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空山鸟语之泪阑干》
空山鸟语之泪阑干

第4章

“说!”

“墨鸦在哪儿?”我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卸下方才凌厉的气势,双膝跪于砾石之上,向他行了郑重一礼,“让大人见笑了,适才多有得罪,还望见谅。”

“你……”见我如此,他惊诧之余参了一丝不可置信。

曾几何时,原本我与白凤有私之事传得风生水起,而今如同销声匿迹一般无人再提。而曾议论过此事的俾子不是因为家中陡生变故,就是自己因为过失而被驱逐,走的走,散的散,其余有所波及的人也知趣的不再言语。

日子似乎又恢复如常,只是媵人们每每见我都会绕道而行,我也乐得清闲。

至于他们为何见我就躲,我也略有耳闻,说法有二,其一是揣测白凤大人因那女子,为堵下人的口舌而将他们赶出将军府,其二为我命克他人,凡涉及此事者都遭了报应。

他们自然是更愿意信其二,谁又会将此怪罪到将军的心腹身上?我思忖此事,甚觉蹊跷。倘若因我命数使然,我自是不信,而若是因白凤,那便更无可能,他无害我之心我就已经谢天谢地了,又怎可求其更多?

他枕在我膝上睡得很沉。我脱下外衣搭在他身上,悄无声息地离开。

回到府邸,一路上的婢女三三两两异样地打量着我,絮絮地说着无非是白凤大人同那女子迎风待月之属。

有那么一瞬的失神。便见他慵懒地坐在地上,背靠着树干,仰起头将酒尽数倒入口中,放荡不羁的眸底蓄着零星的光泽。

“别喝了,好吗?”我伸手去拿他提着的酒盅,却被他带入怀中。“你……”脸上不禁一阵灼热。

他抵在我肩上,喃喃自语着,“阿鄢……阿鄢……”阿鄢……是谁?我抬起的手怔在空中,放也不是,落也不是,脸颊无声无息地打湿,才恍然的用手在脸上胡乱地涂抹几把。我苦笑着将他扶起,“笨蛋……”也不知究竟说的是谁。

我正有所思量,便见白凤行色匆匆。是去雀阁的方向,我暗自欣喜。多有得罪,白凤大人。

“白凤大人。”我紧走几步拦住白凤的去路,“白凤大人如此心急可是要去什么地方?”我低下眉眼浅笑,礼貌地作了个揖。

“我往何处需必先告知于你?”

最终,我还是在白凤的指引下寻见了倚在树上酗酒的墨鸦,青丝垂髫,树下散落着破碎的酒斛。只是不曾想,这般冷清的人竟也有酩酊大醉的时候。

“喂……”直至看见他的那一刻,我才发现自己是多么愚蠢,想对他说的话卡在喉咙里,苦涩得说不出一个字,我默默地垂下头,无措地彳亍。踌躇间,眼前掠过一袭墨色。

他加重掐在我脖颈上的力道。“白凤大人,还有人看着呢。”我故作平稳,扬声道。白凤拽起我的胳膊,把我带离嘈杂之地,继而猛地将我掷在地上,“你是什么人?!到底想干什么?!”

“无他,唯一事相求。”

“无须,只是……将军虽不踏足雀阁,但从何算来,那毕竟是将军内院的一部分,大人屡次三番私访雀阁,于情于理也不妥当,说出来……也不好听。白凤大人,依您看呢?”我不动声色地抬眼看了看他。

“你!”

思绪在私语中戛然,众女子羡煞,边走着还不忘记恋念地顾首翘盼,以至白凤的身影消失在长廊尽头才意犹未尽地收敛了神色。

自来将军府数日已过,却不似传闻中一般凤鸦同出同入,亲密无间。而每逢白凤都是他只身一人,惟不见墨鸦。莫非……我摇了摇头,不会的,墨鸦怎会有事?他轻功极佳,非等闲之辈所能伤,可……又如何解释他的迟迟不见?

“大人何必这般生气,我还……”白凤按在我肩上的手猛地用力。我沿着力道的方向擦出十余步,直到撞在墙上才算停下来,一股腥甜在胸腔中蔓延,“咳咳,怎么?白凤大人,我只是个弱女子,手无缚鸡之力,大人若是想杀人灭口,那我便任凭大人处置。”

他一拳蓦地砸在我耳边的石壁上,墙壁碎裂发出巨大的声响。“你……最好清楚自己在说什么!”他靠在我耳畔沉声道。

到底是年少轻狂,气焰正盛的时候,一心于我争执,却毫不顾及其他。我和白凤间水火不容的气氛只有我和他两人感受得到,而旁人见此情形免不了一番遐想。路经的傔媵纷纷避开视线,暗下议论。

随意挽了副云水髻,乘着两匹马的实木车,远离了我久住的居所,兴许这于我而言未必不好……

挑选仆役的检官领着新晋的婢女熟悉将军府,很不巧,撞见了赶往厅堂的白凤。“白凤大人。”检官颔首。

大人?!我不由得疑惑,而又随即释然,也是,能在雀阁来去自如的想必也绝非是等闲之辈,如此,那墨裳男子……大抵就是墨鸦了。凤鸦,今韩王部下姬将军的左膀右臂,而墨鸦则是他暗中掌控的刺杀组织——“夜幕”之首。

阅读空山鸟语之泪阑干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