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叶总裁的美人妤》
叶总裁的美人妤

第3章 小妤的记忆VS 叶家的往事

只有那么一回,叶俊又欺负她,趁她收衣服的时候,抢了她的小内裤,言辞下流,就是不还。她本想着趁他不在房间时偷拿回来,谁知在竟在他的房门口,发现他在里面被叶老爷最疼爱的孙子叶雄暴打。

“你个狗改不了吃屎的下贱玩意儿,也就欺负欺负比你还弱的,要不你揍我个试试。来来来,朝这儿打。来啊……爷爷那是给你面子不来说你,别给脸不要脸……下回再让我看见你欺负她,见你一次我就打你一次”

叶雄拿着她粉色内裤往外走的时候,她赶紧躲了。出于害羞,还有胆小,她并没有当场就道谢。第二天,她看见那粉色的小内裤在晾衣杆上孤零零的晒着时,她开心的笑了。

但这些都无所谓了。她早已被这个命运伤害的彻底。心死了,什么都无关紧要。能像一只金丝雀一般活着,于她已是最好的生活。她有大把的时间作画。让自己沉浸在绘画的世界里,什么都不用想,反正有人养她。她也只需要取悦他一个人就可以了。

这般平静的日子也没过多久。她从新闻播报里知道,她的男人召开记者招待会,正式宣布参与波国大选。他想要做总统,那她自然是不能留在他身边了。

“东西都收拾好了吗”他平静的问。

“收拾好了,只有这些”她也很平静的答。

“我陪你去机场,走吧”

“不用了,司机会送,你不必多跑这一趟”

他紧盯着她平静的眼睛,试图看出她的心思。“我说了会送你,那就一定会送。有我在,你不必担心。”说完便拿起小妤的箱子,撑着拐杖,一瘸一拐的向外走。说最后一句的时候,小妤看了他一眼。他总是对她这么说。有他在,没什么可担心的。可今后在她的生活里,他一定是不能在了。

走出屋外,他明艳的妻子站在他的座驾旁,眼里似是簇着火。

“叶雄,叶总,叶候选人,这种时候你还念念不忘这个狐狸精,还敢来找她,你不怕被记者看到吗”

“这与你无关,是我自己的事情”

“我们是夫妻,怎么不关我的事”

“是吗伊琳娜女士你需要我重复一遍当年结婚前的协议吗”

“你总拿以前说事,可不可笑?你马上就要当总统的人了,你身边的女人只能是我一个人。到现在了你还跟我说什么以前,你不觉得你太没有肚量了吗”

“也许吧,我确实不是一个有肚量的人,我以为你早知道这一点了。还有,无论我能不能当选,我身边有没有女人,任何时候你都不会是我身边的女人。我希望你明白这一点。”

“你,你不要后悔”伊琳娜脸白的吓人。

小妤无心理会这对争执的夫妇,绕过他们,径直走向车。她在车上看他们又吵了会儿。心里有些羡慕,只有名正言顺的妻子才能和丈夫这样大呼小叫的吧,反正她这做情妇的是不能够的。叶雄终于坐上车,伊琳娜在外面面目狰狞的踢着车门,疯狂叫嚣。

“开车”叶雄口气不善的命令

“出去以后就安心在米国生活吧,我都安排好了,你先在罗德岛大学上学,那是世界知名的美术院校,你会喜欢的”

“我、我们以后还会再见面吗”她到底是忍不住问出来

叶雄伸手将她搂进怀里,“会的,我有时间会去看你,现在波国的局势很复杂,前景不明,等稳定下来了我会去看你”他说的很犹豫,小妤知道,这只是安慰。算了,反正这辈子也没打算再找男人。他会不会再来找她其实也无所谓。

她没想到,已经没有以后了。前方极速前进的大卡车正开足马力,向他们的车冲过来。

结局,车毁人亡。

她以为她终于要遇到好人了。谁知是陷入更深的地狱里。她被贩卖到东南亚一个不知名的森林里。不知道是毒贩还是土匪,不知道自己被注射了什么,不知道自己身体一天之内经历了几个不同的男人,那恶臭熏的她情愿永远不要醒。反正浑浑噩噩的,过着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日子。

直到有一天,有个瘸了腿的男人来到她的床边,她才认出,那张黝黑脸庞上的锐利眼睛。“叶雄哥哥”她只呢喃了一声。此时,她已经无力求救,也不相信自己还能被救。但他到底还是救出了她。他不但救了她,将她重新带回波国,过上安稳舒服的日子。过了很久,她才知道,那时的他早就结婚了。她成了他的情妇。

