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山中缘》
山中缘

第七十八章 这脸皮子

张怀玉极度无语,心想这难道是个傻戳?

当即又是提醒道:“你这快都快吃完了!”

秦钥纳闷的看了他一眼,看了看上了这点美食还真不怎么够,又看了看张怀玉那些一点没动的美食,说道:“你怎么不吃?不吃,要不,给我吃,反正你不吃早晚也是要浪费了...”

“是。”秦钥又加了口菜,放到嘴里,几口便是咽了下去,然后可怜兮兮的说道,“张大学士,您这菜还吃吗?”

张怀玉:“......”

秦浅陌其实在搀扶皇太后出来的时候便是看到了秦钥,她这还疑惑他怎么来了,这时,秦轻雨悄悄的跑到了她的身边,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她。

这秦浅陌在最前面,秦钥在最后面,这两人隔得算是老远,秦浅陌便是派了一个小宫女观察他的动静,时常向她来禀告,这一幕当真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心想,这公主这是在干什么呢?

皇上和皇太后也是注意到了这点,又见那小宫女跑过来跑过去,当真是好生疑惑,当下皇太后便是说道:“陌陌,你这是在干什么啊?”

秦浅陌闻言,笑了笑,说道:“皇太后,陌陌这是在观察一个大混蛋呢。”

听到这句话,皇上秦正邦一愣,看向那小宫女的所待的地方,虽然隔得太远,但还是依稀能够见到一个人在那里大吃一通,当下心里也是有了几分了然。

心想,不会是那小子吧?

皇太后却是问道:“大混蛋是谁?”

“当然是陌陌的...心上人了。”

一听这话,这皇太后便是想起了那天浅陌服毒的事情,当即便是想起了那个叫秦钥的少年,心中顿时明了,然后便是说道:“他在哪里啊?怎么不来见见哀家?”

这时,永亲王说道:“回母后,这孩子是孩儿带来为母后祝寿的,只不过他现在是准驸马,理应在宴席最后面。”

听到这话,秦正邦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自己的弟弟,心想这是想一雪前耻来了?

皇太后却是说道:“快把他唤到前面来...”

当下,她身边的奴才便是喊道:“宣秦钥上前派拜见。”

这一喊,众人便是一惊,然后都不约而同的奇奇看向后面,毕竟这里有不少人都知道来了一个大才子准驸马。

秦钥也是一愣,旋即觉察到众人的目光,当即是一阵无语,却是连忙拿出了纸巾,擦了擦嘴,便是站起身来,在众人的注视下,走向前面来。

这秦钥的英俊模样最是讨女孩子喜欢,这里面有不少的公主郡主什么的,看的这其中不少都是眼现桃花。

秦钥只觉得头皮直发麻,毕竟这么多有权有势的人物注视着,当真是难受的很。

这秦钥走到前面,只觉比爬山还累,当即便是跪倒在地,说道:“准胥秦钥参见皇上,皇太后。”

这皇太后却是没人他站起来,只是说道:“抬起头来。”

这秦钥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还是根本就没听见什么的,直接给站了起来。

这一幕,当真是让前排的几位大开眼界。

秦浅陌却是看着他,说道:“谁让你站起来了?”

秦钥闻言,撇过头去,说道:“这不是皇太后说的吗?”

“皇太后是说让你抬起头来,可没说让你站起来!”秦浅陌气的恨不得拿个叉子叉死他,心想早知道就不把他说给皇太后,这家伙,净给本公主丢脸!

秦钥顿时一脸的懵逼,然后尴尬的一笑,说道:“皇太后...抱歉..抱歉...”

说着,又是跪下来了。

这话一出口,弄得众人啼笑皆非,心想这家伙和皇太后竟然这么说话?

皇太后也被他这行为和好笑的话语给搞笑了,却是笑吟吟的看着他,说道:“刚刚陌陌骂你大混蛋,你是不是欺负陌陌了?”

这秦钥闻言,心里顿时一万头那什么奔腾而过啊,心想,这妮子就不能消停会儿吗...怎么老是给老子惹祸...?

秦钥心中对秦浅陌那是大为愤怒,他不由微微瞥了瞥头,却看到秦浅陌那一幅幸灾乐祸的样子,当即更是大为光火。

但这皇太后发话了,他能不说话么?

秦钥那颗现代人的大脑当即以光的速度运转,终于几秒的功夫,秦钥脑袋瓜子上灯泡一亮,说道:“皇太后误会准胥了,这‘大混蛋’的称号乃是浅陌公主给我的特殊称呼,毕竟常言道,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用脚踹...额..这句不是...”

