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事了拂衣去》
事了拂衣去

正文 006 心有猛虎·蔷薇花

.....................................

李天翼悠悠醒转,一脸茫然,游目四顾,不知身在何处?惊慌失措地爬了起来,入目却是一汪幽幽深潭。

桃花潭。

“大师,确定就是此人,无需再分辨笑声。”

徐如林左手轻挥,水鬼立退。

“面对你这样的人渣,只有一个好处。”徐如林淡然道,“那就是无论我用什么手段折磨你,都不会有半点心存内疚。”

李天翼面如死灰,后退几步,指着徐如林大声嘶吼:

“你知道本公子是谁吗?!我的父亲是镇长李成刚,你要是敢动我一根……啊!”

徐如林屈指轻弹,一点星芒激射而出,洞穿李天翼左肩,炸起一蓬血花。

“另外两人是谁?”

“你敢伤我……啊!”

“名字?”

“啊!”

“我没有听到你的回答。”

“停停!”李天翼蜷曲地上,双肩、左腿血流如注,颤声道,“一个叫曹公子,一个叫吴其中。曹公子我不知道全名,只知道他是天寿城曹天寿的儿子。吴其中是妙音谷的内室精英弟子。就是他们丧尽天良玷污了叶姑娘,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曹天寿?你在讲出一个人的名字时,最好深思熟虑。”

“千真万确,曹公子真是城主曹天寿的独子。”

“这两人现在何处?”

“曹公子接到密令,已经返回天寿城。吴其中告诉我一旦得手,务必取下你的法剑为证。他住在镇上的大富贵客栈,东厢房。”李天翼急促道,“我就知道这么多,而且是被逼的。这两人修为精深,背景强大,以家父的性命要挟,敢不照办,杀我全家!”

百里丘半山腰,叶明珠坟前。

李天翼一见墓碑上的名字,立刻跪下,磕头如捣蒜。

“明珠。”徐如林喃喃道,“这个人渣叫李天翼,是镇长李成刚的独子。另外两人分别是天寿城城主曹天寿的独子曹武略和妙音谷内室精英弟子吴其中,都很有些来头。不过,这丝毫改变不了他们血债血偿的必然结局。”

李天翼听到此处,已经瘫软地上,如同一堆烂泥。

“明珠,我答应过你,等待他们的将是一场行刑式的处决。”徐如林道,“你且好好看着,莫要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整个行刑的过程持续了漫长的两个时辰,一共三千三百五十七刀。直到最后一道真元刀刃切割下去,李天翼终于气绝身亡。

徐如林割下一颗大好头颅,纳入储物空间,随后双手十指翻飞,结出一道极其复杂的法印,打入李天翼支离破碎的体内。下一个瞬间,尸体上突然燃烧起一种诡异的黑色火焰,只片刻工夫,便化为一堆黑色齑粉,沉入泥土之中。

“明珠,这是一道【无间印】,可敕令阴界判官,将这人渣打入永不超生的无间地狱,受苦无有间断。”徐如林道,“曹武略、吴其中也将如此,只是行刑的过程会更加漫长。”

十方古镇,大富贵客栈。

“客官,可要住店?”一眉清目秀的青衣小厮眉开眼笑地迎上徐如林。

“不急。”已经再次易容成一个中年汉子的徐如林瞥了一眼客栈内近二十桌食客,问道,“可有临窗雅座?”

“客官二楼请。”青衣小厮前方一侧引路,殷勤道,“小店有八百里快马从南朱雀海日夜加急送来的各种时令海鲜,客官可要挑选几样,用来搭配三十年陈的女儿红,二十年陈的竹叶青和十年陈的杏花黄?”

“先上两壶竹叶青,海鲜由你帮我挑选。”徐如林落座,摸出三枚朱雀金珠递给青衣小厮。来大富贵客栈的多是修士,而只要稍稍上了点境界的修士几乎都不缺钱,就算身上金珠不多,但随便拿出点丹药、装备或者妖兽材料,便是成百上千枚金珠。青衣小厮在这里干了近五年,一出手打赏三枚金珠的豪客,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于是青衣小厮在愣怔了片刻之后,才速度奇快地一把接过金珠,连声道谢中一溜烟地跑下楼,绝对优先关照的去厨房里抢着报菜名去了。

果然,不到盏茶工夫。青衣小厮已经端着两盘热气腾腾的清蒸海鲜和两壶竹叶青送进雅座,光看那两盘海鲜堆成小山般的份量,就足见他给了大厨好处,是个机灵鬼。

“客官您请慢用,有什么吩咐,小的就在门外相候。”

“小哥留步。”徐如林问道,“可还有上好厢房?”

“回客官,还有两间西厢房。”

“东厢房满了?”

“是的。”青衣小厮道,“一共八间东厢房,在十天前被两位公子包了,出钱的是镇长大人的公子李天翼。”

“两个人住八间厢房?”

