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浑沌记》
浑沌记

603 黄粱梦已醒,残魂天外去

枯木荣洒然笑道“我已经去过尊远驿馆,鬼鸮使者一行诸人都在,唯有公子不在。所以我就以分身在附近几个路口等待公子。”

分身……木承嗣心中再度一惊,这个他连底细都看不穿的道人,居然只是几具分身中的一具“那你……究竟想要怎样?”

枯木荣客气地回答“我陪侍树皇多年,对树皇血脉威压再清楚不过。听闻公子是树皇后人,所以需要近前来看看是真是假。”

惊惧之中他正要张口大喊,枯木荣的另一只手也伸了过来,如同蟒蛇般一弹,一把就抓住了他的脖子。他的喊叫声只在胸腔里咕噜咕噜,却怎么都喊叫不出来。而且脖子被夹住,根本无法呼吸,血脉不流,他很快昏厥。

枯木荣原本打算请这位木承嗣乖乖配合和他回城主府,那还可以留下他作为一张对付榕千紫的假底牌。但没想到他竟然傻到当着面玩弄诡计,他也只好痛下辣手了。

这个时间点上,枯木荣的真身正在和木棉在城主府中温柔叙旧。虽然木棉答应帮他寻找他要找的那三男一女的组合,他并未把赌注全压在木棉一人身上,早就暗自派出分身往专门招待高贵使者的尊远驿馆而来。

他的分身首先在驿馆中如入无人之境地溜达了一圈,但并未找到那位自称树皇后裔的木承嗣。他预估这个人迟早要回到尊远驿馆,便从一个分身化身为好几个,各自把守一条道路,直到撞上木承嗣回来。

“果然没错,是陛下的气息。只是并非他的子裔,而是他本人!”

枯木荣深吸了一口气,这股气息几乎将他镇压得不能动弹。他对木野忠心耿耿,这种树皇的气息对他更有震慑之力。已经下落不明数十年的主子,居然在这种情况之下再度相见,这让他心中颇不是滋味。

他强打精神,五指并拢,以手为刀,将气血之力注入,整个手掌顿时变得坚韧如精钢。然后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噗嗤一声刺穿了木承嗣的肋骨,深入胸腔中。

本来他没有把握能刺穿木承嗣的肉身。如果此人的肉身中移植了木野的树核,那么树皇一族的木盾他未必能够刺穿。这种后天树体也能带来和树皇血脉一样的威压。如果用某种方法尽量排出他体内原有的血液,还能骗过五色盘的验血。

但没有想到的是,他这一记手刀几乎没有遇到任何阻碍,就像穿过豆腐一般刺入了此人的心脏。他原本还在跳动的心脏猛烈抽搐了几下,就永久地停止了跳动。

枯木荣张开五指,在对方心脏中一阵摸索,几乎将这人的心脏撕扯成一对烂肉,但也没有找到他想要找的东西。

“古怪,居然没有树核。看来碧落说树核在真皇子手中,并不是虚言。”

他听木棉说榕千紫也没有找到这位“皇子”的可疑之处,便猜测这位皇子身上的树皇血脉是真实的。但他原本以为是木承嗣体内移植了树皇的树核,炼成后天树体,前来冒充皇子。

所以他一度怀疑连菱说树核在真皇子手中的说法为假。但没想到这位假皇子身上居然找不到树核。

移植树核成就后天树体、窃取青木长生功传承,最后来夺取树皇之位,这本来就是古家的计划。只不过本来担当此任的人是古问天,根本就轮不到木承嗣。只可惜古问天被连萍所杀,树皇之核随之被夺走,他们的计划被迫改变。

这对枯木荣来说其实是个好消息。树核中存在的木野本人的记忆,才是皇子继承皇位的铁证。至于血脉,你说是真,他说是假,在众多树人面前,血脉本身是无法具现出任何可见的东西的,万众无法信服。现在他只要找到真皇子,树皇之核也能一起到手,将来扶皇子上位就方便多了。

