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仗剑问仙》
仗剑问仙

第二卷 仗剑少年游 第一百九十八章 第三日:惊变(薛征)

云落抬头,从腕间褪下手中的手串,递给裴镇,“兄弟,还你。”

裴镇埋怨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乎这个!咦?”

方才那个崔老头的话还回荡在耳边,裴镇的眼中骤然闪过一丝亮光,拍了拍云落的背,让他稍等。

,柳供奉的胸膛剧烈起伏着,但最终慢慢平息。

浇灭怒火的冷水来自于权势,也来自于实力。

有些情况下,你连生气发火这样自我的事情都没有资格做。

崔老头的眼神望向人群中那个玄衣少女,仔细瞧去似乎能瞧见那么一丝丝温柔,又似乎是没有。

“雉丫头,想什么呢,还不快过来。”

崔老头的话让全场的目光都汇集在了崔雉身上,被李稚川禁锢修为按在一旁的崔贤神色落寞。

裴镇回望着崔雉,二人的眼神在空中碰撞、连接,无声,有情。

崔雉深吸了一口气,“若是我不过来呢?你会杀了我吗?”

崔贤神色一变,出身崔家本宅的他自然知道崔雉这个称呼意味着什么。

果然崔老头神色转冷,“刀剑无眼。”

“呵呵,这也是他的意思?”崔雉并未指名道姓,但所有的崔家人都知道她说的是谁。

崔家老太爷,崔雉的爷爷,崔炎。

崔老头闭着嘴不再言语。

山谷中便只有风声回荡。

崔雉只觉得此刻站在这浩荡的天地之间,人潮汹涌,她竟如此孤独。

这种感觉,叫遗弃。

原来那些膝下承欢,那些天伦之乐,无非都是苦药上裹着的糖衣,当抿掉甘甜,舌尖上剩下的,便只有一种叫做利益的辛辣和苦涩。

一双手轻轻按住了她瘦削的肩膀,然后将她转向自己,把坚实温暖的胸膛借给她靠着。

“这种感觉,自从我的母妃死了之后,我便早已尝尽了。所幸我还有叔父,你还有我。”

裴镇难得地正经起来,居然有了些情深不负的感觉。

崔雉抬起头,望着裴镇,突然笑了。

她抬起手,从头上拔出那把看似普通的簪子,一头青丝如瀑,垂落而下。

她冷冷看着崔老头,高昂着头颅,一如当初载着世间万般繁华与宠爱时一样,骄傲。

“我崔雉,今日反出崔家!”

一言惊天下。

在如此绝境,在只是隐约做了弃子的情况下,崔雉向所有人宣告了她的骄傲。

她走到李稚川身前,将手上的簪子递给他,“李掌教,此物与裴镇之物,功效相同。”

李稚川蓦地仰天大笑,天无绝人之路!

我就说,好人怎能总是倒霉!

崔雉回头看着裴镇,眼波流转,神色妩媚至极,“皇子殿下,今后可要好生待我。”

平日里装作猥琐好色的裴镇,只是擦了把眼角的泪,真诚地道:“好!”

崔老头面沉如水,沉声喝道:“你们这群废物还等什么!”

话音一落,投靠朝廷的修士们,顿时催发出五花八门的攻击,朝着李稚川及身后众人打去。

李稚川哈哈一笑,以心声请庄晋莒先帮忙挡

下这些攻击。

庄晋莒大袖一挥,轻轻开口,“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所有的攻击瞬间消弭于无形之中。

崔老头震惊地站起身来,看着那个声名不显的穷酸老头,这是,口含天宪?!

就在这时,李稚川将真元稍稍灌注些许到裴镇递给他的手串中,然后朝着崔老头的金色光罩猛地掷出!

“小心!”崔老头顾不得隐藏,闪电般地伸出手,将那个手串击飞。

手串掉落在地,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两边的人马都在面面相觑。

裴镇自己都有些怀疑,叔父是不是拿错了。

崔老头指着李稚川,轻蔑一笑,“堂堂天榜第一,也开始耍这些无聊的游戏了?”

众人也跟着哄笑起来。

不过这笑声才刚刚响起,一股忽然升起的强大气势合上了他们的嘴巴。

空气中,一道虚影在缓缓凝聚成形。

雁惊寒领着北渊众人,连忙以手抚胸,躬身拜见。

只有李稚川不慌不忙,因为在掷出手串的一瞬间,一道神识便瞬间笼罩在自己身上,护住自己,连他都不如的神识强度,的确就是北渊薛征薛军神了。

薛征的虚影手握一支大戟,那是他南征北战陪伴一生的兵刃,破军戟。

崔老头感觉到自己被薛征的目光锁定,神色再次变得阴沉起来,没想到对方还能有这样的东西。

不过自家的皇极钟也不是盖的,就来试试你薛征的斤两吧!

