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魔物世界的异客》
魔物世界的异客

第12章 旅馆夜话

但若是要和人类徐义共度一晚,那算多少钱呢?若真有魔物愿意把自己真心看做人类来进行这种繁衍之事,徐义愿意娶她们,所以说是免费也无妨。

也就是艾琳这个问题恰好卡在了两个极端,要么不卖,要么就是免费,可是如果是免费又显得徐义是个随便的家伙,只要嘴上哄哄就能轻易和魔物娘上床,那到时候人类徐义传出去的名声就是个播种机器,一世英名变成了一台播种机器,要是让自己世界的她听到了,怕是要笑得从坟墓中重新起身了。

得么,为什么这个精灵少女总能问出这些让他完全无法回答的问题,如果自己回答无价,就代表自己不愿意让她认为自己的人类,有违自己的本心。但如果回答免费,又显得自己很蠢,她便马上会以为之前在船上自己不肯要了她是因为自己不习惯在船上做这种事情,她当然会选择买下自己,自己为了兑现承诺只能和她交配。

徐义带着艾琳找了家旅馆,名字叫做深蓝旅店,不得不说魔物世界建筑的名字倒还真是简洁明了,也就是单纯为了取个名而取个名的,徐义带着艾琳进入了旅馆大门,柜台后的那位似乎是寄居蟹娘的魔物娘,背着一个巨大的海螺壳,懒洋洋地向着徐义说了句午安,接着便是很流程化地问他们要居住证或者旅客证明,以及押金和几间房。

居住证明是肯定没有的,旅客证明倒是可以有——如果徐义和艾琳在入港时不是偷渡来的话......

“10枚银币,一间房,一晚。”徐义看向了艾琳,后者很乖巧地把三枚银币和徐义的七枚银币一起放到了面前的柜台上。

“一晚上只要一枚银币就行了。”寄居蟹娘想要把九枚银币退回来,可见她的生意良心还是仍然在的,但是这反而不是徐义想要看到的。

“没有旅客证明,但是有9枚银币。”徐义用几乎是明示的方式,表达了自己想用钱来解决一晚上的身份问题:“我们明早日出就走,不行就去别家。”

“唔......”寄居蟹娘想了想后,把九枚银币拿下了:“好吧,看你们的样子也不像是什么犯人,也不像是刚刚做完坏事的人,那你们要么是偷渡来的,要么是私奔出来的,毕竟你们只拿出了10枚银币,你们运气不错,港口城市的冬季查的不会很严。给,这是2楼最右双魔间的钥匙。”

她拿出了一张小小的水晶卡递给了徐义:“别弄丢了。”

徐义就喜欢这种奸商,没有奸商就没有黑市,没有黑市就没有特权,而强者中的坏人不允许他们自己不存在特权,而徐义就是享受着至高无上特权的人,不过是在原本的世界,现在这个世界,他所能用的特权也只能依附于冷冰冰的金钱了。

9枚银币的免身份证明费,如果他们真没犯事儿,似乎是贵了点,但现在他偷了渡,那这价格着实不贵。

而且还附赠了一些情报,可以说是一种双赢的交易。

————

“开了双魔间......”艾琳肯定是误会了什么,进入房间后她目光的第一眼就是看向了那张洁白的双人大床,她面色微红,小声道:“我去洗澡,你......”

这话便卡在这里没了下文,她卷起一股香风跑进了隔壁的浴室内,把门关上后也没有反锁,很快便传来了一阵令人遐想连篇的窸窸窣窣的宽衣解带声。

徐义没有管她,他径直走到了窗前,看了看外面朝着一个阴暗小巷子的绝差视野,心中对老板娘的评价高了一等,既然是来躲避麻烦事儿的,那对自己而言最需要的不是视野开阔,而是不让别人看见自己。