不过这些与她无关,她沉浸在绘画的世界里,唯一的念想就是考上大学,尽快独立,离开叶家。谁知后来发生的事让她的命运改变,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在叶老爷子八十大寿的宴会上,她回来向柳玉凤讨要生活费。虽然她读的是波国的公立学校,学校不收学费,但书费和学杂费还是要交的。她清楚的记得她只是喝了一杯妈妈递过来的酒,之后就不省人事了。等她醒来的时候,叶俊正流里流气的在脱她的衣服。她奋力反抗,纠缠中用水果刀杀死了他。

原本以为她只是正当自卫,事情到警察局说清楚了也就没事了。谁知叶家根本不讲理,叶老爷子反指她与叶俊早就是情侣关系,不存在强奸一说。她提出自己曾喝下酒后昏迷不醒。可当着法官的面,她的母亲,柳玉凤竟根本不承认。她绝望了。要在监狱里服刑10年,就因为她失手杀死了一个原本就该去死的人。18岁的她,名誉尽毁,众叛亲离。

黑暗恐怖的监牢里,她受尽折磨,自杀未遂。监狱长同情的看着她“我知道你是受了冤枉。其实如果你想离开这里还有另一种方法,就凭你这张脸,你本不必活的如此。过几天,会有一批犯人需要转走,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帮你,那里你会有多一些的自由。”

后来,爸爸和妈妈离婚了。妈妈离开了家,没有再回来。绝望的爸爸走向了曾带给他们无数美好回忆的大海。徒留小妤一个人抱着一家人的相册,还有爸爸的画本,不知道该何去何从。这世间还有她的安身之所吗?直到她被奶奶家的人踢回给柳玉凤,她才带着自己来到叶家。

叶家在波国是数一数二的华人世家。叶家的先祖因为战乱与饥荒,不得已离开了祖祖辈辈生活的华国大陆,来到波国这个南洋小岛上。华人从来都是勤劳致富,叶家先人从采矿业开始,发家致富。经过一代代叶家人的奋斗,到了叶老爷子这一辈,叶氏财团的商业帝国已横跨波国的采矿,贸易,金融,地产,等几大重要经济领域。此时的叶家对波国来说已不是一般的财阀世家。经济危机再严重,叶家雄厚的实力也可以使家里人的生活不受影响。

柳玉凤机缘巧合之下结识了叶齐山,叶老爷子。老头子最是喜欢玉凤服侍人的手艺,那一把纤腰袅袅婷婷的在眼前晃着,一双柔夷在他身上按得力道适中,再加上她那妖娆的长相,一双杏眼明眸善睐,巧笑盼兮。那时他夫人还在,俩人就勾搭上了。后来他的夫人过世,他也不再避讳和玉凤的关系,以“私人护士”的名义将她带进叶家,日夜服侍他。

后来,他去当兵了,她也上学去了。

又过了几年,她妈柳玉凤始终没怀上孩子,叶家又接连发生了几件大事。叶二爷(叶玦)不知何故自杀身亡,叶二奶奶(展妍)和二少爷叶维不知所踪,有人说是被绑票的给撕票了,也有说他们是自己失踪。

后来她在牢里的时候,一直想,大概早在这个时候,柳玉凤就已经不是她的母亲了吧。

因为柳玉凤的关系,叶家从上到下都对她厌恶避讳,更有那坏透了的人,就比如叶俊,见她年小势弱,长的又好些,便时常欺负她。她无人可诉,妈妈天天呆在叶老爷的房里,基本不怎么管她。叶家其他的主人对她熟视无睹,至于叶家的下人们,不是避之不及,就是别有用心。她被欺负的惨了也没人能替她做主。

那时,除了叶家的旁系分支单独各自居住,叶家大房并未分家。小女儿叶珊已经出嫁了,叶老爷子和两个儿子叶琛和叶玦都住在一起。两个儿子都已成家。大儿子叶琛是叶家财团的执行总裁,叶老爷子精力不济之后,财团大部分的业务都是由他来管理。虽说不及叶老爷子精明强悍,但执行力强,又有叶老爷在背后坐镇。叶琛这个总裁也算做的顺手。二儿子叶玦十七岁参军以后就一直呆在军队里,也是一位前途无限的军官。若没有后来发生的事,叶家真可算的上是波国的第一大家族。

