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我夺舍了魔皇》
我夺舍了魔皇

568.尸变

青光笼罩,句芒形象若隐若现的同时,他身形却悬停于半空里,不上不下。

陈洛阳从旁望去,可以看见姬重身体下方,似乎是一处垂直的墓室入口。

自那入口下方,像是有什么正在吸引姬重,不停将他向下拖拽。

他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在一旁先仔细观察。

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此刻的姬重,分明在被下方墓**的存在拖拽吸引,要将他吸下墓穴。

陈洛阳一时间也不好判断,墓穴中的存在,是针对姬重一人,还是针对一切靠近者。

不过,墓室大门口,现出一副玄奥的卦象,仿佛紧密的门户,将姬重阻挡在外面,不至于直接被墓室吸进去。

陈洛阳定睛细看,那分明是两仪之象。

看似简单,却奥妙无穷。

在两仪图的封阻下,姬重的身体卡在墓室门口。

陈洛阳观察其状态,却发现姬重的表现,很是离奇。

对方双目之中,现出挣扎神色。

似乎对墓室非常向往的同时,又非常抗拒。

既想要直接投入其怀抱,又似乎避之唯恐不及。

这样的表现,让陈洛阳看了,啧啧称奇。

因为感觉不像是姬重在克制其自身贪念或欲望。

如果让陈洛阳来形容的话,此刻的姬重倒像是游子终于归家,极度眷恋和喜悦。

但是他的“家”,却让他感觉到恐惧,抗拒重新进入其中。

陈洛阳见状,心中暗自嘀咕。

照这么看来,很可能墓穴中的存在,下葬前,就有问题。

这陵寝,这墓葬,本就有封印的作用。

来到这里,似乎唤醒什么的姬重,现在对这一点也有了解,因而抗拒。

先前先天冢一番惊变,本就不再稳定,眼下又跟涅槃的天凤较劲,以至于对墓室中的存在,封印镇压有所减弱,所以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尸体,在自己给自己招魂?

陈洛阳心中隐隐有所明悟。

他视线紧盯墓室入口的姬重,心中盘算思索。

而姬重,则渐渐稳住了自身意志,并作出最终选择。

句芒光影笼罩,仿佛化身成一尊古神的他,开始尝试着努力后退,远离墓室。

墓室入口处的两仪图,徐徐转动,尽量隔断墓室对姬重的吸引。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声仿佛完全无意识,没感情的离奇嘶吼,从墓室中传出。

隐藏在旁的陈洛阳,亦是一惊。

因为这吼声并非在耳边响起,而是仿佛源于自己心底深处。

以陈洛阳现如今的修为实力,便是面对巨头强者,也不至于生出如此感应。

墓室里面的存在,到底是什么?

联系姬重与其之间特殊的场面,莫非是古神句芒的遗蜕?

可问题在于,如果真是古神遗蜕,那不应该有如此灵智。

姬重即便真的跟他有关系,但现在两者不是还没有合一吗?

难不成还真能是尸变?

古神遗蜕尸变?

被镇压封印在这里,便是这个原因吗?

陈洛阳脑海中瞬间闪过诸多问号。

正待仔细观察,他瞳孔猛然微微一缩。

因为伴随那仿佛自人心底响起的吼声,一只手掌,竟忽然从墓室内伸出。

两仪图转动间,阻挡手掌。

但那手掌不如何作势,只是五指一拢,两仪图就开始扭曲变形。

手掌仿佛在试图突破一层轻纱的阻拦,然后从墓室里飞出,抓向姬重。

姬重想要闪避,然而那手掌却对他生出格外的引力,让他不由自主,迈步向前,靠近那只手掌。

虽然有两仪图阻隔,但这手掌古怪的力量,仍然吸引姬重不停向前,同时也让他心神微微着迷,开始恍惚。

方才在墓室里,尚且有巨大的吸引力,此刻手掌几乎伸出墓室,姬重顿时就抵敌不住。

其身体周围的句芒光影,则对此没有反应,似乎既不热衷,也不抗拒,只是面无表情,静静望着那只诡异的手掌。

陈洛阳视线同样紧盯那手掌。

手掌本身看起来没什么特别,一个青年男子的手掌,皮肤白皙,仿佛美玉。

手掌中,分明流露出一片生机勃勃的气息,仿佛春暖花开,万物复苏。

这气息,分明正是古神句芒的力量意境。

虽然同“生”字天书还有创命神树有所分别,但陈洛阳还是第一时间分辨出来。

并且,这只手掌蕴含的力量,极为浩瀚,仿佛连整个先天冢都能动摇。

真的是句芒遗蜕?

