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3章 往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公羊有命大惊失色,看四周一片荒凉,道:“怎么会这样?”忽然记起女儿还在船底,大叫道:“紫花,紫花,紫花呢。”

    一名绿衣使者又匆匆禀报道:“老爷,紫花小姐和青松道长都不见了,他们刚才都在船底来着。”

    公羊有命这一惊又是非同小可,大骂道:“你们这些饭桶,带着你们有什么用。”

    粗子有听了,悚然缩回了手,不知该如何好,看着狐秃,狐秃却看向了刘寄奴,只见刘寄奴一脸的镇定,道:“此刻咱们遇到了这莫名其妙的事,师父已顾不上难为你们了,你们不用担忧,病人就在这慢慢地养伤,我会尽心调理好他的。”

    刘寄奴说完,镇定的眼光在粗子有脸上定了一下,又看了狐秃一眼,狐秃从他脸上看到了可值得信赖的神色,忍不住点了点头、

    刘寄奴亦是向他们这边点了点头,走出了舱外,狐秃看着寿儿渐渐有了血色的脸颊,道:“咱们等他好了再走了。”

    粗子有脸上神色虽然极不愿意,但是忍住了没有说什么。

    船外,依然是没有任何的动静,公羊有命已经发了好几次的脾气了,连连派了好几个绿衣使者到远处查看查看,但这一去就没了踪影,他焦躁的恨恨连声,但又能有什么办法,只好这样干等着。

    转眼就是天黑了。

    这空旷的地方晚上风也特别的大,一轮明月高悬,照的远处近处都是一片的凄清,派出的几名绿衣使者现在还没有踪影,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实在不行的话,公羊有命决定明日全部人都离船查看。

    他现在心情烦躁的很,也顾不得粗子有和狐秃在他船里待着了,反而他们待着能给自己一些安慰感,起码不是只有他公羊居的人受苦难。

    见大家都没情没绪的,白芷一个人去下面做饭去了,不一会儿,饭做好了,呈上来时却是一碗碗的稀粥,她端给公羊有命的时候,公羊有命正心情烦躁,一见是稀粥,更是怒上加怒,骂道:“怎么给老子喝这么稀的粥,想饿死老子啊。”

    白芷也些委屈,道:“船上的干粮都快吃完了。”

    公羊有命这才想起,今天还是让胖大夫给自己船上准备些干粮来着,没想到胖大夫竟然置若罔闻,心里由不得又恨恨道:“这些庸医,真是留着就是祸害。”

    一甩手,竟将粥碗打碎,白芷也知道师父心情不好,没有说什么,但因为公羊有命一般也不对发脾气,这次生这么大的脾气,自己心里总是不好受。

    她默默地收拾好地上的碎碗,又走到下面的厨房中,厨房中放着一口大锅,因为米已不多了,所以虽是一锅粥,却很少见米,只是锅里的清水略微浑沌了些,便就是粥了。

    平时都是吃完了才去置办,没想到这次发生这样的事,又偏偏没干粮了,真是船迟偏遇打头风。

    被师父骂了,白芷不由得有些伤感,但还是默默的坐着自己的事情,心里想着船上有几个人,得舀几碗稀粥,她把碗一个一个地摆了开来,一勺一勺地往碗里舀着,这时只听得身后咳嗽了一声,白芷下意识地回过头看了一眼,却是那个和狐狸一起来的人。

    粗子有。

    白芷吓了一跳,怔怔地看着粗子有。

    虽然粗子有看起来不像是坏人,但在自己一个人的地方忽然出现,总觉得有不好的预感。

    粗子有见白芷有些惊恐的神色,十分努力地挤了一点笑容表示自己是和善的,然后双手伸出来,意思是自己没有带什么凶器。

    接着他用和善的声音说道:“小妹妹,我给你变法术看,好不好?”