这话一出口,秦浅陌顿时瞪大了眼睛。

秦钥却是继续说道:“皇太后,您也知道,这浅陌公主自小便是脸皮儿薄,这向准胥表达爱意,不好意思直接表达出来,这不,用了一种委婉的方法来表达对准胥那深深的爱...”

秦钥说玩这句话,也是感到一阵的恶寒,心想我滴个妈妈呀,我特么自己都感到腻歪....

这话说的一旁的众位皇子公主皇亲贵族,一脸的无语,我真是去啊...这哪儿人啊...还浅陌公主脸皮儿薄..这厚的都快到天上去了...咦...还深深的爱意,这人也太忒不要脸了...

秦浅陌被这话弄得小脸通红,看着秦钥,有感受到众人的目光,当即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大皇上也是一阵无语的看着他,心想,这倒也是个人才啊....

皇太后闻言,呵呵一笑,心想自家最疼爱的孙女的脾气她能不知道,这秦钥倒是嘴挺甜,可这花花肠子,哀家倒是要管教管教他。

当下,皇太后脸色一板,说道:“陌陌什么性子哀家清楚得很,倒是你这个准驸马,哀家倒是不太清楚是个什么性子...”

秦钥不清楚这话什么意思,但想了想,还是大胆的标榜了自己一下,说道:“回皇太后,准胥这个人不仅仅只有一副好的皮囊,还满腹才学,以前准胥为人嚣张,不知天高地厚,不把所有读书人都看在眼里...可是自从和阡陌公主相识以来,阡陌公主总是在我面前说您为人谦虚,有母仪天下之性情,在下也是当做准则,不然,若不是没有您的辛苦教导,有哪里会有可足以被誉为千古一君的圣明圣上,哪里会有这繁荣昌盛的盛世..”

“因此,秦钥这才认识到自己的狂妄自大,便是以您和圣上为典范和榜样,严格要求自己,这不,准胥现在也成了满京城人人赞叹的温润儒雅的谦谦君子了...”

这话一连串的说出来,直听的一众人嘴角直抽搐,心想这尼玛的也忒会拍马屁了吧,这把圣上和皇太后给捧上去了,还不要脸的把自己给捧高了...这尼玛这么个马屁精,这世上想必除了他也是没谁了....

“小生秦钥...”

听到这句话,这张怀玉顿时又是一惊,说道:“你就是准驸马?”

听到这句话,张怀玉一惊,说道:“对决?你是永亲王带来的?”

秦钥点了点头,说道:“是啊。”

张怀玉闻言,问道:“那这位小兄弟是...”

这么多人,这客席排了挺长,秦钥歪个头,都是看不清皇太后和皇上的面容,那他们说的什么话,当然也是更听不到了。

不过,秦钥也是乐得自在。

这张怀玉就在他的对面,这俩唯一的外人都是坐在最后面,只不过这张怀玉四十多岁,却也是一个大儒,坐在座位上,目不斜视,连菜都不吃一口。

张怀玉只觉得拿拳头打棉花,没甚作用,当即便是开门见山道:“别吃了,注意姿容。”

秦钥闻言,笑了笑,说道:“没事,我带着纸了,等会咱俩对决的时候,我擦擦嘴,就没事了。”

秦钥擦了擦嘴,说道:“我知道啊。”

说完,继续吃。

这秦钥看着他,也是最一阵的无语,心想你能不能别这么浪费啊...这么多美食,你竟然不吃?

秦钥看着这个人,就觉得这个人肯定没啥意思,肯定张嘴闭嘴就是那什么子曰子曰的。

众人都是应了一声,然后站起身来,待得皇上和皇太后坐定后,一众人便是按照次序坐下。

秦钥是被永亲王带到这里来的,便是和张怀玉一同坐在了最后面。

他也懒得管他,自顾自的吃着美食,这吃的,那油水都在嘴角上,清晰可见。

这张怀玉极为的无语,心想这小子也太那什么了吧,这可是皇宴,你小子就不能斯文点,真是...读的圣贤书都哪儿去了?

他有点看不下去了,便是小声咳嗽了一声,提醒说道:“这位小兄弟,这是皇宴?”

时间临近中午,这皇上和秦浅陌公主便是搀扶着皇太后来到了这御花园,当即所有人都是恭敬的跪下,喊道:“参见皇上,皇太后。”

六十岁的皇太后精神铄立,一身寿袍穿在身上,雍容华贵,颇有母仪天下的威严。

皇太后说道:“快都起来...今天不分远近,只徒热闹。”

阅读山中缘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