枯木荣将自己的手拔出,木承嗣胸口的大洞中热血像喷泉一样喷了出来。

“原来是因为这血。这是真正的树皇之血!”他将手中的黏糊糊的血液凑近鼻孔闻了闻,忽然明白了一切。

枯木荣虽然厉害,但架不住他们人多,木棉城城防处也不可能不管。他就有机会脱逃了。

但这时候枯木荣忽然察觉木承嗣目光有异常,一个闪身就瞬移了过来。木承嗣正要捏碎手中的玉坠,却感觉手腕被一股惊天大力狠命一夹,骨骼咔嚓一声就被粉碎了。自己的指尖立刻脱力。

木承嗣松了一口气。果然榕千紫和枯木荣这两位大佬都已经确认是真的,自己的身份再无可疑了。但他又猛然察觉了一点不对劲的地方。

枯木荣是著名的保皇派首领,对树皇忠心耿耿,既然他是皇子,为什么这枯木荣眼中没有一点毕恭毕敬的神色?而且口口声声都是叫他“公子”。难道不应该尊称“殿下”吗?

他强装自然地将双手背到背后。虽然无法传音,但他还是有一个办法可以联络到古仲由。他腰带后方吊着一枚白色玉坠。只要将玉坠捏碎,无论是否传音截印存在,古仲由都会知道他遭遇危险,定位到他的位置。

好在这路不算太远。走过几片人潮喧闹的大街,再穿过几条空寂无人的黑黑的巷子,就到了。

一阵冷风吹来,木承嗣莫名感觉浑身发抖。空空的巷子里,月光从头顶斜照落,前面拐弯的石板上,有一个长长的影子正在往这边的方向移动。

只见影子不见人,他心中没来由地一阵恐惧。但他还没有来得及扭头就走,那个人影已经从拐角后显露出来,是一名气宇轩昂的棕袍道人。他一见到木承嗣就双手作揖一礼,问“阁下可是木承嗣木公子?”

“那……你看过了,是真是假?”

枯长老双手合拢在袖中,说“是真。”

“哦?”木承嗣心头的希望忽然再度燃起。既然枯木荣也是树族大佬,那就和榕千紫有着同样的作用。说不定这位枯长老也是想和他联手夺取妖皇之位而来。但是经历了幻觉的欺骗,他不再轻易上当,仔细回想了一番,冷静地问道

“你怎么会在这里等我?”

木承嗣呆住,头皮有些发麻。这人明显是个道人,他却完全看不出对方的境界,其人要么是个凡民,要么修为对他来说深不可测。后者可能性远远大过前者。

他急忙暗中给古仲由传音,却发现身周传来一阵灵机波动,是他的传音撞上了某种干扰,完全传不出去。棕袍道人微微一笑,展开手心,露出一方碧绿印章样的法器,正是一枚传音截印。

但他手中还有仙息。善加利用,说不定他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他却不知道谁硬生生夺去仙息,这可真是伤口上撒盐,让他气得再度吐血。

唯有他的皇子身份还在,这不是任何人能剥夺得了的。只是他必须尽快回到他们驻扎的馆舍中。在那还有古仲由、红叶等人的保护。现在他非常虚弱,随便一个拦路打劫小妖都可能要了他的小命。

“你是谁?”木承嗣神经再度紧绷到了极致。

“树族木野部长老枯木荣,见过木公子。”棕袍道人并未隐瞒身份和相貌,月光直接照在他的脸上。此人外貌远比榕千紫要年轻许多,相貌堂堂,目光坚毅,容貌英俊,不似纯种树人,可能带有中土垚人的血统。

木承嗣听说过这个人。枯木荣在木野部一度和榕千紫一较长短。只不过做为保皇派的长老,他与榕千紫极为不和,听说最后被榕千紫当做叛逆赶了出去。但树族从不会自爆家丑,这些流传的都是小道消息。

在木棉城中的另一处角落里,木承嗣还在街巷中踽踽行走。他原本就内伤严重,又加上遭到挫败,精神上受了巨大的刺激,仿佛一下子就从妖皇的继承人跌落城了最大的失败者。

榕千紫主动来联络他,妖皇之位已经近在眼前,结果是一场莫名的梦境。他竟然会中了别人的幻术?

那种被天上降下的好事砸中的感觉,如果没有体验过也就罢了,体验之后却发现是南柯一梦,没有比这更让人颓废的了。

阅读浑沌记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