偏是那些对他职业戴着有色眼镜的人,他就越不想模糊概念。

    “你的样子,年纪不大啊。”

    “成年了。”

    “……”

    卢宁见对方终于停止询问,也背靠着墙移开视线。

    过了一会儿,黑衣人捉住那几个壮汉朝这边走,对面的男人把墨镜戴上,走出去。只不过他走了没两步,突然停下来问:“你叫什么名字?”

    卢宁看向他,笑得有些假:“您还是忙自己的去吧。”

    “我姓戚。”

    卢宁看着他没说话,那个男人突然折回来,伸手一把捏住他的下巴:“我上次说的是你纹身骚,洗手间灯光太暗了,今天发现,你人更……”

    卢宁眯起眼睛,用力把他的手打开。对方好像有些惊讶,甩甩手,突然笑了一声:“有个性。”

    卢宁没理他,转身走向另外一边,身后还有声音飘过来:“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喂……我真觉得你眼熟。”

    神经病。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一定要当成现代架空文来看喔,我怕自己犯错误,珍惜这篇文的政治生命,真的。

    感谢以下大佬扔地雷

    千金难买一良田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7 20:09:50

    一直腐,小心塞~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7 21:38:52

    命若琴弦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8 00:54:28

    风铃呢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8 16:53:28

    我爱夜晚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8 19:54:57

    卢宁正准备溜过去,手臂突然被人从背后一把抓住,他还没回过神,就被人用力一拽拉了回去。

    那一瞬间卢宁被吓得心跳都停了半拍。

    卢宁面无表情收回视线,额头上默默流下一滴冷汗——这个宁惊鸿这么牛逼的吗?!还劳动这么多人对他围追堵截?

    现在怎么办……看他们的架势,被抓到了不说没命,半条命起码没了,他还没挨过揍,适应不了,更何况受伤的话短时间内没法接黄先生的案子。

    卢宁左右看了看,发现在月色酒吧后门不远处有一段墙,不算高,如果从那里爬出去,应该不会引起注意。

    “您好,您想看点什么?”

    穿便服的男人就说:“我来找人,宁惊鸿在不在这里。”

    连虹一要说在店里她就是傻子,她装着一副无辜的表情问:“宁惊鸿?噢……他啊,最近都没来上班。您找他有什么事?想找公关的话我可以推荐您别的公关,他还太年轻呢,没接过几个案子。”

    铁棍?bi首?还是……shou枪?

    总之是武器。

    社会社会!

    卢宁准备从后门离开,他觉得那个人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宁惊鸿,麻烦如果能自己解决自己就不叫麻烦了。他明白,成为了宁惊鸿就早晚要面对他的烂账,但至少不要是现在。

    那人往连虹一身后扫一眼,后者愣了一下,笑着伸出手把宁惊鸿的照片翻过来:“今天谁值日,也不把照片翻过来。”

    她一边说一边把另外一张照片也翻过来,骂道:“这帮小孩做事真懈怠。”

    那人穿着一身便服,相貌平平,气势却很凌厉。到了店里之后就左右顾盼,一副寻人的模样。刚刚他进门时候说的话连虹一也听到了,心想怪不得宁惊鸿跑那么快,居然让仇家找到店里来。

    她心里骂宁惊鸿不懂事,脸上带着笑容招呼客人——宁惊鸿可能惹了事,但是他人也确实是她店里的,事到临头总不能不帮忙。

    ——那个人视线落下的地方有公关们的照片,在班的都会把照片翻过来,这是月色的规矩。

    很奇怪,那位客人竟然没有继续纠缠:“既然他没来上班,我就去别的地方找找。”

    卢宁通过后台和前台之间的门缝看到了所有经过,他弄不明白宁惊鸿到底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身份,日记里没写,也许他觉得这是不值得提到的事情?

    还没看清来人的脸,卢宁已经感觉到来者不善,他想起了宁惊鸿后背上那一大片纹身……

    卢宁下意识后退两步,然后转身往后台跑:“连姐!就说我不在!”

    连虹一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眼见卢宁迅速消失在后台,这边闯进门的客人已经到了面前,她不得不先应付对方。

阅读允诺我h轨的主播失踪了[重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豪门顶级盛婚超神学院之重铸天庭快穿之位面采购师三国之四世三公九界仙尊第四生物帝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