    尽管粗子有长得并不是凶恶的人,但他做作着,非要装出和善的样子,脸上就不免有些神情古怪起来,白芷被他这个样子逗得反而是扑哧笑了,一下子仿佛将烦心事都丢开了,粗子有见了,尴尬地笑了一下,不再装模作样,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碗,一个很普通的瓷碗,就是岐伯与他分手时留给他的那个碗。

    白芷看到这个碗,更加的笑的眉目皆春,她慌忙掩住口,但还掩不住开心的笑声。

    她以为粗子有一定是饿着急了,自己拿着碗来舀粥吃了。

    粗子有的尴尬少了一点,道:“小妹妹,你这里有什么东西,放在我这碗里,我就能给你变出来许多。”

    白芷愣了一下,旋即明白粗子有是逗她开心,在角落里翻出一颗土豆抛给粗子有。

    粗子有接过土豆,放在碗里,用手遮住,道:“小妹妹,你闭上眼睛,等一下再睁开。”

    白芷浅浅一笑,不知他弄什么玄虚,很听话地闭上了眼睛,她心里却想,这位大叔一定是饿的厉害了,一定是趁自己闭住眼睛的时候偷偷舀一碗稀粥就走。

    呵呵,这位大叔真有趣,不过这样也挺好玩儿的。

    她便留心听锅碗勺子响的声音,然后趁这位大叔舀粥的时候,自己突然在他背后叫一声,吓他一跳。

    但是好一会都没有声音发出来,她正想偷偷睁开眼睛看的时候,只听粗子有的声音说道:“好了。”

    她慌忙睁开眼睛,但眼前看到的,却是令她大吃一惊,令她张开的嘴巴一时合不住。

    只见,在粗子有的手中,仍然是捧着那只大瓷碗,但不同的是,那只大瓷碗里已经是满满的一碗土豆了,白芷很清楚厨房里是不会有这么多土豆的,而且自己刚才拿给粗子有的那颗土豆是小小的,厨房里也不可能有这么多小土豆的,她吃惊着,真的是法术啊。

    只见粗子有脸上显出一层淡淡的笑意来,也似乎是发自内心的高兴,道:“小妹妹,你看看还有什么东西,我再帮你变出许多来。”

    白芷很努力地点点头,又在各个角落里大翻一阵,又翻出了一个小小的已经失了水分有些萎了的茄子。

    于是,这个晚上,众人一人饱吃了一碗土豆炖茄子,虽然调料少,但吃起来分外的美味。

    公羊有命边吃边疑惑,不是没有干粮了吗?但看着白芷骨嘟着嘴,好像不高兴的样子,自己刚骂了她,也不好相问,心里只是想:这小妮子,看来还藏着掖着的。

    众人吃完了饭,但如此的情形下,怎么还能睡得着觉。

    外面是无尽的黑暗,没有一点头绪。

    这一夜,就这样过去了,第二日一大早,公羊有命就带着阿魏和阿胶出去探路去了,留下白芷和刘寄奴守船。

    ………………………………………………………………………………………………………………………………………………………………

    阳光照亮着四方,万物都披上了一层光芒,大船陷在一片巨大的污泥之中,已经无法再前行半步,公羊有命皱着眉望着前方,天下虽然广阔,此时却是无路可走,在他身后站着阿魏和阿胶,后面还有四个绿衣使者,这是他从公羊居带来的最后的臂力了,那无端的灾难至今还蛊惑着他们的意识,使他们害怕惴惴不安,公羊有命叹了口气,迈开步子,踏入了泥泞之中,污泥湿漉漉的又很黏滑,虽然只是漫过脚踝部位,但稍有不甚便会滑到。

    太阳缓缓地升起,在天边交汇处发出万丈的光芒来,脚下的污泥中也滋滋地发出莫名的声响,似乎是在阳光下污泥有被烘干的可能,公羊有命看看太阳升起的方位,他们现在所走的方位正好是向南,在泥泞的地上,一脚起来一脚落下,走起来十分的吃力,公羊有命也许是上了年纪的原因,走了百十来步,竟有气喘吁吁之感,他点头示意几名绿衣使者先行,他歇一歇再行跟上。

    这淤泥的路径似乎没有止境,从太阳升起的高度能辨别出已走了有一个时辰左右了,但路径还是漫无边际地向四面八方延伸着,毫没有止境的意思。

    几人又站住歇歇,颇有些口干舌燥之感,也不知道又走了多长时间,前方的路径陡然倾斜,似乎是路径已到了头了。

    公羊有命站在舱板上,极目远望,什么也看不到,气得哇哇大叫,“什么鬼地方。”