不得不说,活得老的,这胆识气度以及定力还真不一样,换做六族现在家主一辈的,多半就已经惊慌失措了。

可活得老也有活得老的遗憾,那就是固执,那就是自负。

薛征身子一拧,手中破军戟如一道破空之箭从他的手中激射而出。

肉眼还未跟上大戟的轨迹,一声巨响宛如炸雷响起在众人耳边。

----------------------------

入口处,杨清正和老渔夫冷冷对峙,没想到这老不死的居然有合道境上品的实力。

不过也幸好只有合道境上品,若是如之前设想的最坏的情况,是九境天人的话,自己只有引颈就戮了。

老渔夫笑着道:“白衣剑仙剑术之高,剑意之盛,的确罕见。可此阵许进不许出,敢问何解?”

杨清双眉紧蹙。

邹荷在一旁苦苦思索着解决之道。

他俩是荀郁派出来的最后底牌,再没有别的帮手可以寄望了。

随荷在一旁乖乖地站着,默默看着空中冲天的五道光柱。

她知道,她的落哥哥正被困在里面,很危险。

远处山头的洞府中,野修林富猛地冲向洞府的观景台,瞧见那五色光柱闪耀,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但事出反

常必有妖的道理,他又岂会不懂。

他转过身,看着跟他一起追出来的蒋苍等人,沉声道:“兄弟们,该动手了!”

蒋苍他们瞧见那边的阵仗,那点野修趋利避害的小心思又不由自主地涌了上来,“林兄,你看,这个?”

林富严肃地看着他,“蒋兄!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如今咱们好不容易把人聚起来,就在这里吃肉喝酒不成?那些道理,可还用谁多说?”

他看着面露难色的几人,心中气极,“既然你们还愿意过这样的日子,那就当咱们从未见过,林富就此别过!”

说完,拂袖而去。

蒋苍连忙一把冲上去,拉住林富的手,其余几位也连忙相劝。

林富指着那边山谷,“要打就打个大的,一战打出咱们的威名来!何况,李道友也在其中。”

“啊?李道友在里面?”

“李道友怎么会进去里面的?”

“我是说这两天怎么没见他。”

林富沉沉叹了口气,“李道友是去为我们搜集情报的,没有情报,咱们埋头硬冲不成?”

在众人的脸上,终于依稀能见到一些叫做惭愧的神情。

蒋苍立马斩钉截铁道:“走!必须救出李道友,咱们这就点齐人手,打好这宗门第一战!”

乌泱泱的人群迅速集结起来,在林富和蒋苍的带领下,沿着山道朝雾隐谷奔去。

雾隐谷入口之外新搭起的一座小型军帐中,刚好位于黑色光柱之外,关隐收回目光,平静道:“那帮人果然朝着这边冲来了。”

韩飞龙安静地坐在桌前,看着最新的情报,星潭军都尉杜若言和韩飞龙的亲随卢存孝一左一右站在一旁。

他头也不抬,“那就看高欢舍不舍得命了,老阁主,若是他不舍得,麻烦你帮帮他。”

关隐有些为难,“这?”

韩飞龙抬头一笑,“无妨。”

关隐嘿嘿一笑,放心离去。

韩飞龙带着杜若言和卢存孝走入大阵,身前四千甲士静立听令。

他上前一步,从卢存孝手中拔出佩剑,朝前一指,“进谷,杀无赦!”

“喏!”

四千人的队伍,化作一道铁甲洪流冲进谷中,将要涤荡一切胆敢拦在他们路上的障碍。

杜若言轻声道:“将军,若是有修行者冲进来怎么办?”

此刻站在这片空地上的,就只有他们三个普通人,而且没有军士护卫,随便一个聚气境的修行者进来,都能将他们轻松拍死。

韩飞龙笑了笑,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一把捏碎,一道五色光芒将他们笼罩其中。

他满意的看着这片光芒,“我对国师大人的佩服之情啊,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石壁之中,曹选默默听着外面的刺耳喧嚣。

个长得有些猥琐的男子悄悄靠近他,“曹老大,我感觉外面好像打起来了。”

曹选微微有些诧异地看着他,这猫耳朵够灵的啊,都快赶上低阶修行者的神识了。

他嘿嘿一笑,“不急,让刀剑响一会儿,你们的作用是,收割战场。”

他眯起眼,似乎眼前已经出现了那些不可一世的修行者被他们认为的蝼蚁割下头颅的美妙画面。

--------------------------------

在清河崔氏的本宅,崔赐看着自己的父亲,畏惧之中又有着难以压制的愤怒和不解。

崔家老太爷崔炎神色自若地坐着,直到一盏茶喝完,才慢悠悠地看着崔家家主,“你为了雉丫头而来?”

崔赐把心一横,“父亲不是把雉儿当掌上明珠吗?雉儿从小跟您长大,跟您的感情比跟我和她娘还深,儿子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要把她当成弃子。”

话音一落,他便跪在地上,静静等着自己父亲的怒火。

出乎意料的,崔炎并未动怒,反而有些不动声色的淡定,他让崔赐站起,问道:“那你觉得雉丫头会怎么做?”

