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望的爱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惊鸿……惊鸿!”

    卢宁吞掉米粒:“你想做什么?”

    “你帮我去找庄哥……他知道哪里能搞到东西,求求你了惊鸿!我实在受不了了!”

    卢宁心里绕着弯弯,嘴上却说:“你在我这里待得不舒服……不然我通知嫂子把你接回去?”

    陈徽还保持着一丝神智,听到他说的死命摇头:“不要,不要让木木知道……”

    卢宁不知道该为宁惊鸿感到伤心还是高兴,这个陈徽倒是很男人,对自己女朋友好得没话说,他是真不知道宁惊鸿对他有意思?

    “那你就忍一忍,过去这段时间再说。”

    卢宁将桌上另一个有些冷了的盒饭打开,夹了一筷子喂到陈徽嘴边:“先吃些东西吧。”

    陈徽也在努力与du瘾做斗争,卢宁看得出他是想戒掉的,并没有放任自流,但是这玩意儿一旦沾上……可不是说戒就能戒。

    陈徽迷茫地睁着眼睛,也不知道他到底能不能看清楚卢宁的位置,听到吃饭倒知道张嘴。卢宁把米饭塞进他嘴里,陈徽艰难地吞了几口,又开始哭:“惊鸿,我实在忍不住了,你快去找庄哥。”

    卢宁夹起一块红烧肉狠狠塞在陈徽嘴里,已经有些不耐烦:“我现在去哪儿找庄哥,天色这么晚。更何况,我去找,人家也不认我啊。”

    他不能随便认为陈徽是活该,他也可能是被人害了,或者身不由己,但是这幅没出息的样子实在让卢宁实在生不出同情——想戒瘾至少摆出要戒的决心吧。

    陈徽大概想抓住什么东西,奈何卢宁不体贴,对“毒虫”也没有丝毫同情,他只能将自己两只手绞缠在一起,抱着暖气片不停地抖。他在费劲地咀嚼嘴里的肉块,只需要看他吞咽的样子,就能知道什么叫“味同嚼蜡”。

    “怎么了?不好吃啊?”

    陈徽哆嗦着摇头:“冷……太冷了,尝不出味道……”

    卢宁摸了摸盒饭外面,还有微微热度,他自己胃不好习惯吃热饭,陈徽嫌冷,大约是戒断反应的一种吧。听说du瘾发作的人可能产生任何幻觉,畏冷,畏光……当然也会对食物失去兴趣。

    确切来说,他们会对除了那个东西之外所有的事物失去兴趣。

    “我不吃……我不吃!惊鸿!你快去找庄哥!借钱!跟他借钱!他会借给我们!”

    卢宁心里像被人浇了一瓢桐油,心里的火星“噌”得点燃,这个宁惊鸿,到底是怎么把自己跟这毒虫划到一堆的“我们”里的?

    他面无表情地换了把勺子,将浸透汤汁的米饭强行塞进陈徽嘴里:“阿徽,你慢慢嚼,吃仔细点就能尝出味道了……不然这样,你吃完饭,我打电话给庄哥,如果他能通融,我就去跟他借钱。”

    陈徽努力地咀嚼着卢宁喂进他嘴里的东西,嚼着嚼着就哭起来,他突然剧烈地挣扎,卢宁想按住他,陈徽猛地把身体前倾,一头撞在卢宁怀里:“惊鸿……我不戒了,我不戒了!快找庄哥!找庄哥啊!”

    卢宁没防备,手里整盒饭直接扣在地上,他人也摔倒在一边,手心的油腻感让卢宁觉得一阵恶心。不过他反应很快,陈徽一倒下来就立刻歪到一边,倒是没被他缠上。

    卢宁去洗手间把手上的油脂洗干净,回来时陈徽折腾得更剧烈了,满身沾了饭粒,暖气片几乎被他扯下来。卢宁也没切实面对过瘾君子,不知道他们的瘾是一轮接一轮更强,还是像孕妇生产的阵痛,发作一会停一会?

    他只好把陈徽绑得更紧一点,这个屋子里本来就没多少现代化的设备,暖气片还是老式,万一拽坏了肯定要流一地的水,到时候房东会找他麻烦,更何况,这个季节天气也越来越冷,没有暖气怎么活。

    卢宁越想越郁闷,系绳子的动作就更用力一些,陈徽闷叫一声,卢宁低下头看他,语气很温柔:“抱歉,勒疼了吧?为了你好,不得不绑紧一点,你现在会做出什么事,自己都控制不了。”

    陈徽蜷缩着身体咳嗽了两声,突然仰起头吐出shen吟:“你说得对……惊鸿,把我绑紧一些……我觉得轻松很多。”

    卢宁把绳子系了个死结,越发觉得事情麻烦——他难道已经要靠疼痛来强压du瘾?本以为陈徽只是轻微的瘾,这样子怎么觉得他是重度瘾君子。

    陈徽的上衣放在洗手间,卢宁顺手将他上衣口袋的手机拿出来,开始翻通讯录。

    陈徽深陷在冰冷的幻觉里,对外界失去大部分感知,谁动了他的什么东西也一点不明白,卢宁就坐在沙发上翻,翻了半天没翻到什么“庄哥”,只好把屏幕给他看:“阿徽啊,哪个是庄哥?”

