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盖世妖主》
盖世妖主

第二百二十五章 悟法北漠

残殿大部分被沙土掩埋,翭戈的金睛宝术望穿土层,发现此殿地下的部分尚有完好的石室残存,心中大喜,示意苍塔打通一个入口。

石室不大,却深埋沙尘之下,极为隐蔽,是一出极好的闭关之地。

翭戈从兽符之中拿出大量源石,交给苍塔布设符阵,便立刻盘膝打坐,疗伤吐息。

宝爷出现了,望着周围那诸多的源石与老药,眼冒绿光,满脸肉疼之色的大嚷起来。

或许是忌惮天之眼的窥视,这家伙之前不曾现身相助,此刻却趁着翭戈重伤之际,突破了兽符界壁的束缚,在这里趾高气扬。

“闭嘴!没义气的老家伙,猴爷我苦战之时怎不见现身,如今却要在这里幸灾乐祸吗?”

翭戈恨的牙痒痒,鄙夷三足金蟾。

“臭猴子,宝爷我如今金身未复,自有苦衷,不好与上界生灵接触,再说,有那神九出手,你不是保住命了吗?年轻人需要多点磨练才能成长。”

宝爷理直气壮,摆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那双眸子却是时不时的偷瞄着那些源晶,肉疼之色依旧。

“老家伙,猴爷懒得与你计较,你上次借我的宝碗收了那么多灵药,拿几株出来给我疗疗伤如何。”

翭戈看了这家伙一眼,它现在真的很需要灵药。

“什么灵药?没有!”

宝爷双眼在眼眶里乱转,使劲的摇着大脑袋。

“苍塔,将这些源石全部拿去,布置成更大的阵法,以防有变!不要在意源石,猴爷我多得是!”

翭戈心中暗笑,手掌一挥,堆成山的源石再次出现,将整个石室都照的亮如白昼。

“源石!好多源石!混账…不要再暴遣天物了。宝爷这里有‘玉血丹’三枚,送给猴子你了,这些源石归我!”

宝爷蹦跳起来,浑身直哆嗦,眼中的绿光比火焰还要璀璨,丢给翭戈三枚焕发宝气的丹药,然后将所有源石都收入了口中,一脸的财迷模样。

“哼哼,我就知道你会吃这一套。”

翭戈美滋滋,玉血丹乃是疗伤圣药,有了这些,它的伤势也就能够更快的痊愈了。

果然,翭戈仅用了半个月就恢复到了以往的巅峰状态,它的族传法是九转之术,肉身破而后立,比以往更加坚固了,祭法时,每一寸血肉都在发光,有圣纹显化出来。

这是即将再次突破的征兆,它如今已是假丹之修,体内的灵蕴化海,只待凝结成丹,便能真正的踏入道丹境界了。

但翭戈想来以主修肉身与宝术为主,并不急突破妖力境界。

它此次被那由姓老者以高深的符阵术法带到这北漠之地,虽多次受挫,但好在艰难的保住了性命,这个地方终日风沙连天,正是悟法练功的好地方。

翭戈打算借此领悟化羽法,更要将上次离风古兽赐予它的术融会贯通,使这门造化法再次突破,增强战斗力。

北俱风州的风沙可不是普通之风,这里的狂风没有间歇,终日在这片广袤的大地上肆虐,有些地方,比翭戈之前所见的罡风还要凌厉很多倍,能轻易置人于死地。

但它无惧,北侯神翼伸展,化羽乘风,风沙里,一对羽翼活灵活现,横陈长空上,长也不知多少丈。

符文翻涌无尽,翭戈借此全力悟法,神念仿佛随风化尘,直达青天。

经过这么多的战斗与磨练,如今翭戈也算见多识广,悟法时形态完全不一样了,进步神速。

这次只用了三天,它就完全领悟了离风古兽的术,祭出化羽法时,威力强大了数倍,连同身法也变得更快了,可瞬息百十里。

天地茫茫,出关后的翭戈突然有些许迷离,它如今虽说实力不俗,却依旧远远不够,想要闯荡四方磨砺自己,却始终无法彻底挥去心中的牵绊。

它驾驭这风沙,凌空而立,举目眺望片刻,心中有了回程之念。

“或许,是该回兽岛看一看了。”

“暴遣天物啊!暴遣天物…猴子,有你这样疗伤的吗?还用这么多源石布置什么破阵法,这可是亮晶晶的源石啊!”

翭戈忍住剧痛,不慌不忙的进行着自己的计划,不多时,那个令它眉头微皱的声音再次响起。

特别是这一次伤的这么重,翭戈需要一次大闭关。

它不断的拿出老药与灵丹,以体内遗留不多的妖力点燃道火,进行淬炼。

待所有灵物都被炼制成精华,再一口吞服,效果果然显著。那些伤势正在以一个可惜的速度恢复着,生命之火不再摇曳,总算初步的稳住了。

“少主,你没事吧!”

见那强敌离去,苍塔同样也是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走过来搀扶着翭戈,不断的拿出药丹。

“就凭这点伤,还要不了我的命,这些丹药本来就是我赐给你的,你自己留着吧!如今最紧要的,是要找个隐秘之地闭关疗伤。”

这一战是它有生以来伤的最重的一次,非但要征战神婴境的大能,更引发了天之眼的查探,若不是桃神木出手,翭戈必死无疑。

然而桃神木三年护道已满,要赶赴神秘的域外边陲,这条路,以后只能依靠它自己了。

苍塔如今已经成功突破到了神婴境,千里不过瞬息而已,很快就来到了那座残殿之前。

一座石殿只留下了一些残砖败瓦,长满了生命力顽强的胡杨,形成一片千丈见方道丹绿洲。

翭戈虚弱的摆了摆手,运用体内残存的妖力观望远方,寻觅闭关地。

这次战斗的战果甚微,付出的代价却很大,除了斩杀一个方老外,血傀风斩浪与北侯均都脱困,与以往的一路高歌相比,这次的北域之行可谓凄惨之极。

不过此刻北侯也同样身受重伤,他的本尊法体被桃神木的法则击穿了,虽然在上界生灵的庇护下没有当即死去,但也在瞬间丧失了战斗力。

此人气息萎靡之极,藏匿于青铜宝塔中,神色怨毒的注视着翭戈与苍塔半响,终究不敢再犯险,最后畏惧的看了云空深处一眼,不甘的离去了。

但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翭戈金睛如灯,很快就找到了千里之外,一座掩埋在沙土之下的残殿。

它心中一定,与苍塔言明后,立刻赶赴那个地方。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要养好了伤势,突破了实力,这些血债,翭戈早晚会报还。

万里北漠,风沙连接了天地,肆虐无尽。

这是翭戈有生以来最为艰险的一战,它伤得太重了,整个身躯破破烂烂,兽血染红了脚下的地面。

这个敌人实在太强了,即便不曾降临真正的本尊,依旧难以战胜,它险些身死,即便是经过数次强化的妖体亦是受到了重创,生命精华不断流逝,情况不容乐观。

阅读盖世妖主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