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血穹志》
血穹志

第一卷 边城 第八十五章 剑名逝音

自从奥莱回来之后,本就有些木讷的郭一飞就更少开口说话,以至于到现在李玉儿都没和他交流过,一时间连怎么称呼他都有些迷茫,这直呼其名似乎不太礼貌,想来想去也就一句不会出错的郭公子。

郭一飞到是第一次被别人喊公子,一时间有些不好意思,接着说道:“别公子公子的叫了,你就和天娇她们一样喊我名字就好,我叫郭一飞。”

李玉儿毕竟是家教甚严,又和对方不熟,最后还是只能喊上一句“郭大哥”,倒是李云一口一个“一飞哥”,喊的格外起劲。

这人并没有介绍自己,但是他衣服上鲜红色的火焰纹饰,已经够明白了,那是季家天炉工室的标志,现在也是季家的标志。

东宣毕竟是小城,没走多久就来到了一家比周围明显气派的酒楼,只是这酒楼虽然比周围气派,看起来也担不起量天的大名,就连一寸星这三个字也是简单地用墨水写在一块普通的木板上,就那么随意地挂在了门头之上。

这进入里面之后才能感觉到另外一片天地,亭台楼阁,小山青水,只是不似别处的风景,这里到处是切割整齐,天圆地方的人造之景,地面好似是一整块巨石,但是自己摸索还是能感受到一些拼缝的存在,只是这拼缝细密无比,非常人之力可以完成,院子内也有很多众人未见过的材料制成的各种玩意,技法超然,巧夺天工。

“早就听闻季家的工艺了得,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元朗见状发出了一声感慨。

张重等人也是深有此感,唯有凤天娇拿着重剑就想去院子里砍上几剑,那里可是有不少的奇怪兵刃的,看材质非同一般。

幸亏鞠婧早就防着这个不着调的大小姐,在她挪动的时候就紧紧拉住了她。

凤天娇从小就对各种兵器感兴趣,在沧溟的时候就表现得很明显,也正是因为有过教训鞠婧才能事先猜到凤天娇的想法。

“爷爷,爷爷,我们去外面好不好,我不想在这里。”一个小姑娘奶声奶气的声音从一寸星的接待大厅角落里传了过来。

众人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头上扎了两个小辫子,仅用寻常人家常用的丝带缠了几圈,有些粗糙,甚至有几缕头发还脱离了发带的束缚,显得有些凌乱,浅绿色的小裙子,虽然干净,但是质地一般。

此刻这个可爱异常的小家伙正拉着一个老人的白胡子,二老人也是一身寻常服饰,虽须发皆白,但精神矍铄。

“阿离松手松手,你弄疼爷爷了。”老人疼得呲牙咧嘴很是滑稽。

李玉儿见到此人,神色一正,赶紧走上前去,躬身一礼,说道:“晚辈李玉儿,见过平鲁公。”

小姑娘见一个陌生的姐姐突然走了过来,似是有些害怕,松开了抓着老人的右手,赶紧躲到了后面,露出一张小脸,偷偷地打量着来人。

进到大厅的几人没一个是蠢人,都走了过来:“见过平鲁公。”

一开始带众人来到这里的管家赶紧跑了过来,倒是没有像众人一样行礼,仿佛和对方平辈一般,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老爷,这些就是您要我领回来的人。”

小姑娘阿离见到管家,从老人身后平跑了出来,一把抱住了管家的大腿,管家伸出手在小姑娘头上摸了摸,小姑娘似是很受用,眯着个眼睛,咯咯地笑了起来,只是还是惧怕众人,躲在关键的身后。

“阿离有些怕生,让各位见笑了。”老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胡须,接着对众人说道:“你们在这里的事情,都已经安排好了,放心,有我这个老东西在,没人敢在这里撒野。”

张重等人自不会把一切都交给季家,但是季老爷子这安排也是仁至义尽了,而且他那句不会有人撒野也不是信口开河,以季家的特殊地位,哪怕萧家满门抄斩,两方也不会为难季家分毫。

“多谢平鲁公了。”李玉儿作为领队,自是表达了自己的谢意。

“你都长这么大了,我上次见你的时候,是。。。记不太清了,反正那个时候你也就比阿离稍大一些。”季老爷子笑呵呵地看着李玉儿,一脸慈祥。

李玉儿也是笑了笑,说道:“应该是玉儿七岁生日的时候,季老爷子那天还喝多了一点。”