但陈洛阳还是第一时间发现,在那看似生机勃勃之下,隐藏着无尽的凋零与毁灭。

极为晦暗不祥的气息,从那只手掌里传出,令人胆颤心惊。

这气息,似乎将一切都化为不变不动的存在。

所谓生机盎然,也失去继续向上的动力。

陈洛阳紧紧盯着那只手掌,心中似乎有灵光闪过。

是了……

大疫神眼……

还有先前造就韩莓的“厄运”!

这是幽冥神的气息!

陈洛阳眯缝起眼睛,深吸一口气。

墓室里,是个幽冥神?

这先天冢,果然是镇压和封印。

这又是一件出乎陈洛阳意料的事情。

他心中思索的同时,先天冢忽然剧烈震动了一下。

就见无数符文,在墙壁上流转,仿佛一条条河流,又仿佛一座座山峰,不断镇压在那座墓室上。

光辉闪动下,墓室门口的两仪图,骤然变得极为强悍,开始试图将那只手掌压回去。

显然,墓室中的异动,引发整个先天冢的关注。

先天冢遵照创建者的布置,仿佛有自我生命和思考一样,及时作出调整,要先将墓室里的存在重新镇压。

不仅如此,清亮的凤鸣声响起,方才那天凤,也出现在姬重面前。

天凤盘旋间,直接落在姬重肩膀上。

有天凤相助,姬重的压力顿时大为减轻,感觉墓室对自己的吸引不再那么强烈。

可惜不等他松一口气,那墓室里伸出的手掌,竟然又再多出一只。

两只手掌左右考公,一起用力。

封堵墓室门口的两仪图,顿时再次扭曲。

而姬重,也再次感觉到墓室对他的吸引变得愈发强烈。

虽然有先天冢的力量远远不断加持封印,化作无尽山河,一起镇压封印,可是自那墓室里传出的晦暗不祥气息,越发浓郁。

陈洛阳见状,心中了然。

如果打一开始封印不生出变化,始终稳固,墓室中的存在,怕是一直都不会有机会。

但方才先天冢大乱一场,防御禁制因而出现松懈,终于叫墓室中的存在,趁机逃出。

对方半边身体已经逃出门来,这时再想将门重新关闭,可就太难了。

布置先天冢的那位大能强者虽然强大,但眼下先天冢的防护禁制,全凭周转。

一着失去先机,想要弥补,却千难万难。

于是,眼看着姬重,重新被吸到墓室入口附近,几乎要紧紧贴靠两仪图。

两仪图扭曲之间,那双伸出墓室的手掌,终于轻轻按在姬重身上。

然后就见化作句芒之相,笼罩姬重全身的青光,开始从他身上流逝,透过两仪图,转而流向那双手。

姬重身上的天凤发出长鸣声,身上闪动五彩光辉,加持笼罩姬重的身体,帮助姬重抗拒对方的吸引以及侵蚀。

在先天冢禁制的帮助下,天凤的动作成功延缓了对方吸引姬重的进程。

但姬重身上的青光,仍然在慢慢流逝。

尤其是随着青光流转间,那双手的力量,竟似乎变得更加强大。

陈洛阳静静看着这一幕。

然后,他忽然转身,出了陵寝。

只是不知道,是葬下去以前就有问题,还是葬下去之后才发生异变。

这一重变化,完全在陈洛阳意料之外。

…………这什么玩意,还闹尸变?

陈洛阳心中这时生出非常荒谬滑稽的感觉,可是眼前景象却表明,墓室里肯定出了问题。

整座先天冢,与其说是墓葬,此刻看起来倒更像是封印。

不知该说是意料之中,还是出乎意外,陈洛阳此刻能感觉到,对方身上的青光,并非源于外界,而是自姬重体内引发。

这人,跟上古传说中的春神句芒,有直接关系……

相较于血脉传承,怕是转世之身一类的可能性还更大一些。

陈洛阳暗自皱眉。

因为他分明从那墓室中,感受到几分晦暗邪恶的气息,与整个先天冢整体环境氛围全然矛盾。

虽然觉察了姬重的特异之处,但恐怕看到眼前这一幕,大家才能明白这年轻人真正的根底。

不过,姬重本人的情况,眼下并不妙。

陈洛阳心中思量。

若非如此,白玉瓶想套取其信息,不至于那么艰难。

这尊神祇的形象,人面鸟身,足踏双龙。

分明是传说中上古神魔句芒的模样。

无怪乎这原本看似不起眼的先天宫年轻弟子,能成为这开启先天冢的钥匙。

先天宫游浩、聂冠和、王章等人,恐怕都没有意识到姬重身上隐藏如此重大的真相。

否则,他们该另有谋划才是。

不过,当陈洛阳再找到姬重的时候,对方身上异状明显。

道道青光笼罩这先天宫年轻弟子。

光芒流转间,竟似乎隐约形成一尊神像。

阅读我夺舍了魔皇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