    陈徽听到“庄哥”的名字竟然还有反应,他想抢手机,卢宁轻轻往上一抬手,他就扑了个空。他把手机往远处移开一段,态度仍旧很温柔:“指给我看就好,你这样没办法联系庄哥。”

    真不知道这些年轻无知的蠢货到底怎么想的,侵略者引进鸦片是为了瓦解一个国家的战斗力,他们自己去吸这些东西是为什么?瓦解自己的战斗力?

    陈徽分明比宁惊鸿高大很多,现在却连拿回手机的力气都没有。

    陈徽费了很大劲才指认出“庄哥”的手机号,卢宁把电话播过去,安慰陈徽:“你别着急,我这就跟他联系。”

    他说完这句话就转身走到窗边,面无表情地看着窗外浓重的黑——不如天亮就报警吧,也省得连虹一整天拿这个威胁他。

    过去很久那边才有人接,卢宁没说话,对方先“喂?”了一声。

    “陈徽?我不是告诉你,没事别再联系我了吗?不要再打这个电话了!”

    “庄哥”心情貌似不怎么好,气愤地说完这句就单方面结束通话。

    卢宁握着手机微微抬起眼睛,窗户外面一片漆黑,他的脸倒映在玻璃上,无声的闪电划过玻璃时,将他的脸照得惨白一片。

    ——又是熟人,他怎么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客人里还有du贩?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以下大佬扔地雷

    千金难买一良田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2 13:13:05

    Auror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22 23:35:25

    命若琴弦扔了1个地雷

    这幅模样如果让宁惊鸿本人看见,可能真的答应他的要求,只可惜卢宁不是宁惊鸿,他对吸du的人产生不来半点同情心。

    但是他口中所谓的“庄哥”是谁,不是大毒枭,也应该是跟毒pin有关的人。

    陈徽整个人神智都不怎么清晰了,一边摇头一边念叨:“报警……不……不能报警……不能……”

    “放心,我不报警,你安静点。”

    不得不说,陈徽这个样子是挺惨的,眼泪鼻涕流个不停,把张英俊的脸糊得乱七八糟。卢宁看不下去,用纸巾给他擦干净,后者又咬着嘴唇呜呜地哭。

    没自杀说明他很坚强。

    宁惊鸿也肯定知道陈徽吸du的事,想来为了跟店里借钱是把什么都说了,不然连虹一也不会用报警威胁他。

    越看清宁惊鸿的处境,卢宁越想不明白,如果是对与自己互相喜欢的人做到这种程度就算了,这家伙却喜欢一个有女朋友的同性,为一段没有希望的单恋付出这么多,真的值得吗?

    陈徽一边哆嗦一边说完,他好像想往暖气片上撞,但是被卢宁捆得太结实了,根本撞不到。

    卢宁吃完最后一口饭,咽净饭粒,才伸出手压住陈徽的嘴唇:“嘘,小点声,被邻居听见,人家会报警的。”

    卢宁叹口气,走过去把他嘴上勒着的布条解开,陈徽断断续续哆嗦着哀求他:“惊鸿,你放开我,我受不了了。”

    卢宁没理他,重新坐回沙发上。他的心肠大概是铁石做的,他靠在沙发上边往嘴里塞米饭边看着他受罪,心里一点感觉都没有,甚至觉得活该。

    饭盒里的米饭有些冷了,卢宁把它盖起来,塞进微波炉。

    他吃东西慢,常年生活不规律,胃有毛病,吃到中间去加热是常有的事。不过宁惊鸿很健康,年轻人身体就是资本,卢宁觉得从现在开始保养,以后他活得大概会轻松一点。

    爱情都是骗人的!钱才是永恒的!

    不过他倒懂得宁惊鸿的崩溃,治病和高li贷,不论哪一个都是无底洞,再多钱投进去也填不满。宁惊鸿才十八岁,要背负这么多压力,又要压抑自己的感情,时间长了当然会受不了。

    那边陈徽瘾劲儿上来,开始挣扎,卢宁绑得结实,他挣不开,暖气片被拽得“嘭嘭”响了两声。响过之后陈徽又没力气了,就缩在暖气片上一直打摆子,嘴里呜呜咽咽地叫唤,但是不知道在叫什么。

    卢宁从微波炉里拿出盒饭,坐在沙发上吃了两口,他感觉到陈徽的视线在往这边看,才望他一眼。

    “唔——!”

    卢宁不知道义无反顾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爱到宁惊鸿这种程度……卢宁只能评价他一句,傻。

    “阿徽很好,他的女朋友也很好。上一次他过生日,我给他买了一双球鞋。那双鞋他喜欢很久,却一直没钱。晚饭的时候他特地打电话过来跟我说,‘嫂子叫你一起来吃饭’,我太难过了,赌气没送他,气消了再要送已经来不及。今年送给他吧,不过是去年的款式,不知道他还喜不喜欢。”

    宁惊鸿能写出这样的话,这份爱已经超出卢宁理解极限,他本来就不会爱人,父母死后他更加没爱过谁……他爱的只有钱。卢宁无法体会宁惊鸿的感情,更加无法理解爱一个无血缘关系的陌生人爱到为他还债。

阅读允诺我h轨的主播失踪了[重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讨喜笨王妃火影之封印大师大宋小吏*网王之六道轮回撩神[快穿]一点浩然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