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年画风情录》
年画风情录

21、寻梦1

来到州桥上,“咕咕嘎嘎”她学了几声野鸭子的叫声,桥洞里探出一个头来。

妮子看见是伊梦哥回来了,非常高兴:“伊梦哥哥,我好想你。”

伊梦看看绳梯不见了,问她,狗蛋他们去那了,就你一个人在这。

“是啊,我就是想着才来接他们呀,可现在你看我下不去,她也上不来,这可怎么办。”

一匹马飞驰而来,马背上的人大声叫着,快点,快点,洪水下来了,桥洞里人快点出来。

伊梦听见那吆喝声,浑身一激凌,她翻过栏杆就往下面跳,她想跳过去把妮子抱出来。

“”作孽哟,作孽哟,住在这么个地方,洪水一来就只有死了的份了。”

一个老太太坐在桥洞里痛哭。

一天前,她和儿子媳妇拌嘴,离家出走,没地方去,一赌气钻进了桥洞,如今吓得大哭。

伊梦跳进桥洞,妮子扑过来,伊梦哥哥,伊梦摸了下她的头说:“来,我把你给递上去。”

她抬头往上看,上面正有人向这里看,原来刚才她一跳,吸引很多人向这里观看,这会桥上聚集了很多人。

“怎么会事,刚才看到有人跳下去了。”

“可不是,就跟空中飞车似他,他就那么一跳,一个后空翻落到桥洞里了。”

“是啊,可真够利索的,”

“在那呢,在那呢,我看看。”

众人七嘴八舍的议论着,伸长脖子探头往下看。

河面上,水面翻起浪花水位正迅速地上涨着。

伊梦探出头来,那位大哥帮帮忙,找个绳子把我这妹妹拉上去。

“说得也是,这么高,她抱着上不来呀。”

“大家伙,忍一会,把腰带借来用用“”,一个年轻书生招呼着大家解腰带,这么会去找绳子来不及了。

“不用,我这有绳子”,一个汉子把一捆绳子抛下去,“拴好了,咱提她上来。”

伊梦接过绳子,打了个套儿,套住妮子的两个胳肢窝,拦腰把那她提起,众人用力,把妮子拉了上去,上面的人冲她叫,你快点上来吧!水都快到了,远处民已看到白哗哗的水狼扑天盖地而来。

伊梦抓住绳子,三两下,爬上桥面,她顾不得歇息,又把绳子抛象另一个桥洞,洞口那个老太太还在大哭,众人喊他让他抓起绳子往上爬,可她那里见过这些,吓得只是大哭,他的儿子在桥上面也是哇哇大哭,却没有办法拉她上来,眼看着洪水夹杂着浮冰从远处波涛汹涌而来,伊梦抓住绳子跳了下去,又是一个鹞子翻身,跳了进去。

站稳脚跟,赶紧把绳子给老太太栓上。“

伸出头喊,大家伙帮忙拉一拉,外面人拉着,伊梦作手推,

那老太太看看桥洞下滚滚的洪水,她又一屁股坐在地上,乖乖儿地哭起来。

”大娘,你要是再不走,可真是走不了呀,伊梦说,

我不走,好呆死在这,也比掉进水里喂鱼憋虾兵蟹将强。

“大娘,好死不如赖活着,你快点,抓住绳子,要上害怕,你就闭上眼睛,我托你上去,肯定没事的。”

老太太看看前面白雪矮矮的两边河岸,再看河水夹杂着各种杂物向桥洞涌来,她咬牙站了起来。

伊梦哥大叫,几位大哥,用力拉,。

桥上面,老太太的儿子和几个汉子用力拉着,伊梦在下面托着,终于把老太太拉上了桥面,伊梦抓起绳子也爬了上来,他们刚刚登上桥面,洪水从桥洞中奔腾咆哮着穿过,夹杂着桥洞中的杂物流向了远方。

妮子一下子抱住伊梦哥:“伊梦哥哥,我好怕,我好怕。伊梦也出了一身的冷汗,不由得打了一个激凌。

从桥洞里漂出几具尸体,看来另一桥洞里的人已经死了,所以这里这么大动静,也没人出来那就不奇怪了。

伊梦拍着妮子,“妮子不怕,妮子不怕。”

“小哥,多谢你救了我娘,要不是你我娘唉……。”

“大哥,大娘怎么一个人跑桥洞里来了,”伊梦问。

“唉,我娘她生了点气,我说她不听,闹死闹活的,后来趁我不在家,她竟然离家出走,这几天我把周边者找遍了,唉,没想到她躲在桥洞里。

“是,我就是不想活了,才想找个清静地方等死,没想到你这小哥多事。”

“唉哟,你这老太太,想死干嘛还哭,你不哭人家小哥知道你在那,这会还得便宜卖乖。”

“是啊,是啊,老太太,有人可兴这样啊,人家小哥拚命救了你,还是是感谢他才行。”

“我的那个天那,这是咋地了呀,的命咋整苦啊,在家受气,出门也受气啊!”老太太坐在州桥上,拉开长音哭了起来。

伊梦气冲脑门,真想上去扇她俩巴掌。

“小哥,你莫与我娘一般见识,她这人就这脾气,你千万不要见怪,我给你跪下了。”

