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浑沌记》
浑沌记

599 有求必得木王剑,无所不骗小人匕

木承嗣一愣,但他立刻就想明白了。榕千紫要和他交易皇位这么重大的事件,肯定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更何况和他一样同为金丹大妖的一名木野部长老!

他施展的是仙术,就算是金丹大妖榕千紫也是看不穿的。想到这里,他脸上浮现出少许得意的神色。

他本想解释一下桐风只是一个光阴傀儡,这段光阴是被他借来,无论在这期间傀儡听到什么、看到什么最终都会消失于无形。但这解释可能会导致节外生枝,他也不想暴露仙人之息这个自己最大的底牌。

木承嗣哑然失笑,果然聪明人之间根本无需多说。他终于放松下来,自信地笑道:

“大长老果然是明白人。其实以尊驾的身份,就算我登基为皇,又怎么可能对尊驾构成威胁呢?至于鬼鸮、寒尘和古家,我只不过暂时利用他们庇护自身罢了。但这三家能做到的,大长老更容易做到。你我联起手来控制整个妖界,成就万古帝业,不是比受这些人的掣肘要好得多?”

他的意思,不但他受着这三家的掣肘,榕千紫也同样受着他们的掣肘。因为树皇之子这张牌正握在他们手上呢。但榕千紫一旦和他联手,这麻烦就迎刃而解了。

勾诛长吐了一口气,暗想这话不过区区几句,但是信息量真是好大啊。

“登基”?“为皇”?原来这位晃血根本就不是晃血,而是被那个假皇子木承嗣夺舍了?不,这并不是夺舍。夺舍不过占据一人的身躯,这个术法并非占据一人,而是整个楼的人都被控制住了,而且还完全无视对方的修为和实力。

这个木承嗣想得真美好,居然打算和木野部的大长老联手?他以为他是谁?先不说榕千紫愿不愿意把这个烫手山芋抱回家里,他当鬼鸮和寒尘部都是吃素的?

但木承嗣既然有所求,那么勾诛就有办法了。他可不想在这里恶斗一番,还在木棉那伙凶神恶煞随时可能威胁到佟瑶的紧迫局势下。

“你说得有一点道理。”勾诛故作沉思状,然后抬起头来,“但你的实力太差,想要脱离鬼鸮的控制没那么容易。我现在也不可能直接带走你离开去往眠恶山。但我可以给你一件东西,你有了它,实力暴增,与我里应外合,脱离鬼鸮和寒尘部的控制不难。”

想要这人乖乖走到自己面前送死,勾诛只能惑之以利。即便如此,如果对方足够小心,他还是无计可施的。他面对这名虚丹圆满的蛮修,可丝毫没有胜算。

没想到木承嗣目光一亮,毫无戒备之意,径直走了过来,满眼期待地等着他拿出什么好东西来。

勾诛手中遁光一闪,将通体如白玉的冥火剑横在了左手上,右手却背在身后,挪移了小人匕握在掌中。这姿势自己都觉得破绽太多。但佟瑶就在屋顶上随时可能被木棉等人找到陷入危急,他是绝对无法再等了。

“木王剑!”勾诛这柄剑虽然是通体雪白如玉,狭长轻薄,木承嗣在幻觉中看到的却是一柄漆黑沉重宽大的重剑。木王剑是历代树皇修炼到金丹之上,从树核中就自然能产生而出的一柄神兵。

木承嗣并不知道这一点,只知道木王剑是历代树皇的武器,如何会到了榕千紫手中?

但他对这个并不关心,只要有了这剑,他或许能实力爆增到拥有金丹战力也不为过。他欣喜地正要将宝剑接过,却看到榕千紫的老脸上泛起了难色,将手一缩。

勾诛在远处还没觉得,到了近处才发现,晃血此人不愧是虚丹七色圆满的蛮修,浑身的肌肉简直如同铁铸一般,尤其是这如同铁铸的皮肉之下,气血涌动,犹如地底澎湃的地火一般。

这小人匕到底能不能刺穿他的皮肉?勾诛一时拿不准。如果不能一招重创了对手,惊觉之下这人一定会从幻术中挣脱。那时候再真的动手,他与佟瑶两人都危险了!

他总不能说“你乖乖过来,我有句悄悄话要告诉你”这么愚蠢的话吧。偏偏对方又让他说“正事”,他怎么知道这位大长老会和他说什么正事?