“哦,对对,闹了点笑话,不提了不提了。”平鲁公似是想起了往事,但是有些难以启齿,也就把这段揭了过去。

“老爷,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带他们去安顿一下,您先带好孙小姐吧。”管家见天色不早,这晚饭时间就快到了,一大帮子人要安顿,便催促了起来。

“哦,对对,你们先去吧,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找季宏,他一般都在这里,我在季家大院,如果找我可以到那里去。”季老爷子一边说着,一边把小姑娘从季宏的身边拉了回来,小姑娘也懂事,并没有抗拒。

“各位请。”季宏做了个请的手势后,众人便对着季老爷子行了一礼,准备离开。

季老爷子蹲下来,拿着阿离的手,对着众人挥手道别,阿离奶声奶气地说道:“大哥哥大姐姐们再见。”

众人从季老爷子面前走过的时候,几个年轻人还在阿离的脸上捏了一把,这让小姑娘有些不高兴,但是季老爷子却是开怀大笑,似是报了刚才被扯胡须的仇。

凤天娇也在阿里脸上捏了一把,只是这一把有些重,疼的小姑娘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这位姑娘,你等一下。”平鲁公突然出声道。

这句话让凤天娇心里咯噔一下,对方不会要捏回来吧,赶紧往后退了一步,双手捂着艳丽的脸蛋说:“您要干吗?”

走在前面的众人听到之后,也停下了脚步,在张重看到凤天娇的动作之时,满脸的黑线。

季老爷子倒是被逗乐了,又大笑了起来,然后说道:“没事,我就是想看看你背上的剑。”

众人这才明白,张重走了过来在凤天娇耳边低声说道:“注意分寸,别没大没小的。

”然后他对着季老爷子又行了一礼,便和其他人一起离开了。

凤天娇明白情况后,松了一口气,把背上的重剑取了下来,递给季老爷子的时候刚准备松手,又握紧了。

“没事,老头子虽然只是普通人,但是常年打铁,还是有点气力的。”季老爷子瞬间明白了对方的顾虑,对这个小姑娘也是颇有好感。

“哦。”凤天娇听到对方这么说,也就大胆地放手了。

“砰”的一声。

季老爷子虽然紧紧地握住了剑柄,但是剑尖还是磕到了地面。

两个季家的护卫想过来帮忙,季老爷子对他们摆了摆手,示意不用过来,而他自己在看到地面上半指深的痕迹时,赞叹一声:“好剑。”

季老爷子半跪下来,在剑身上来回摸索,对每一个纹路,每一个血槽,每一分弧度,甚至是剑长,剑宽都仔仔细细地审视着,似是要完全记下来,最后在剑刃之上吹了一口气,又弹了几下剑身,轻吟之声顿时回荡在大厅之中。

凤天娇突然觉得,面前的这个老人好像比自己还了解这把剑一样。

“它叫什么?”季老爷子问道。

“逝音。”凤天娇回答道。

季老爷子眉头皱了起来,这个名字很奇怪,作为一把剑的名字并不合适,倒像是一把琴的名字。

“有什么问题吗?”凤天娇问道。

季老爷子笑了笑说道:“没什么,觉得奇怪而已,我以为这把剑会有一个更加霸气,更加灼热的名字,就像这把剑的脾气一样,火爆热烈,比如赤焰剑什么的。”

听到季老爷子说道脾气,凤天娇以为对方意有所指,顿时尴尬不已。

“剑名而已,也没什么,不过这把剑并非出自血穹,应该是商盟,但是看剑身上玄奥的纹路,恐怕即使是商盟也不会有第二把了,当真是绝世好剑。”季老爷子一边说着,一边把剑递给了凤天娇。

“这么厉害?我都没感觉到,就是重一点,锋利一点而已。”凤天娇有些惊讶,拿着逝音的时候都有些小心翼翼。

季老爷子又出声问道:“敢问姑娘是何许人?”