那汉子跪在桥面上给伊梦磕头。

“哼”惹不起还躲不起嘛。

伊梦抱起妮子,转身就走,不成想却与来人撞了个满怀。

“小哥,我观你面熟,请问小表贵姓,”那书生深使一礼说。

伊梦这才看出来,面前这个书生,竟然是那天桃林中讨饭的穷书生。

“先生,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

“不会错,你就是在那桃林中的女子,虽然你换成男子装扮,一频一笑却是一模一样。”

伊梦抱起妮子,风一样冲下桥去。

疯子,她遇到这个疯子那是今天最恐怖的事。

如果不遇到这个疯子,她也许还在那个山村里洗衣做饭过着简单的生活。

可是现在,竟然以遇到这个疯子,太可怕了。

万岁山,荣盛宫中,才人伊云春懒懒地看着菱花镜,太监小全子走了进来,回秉才人娘娘,张哲顼求见。”,

“让他进来吧!”

张哲顼跟着小全子走了进来跪下行礼:“娘娘,小可有要事禀报,”

“说吧,什么事。”

“你让臣打听的事有眉目了,那个女子臣今天发现他在果子里孟记门神坊。”

“啊,真的,那咋办哪。”

“娘娘你准备……”

“嗯,这种事可做不可说,你替哀家做好了,哀家不会亏了你。”

“是,臣为娘娘,愿肝脑涂地。”皇太后四十千秋在即,皇宫大内张灯结彩,准备举行盛大庆典,可看着这一切,皇太后却并不高兴。

一想起早年间走失的云儿,她就泪如雨下。

“启禀皇后娘娘,太上皇驾到!”

皇太后急忙起身迎接太上皇,太上皇携住太后的手走进宫中殿上坐下,他爱惜地给太后拢了一下头发。

“梓潼,你怎么又哭了,你又想起云儿了。”

“陛下,我刚才做了个梦,梦见云儿被人诬陷,下了大牢,我好害怕从此不能再见到云儿。”

“梓潼,你放心,我这就传旨让人查所有监牢,凡是女孩子一律上报,不准难为她们。”

“那要是能找到云儿,纵是要了哀家的命,哀家也情愿。”

“梓潼,云儿走失也是朕的错,不果不是那天朕带她去赏桃花,她也不可能走失。”太上皇痛心疾着地说。

快到四月初一了,朕准备四月初一在国相寺举行祈福法会,到时候举办大宋朝年画展览及评选,“梓潼可愿意和朕一同前去,与女儿祈福,与民同乐。

“年画是什么呀,哀家从没有听过,哀家也不想出门。”

“梓潼,如今已经是春尽夏初,万物生长的季节,黄帝内经说春宜养,夏宜长,秋宜收,冬宜藏。

如今正是游玩赏景的好季节眹首次举办这样的盛会,你怎么能扫了眹的兴呢!去吧,去散散心也是好的。”

伊梦看看桥头,往下光滑得很,她想下去却没有绳索。

“小哥,这桥洞可不能再住了,马上就到讯期了,洪水说不定啥时候下来。”

“那天你走后,他们几个吵架,吵的可凶了,说是你生气走了,再也不回来了。”

“后来,他们就都去找活干了,只剩下狗蛋哥和我两个,狗蛋哥怕坏人来,他把绳梯收了。”

妮子仰着头对伊梦哥说。

伊梦愁得睡平着觉,好容易挨到下半夜,风声停了,她这才迷糊过来。

一觉醒来,伊梦推到开门一看,“哇,”外边下雪了,纷纷扬扬的大雪铺天盖地,只是一夜的时间,房屋,树木都象是冰雕玉砌的一般,那飘飞的雪花如柳絮般飘飘荡荡,似要涤尽这世间的烦恼。

伊梦无心留连春雪的美景,那雪里桃花的姣美,玉兰的高洁,她匆匆忙忙吃了点饭,带上干粮和阵元老赏的一串钱,急急忙忙往州桥跑来。

“哇哇,”妮子听她一问伤心地哭起来。

“怎么了,妮子别哭,妮子别哭,狗蛋他们去那了。”

二人一边将尸体抬上车,一边摇头叹息。

伊梦心更是揪的紧紧的。她快步朝桥上走去,远远望去,州桥如冰雕玉砌的一般。

一路上见到几人差役赶着马车,捡拾倒闭的饿剽。

“唉”城里来的外乡人越来越多了,饿死的也在增多。

好吹得伊梦的心哇凉哇凉的,她几次从梦中惊醒,在窗辚边徘徊,这几天忙于承传师的申报,始终也没得空去看狗蛋他们。

天这么冷,他们住在桥洞里,过桥风吹起来可该怎么办哪。

“是啊,昨天这一场雪,可够咱们忙半天了。”

“诺前面还有一个。”

“唉”

.. ,年画风情录

已是暮春的天气,昨天还是艳阳高照,怕热的人们都已经换上了单衣。

夜里却突然刮起了西北风,大风刮了整整一夜,呼啸的风声吹打着窗棂,吹得糊窗纸呼打呼打,响个不停。

阅读年画风情录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