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大祖宗》
大祖宗

第2章 契约爱人

阿婆认真地攻打敌方水晶,时不时爆出几句粗口。风乐天抢走了冬梅的手机,随手丢进自己的书包。王冬梅不高兴了,哼哼几句:“医院有粥,才五块钱,还配小菜。”

说着,舀一勺,筒儿骨。

再一勺,瑶柱。

但如果没有科技,王冬梅不知道又能走到什么时候。

冬梅是好家庭出身,从她身上的旧金器就能看出来。老底子的人说梅花初生蕊为元,开花为亨,结子为利,成熟为贞。家里也是十分看重她的。至于怎么走到了今天,王冬梅从不和风乐天说起。

王冬梅吃好了,风乐天收拾了一下,拿着餐具去洗。刚走出两步,王冬梅就手痒了,摸向风乐天的书包,却摸到一个软绵绵的东西。

王冬梅戳了戳,燧人的芋圆头从书包里钻了出来。王冬梅吓了一跳,但她知道风乐天一直在学习和研究仿生机,也听风乐天闲聊起过丫丫的事。

王冬梅:“你是那个丫丫?”

燧人:“我是燧人。”

王冬梅:“哦,新品种。”

王冬梅正纳闷风乐天怎么把公司的东西往外带,周阿姨火眼金睛地发现了燧人。

周阿姨:“六床,你家小子给你买仿生机了。孝顺啊。我们家也有。来,宝宝,给阿婆鞠躬。”

一只乖巧的小熊走过来,鞠了个躬。

周阿姨:“来,宝宝。给阿婆削个苹果。”

小熊利落地摸起苹果,右手变化出刀具,削了个漂亮的苹果。

周阿姨拍手叫好,投来一个挑衅的眼神。王冬梅不服输的个性,向燧人丢了个苹果,燧人并不看苹果。

王冬梅又丢了一把削皮刀,这下燧人动了动,打开刀,在手上晃了晃,似乎觉得还挺趁手,却始终没有去动苹果。

周阿姨:“哎,你这个仿生机性能不太好,宝宝,来,我们剥个核桃。”

说着,周阿姨从病床下掏出一大袋干果,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塞进去的,干果没开过封,王阿姨刚用剪刀开了道口子,只见一个黑影从袋子里钻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周阿姨吓得不轻,一众亲戚追着老鼠打。

吃饱的大老鼠个头硕大但应付人类还是游刃有余。

只见病房里众位大叔大妈被大老鼠溜着转了一圈又一圈。

说时迟那时快,刀光一闪,大老鼠被死死地定在了地上。大老鼠身上插着的刀有点眼熟,正是王冬梅丢给燧人的那一把。众人看向燧人,他手上已经没有刀了,静静坐着,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王冬梅也没看清发生了什么,但心下却是很自豪。

王冬梅:“不好意思,我们家仿生机性能有点烈。”

周阿姨干笑了几声,亲戚们喧哗的声音也骤然减轻。

风乐天回来的时候看到王冬梅正托腮看着燧人,旁边的二床也时不时投来小心翼翼地目光。风乐天脑中轰鸣。

燧人怎么来了?

他……做了什么?为什么这些叔叔阿姨好像都很怕他?

这些叔叔阿姨知道他是个情趣用仿生机吗?

“这个……嗯,是林龙学长的,我……不知道怎么跟过来了,他没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吧?”说完,风乐天忽然理解了小学男生被家里人抓到看小黄书然后甩锅给同学的心情。

二床的亲戚互相看了一眼,尴尬地笑笑,摇头,显然是发生过什么了。

风乐天看着燧人,语气多了几分责备:“不是让你待机吗?”