他拉上了窗帘,运用魔法把自己身上的气息和污秽全部去除后,缓缓坐在了大床边上的椅子上,比起眼睛开始修炼魔力。

“我洗完了......”精灵少女沐浴的时间也太长了点,都快要将近三刻钟了,专注于自己一厢情愿的艾琳在徐义看来真是一点警惕心也没有,她莫非以为自己会如同色狼之徒或者血气方刚的少年一般,厚着脸皮进去和她共浴吗?莫说是艾琳了,就算是她在此刻替换了艾琳,自己也不会在这种时候放下警惕心去做这种贪图享乐的事情。

更何况,她的话也不会洗这么久,女****干净的心理徐义理解,但是卸下了一切武器沐浴之刻,又何尝不是她们最脆弱的时刻呢?一个人还是弱点越少越好,若是用弱点换来的魅力,实在是划不来。

她一手拉着围在自己身上的浴巾,一手拿着她洗好的湿衣服,先从浴室大门探出个脑袋,两步并一步地裸着玉足走出,看见徐义坐在椅子上看着她的时候,她羞怯地把身子往后缩了缩,但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很刻意地一步作两步地大踏步走了出来,但之后的步伐又变得畏畏缩缩了起来,到达徐义面前的床上坐下时,几乎是一副光是走路就让她筋疲力竭一般地姿态。

这床十分柔软,饶是精灵少女那轻盈的身体,坐到床沿时都让被褥下陷了许多,她低着头偷瞄着徐义的反应,见徐义上下扫视了一下她身体的姿态后,一张精致地小脸红得几乎要滴出血来,她把目光转向了自己的脚丫,小声道:“别,一直盯着看......”

“嗯,倒是生的一副好身材。”徐义点了点头:“身体柔韧轻盈,魔力回路清晰通畅,手指细长好使短兵,最关键的是没有部分女性胸前的累赘,方便了移动,这点上你比她强上不少。”

原本羞得快要钻到地里的艾琳听到徐义变着法说她胸小的话语后,心中一阵羞意顿时给恼意排得一干二净,她抬起头龇牙咧嘴,活像个被踩到尾巴的小猫一般:“精灵族胸小是天生的!你.....随便你怎么说都好啦!反正我就是没有你这个雄性魔.....人类喜欢的胸!”

“到羞恼之时还记得约定,你也有讨喜的地方。”徐义把目光从她的身上转开,他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问题一般,没有理会那边看着自己胸口黯然神伤的艾琳,过了很久他才开口道:“你想学用剑吗?”

“精灵只用弓,不用剑。”虽然不知道徐义为什么在这种时候,这种气氛下能问出这种奇怪的问题,但是艾琳还是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啧。”徐义啧了一声,当初多少人跪着求他教他们剑术,如今自己第一次主动想要教导,却被一只魔物的精灵少女给拒绝了,命运这家伙果然有几分本事,总是让自己在这个世界处处遇到意外,让自己通顺的逻辑被异世界的魔物们给一刀斩断,这种感觉就像是和疯子赌博一样,你永远不知道他下一步到底会怎么做,你帮他想好了最佳对策,可是他却偏偏用了下下之策。

这样自信的徐义一下子变成了自负的徐义,他总不见得拔剑威胁艾琳让她跟自己学,把自己弄成了个一身本领无处可传悲剧角色,又不能给艾琳表演一下剑法,外行人眼中华丽的剑法只是观赏用的剑舞而已,徐义的剑法只在瞬息之间,追求一击毙命,外行人也许只能看见徐义很普通的劈砍格挑。徐义的剑法宗旨是:以匕之阴毒,行剑之邪道。

意思是用剑就像是用匕首的刺客一样,每一击都是直指你的要害,把剑比作一把加长的匕首,不要华丽也不能华丽,只有格挡和刺杀这两个招式。

当然这一切的基础是建立在魔力之上的,徐义的魔力可以强化剑的力量和长度,打出剑气这种无形的杀手锏,到了他这种境界,拿着这把锈剑是单纯的因为这把剑跟了他一辈子,可以承受住他的魔力,仅此而已,也不是什么名剑魔剑,不是通灵之剑,更没有锻造大师给它附上的魔力阵法,单纯的就是一把“徐义一直用的铁剑”而已。