    粗子有带着狐秃跃进船舱,本待要背起寿儿而走,但见寿儿虽然呼吸渐渐和畅,但依然好像昏睡模样,现在要走,不知寿儿是不是全部好转了,会不会中途又有什么变化,正在犹豫不决时刻,身后传来刘寄奴的声音,道:“你们万不可挪动病人身子,现在尚未大好,有什么闪失,可就后悔无及了。”

    刚才为寿儿治病时,众人一心都在这件事上,也不知过了过长的时间,现在无端地到了这么荒凉的一个地方,都是莫名其妙,不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公羊有命像只没头的苍蝇般,窜上窜下,想找出什么线索来,但越是焦躁,越是毫无任何头绪可循。

    只见身处之地荒凉一片,四周都是烂泥满地,没有一点水源的样子,真不知道这大船如何在这陆地之上走到这里来的,而远远望去,茫茫的一片,最远处似乎与天相接,望着这莫名其妙的所在,众人是又是惊又是慌,一时都不知该如何主张。

    刘寄奴没有说什么,公羊有命这么夸奖他,也不见他脸上有什么喜色,似乎还为自己方才的失误而耿耿于怀。

    寿儿呼吸渐渐也通畅起来,脸色潮红,生命活力大大地焕发了出来。

    公羊有命道:“现在好了,把这只死狐狸给我抓起来扔河里吧。”

    匆匆地从船仓里走下船底,只见掌舵的位置两名绿衣使者软软地倒在地上,公羊有命又左右寻了一遍,并没有什么迹象,又匆匆地从船底走了上来,只见刘寄奴白芷阿魏阿胶都走出了舱板上,拉住一名绿衣使者询问发生了什么,那名绿衣使者又将发生的事详述了一遍。

    粗子有见船上大乱,又跳了回去,想趁机将寿儿劫走。

    虽然被这样对待,狐秃一点儿也生不起起来,反而心里洋溢着的喜悦一直没有散去,拍拍粗子有的头道:“快点上去。”

    这时船上的人也已经发现大船搁浅了,都从舱里走了出来看发生了什么,一会儿,赶去船下看视的人仓皇失措地跑上来,道:“老爷,不好了,舱底的两名舵手被人无端杀了,他们不知用什么法子把船偏离河道,引到了这里。”

    他随口这么一说,阿魏阿胶立刻迎上,狐秃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身子猛地被大力抓住,接着急剧向外扑出,几乎是在电光石火的瞬间,他已被阿魏阿胶从船上的窗口扔了出去。

    公羊有命很是欣慰,道:“这只狐狸临死之前能见识见识老子的手段也算是没白活一场了。”

    刘寄奴看了一眼脸色正在变化的寿儿,道“此人阳气尽皆失去,只有用四逆汤回阳,人参以巩固之,使得百脉通合,生气才能渐回。霸道是霸道,但也没有其他法子了。”

    公羊有命点点头,道:“不错,好手段,好手段。”

    因为阿魏阿胶的身法太快,又是突起发难,粗子有根本没有提防,等他反应过来时,便亲眼看着狐秃的身子从窗口倒穿出去了。

    他大叫一声不好,也从窗口跃出,满以为外面依然是一条大河,跃出后才发现船已搁浅了,如今正在一片广阔的沙石地中,地上满是淤泥淤积。

    啪啪两声,狐秃和粗子有都掉到了淤泥之中,幸亏淤泥并不深,只漫过脚踝,狐秃站起来时,已是全身沾满了淤泥,而粗子有也跌了一跤,手上腿上都是泥,他看到狐秃并没有生命危险,心里舒了一口气,过去将狐秃抱起放在自己的肩上。

    内心十分的自负,脸上的神情也飞扬跋扈,他笑了一会儿,止住笑,向着刘寄奴道:“刚才用的是什么药。”

    刘寄奴恭恭敬敬地说:“人参四逆汤。”

    公羊有命点了点头,道:“药是对症,会不会有些霸道了?”

阅读天地微尘传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雷灵武帝春江花月万界之邪恶大反派都市之捉鬼大师都市之僵尸王归来我的三国之汉室再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