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漠中行》
漠中行

第2章 城头铁鼓声尤震 匣里金刀血未干

“好!少年英雄,少年英雄,那朕就封你为随军军师,辅佐唐将军,一同抗敌。”

散朝之后,刚刚名动京城的两位青年才俊再一次成为了京城家家户户谈论的人物,流言四起,听说,那唐将军为了顾大人拒绝了皇上的赐婚;什么呀,顾大人为了唐将军,舍弃前程也要陪唐将军去那漠北荒芜之地;那唐将军和顾大人是龙阳之好!

一回到唐府,唐震大怒,“逆子,你知道漠北是什么地方吗?战火连连,狼烟四起,你倒好,别人都不愿去的鬼地方,你还自己请命去。”唐滦尘依旧沉默,“你还拒绝圣上的赐婚,你置家族于何地,置我于何地!”

唐滦尘跟着父亲来到了书房,唐震从匣子里拿出一卷皮

“突厥边防图!”

唐滦尘心中大惊失色,有了边防图深入突厥如入无人之境,为何父亲会有这样珍贵的物件。

唐震知道唐滦尘心中的惊讶,“这是婉儿当初被带走前给我的,她遭人追杀就是因为这突厥边防图。他们家族世代保管着这边防图,可有卑鄙小人迫害他们家族,才使她家破人亡。她将图纸交予我是因为突厥毕竟是她家乡,不能让边防图被奸人得到,便在临终前交给我了。”

唐滦尘心中感慨万分,有了母亲留下的这突厥边防图,不说建功立业,至少在那漠北可以性命无忧,“我一定要找到迫害母亲的凶手,让他付出代价。”

一个月过后,到了去驻守的日子,满城街道上拥挤着百姓,大都是一些姑娘想一睹京城两大美男子的样貌。

唐滦尘骑着白色汗血宝马,身披铠甲,在长龙一般的军队的最前方,顾筠在他身侧后方,两人一前一后,身后是千军万马。

到了城门外,城墙上的铁鼓响彻云霄,唐震与许多大臣站在城墙上目送军队的离开,唐滦尘始终无法忘记,那一日,烈阳当头,鼓声阵阵,他期待着收复边疆后,回到这就会响起那凯旋之音。

“顾筠,顾筠——”

唐滦尘惊醒,睁开双眼,周围是一个竹屋,自己躺在床上,屋内香气扑鼻。

“你醒了。”一个身材高挑的男子出现在唐滦尘眼前,气质娴静,“说说吧,你是谁?为什么会坠崖到这湖里。”

“你又是谁?我又在哪里?”唐滦尘下意识的问道。

“哈哈哈哈哈哈----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江湖人称医仙--憬淮。你从悬崖下掉了下来,所幸坠入湖里,更幸运的是遇到了我,经过我的抢救你才捡回来一条命。”

唐滦尘内心无语,看来这人只是看起来娴静,其实十分聒噪。

“我昏迷了多久?雁城被突厥攻破了吗?”唐滦尘突然想起来重要的事情还没问。

“嗯。。。你昏迷了大概两个个多月了吧!至于雁城,沦陷过后,唐震大将军带兵攻打,双方正在交战呢?”

“父亲?那你可知道雁城军师顾筠的消息?”唐滦尘一听父亲带兵便安了心,顿时又担心起顾筠。

“顾筠,哼,叛国贼,他现在可是突厥国炙手可热的人物!”

唐震看着这处事不惊的唐滦尘,他在想自己这么多年究竟有没有真正的认识自己的亲儿子,为何如今给他的感觉竟是如此陌生。

“你母亲婉儿的事情,这些年我一直在自责。既然你决定去漠北那荒芜之地,那为父也不阻拦你,就当是你历练的一个机会,我也有一样东西要给你。”

女子名慕容婉,突厥人。遭战火家破人亡,只剩她独自一人,被唐震救下后一直呆在唐震身边伺候唐震,日久生情,两人便成亲了,回到京城后很快就生下了唐滦尘,本以为一家其乐融融。

没过几年,突厥大举进攻大唐,有人怀疑唐震妻子是突厥卧底并去皇帝面前告状,圣上大怒,得知慕容婉突厥人身份,下令处死,唐滦尘四岁生日当天,皇宫派人来抓,唐震进宫面圣求情,却晚了一步,慕容婉已被处死。

自从慕容婉死后,唐滦尘性情大变,开始变得孤僻,唐震也下令不准仆人谈论起慕容婉。

“陛下一片好意臣心领了,可娶妻之事臣希望待边疆收复再议也不迟。”唐滦尘依旧面不改色。

“你这是要抗旨不遵?”皇帝的脸色有些凝重。

同在朝堂之上的顾筠面露担忧,他既不希望唐滦尘与公主成亲,但又害怕滦尘惹怒陛下性命不保。

“我只知道母亲的故乡在那漠北。”唐滦尘终于开口了。

唐滦尘的母亲是唐家的忌讳,人人都不敢轻易提起,当年唐震与他父亲唐国公在漠北巡防,一个气息奄奄的女子出现在唐震的眼前,唐震救下了这名女子。

朝堂之上一片哗然。

“陛下,臣愿意随同唐将军一同抗击突厥!”所有人的目光又都集中到了这文科状元顾筠身上。

唐滦尘父亲唐震站了出来,“陛下,小儿何德何能,岂能高攀公主,不如待犬子功成名就,再来求娶公主。”

“既然这么在意边疆收复,那唐将军,今日朕便派你前去雁城镇守,封你为雁城守将。”

圣上膝下第九公主曼芝在武考场一眼相中了唐家大公子唐滦尘,去父皇面前撒娇求旨赐婚,圣旨隔日便在朝堂之上颁布了。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天下兵马大将军唐滦尘英姿飒爽,自古英雄出少年,朕欲将九公主曼芝许配给爱卿,择日成婚,钦此。”

唐震心头一惊“这——恐怕不合适吧。”

满朝文武的目光都停在了这少年豪杰唐滦尘身上,很多大臣都认为这唐将军看来只是只纸老虎,故作清高,谁会愿意到那漠北荒芜之地。

“臣,愿意领命!”开口的正是唐滦尘。

“滦尘哥哥,这个糖葫芦可以给我吃吗?”顾筠睁大着自己圆滚滚的眼睛看着唐滦尘。顾筠唇红齿白,可谓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唐滦尘眉眼中透露着英气,但却待人冰冷。

顾家与唐家是世交,两家世代为朝廷办事。顾家祖上出过状元,一代文豪,一步步当上宰辅,在当时也是名传千古的人物,经过这些年顾家开始落没,现只是当朝四品大员;唐家世代习武,唐家祖辈与先帝有过生死之交,领兵收复了西凉邦国,被册封为了唐国公,世袭制,当今圣上都对唐国公有几分敬佩。

顾家大公子顾筠与唐家大公子唐滦尘一同在唐家私塾学书,两家来往甚密,顾筠与唐滦尘从小便一同玩耍嬉戏,两人一同参与科考,同年,顾筠文科状元被封一品御史大夫,唐滦尘武科状元被封一品天下兵马大将军。本来两人仕途广阔,正得圣上恩宠。

阅读漠中行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