崔赐神色黯然,“以雉儿的骄傲,她多半会选择与我们决裂。”

“哈哈,是我的乖孙女做得出来的事!”崔炎居然笑了,口中的称呼又让崔赐十分不解。

崔炎俯身又问,“那决裂之后呢?她将何去何从?”

崔赐有些不敢确定地试探道:“跟着薛镇去北渊?”

“她若是成了北渊皇后,又当如何?”

崔炎沉声开口,双目凝聚精光!

崔赐一愣,先是一喜,以薛镇在北渊的身份,又有薛征倾力相护,崔家若是大力支持,北渊皇位还不是手到擒来。

旋即摇头道:“那也要她能活得下来啊。”

崔炎有些不耐烦地伸手点了点他的额头,“你怎么这么蠢呢!”

“我们一切谋算的出发点是什么?”

“家族基业长存。”崔赐毫不犹豫,然后他便霍然开朗。

如此看来,不论雾隐谷中结局如何,崔家都将立于不败之地,都有大喜临门。

崔炎却殊无喜色,只淡淡道:“为什么有人会一直胜利,因为他从不赌博。”

“狡兔犹有三窟,要当好家主,孤注一掷这种事情,不应该发生在如今的崔家身上。”

崔赐心服口服地躬身受教。

崔炎道:“既然你问了这个,我就多给你讲点内幕,让你长长见识。”

“父亲请讲。”

“陆家那位明珠和云落的事,你知道了吧?”

“当然。”像崔家这种家族,想知道的事情,很少有知道不了的。

“陆家那个老东西也在跟我做一样的事,你信不

信,只要此番云落不死,他会死皮赖脸地把他的宝贝孙女送上门去。”

经过了刚才的点拨,崔赐瞬间便明白了其中关节。

他不禁为父辈们的老谋深算大感佩服,无怪乎如今镇江陆家和清河崔家是毫无疑问地占据六族前二,无人可以撼动。

“那你现在可以想想,为什么当初我和他会力排众议,不约而同地将族中最优秀的女子送去西岭剑宗?”

崔炎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离去,只剩崔赐还在原地发楞。

独自走在山道上,崔炎的背影似乎变得有些佝偻。

----------------------------------

阁楼上,枯槁男子停笔,似乎也想起了自己族中的那些烂事,喟然长叹。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仗剑问仙》,

崔老头只是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这儿什么时候有你说话的份儿了?”

一丝怒火猛地蹿上心头

柳暗花明,此刻裴镇的话犹如天籁一般,让本已有些绝望的他骤然瞧见了一丝亮光。

光幕消散后的景象,击碎了柳供奉等人心头最后的期望,他咬牙切齿地望着云落,心中明白,只有杀了云落,才可能在陛下和国师那边将功补过,才有可能不被震怒伤痛的秦阁主一掌拍死。

于是他扭头望向崔姓老头,“咱们还等什么,动手吧!”

云落长出一口气,拱手笑道:“梅兄,我觉得还是别见的好。”

管悠悠也跟着松了口气,谁想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原本包围住梅子青的十余位黑衣杀手忽然调转剑尖,朝着云落围杀而来。

然后马上冲到了李稚川身边,踮起脚尖在他耳边说了什么,然后将手串递在了他的手里。

裴镇刚刚开口,李稚川便轻轻跺脚,让对面凝神偷听的崔姓老人很是失望。

“云落,你真的还活着!”耳畔传来裴镇惊喜的声音,云落轻轻道:“感谢你们的帮助,现在,该我保护你们了。”

管悠悠和梅子青扭头望着远方重重叠叠的披甲军士,心头阴霾漫布。

云落一把抓住管悠悠,身形急退,想要撤出包围圈,却为时已晚。

出人意料的是,原本可以置身事外的梅子青选择了出手,出手的对象却是那帮杀手们。

管悠悠真元耗尽,无力的靠着两人的肩膀,想起之前的惊险一刻。

当天地一震,所有人与天地元气的联系都被切断,那位一心想要与云落一战的男子也只好遗憾地道:“看来这一架是打不成了,我叫梅子青,我们还会再见的。”

当光幕散尽,三人才将将把那帮不知来由的杀手尽数收割。

听见云落的感谢,梅子青有些疲惫地摇了摇头,“像你这种仇家遍地的人,活着累不累?”

累吗?只管活着,好像还没有精力去在乎累不累吧。

没有谁能想到,雾隐谷中的雾气并非天然生成,而是和光幕一般,都是一个巨大的法阵,当此刻天地元气被隔绝在外,法阵也渐渐失去了效果。

雾气第一次消散无踪,澄澈与光明第一次降临在这片谷地,引来其中兽吼鸟鸣,草舞树摇。

浑身是血的云落瞧见远处熟悉的人们朝着自己关切冲来的样子,咧嘴一笑,然后轻声说了一句,“谢谢你,梅兄。”

阅读仗剑问仙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