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刻烛成诗》
刻烛成诗

第2章 烛惑

她会踮起幼嫩的小脚,捧起一杯热气氤氲的清茶,给不知去何处归来后的阁主润喉。

宛若一对父女一般。

阁主便在这昼夜相处中,将最初抱回这孩子的目的埋回了山间泥土中。

她是一位双元印。

绛紫色的雷电环绕着中心炙热的烈火构织成漂亮的印记,落在女孩白皙的腕间。

那一日,阁主设宴,令全阁杀手一同举杯欢畅。

那一日,素来冰冷威严的男人,破天荒的全程带笑。

烛惑望进他的眼眸,从中读出了毫不掩饰的骄傲。

她自己也同样感到骄傲。

她知道自己有资本骄傲。

于是她的脾气秉性,便随着外表一同开始了变化。

开始不同于往日的沉默寡言,安静顺从。

她的话语开始常伴嘲讽,她的眼神开始不可一世。

她成为了同辈人中十分优秀的杀手,十五岁时便已得到象征杀手身份的木牌。

她的刀下亡魂再不只是兽,而是人。

她常踏过满地血肉白骨而行。

狂妄自大,并嗜杀成性。

谁也不会想到,那个似乎是十分乖巧伶俐的小姑娘,会变成另外一副模样。

烛惑的十二岁,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年岁。

他依旧会为她讲述流云山外的江河湖海,只是语气中多出几分自己都未察觉到的温柔。

他们身在这见不得光的地方,感受着彼此带来的温暖。

————————————————

她将会成为一个绝妙的杀人机器。

他那时是如此想着的。

小姑娘忘记了从前的一切,忘记了自己是谁,忘记了为何会来到流云山脚。

他依旧会为她带来一些新奇的小物件,只是动机变得单纯。

他依旧会在雷雨天时惊醒,只是开始记得推开女孩的房门。

她会在天色未亮时溜出房间,摘下一捧裹着露水的花朵,守在阁主门前等待他出门时递上。

她会在阁主闲来无事练武时装模作样地对着一旁的树干拳打脚踢,直到双手磨破时委屈巴巴的等待阁主为她上药。

起初,她对于周遭一切事物都保持着警惕与不安,似乎还未能反应过来自己已经离开了危险,又或是全然不觉得自己身处之地是安全的。

阁主便每日前去看望,为她带去一些山下的小玩物,或是美味的小点心。

然而下一刻,便露出属于野兽的本性,凶狠地盯着床边之人,仿佛眨眼间便会扑上去将人撕碎。

阁主心惊之余,却也不可遏制的生出几分欣喜。

她不记得自己的名字,唯有随身携带的小匕首刀身上镌刻着清秀的“烛惑”二字,阁主便以此为她命名。

再凶猛的孩子,也终究是孩子。她不知道“图谋不轨”四字如何写,只隐约知道身边这个小叔叔待她好。

她开始对阁主卸下防备,在他面前露出属于孩子的天真,成为了阁主身后黏黏糊糊的小尾巴,开始全身全心地信任这个高大的男人。

那孩子生来就是为了手染血腥的。

阁主如此说。

小姑娘醒来时,柔软的黑发乖顺的贴在身侧,湖蓝色的双眸清澈而明亮,白皙的小脸因失血缘故而略显苍白,身处陌生的环境时的迷茫就那样写在了神色中,显得温顺而乖巧。

阅读刻烛成诗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