而且徐义不会磨剑,他也不是全能的人,之前剑身从没有锈迹,因为徐义一直用敌人含着魔力的血在洗这把剑,它自然也不会生锈,但是到了这个世界以后就不能那么随心所欲地像在自己的世界那样杀戮了,因为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是一名异客,自古以来都有着“客不携武入主门”的客之礼节,不带上防身的武器进入主人的地盘,表达客人对主人的绝对信任友善、以及对主人在这里主权的一种绝对尊重。

他既然都已经打破了规矩,又不想把剑丢了来弥补过错,那自然不好再在主人的家里大开杀戒,这样他的剑就生了锈,生了锈反而也有锈的好处,至少那些偷剑之贼是不会想到去偷这么一把锈剑的。

可惜了,就连现在想要以教授的名义再挥一挥剑的想法,也给艾琳这不符合常理的拒绝给打散掉了,罢了,这剑还是安安静静地安享晚年,在这个世界少出刃见血为妙,可惜了,比这被锈迹沾染的不出之剑更苦的,那只能是不能拔剑的自己,白白少了人生一大快事。

“你会魔法的吧?”艾琳问道。

“会。”徐义回答道。

“上次在船上那个,你想要学习吗?”艾琳的话语带着5分真意,5分含义。

“想学又如何,不想学又如何。”徐义看得出来她这句话是话里有话。

“那个魔法,没有精灵一族的血脉学不了,但是只有一个例外......”艾琳被徐义盯的按奈不住,还是全部交代了:“外族想学的话.....得......得要沾染大精灵一族的落红之血,你......你想学的话......我现在可以教你......”

意思是要自己拿了她的第一次,还白送自己一种学习特殊魔法的能力吗?这是在使劲向自己推销拿了她第一次的好处?这完全不像是一位未经人事的少女,倒像是饥渴的荡妇一般,若精灵一族的爱意可以促使她抛却自己的少女心和羞涩,那不得不说这种魔物的爱意还真是猛烈而扭曲。

“不必了。”徐义摇了摇头:“既然我不点头答应的话,那让你的勇气也不能白白浪费,我现在应该说些什么来道歉吧。‘真是可惜’‘让你失望了’‘我竟然愚笨到错失精灵秘法’之类的话你爱听吗?嗯,那就真是可惜吧。”

“你......”精灵少女给他的话语气笑了:“那你今晚就睡在椅子上吧,第二天腰酸背痛可别怪我!哼!”

她被徐义对她这种百般诱惑都巍然不动的样子弄得破罐子破摔了起来,索性扯开了裹在身上的最后一条遮羞布,光着那如同用白玉雕琢的娇小身躯,当着徐义的面钻进了柔软的被子内,然后掀起被子把头一埋,在被子里形成一个小小的鼓包后就这样睡了。

要换做是别的男性魔物或者是男性人类,怎受得住在一个毫无防备,不着寸缕的精灵就在自己面前几步唾手可得的姿态?怎能看看距离这魔生极乐之事几步,却甘心在椅子上闭目一夜?必然是钻入被中与之云雨一夜,哪怕会丢了性命,也绝不后悔当了一回风流鬼。

可惜徐义眼中的艾琳可不只有那副撩拨人心的躯体,不如说到了他这种境界看人的角度已经不止于肉身了,艾琳是个好苗子,她或许是有机会让自己对她打开心扉的,但绝不是现在,现在的自己还是没有真正活在这个世界的实感,自然谈不上这种爱欲之类的情感。

就和艾琳喜欢自己,忘了身为少女的矜持一般;自己想要回家,就可以忘掉一切除了寻路之外的事物。

休息吧,明天就要到她的家乡了,这绝不会是一段一路顺风的旅途——在不能拔剑的情况下。

徐义就这样闭上眼睛开始修炼了魔法,至于艾琳睡没睡着,是不是一直在期待着自己钻进被子而闭不上眼......用他的一句话就是:

与我无关吧。

“好吧。”好在艾琳没有追究,只徒留给自己一个烦恼而没了后续,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

