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浮世欲》
浮世欲

第二百零九章 终见 新

“呃可天微子毕竟是天门宗,与我幻世同仇敌忾……”

“你脑子坏了吗?”说话的一女子,乔装打扮了一番,揪着身旁男子的耳朵呵斥道。

若是天微子亲自来瞧,必然能发觉二人的身份,堂堂幻世两位上卿,竟然站在偏僻角落里,打闹着。

“这个我实在是不清楚,不过各门各派都有人能上岛,特别是族长亲自发帖之人!”

“亲自发帖”

“是的,族长此次亲自写了三份帖子,一份是天门宗掌门天微子,第二份便是水榭阁阁主墨知,这第三份便是幻世云韶上卿居渊。”

“有什么关联吗?为何独独给这三人发帖”

“不大清楚,这也是我近几日方才知晓的!”

“墨知,水榭阁阁主,她不是一向不出世,怎的偏偏为了一株花草,不远万里就来了”二人站着,瞧着远处众女子围着的墨知,看这墨知,也不过三十出头的年纪,着黑色纬纱,只是脸上阴郁至极,像是中毒了一样,十分不善。

“墨知,近些年才做了水榭阁阁主之位,传闻此女手段,极其阴险狡诈,善用毒,一身毒功天下无双,这也是她第一次在公众面前露面,也不知为何,偏偏为了绛珠草而动心,竟请的了她的大驾!”

正在说话之时,五层高的巨大帆船响起了巨大的响声,帆布缓缓地升了起来,各层甲板之上占了些许上羽族的人,个个背负双手,凝视着底下乌泱泱的人群。

许久不曾见过的上羽烈山此时露了面,站在帆船的最高层,眼睛向下搜存着,许久方才收回心思,说到“今日,我上羽一族诚邀各类豪杰,共赴瀛洲岛,集百家之力,降服绛株神草,若是哪家神力无边,这绛珠草便赠与某家了,还请各位开始登船吧!”

“你上羽一族贪得无厌,羲和珠之事,我天门宗还没找你们算账,你却在这里蒙骗我们,还请族长归还羲和珠!”天微子凌空站了出来,年轻面容大有威严之感,质问着上羽烈山。

上羽烈山听罢,不禁皱了皱眉头,转而又说到“天门掌门这可就说笑了,我上羽一族何时夺你羲和珠,只是听闻你门在碧海青天湖大展神通,怎么难道没有降服羲和珠这怎么找我讨要起来了?”

天微子当即大怒“你这厮好不知羞耻,怪不得和那妖族是一类货色,这几日,我已经打听清楚了,当日夺我羲和珠之人便是你上羽一族的南羽,南羽之名,你这个当族长的不会不认识吧?”

当日,天门宗大施法术,作六道乾坤阵降服羲和珠,但怎料最后关头,南羽却横插一手,抢走了羲和珠,让天门一宗白忙活了一场。

“南羽天门掌门这是在说笑吧!南羽早已经不是我上羽一族的人了,怎么,这到手的宝物丢了,却来我这里讨要,若是我上羽一族的东西丢了,是不是都要去你哪里讨要”

“南羽怎会不是你上羽一族的人物,你说不是就不是,是想撇清干系吗?你上羽一族,四羽的威名,哪一个不晓得”

“好,我也不在这里与你纠缠,当着众位英雄豪杰的面,我上羽烈山在此声明,南羽从此在我上羽一族除名,南羽行事,再也与我上羽一族无关!”

此话一出,场上一边哗然,一时间议论纷纷,更多是是在看天微子如何应付,上羽一族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南羽夺珠一事从此再与上羽一族无关,若是天门宗再找上羽一族的麻烦,倒是上羽一族的不是了。

天微子脸色微微冷峻,冷哼了一声,到“好,算你上羽烈山狠,若往后我天门宗抓住南羽,也休怪我天微子无情了!”

“随你的便!”上羽烈山站在船头,摊开手,随意说到。

……

……

原是别有洞天之地,花海墓地现在瞧来是一个福地,这里隐蔽至极,外人是寻不到这里的,只是寒气浓郁了一些,不过这些都不打紧,要紧的是这里灵气极为充裕,对修行者来说在好不过了。

脚下的是黑炎石,越往深处走,这地面的颜色就越深,黑炎石是上古时期,岩浆迸发,遇到海水凝结所致,也是修行者梦寐以求的宝物,传言天门宗就有一块硕大无比的黑炎石,门中弟子修行速度极快,宗门才能跻身三大宗之列。

没想到花海墓地黑炎石如此之多,而且好像是一整块,整个花海墓地置身于黑炎石之上,受了黑炎石灵气的影响,雪樱花比青州其他地方更加大,颜色更加红烈,像烈火一般。

跟着小厮走了约摸半个时辰,二人终于停下了脚步,这里似乎就是花海墓地的核心所在了,先前在方石之上所见,那崖壁间的无数瀑布,汇成溪流全部集聚在此,形成了一汪潭水。

潭水之上有着遮天避日,庞大无比的一颗古树,云无忆认得此树,他见过的,在清远镇的长生祠中瞧见过,菩提古树。

树叶金黄,枝干盘根错节,巨大的叶盖延伸了几里之远,这颗菩提树,大的惊人,相比之下,幻世长生殿还没有它高,没有它大。

“这是菩提树,也是花海墓地的根基所在,有凝神聚魄之效,当年,族长倾尽全族力量,从昆仑山中移植了此棵。而小姐就在这树的下面,大人请吧,不会有旁人打扰的!”小厮说完,便倚身退下了。

