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剑歌九万里》
剑歌九万里

第27章 我只要一个公平

可笑自己等人还说要看他热闹,其实自己等人在他看来只不过是个笑话,人家肯陪自己胡搅蛮缠这么久,并且曾放豪言不讨得一个说法绝对不放过他,

可就在这时,朝小南面前出现了一个人,正好挡在他要前进的方向。

看着身前的白衣书生,朝小南皱了皱眉,他第一次认真看了看对面长相儒雅,却也难掩英气的年轻人。

白雨亭同样回答得很认真。

“那你为何还要阻拦我?”

“因为有时候总需要有人站出来。”

听了白雨亭掷地有声的话,朝小南略微沉吟。“所以你是为了你们青山城文人的面子?”

“不仅如此,若只是如此我便不会前来。”

“那还为了什么?”朝小南轻声问到。

“他招惹你是错,但他受到了对他来说最大的惩罚。面对他的招惹,其实你完全有其他的方式解决,但你没有选择,而是选择彻底羞辱了他,这对他来说比死了还难受……所以,这件事上对他来说不公平。”白雨亭的话平淡地说到,公平二字对他来说无比重要。

看着固执地站在自己身前的读书人,朝小南一时间并未说话。

“公平?你可知什么是公平!”朝小南突然情绪有些激昂起来。

“你要谈公平,那你可知道数千万文人为何可以指着武者的脊梁骨谩骂?你可知道为何大旬能够屹立在这武洛千年而不倒?你可知道你今天为什么可以在这里和我大谈公平?”

朝小南的声音几乎是吼出来,白雨亭怔在原地。

“那是因为有成千上万的将士在边疆浴血奋战,保住了大旬帝国的疆土。所以你们才能够在这里指点江山!你们才能够在这里吟诗作对、寻风探柳!”

“也就是因为你们所谓的荒野莽夫,你今日才能同我在这里讲着大道理。我问你这公平吗?”

答案显而易见,白雨亭眼底闪过一丝沉痛,他何尝不懂这些,但是他又能如何呢?

看着怔在原地心情复杂的白雨亭,朝小南同样有些叹息,但是他没有那么多时间用来感慨。

朝小南偷偷瞥了眼身旁的梦卿舞,只见丫头正入神地看着自己。

“丫头,你哥是不是特别帅?”朝小南突然扭头笑嘻嘻道。

“去死!”被吓了一跳的梦卿舞狠狠白了一眼朝小南,同时小脸有些微红。

朝小南哈哈一笑后抬步从白雨亭身边擦肩而过,他准备先找一个偏僻的地方再重新为他们二人易容,他们二人这幅面貌现在已经过于高调,他今日说的话定然会被传出,到时候难免有诸多麻烦。

尽管朝小南如今拥有众多底牌,他有李天澜留下的蝶花、雀枝、凤梧,还有大量可以随时补充灵力和疗伤的丹药,以及他媲美步尘的精神力,还有一柄朝小南至今也不知道有何用处的神秘大剑。但他还是选择低调前行,因为他不是自己一个人,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双马尾的小丫头。

白雨亭仍然站在原地,眼神挣扎,他生于一个贫苦家庭,见惯了最底层生活各式各样的难处。

自明理后他就立志要一生行公道之事,凭什么人生来就有三六九等,他想要让大旬的百姓可以毫无顾忌地谈论公平二字,他想让世间处处充满公平。

朝小南所说他自然知晓,但白雨亭以往一直选择逃避,直到今天他再次思考时,他不由得再次质疑。自己这一生为公平所做努力到底有何意义?对一个帝国来说自己做的不过是沧海一粟,这世间根本不存在绝对的公平吧……

“这世间的确不存在绝对的公平,除非公平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白雨亭耳边突然传来朝小南的声音,白雨亭转过头,只见朝小南背着巨剑和梦卿舞的身影越走越远,就快出了视线之内。

那声音乃是朝小南用精神力聚音成线,传到白雨亭耳边,旁人无法听到。

听完朝小南的话白雨亭若有所思,“掌握在自己手中……”

白雨亭好像懂了些什么东西,他深深地看着朝小南愈走愈远的背影。他本已不打算前往这个令他愈发失望的朝堂,但他如今改了主意。

就因为这句话,白雨亭终于清楚了自己应该做的是什么,也就从此刻起,白雨亭一生追逐公平的道路终于步上正途。

“那你可知是陈一诗先招惹于我?”朝小南看着白雨亭认真问到。

“知道。”

白雨亭脸上已经有了细汗,朝小南精神力堪比步尘中期,尽管他并未针对某个人,但散发出来的威压足以威慑身旁之人。更何况白雨亭只是个读书人,能够抗住如此威压,可见他内心信念之坚。

“好,我停下来了,所以你要的是什么?”朝小南收敛了自身气息,周围的人身体一松,但没有人敢再上前。

“我只要一个公道。”白雨亭坚定道。

“道歉?”朝小南突然一笑。

“那他陈一诗人呢?真是可笑!为他讨公道,结果正主竟然不在场!”

朝小南带着嘲讽意味的话说出,一干文人互相看了看,眼神确实有些疑惑。

“你叫白雨亭。”

“不错,我是白雨亭,所以你现在就得停……”书生的声音有些艰难。

朝小南抬步离开,众人就看着朝小南一步步走开,无一人阻拦。

直到这时众人才明白,原来这个少年竟然是个武道高手,从他散发出来的气势看,至少也达到了步尘层次!

明明是他陈一诗昨晚前来哭诉,说有武者折辱与他并且贬低文人,并且说好今早一齐来讨得说法,结果到现在了正主还没到。

“现在应该正忙着好事呢,你们还是别打搅。”朝小南突然带着怪异的笑容。

“对,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一个个文人接过话茬说到,顿时不少人也都表示自己不会在意,但这些话的真假又有谁能知道呢?

“既然正主不到,那么我也该离开了,我没时间陪你们在这里之乎者也。”朝小南收敛笑容低声道,然后捏了捏梦卿舞的小手,示意他们准备出发。

朝小南将自己背上的长剑握在手中,浑身突然散发惊人的气势,还有着淡淡的杀意。一众围观的人顿时鸦雀无声,他们只感觉一阵压抑感在胸口,压抑得自己无法张口说话。

“哒哒哒,哒哒哒……”

“在下只是为了为陈一诗讨得一个公道而已,阁下你方才说的话应是无心之过,言不达意,只要你向陈一诗和在场文人道歉,我们在场的都是饱学之士,也不会故意为难与你。”

白雨亭的话令得全场安静了下来,很明显他的话有帮朝小南推脱的意思,但是在场文人没有人敢表示不满,青山双杰不仅仅是在青山城素有威望,在这南山郡也才名远扬。再加上白雨亭即将前往帝都任职,以后说不定就飞黄腾达,哪怕在场有些素来倨傲的文人也不愿触他霉头。

“不错,我们自然不会像你们这些武人胡搅蛮缠,只要你向我们和陈兄道歉,我们就此揭过。”

阅读剑歌九万里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