“金沙城凤家凤天娇。”凤天娇赶紧收好剑,对着季老爷子行了一礼,然后说道。

“凤家焚天的后人啊,难怪。听闻焚天爵早年在商盟待了许久,也许就是那个时候得到这把剑的。”季老爷子,突然感觉到有一只小手拉着自己,低头一看阿离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就接着说道:“多谢凤丫头了,我就先走了,对了带我像焚天阁下问声好。”

季老爷子走出门后,凤天娇才回过神来,她只知道剑是父亲给的,打自己记事的时候就已经在凤家,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这把剑会如此了得。

又把剑拿出来掂了几下,没感觉出来有季老爷子说得那么厉害,凤天娇突然想到会不会是自己太差了,才无法发挥剑的威力,想到这里她突然有些沮丧,不一会儿就变得极为兴奋,就像是中奖了一样。

张重等人刚入城,便有一个管家模样的老者等候多时,车队停下来后,老者对着众人先是行了一礼,然后说道:“诸位一路辛苦,我等按我家老爷的意思,给各位安排好了住处,请各位随我而来。”

来人说完,便在前面领路,张重丝毫没有停顿,直接就驾着马车跟了上去。

在这种关系微妙的时候,若非季家一直置身事外,处事公正,恐怕双方早就打破了平衡,这里面季老爷子和当今的枢密院副使季非亭手段高明处事缜密的个人能力至少要占据一半的功劳。

李玉儿一行人来到东宣城的时候,正值下午时分,这东宣小城之内还是有不少人在街上行走的,城内最大的住宿之地也是季家的产业,名曰一寸星居。

早先众人就听闻东宣一寸星,万丈量天尺,这说的就是季家在制造工艺上的精湛技艺,苛求完美,丝毫不爽,就算是商盟也多有借鉴。

铁昭云拿了事先准备好的衣服给他披上,笑着说道:“还能怎么办,我陪顾海去找吧,你有你的事情要去做。”

韩小看了看铁昭云,又看了看跟个木头似的顾海, 心里骂了一句,这小子傻人有傻福。

“好。”韩小也不多言,拿出一张不知道什么凶兽的皮,上面已经画好了五幅地图,还标上了五个地方所处的位置。

第一辆马车上的张重看着逐渐接近的东宣小城,也是陷入了沉思,这不大的小城里可是住着一个帝国一等公爵,虽然不是护国公,但这地位也足够吓人,更何况这人还有一个掌握血穹军需的实权儿子,在血穹的地位并不比四大家差。

季老爷子季文广早先年就一直掌管血穹的军需调配和军械制造,是三大家族和当今陛下都极为重视的一股势力,这些年三家分掌京畿戍卫军与陛下的四域镇守一直能相安无事季家绝对功不可没。

可是李云只是一个丫鬟,连李玉儿都拿不准的事情,她又怎么会知道,就在李云准备回答不知道的时候,驾车的郭一飞在外面开口道:“是的,东宣城规模比较小,所以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小镇。”

“原来如此,多谢郭,郭公子了。”

铁昭云看了一下,眉头便皱了起来,这五个地方范围极广,从北方的神罚山脉到南方的灰烬荒漠,横贯整个东大陆,除了这神藏山里的这处地方比较安全之外,其他四个地方都是极为凶险之地。

“我不能保证你们一定找得到他。”韩小又补充到。

而在潭底正有一道人影,快速地往上游来,一声水面炸裂之声后,韩小的身影出现在了两人面前,只见他全身哆嗦,嘴里不停地骂着什么,眉毛和头发上都结了一层冰霜,这潭底的温度低的可怕,也不知道那老家伙是怎么找到这个鬼地方的。

“我的东西拿,拿,拿到了,你们怎么说?”韩小一边说着还一边打着寒颤。

“明白。”铁昭云把兽皮叠好,小心翼翼地收到了自己的怀里,三人道别之后便各奔东西。

自从差点被一个人的手之后,张重等人这些天就变得十分的小心,甚至是连墓卫提供的物资都不放心,所有的东西都是张重、元朗和一名监察厅来的医师一起去采购的,而且每次采购都是随机的,连这三人也不知道会在哪一家里购买。

“前面就是东宣城了吗?”李玉儿眼看不远处已经有了一座城池的雏形初现,便问了一下身旁的李云。

血穹南部山脉,又名神藏天府山,简称神藏山,崇山峻岭,西起血穹西域明夏省境内,东接大日,把奥莱和血穹完全分开,红峰要塞便是坐落在这神藏山的一处险要之地,除此地之外,奥莱想大举越过神藏山,唯有借道大日,但是大日又岂会允许他国大批精锐过境,所以这南部山脉也成了血穹阻挡奥莱骑兵的一道铁闸。

神藏山之所以被称为神藏山,是因为物产丰富,凶兽相对较少,只要不到神藏深处的一些老林之中,相对还是很安全的,所以这山两侧算是上天赐给两国民众的宝藏。

此刻,在平川省境内的神藏山深处,有一处寒潭,虽烈日当空,但是寒气逼人,即使是常年和尸体阴冷之物打交道的铁昭云也受不了这股寒意。

阅读血穹志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