“小的也纳闷,不过今天一早来了一帮人,怕莫有二十几个。”青衣小厮道,“这帮人与那两位公子很是熟稔,想必早早包房就是在等他们。”

“原来如此,有劳小哥跟掌柜的打个招呼,留一间西厢房。”徐如林摸出十枚朱雀金珠,“这是订金。如有结余,便是你的赏钱。”

“多谢客官!”青衣小厮心里乐开了花,西厢房八枚金珠一晚,这一下子又得了两枚金珠,再遇上几个这样视金珠如粪土的豪客,明年就能盖新房,把隔壁村子里心仪已久的如花姑娘娶回家。

凡夫俗子的梦想几乎都如此简单,却偏偏很难实现。

本来按照徐如林的想法,是先来大富贵客栈确认吴其中,找个机会杀了之后就去天寿城。现在看起来却并不简单。先撇开暂住在客栈里的人有九成都是修士这个原因,单是今天前来与曹武略和吴其中会合的这帮人就必须搞清楚修为深浅以及来头大小。

另外,徐如林觉得这帮人聚在十方古镇,应该是有所图谋。

一群心术不正的修士图谋的是什么呢?

在为叶明珠复仇的过程中,如果能够再给天寿城和妙音谷一些打击,何乐不为?

至于叶明珠,她的体内有神秘灵性生物强行禁锢了一魂一魄,又有一颗蕴含了十年真元的【夜明珠】护体,所以即便是深埋地下,也没有任何问题。更何况还有一口价值五十万金珠的白玉棺材。

因此,徐如林决定暂缓复仇进度,看看是否能另有收获?

西厢房与东厢房之间隔着一座中院,差不多十丈之遥,足见大富贵客栈规模不小。两处厢房前的走廊上,时而有人进出,多是各宗各派的修士,境界不明。

事实上在江湖行走,不到剑拔弩张的时候,也没有哪个修士吃饱了撑得慌没事就凝聚真元去感应别人的境界深浅。

因为这对被感应的修士而言,是一种赤裸裸地挑衅,很容易搞出事情。

真正生死看淡,见面就干的修士毕竟是少数。

小命是自己的,而且只有一条,一不小心可能就干没了。

修士们看不起凡夫俗子,认为他们贪生怕死,而实际上真正贪生怕死的往往都是修士。

一心修行为了什么?

权力、财富、美色这些都是,但最终极的目的,无非还是长生,甚至永生。

因为只有活着,才能享受。

死了,尽皆浮云。

徐如林走出房间,双手撑在走廊栏杆上,看似东张西望,无所事事,实则却是在暗中观察东厢房走廊上的那些人。

首先,他得确认到底哪一个是吴其中?

也直到这个时候,徐如林才发现自己一开始的复仇行动急促了点,在拿下李天翼的时候,竟然忘记仔细询问吴其中的相貌。

这对他而言,无疑是一个极其低级的错误。

如蔷薇花一般的少女在受辱而死之后,让原本渐渐趋于平静的他,再一次心有猛虎。

“杀了实在可惜,好好养着,玩上大半年都不会腻。”徐如林道,“此时此刻,那两个七星境的黑暗猎人正在奈何桥上等你。”

桃花潭中水鬼自动现身,躬身拜见徐如林之后,点头道:

“曹公子,今天这小娘子玩得痛快不?不够爽的话,咱们先回镇上吃酒,过几天再给您弄一个。”

李天翼浑身一震,旋即强自镇定,目光游离别处,道:

“本公子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这是你应得的奖励。”

曹公子道:

“令尊乃是十方古镇的里正大人,与我父亲常有来往,关系匪浅。现在你加入妙音谷,便是仙家身份,再加上令尊的官家身份,日后你的前途不可估量。妙音谷里美女如云,你更是风流倜傥。我的意思是,不要拈花惹草,凭你的条件,未必就没有内室女弟子看上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桃花林中,缓缓走出一人,正是徐如林。

“你是谁?!”李天翼厉声喝问。

“曹兄放心,小弟会持续跟进,确保万无一失。”

“很好。我现在赶回天寿城,不出意外,半月即回。”曹公子走出几步,回头道,“斩草就得除根。姓徐的死了之后,杀了那女子的父母,一把火烧了,做出意外失火的假象。”

“小的明白。”

“嗯——我欣赏一点就透的聪明人。”曹公子道,“今天接到家父的密令,需要暂缓这边的进度,回天寿城处理一些事情。其中,一旦确认了姓徐的死讯,传信与我。毕竟是幻剑宗的内室精英弟子,凭空消失在这边,一定会有幻剑宗的狠角色过来追查,不得不防。”

“多谢曹公子、吴公子成全!再有差遣,尽管吩咐,小的就算肝脑涂地……”

吴其中摆了摆手,笑道:

吴其中点头道:

“曹兄,两名七星境的黑暗猎人,经验丰富,手段老道,定然是办得干干净净,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小心驶得万年船。”曹公子道,“家父这些年来告诫我最多的就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做任何事情都应该力求万无一失,因为一失万无。”

里正府后院花园,石亭内。三人围桌而坐。

“李天翼,我打第一眼看到你,就知道你是那种除了好事什么都敢做的人。”曹公子道,“这件事情办得非常漂亮,我本有心带你去天寿城,但其中认为妙音谷更适合你。所以,在看到姓徐的尸体之后,作为回报,你即便没有仙缘,也将成为妙音谷的外院弟子。”

李天翼欣喜若狂,躬身道:

阅读事了拂衣去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