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江临》
江临

初识小黄

“咳咳!”柒柒咳了一声。

黄鼠狼被咳嗽声一吓唬立马朝后面一跳摆出一副防御的姿势,倒是有几分架势,但是那小眼睛里眼泪汪汪的样子当真惹人好笑。

“额...道友?”江流挠着头思考怎么称呼这个小精怪,万物皆灵,人类占了些灵智方面的便宜,但修行之路漫漫,所以对于修行者通常意义上对拾得灵智未生对立关系的生灵已经可以呼一声道友。

“那黑汉打杀了大王还不过瘾,落地手起刀落把我那些可怜的兄弟也结了果,那黑汉留我一条小命,叫我往这边来偷袭两个人类,否则也要将我打杀了,我可怜的大王连肉身都没保住,呜呜呜...”

江流和柒柒面面相觑,如果江流没记错的话华雄那面容长的确实好像挺黑,这事情就有些尴尬了,而这个迷糊又悲伤的黄鼠狼精怪现在都没意识到某些不和谐的地方。

“兄弟,不若给我看看你的锤子?”江流试探着想先把黄鼠狼的武器骗到手,这黄鼠狼迷糊的实在是有些过分,过分到让对手害怕是他在玩套路。

然而黄鼠狼一点犹豫也没有就把端在膝上揣摩的铁锤递给了江流,津津有味儿吃着烤串看不出一点设计的样子。

看着它这番模样江流都不好意思先下手为强了,两人虽然修为还可以但是都是刚出新手村的菜鸡,没有亲手斩杀过灵慧生命,说白了,狠不下那个心肠。

黄鼠狼用舌头舔着爪子,撕咬下一大块肉时感叹道“兄弟手艺可不一般,这烤肉真是好味,这是什么肉来着,里面蕴含着好强大的灵力。”

柒柒扶额,如果没记错华雄可是在她面前拿出那连皮带血新鲜熊掌做烧烤的,被夸奖的江流难得又遇知音,赶紧用神识到戒指空间存放的包裹里翻找,黑乎乎带血熊掌被他炫耀似的取出递到黄鼠狼手上让他看,那眼神似乎在说夸我,再夸,我也不会骄傲。

“大王啊,你怎么.....呕...呕...。”

黄鼠狼那尖嘴活腮的嘴巴也不知是如何做出了吞肉吐肉外带哭号的复合动作,小妖悲痛欲绝跪倒在泥地上,抱着熊掌就哭的那是一个昏天暗地。

老远暗中观察的华雄眼角直跳,忍不住和田英吐槽“当时这小妖畏畏缩缩躲在后面没打杀,本想拿他来给柒柒涨点经验,没想到这东西居然是这幅卵样,我真是...”

江流表情有些尴尬,有些凝固,不知如何是好。

黄鼠狼痛哭片刻后似乎想到了什么,抬起头用那双通红的眼睛看向江流“义士,感谢你们为百姓万妖除恶,感恩。”说罢还双手高抬给江流献上那只熊掌。

“那个,你不给大王,报个仇什么的?”江流挠头有些疑惑的瞅着小妖,防备着它突然暴起伤人,然而这只黄鼠狼明显不是个有骨气的妖。

黄鼠狼马上站了起来,却不是伤人,而是手脚勤快的拾柴、凑火、翻腾烤肉那手艺叫一个熟练,顺带还拜把子找靠山认新大王,至于老大王,它识相的正把串串架在火上烤呢。

烤肉兹兹作响,黄鼠狼殷勤服侍二人,顺带轻轻揭过刚才那些情真意切,那对每道痕迹都是感情的锤子早已弃之如敝上缴给江流。

江流把玩着黄鼠狼献上的锤子,有些玩味的说道“你这前后转变的好似一个演员。”

黄鼠狼听不懂演员二字,可并不妨碍他理解江流的话,兢兢业业的烤制着熊肉“小妖无依无靠,以后如果新大王死了我也会伤心很久。”

江流翻了个白眼,华雄看到黄鼠狼这套操作已经忍不了,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它后面,一只结实有力的大手捏住它的脑袋,蛮力之下把正想献殷勤黄鼠狼的脑袋慢慢扭转了360°,然后用铜铃般的眼睛盯着黄鼠狼。

无依无靠的小妖眼泪再一次悄无声息流出两滴,但是这次不是因为伤感,而是因为恐惧,那爪子僵硬的如同两根干瘦柴棍不敢动弹,牙齿却带着嘴皮在哒哒哒的抖动。

“听说,我,凶神恶煞,黑!?”华雄一字一切的慢条斯理的说完了这几个词汇。

江流还头一次见华雄这般模样,平常华雄在柒柒面前那可都是一副好叔叔的亲切模样,然而华雄现在这气势让在一旁的江流都有些发毛。

脑子明显有些不够用的黄鼠狼精此刻差不多进入到了死机状态,嗓子里发出有声似无声的咯咯声音。

华雄收起了那副气势“记不记得我让你来干嘛。”

悲催的小妖想点头,然后脑壳被死死的拿捏在华雄手上,只能动一动他的眼珠子。

华雄叹了一声气,看向柒柒,本打算让它来给你打磨一下推你一把,不过你既然已经修魂了这度身境的小妖倒是用不到了。

江流以为华雄要下辣手,赶紧出言阻止“这个小妖投缘,华雄大叔你能不能放他给我们处理来着。”