如果在这里回答一个她不可能付得起的价格,那徐义岂不是变成了一位卖肉体来营生的低级活计了吗?无论这价格多高,卖就是卖,怎么都掩盖不了它的本质,更何况自己不缺钱,那也就意味着自己是主动做这种事情的,显得更加低级。

啧。徐义再一次啧声了,他看着眼神中带着期待的艾琳,他第一次没有正面回答艾琳这个他压根回答不了的问题:“等我愿意和你结婚,不用钱你也可以随便使唤我。”

一个字——拖,拖可以抵挡住一切自己不想回答的问题。

这也要怪世界,也怪自己的身份,自己只是魔物世界的一个人类,只要自己还是人类的身份,就总是不能出名的,出名的只有“精灵”徐义,“北地魔物”徐义,或者说是大家想要的魔物徐义才会出名,人类徐义,或许连十个银币都只是对卖卖力气的一点打赏而已,人类徐义也就只值这个谁有力量谁都可以赚到的价格。

长久不了,长久不了,打多了的话就没有魔物会和他们心中的“魔物徐义”战斗了,这种误解只会把“人类徐义”给弄得穷困潦倒,到时候大家谈起人类依旧是一脸迷茫,但是世界上就会流传起“原来北地肌****子们也会用催眠魔法。”“原来精灵也有强大的格斗技巧”这种无稽之谈,而为这些传言牺牲的人类徐义,也就得到了10枚银币的施舍。

“你怎么赚了钱还一脸不开心的样子?”艾琳把银币递给了徐义:“那我不要了,我要你笑一笑。”

而这种事情就和穿上女装一样,只会有零次和无数次,一旦被她尝到了甜头,后面的日子肯定不得安生,每天都可以重复同样的话语来和自己交配,除非把她送回去乖乖待在森林里,见不着面倒也算是一种了结。

但要是真这么做了,她肯定会和自己一起上路,然后徐义就莫名其妙地娶了一个精灵妻子,嗯,就因为她这个问我一晚上多少钱的愚蠢问题,导致我多了个魔物妻子。

“把我第一次给你。”事实证明,一句话说习惯了,羞耻心就会越来越淡。

徐义考虑了下,他是真的认真考虑了一下,要他来说,这原本应该是反过来付钱的才对,但是放在这个世界也未尝不可,如果魔物娘想要和她们心目中的魔物徐义共度一晚需要多少钱呢?那是无价的,因为自己绝不认可自己是魔物徐义,自然不会卖这些自己没有的虚假商品。

呜呼,三枚银币就想要买我徐义一笑,当初多少人想出重金买我徐义不让他们一哭我都没答应?

不过由此可见艾琳在心智方面要远胜过那群跪着求自己不杀之辈,想买我一笑可从未有过,在这一瞬间倒的确是精灵胜过了人类,啧。

自己这种身份和地位,要换成之前的世界,不必去做些暗杀工作,哪怕就放话出去拍卖一次像刚刚那样的挑战,只要确定自己不会杀死他们,也不会弄得他们断手断脚,更不会把他们弄出内伤,那肯定会有无数人出高价买下和自己一次“切磋”的机会。

对,挑战会死人,切磋不会,这样一想10枚银币是连零头都不到的一个价格。

徐义啧了声:“价格太便宜了,不卖。”

“那.....买你一晚上多少钱?”艾琳眼睛一转,碧绿色的大眼睛带着笑意看着徐义。

“那得看你要做什么。”徐义很认真地回答道。

徐义赚到了10枚银币,给了艾琳3枚,还有7枚。

他之前说的把艾琳卖了,其实不是全开玩笑的,他的确是想要暂时把艾琳“放”出去作为奖品,只不过最后拿回来的还是自己,也只会是自己,这也没差多少。

本来这是一件值得得意几句的事情,因为他发现了一种自己从没试过的赚钱方法,在异世界创造出了新的挣钱方式,但是他琢磨了一下后又觉得不高兴了,赚的少了,也的确少了点。

阅读魔物世界的异客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