燧人看到风乐天,脸上却是笑容:“风乐天,我想你了。”

风乐天对这个笑容没辙,可也不想放任他,于是冷着嗓子说:“现在待机。我们回去。”

燧人不乐意,但还是听话,闭上了眼睛。风乐天尴尬地把燧人收进了书包。

王冬梅:“要带走的啊。”

风乐天听着王冬梅的声音里有几分落寞。

以前到了下午四点王冬梅就催促他回去了,今天到七点,她还意犹未尽。她喜欢燧人吗?风乐天拿着书包的手迟疑了一下。

还是算了,总不能把一个情趣仿生机给王冬梅吧,如果她喜欢,风乐天给她买个正经陪伴用的就好了。

周末的晚上,风乐天看了会儿书,准备睡觉的时候,眼睛瞄到了自己放在地上的背包。

他轻轻走到书包旁边,拉开了拉链。

燧人没有等他唤醒,就从里面蹦跶了出来,跳到了风乐天的身上。

风乐天猝不及防,但忽如其来的拥抱感觉却不糟糕。

“冬梅好像挺喜欢你的。”风乐天声音轻缓。

“风乐天喜欢我吗?”燧人的声音充满磁性。

风乐天悄然。他二十一岁了,没喜欢过任何人。他不知道他以后会不会喜欢上什么人,但总不会……喜欢上一个芋圆吧。

风乐天拍了拍燧人的头。

风乐天:“睡觉去。”

燧人看着风乐天,他有一头柔软的发丝,睫毛纤长,面容姣好。看着看着,被风乐天抱着燧人甩了甩小脚脚,芋圆白上染上了红豆红。

风乐天感到一阵风吹过自己的耳畔,风乐天的耳畔划过一个温柔的声音。那是远古的声音,他跨过远古的土壤,在寒山远黛里寻找到他的光明。

风乐天会去白玄科技,多多少少也和这个有关。白玄科技员工能以员工价购买到同公司医疗线的产品。医保的尿袋会过敏,白玄科技医疗线拥有这项科技的专利权,全球最好的尿袋都是从这里生产的,风乐天因此而决定了自己的工作单位。

谁不是一手持着炫丽华彩的科技,一手把着生活的屎和尿。

“好喝不?”风乐天问。

王冬梅埋头喝粥。风乐天有自学天赋,王冬梅住院之后,他就开始自己找资料学做饭,效果拔群。

王冬梅住院三个月了,慢性肾衰竭,这种病到后期就叫尿毒症,三个月前病情恶化,王冬梅开了刀,从此无法自主排尿,每日需要更换尿袋。

省二院病房区二十八层,六人间内人头攒动,挤着二床周阿姨家属。周阿姨家想来人丁兴旺,探望不断,周阿姨的嗓子还格外洪亮,整层楼的人都能听到她的声音。

周阿姨的话题从退休金转到家里未婚的女孩身上,便转身,看向六号床上的王冬梅。王冬梅是个小老太太,身材瘦小,但精神十足。跟周阿姨不一样,王冬梅家里人一周才来看一次,每次还是同一个人。

周阿姨:“哎,六床啊,上次看到你家小子,可真俊,给我们小妹谈谈?”

又一勺,海参。

嗯,瑶柱海参骨头粥,五块钱可买不到。

阿婆全程低头看着手机,没工夫抬头看,她知道风乐天来了,因为她远远就闻到了菜香。

“冬梅,吃饭。”

王冬梅一边打手游,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跟隔壁床周阿姨说话:“他刚满二十一岁,还小呢。”

周阿姨:“哎,我怎么上次听他说工作了?”

周六的早晨,风乐天七点醒来,洗漱完毕之后,看了一眼床上的芋圆,燧人还在待机。风乐天摇了摇头,随即钻进了小厨房。

从厨房出来已经八点半,风乐天把准备好的餐盒放进纸袋,背上他那只十年如一日的书包,下楼,跳上去向省二院的公交车。

王冬梅:“嗯,上班了。”

周阿姨:“二十一岁,嘶……那没读大学啊?嗯,我们依依是大学生,女生比男生强太多不好的。”

周阿姨跟亲戚小声嘀咕了几句,朝着王冬梅的方向摇了摇头。王冬梅没再搭理谁,埋头打游戏。半分钟后,门开了,周阿姨有点高兴地喊:“说曹操曹操到,你家小子来了。”

夜深露重,风乐天最终还是没有把燧人赶下床。

这天晚上,风乐天长久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脑子被工作以外的东西占据。

他脑海里诡异地浮现出燧人眼中的一片碧蓝,那是饱含感情的颜色,燧人的神情,燧人的举止……太鲜活了,他脑海中的算法无一有这个能力去构架这种鲜活。

阅读大祖宗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