华雄手指拿捏了一下“这头也算圆?”鄙视味儿很足的话音落下后,华雄轻轻推了一下那颗小脑袋之后消失无踪,继续去看不见的地方打着陪柒柒试炼的名义,和田英过二人世界的快活。

小妖在感到压力消失的一瞬间化身抱腿狂魔,抱着江流的大腿就不撒手,迅速到江流都没来得及用灵力把他隔开。

“大王,此生不忘大王相救之恩。”黄鼠狼可能是被吓到了,抱着江流的腿当真不放开,直到江流说肚子饿让他去继续烤肉他才爬起来坐在刚刚的位置兢兢业业烤肉,眼珠子还很紧张到处观望。

柒柒看它那副样子开怀大笑,不知从哪掏出一个桃子就砸向黄鼠狼的脑袋。

江流看它那副伤心模样把烤的金黄的肉串拿了一串递到它手上“那后来发生了什么?”

黄鼠狼拿起烤串吃了一口后继续悲伤说道“前几日天上来了一对男女,大王腾空而起和他们在高空对峙我等看不清楚,只见凶狠黑汉突然暴起三下五下就将大王打杀了。”

江流看着她升起那个小土包叹了口气,再加工一下那堆小土包后也出言挽留这只小精怪。

黄鼠狼犹豫了一会把两个黄铜锤相交一拱手走到了台子边坐下,独自沉浸在悲伤当中,江流看它这幅摸样便想主动撩起话题,看着黄鼠狼放到台子旁边的黄铜锤“兄弟怎么不把这对锤子纳入体内。”

黄鼠狼拎起一只锤放到双膝上,用手触摸着上面那些往昔战斗后留下的痕迹,有些怀念的说道“小的修为浅薄,这对锤子只是用凡铁打造,不值得当做本命灵器培养,这本是大王赏赐给我的双锤,大王还说待时机到了便给我们换上一等一的灵器,没曾想...”还未说完,小精怪眼角又渗出几滴眼泪。

少女愤恨的看了这个嘚瑟的江流一眼,转身拿起扇刃运起灵力就大开大合的砍起了树枝,仿佛把那些树枝当成了某个可恶小子。

还是那个熟悉的调子,江流在后面无忧无虑双手抱头吹口哨,给自己神识放个假,脑子还在想着自己确实是个不世出的天才,才多久的磨练自己就感觉用神识控制灵力既得心应手又坚韧不拔了。

正吹着口哨享受清风的江流突然感知到熟悉的灵气漩涡围绕着正把灵扇当柴刀用的柒柒旋转,清净门老幺从她身上可找到不少看后辈成长的满足感。

黄鼠狼见二人没有敌意也放松了些,垂下头打算继续赶自己的路。

柒柒见小精怪不理他们想离开的时候喊了一声,明显她对这个小精怪可好奇了“诶,你要不要过来休息会”说罢还很主动用念力给他隆起一个小土包。

黄鼠狼走到他们不远仍没有发现就在附近的二人,显然这个小精怪心神浑浑噩噩,柒柒新奇的看着这只成精的黄鼠狼,成精的猴儿她见过不少,但成精的黄鼠狼可是新鲜玩意儿,渐渐脸上露出超级感兴趣的神色,江流也是第一次见如此别致的黄鼠狼精怪,而且看他口吐人言那番模样只怕也有些道行。

两人见这有趣小妖没什么高手气势,又有着脱线好友华雄在周遭,一对视立马达成了某些共识。

吆喝了一声还沉迷在喜悦里的柒柒,抬头看太阳中午正辣,适合休息吃饭。

找了一块干净阴凉的地方用灵力捏出两个小凳子,找来一堆刚才砍下的木头就开始生火烤前不久华雄丢给他的新鲜熊肉,潮湿木柴被江流用灵力点燃,噼里啪啦炸响,白烟飘飘,不多时肉香弥漫。

“真的?”小姑娘斜眼审问的看着江流。

江流摆摆手“快点砍树开路,你不是早就半只脚踏足修魂境界,只需要轻轻一推就可以使用神识念力改变生活,你到是赶紧推呐。”说罢还颇为嘚瑟的幻化出深红的鸟儿在自己周围装模作样的飞翔。

刚破境的柒柒坐在石台上依然忍不住用神识控制灵力到处戏耍,时不时撩起江流几丝头发,时不时把火堆上的白烟一股脑推往本来选了个好位置坐在上风口的江流,江流猛的被灌了一口烟呛得眼睛发红,都快要掉下几滴眼泪下来,他撇了撇嘴但看少女那开心模样决定姑且放任她一会。

“大王,你死的好惨呐。”一声集微弱、颤抖、悲怆、可怜的哭喊声幽幽传来。

柒柒奇怪的看向声源,只见一头约莫一米五六的黄鼠狼手中提着两只黄铜大锤,垂着头人立而行,后背搭拢着一条褪色的破旧披风,边走还边用手臂抹着眼泪哭号。

“再翻过了几座山,又越过了几条河,崎岖坎坷怎么它就这么多。”

咳咳...即兴歌者跟在柒柒后面唱着这首满是回忆又特别应景的歌,小姑娘转过来瞪了江流一眼“我总感觉你好像在笑我。”

江流一脸莫名其妙的反问过去“我是那样的人?你这个样子,我会很伤心的。”

阅读江临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