云无忆似乎明白了些什么,或许在长生祠中的雪樱和这里的阿娘,都是用同一个办法,来保住肉身,或许阿娘还在。

他急匆匆地走到树下,古朴树干历经岁月,斑驳不已,旁有向下的小道,一阶一阶地朝下,深不见底。

云无忆扶着潮湿的墙壁,朝下走去,他不用掌灯,在这里,他只能听见滴滴答答的水珠声,和自己的心跳声。

他从小就希望的,希冀的阿娘,不是天上最亮的星辰,她就在这里,一直在这里,一直等着自己来,而自己,经过了三十多年的风风风雨雨,也终于来到了这里。

又瞧见和长生祠一模一样的场景,菩提树万千树根径直垂了下来,不远处,一方玉台,万载玄冰。

只是一眼,一个回眸,没有冷冰冰的尸身,阿娘还活着,这是云无忆看见那个女子,心中冒出的想法。

当云无忆扶着崖壁下到底部的时候,那个玉台上的女子回了头,奇怪地瞧了这不速之客。

鼻尖一算,两眼泪泉,终是没有忍住,他不知道这是谁给他的惊喜,微微张开的嘴巴,始终没有合住,阿娘还活着,好好的活着。

沉重,双腿万斤之中,无论他怎么努力,就是在迈不开一步。

他瞧着女子,女子也瞧着他,只是女子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惊愕,被吓住了一样,。

远处的那个高高的年轻人,生的怎的这般像我,只是脸上多了岁月的痕迹,大有沧桑之感。

哥哥的惊喜,就是他吗?

三十年年来,自己苦苦思念的

刚出生就不得不让他爹带走的

我的孩子

子羽

……

星辰化作阿娘,

没有离开自己

她一直都在,都在这里

等着我

阿娘。

他全身颤抖,嘴巴张着,说不出话来,她就是自己的阿娘。

“子羽吗?”。

“阿娘……”

带着苦腔,云无忆迈开了沉重的步子,他奔向了自己的阿娘,也从未觉得这段路如此之长,只怪自己跑的太慢。

素锦年身批黑袍,踮脚朝长灵那边的方向瞧着,瞧见霁月撇下长灵朝着自己走来后,便整了整了衣衫,上前迎了过去,说到“船一会就开了,是族长大人亲自来迎的。”

“这场上起码也有三千人,上羽族会允许这么多人登岛吗?”

“都几百岁的人了,还能惹出什么麻烦来,或者,你跟我一起去见素姑娘……”霁月挑了挑眉,说到。

听罢,长灵叹了一口气,放开了霁月,摇了摇脑袋,说到“那还是算了吧!还是我一个人待着吧!”

“那你就老老实实地待在这里,不要胡乱走动,更不要让人识破你的身份,一会儿,我再来寻你!”霁月说吧,便转身离开了,去寻从清源镇一同离开的素锦年。

终于,终于,那方才离去的小厮重新出现在视野之中,云无忆赶忙起了身,跳下了方石。

小厮见状,连忙作揖“大人,已经全部安排妥当了,还”

话还为说完,云无忆就拉着小厮沿着谷中小径朝深处走去。

“师姐,若是我们不出手相助,这叫其他门派知晓了,我们的幻世的名头可就”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乎那些虚名!你若是想出手,我也没拦着你,罢了,你自己一个人呆着吧,我去找素姑娘了!”霁月松开了手,耸了耸肩,就要抬脚离开,就被长灵拦住“别呀,师姐,你要是走了,我就得一个人,我人生地不熟的,万一出了个什么事,不是凭添麻烦吗?”

“那要是动起手来,我们要帮哪一边”

“谁也不帮!”

……

……

他不堪忍受,舔了舔自己干裂的嘴唇,微微张着嘴巴,喃喃着不知要说些什么为好。

他从没有觉得时间有这么漫长,像是过了一辈子,又像是恍惚片刻而已,他坐着,蜷起了双腿,手指不停地转着圈圈,仿佛这样可以稍稍缓解心中的焦躁。

“呵,天微子竟然亲自来了,到真是一个记仇的人!”

今日,帝京港口,可不想往日那般嘈杂,一列列的东周兵士维持着秩序,普通商贾,平民的船也禁止再航行了,港口反而是停靠了一艘五层大船,船身通体漆黑,高高的桅杆上飘扬着上羽族的大旗。

“天微子丢了羲和珠,以他的性子,必要去和上羽族理论,这次,可有好戏瞧了!”

是责怪是的,是责怪,这责怪漫天遍野,充满了一个人的满腔仇怨,人人生来不公,心生怨怼。

那个少年责怪老天,却也无能为力,现实的生活或许可以让他平静几分,但也无法消除他对母亲的思念,直到今日,他就要见到自己的母亲了,惶恐,期待,不安。

他等着,可以等的,他缓缓地坐了下来,双腿搭在方石之上,瞧着眼前的花海,万千瀑布的响声令人更加烦躁。

阅读浮世欲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