在外人看来,当时的叶家花团锦簇,家族势力蒸蒸日上。可谁想到叶家的家庭内部的关系错综复杂,溃烂的迹象早有预示。大儿子叶琛娶的是波国本国土著家族,纺纱世家沐家的千金---沐芸。沐芸是个地地道道的南洋女子,与本地的姑娘比,算是长像不错的,但到底皮肤粗糙,五官扁平,不及华人女子皮肤好些,眉眼精细些。叶琛娶她主要是为家族事业在波国的发展。婚后二人虽育有一子叶雄,但夫妻关系一直不好。以至于后来,沐芸索性到外面单独居住,叶琛把外面养的华人外室女---周悦领回叶家住。妻不像妻,妾不像妾。

她,沈妤,出生在波国一个普通的华人家庭里。爸爸沈鸿石是画家,在大学里教美术,妈妈柳玉凤是医院里的护士。曾经她也有个幸福的家,父母和睦相爱,对她也十分疼爱。双亲都有工作,家庭收入宽裕。闲时,父母带着她去海滩度假,妈妈游泳,爸爸就在沙滩上教她画画。那时的波国,人口少,社会福利好,市场繁荣,人们普遍都没有什么危机感。直到一场金融危机,波国的经济受到冲击,货币贬值,失业率激增。这场浩大的经济危机也同样冲击了他们的小家庭。沈鸿石和柳玉凤都相继失业,家庭断了经济来源。

爸爸只好每天到街头卖画,妈妈在按摩店里打着临时工。从此,家庭里和和气气,相亲相爱的气氛便一去不复返了。爸爸卖画赚不了几个钱,妈妈天天吵着钱少活多,没钱买这买那的。幼小的小妤躲在门边上,看着原本相爱的两个人吵的天翻地覆,家里的东西被砸的一塌糊涂,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哭,大声的哭。希望爸爸妈妈能回头看她一眼,不要再吵了。

二儿子叶玦偶遇华国来留学的华国女学生展妍。二人一见钟情,不久,叶玦就背着家里和展妍注册结婚了。叶家娶媳从来都是为了家族利益考量,男人们若是另有所爱大可以在外面养着,或是征得妻子同意,领回家来做小。但妻子的位置必须是世家大族的千金。叶玦是堂堂叶家二少,他的婚姻竟是被一个外国女子占据了,这事使得也叶老爷子勃然大怒。老爷子一直不认这个儿媳,直到后来展妍生下儿子叶维,关系才缓和些,叶玦也带着妻儿回家居住。

小妤刚到叶家那会儿,柳玉凤总是和她津津乐道这些叶家的秘事。应该说这些事给她很大的启发。“原来看似高不可攀的豪门世家也不是油盐不进的,就二奶奶这样的贫家女不也进了叶家门吗?所以,只要我也生下姓叶的儿子,到时候再不济,姨奶奶的位子总有我的份吧”她在叶家的名声已经坏透了,根本没人听她说这些。

小妤看着玉凤一脸的得意,她沉默不语。4岁的孩子,已经被迫要听懂这些她本不该懂的事。

沈妤记得吗?她当然记得。她记得他对她的每一次好。前世里,每一次她无助时,他默不作声的关照。每一次她身临绝境时,他毫不犹豫的回护。上辈子做了她的女人,甚至最后为他而死,她不后悔。所以,当她重生以后,看见他暴揍叶俊时,她没有马上离开,因为知道,叶雄不会不管她;当他红着眼盯住自己,宽衣解带,粗暴的褪下她的衣裙时,她也没有抗拒,甚至隐隐有些期待,有劫后余生的庆幸。还好有他,幸好是他。

他看上去年轻了许多,皮肤还是南洋人的黝黑,但突出的鹳骨,匀称的五官显露出他的华族血统。两道黑粗的剑眉,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眼内有眦褶,从内往外微微上翘。不同于南洋人扁平的鼻子,他的鼻梁挺直且高耸,与两片削瘦的面颊组合在一起,少有的棱角分明。嘴唇微厚,此时向上勾起,露出华人特有的铲形门牙。小妤伸手摸摸他的脸。是真的,这不是梦!

“雄哥,你……慢点……我怕疼”她轻声呢喃,伴着小床上上下下的起伏,双手环住无比熟悉的胸膛,沉沉睡去,坠入前世痛苦的记忆里。

阅读叶总裁的美人妤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