他将双手背到背后,将目光移开,略微转身望着窗外,脑子却在极速转动,如何才能顺着这位迷幻者的心意聊下去让他乖乖就范?憋了半晌,他憋出一句话来:“我想要什么,你清楚得很。”

这傻子居然真的把最大的杀手锏给弄走了!勾诛心中暗喜。但他也没有立刻放下警惕。毕竟对方能把桐风给传送走,搞不好还能随时传送回来。但现场没有了桐风呆在一旁,他的确是要好下手了很多。

“大长老,现在这里已经没有其他人了。尊驾可以说正事了。”木承嗣对这次交易有十足的把握,他只是有些等得不耐烦。

勾诛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他现在离晃血还有足足五步的距离。自己亮出法宝直接动手,对方即便是中了幻术恐怕也会在震惊中醒来。

木承嗣心中一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双目中不由自主露出一丝惶恐。但他又立刻想起了自己的身份,强装处变不惊,对榕千紫继续问:

“不知道大长老来此有何贵干呢?”

榕千紫目光机警地扫视了一下四周,他目光集中在了木承嗣身后如同木偶一般站立着的桐风身上。这时榕千紫枯槁的脸上仿佛有了一些异样神情,冷冷说道:“我不喜欢这个人呆在这里。”

于是他念头一动,操控四周的仙息,归还了桐风的时光。桐风的身影顿时随之消散无踪。

下一个瞬间这位炼血长老就已经出现在自己居住的馆舍中,心中颇为舒畅。因为他在断离宝舍的账户上,又多出了足足一万两血灵石。

但管他是谁,只要装高冷就可以了。大人物多少都有些高冷。但木承嗣身后那个桐风才是真正的麻烦。勾诛在刺天塔见过他的实力。好在这个人虽然被木承嗣控制着,但并明显没有真正动用起来。否则佟瑶的神魂术法早就被打断了。所以勾诛立刻高傲地说道:

“我不喜欢这个人呆在这里。”

勾诛破窗而入的同时,其实部分打断了木承嗣所中的幻术,这导致了榕千紫虚幻身影的崩溃。但这幻术依然沾染在木承嗣的神识中并未消失。勾诛一进入房间,木承嗣立刻把勾诛当成了榕千紫。

但勾诛并不知道对方在幻觉中看到的具体的影像,甚至连佟瑶也不知道。这个术法名为“有求必应”,其具现出来的幻影大体上是由中招的人自己决定的。他越是渴望什么东西出现,那么在幻术中就越是会具现出这样东西。

还没有等他把话说完,这位大神的身形忽然崩溃,破碎成无数的碎片往外飞溅,无数的碎片如同锋利的瓷片一般往木承嗣飞来,吓得他心中一惊。好在这些碎片还没有触及到他,就化作黑烟消散无踪了。

榕千紫的身体在靠近窗户的位置重新凝聚了出来,与刚刚一般无二。但或许因为他这个诡异的瞬移术法,临近他背后的那扇正对着街道的木窗哗啦啦地粉碎了,留下一个空空的大洞,能看到外面不断波荡的时间乱流。

木承嗣被搜魂之后,最渴望的就是榕千紫这位大佬主动来联络自己。不知不觉中了“有求必应”之后,他脑海中自然就具现出了这位他最渴望见到的大人物。

而且幻术这种术法,一旦你心神略有动摇相信它为真,它就会越来越真实,让你不知不觉地滑入深渊。所以即便幻术被勾诛打断,他依然会将勾诛继续当成这位大佬来接着沉溺。

勾诛进来之后并没有出手。他看到了木承嗣双目中全无敌意,略带一点欲擒故纵的冷漠,其实充满了讨好的神情。察言观色正是他的特长。他知道这人肯定把自己当成了某位让他毕恭毕敬的大人物,只是不知道是谁。

木承嗣当然不能让这位实际掌控者大权而且远比他境界更高的大佬久跪。他立刻将这位老人扶了起来。他的手触碰到这位老者的黑袍,那是一种粗糙有种粗麻布感觉但又冰冷的布料。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一位金丹三花大能,给他带来了巨大的震撼感觉。妖皇这个身份果然能跨越境界的鸿沟,使得自己即便在这些大能巨擘面前也分毫不用低头。

“大长老不用多礼。”他客气地回答。代入皇子身份后,他觉得自己比以前更懂得谦逊和平易近人了,“不知道大长老远来此处……”

阅读浑沌记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