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仙星题罗》
仙星题罗

5、秘境孤村(下)

张须陀方才一直心系叔祖安危,没怎么留意白三的模样,此时跟近了才细细打量此人,只见这白三身材中等,眼窝稍陷,额头却极高,好似顶了个肉球般,张须陀心中不由暗想,难怪樊虎会叫他大脑门,同时也诧异这兄弟走路步伐虽是蹒跚摇晃,可速度却飞快,着实诡异。

没多久,张须陀等人只觉得一个恍惚,便出了柳林,刚来此处时所见的小村瞬时出现在眼前。只见村口站着一小童,身后跟着个小白狗,一见到张须陀,立即飞了似的向他们奔来。张须陀一看,小童正是他们牵挂了多日的张宝恩。

小宝恩跳到张须陀怀里,开心地摸着他的胡子说:“大叔,可算是见到你们啦!你们都好了吧?这些天我天天在这转悠,可他们就是不让我进去!”边说边瞪着眼看向白三。

老者听罢,立即回身摆了摆手:“龚家兄弟立即前往柳林木屋保护老主。”话音刚落,只见人群里立即跳出四个人,向柳林奔去,张须陀一看,正是在白狼山手掰树木做担架的那四个壮汉。老者接着说道:“白三、黑四,你二位到村外巡查,如有异象速速回来通报。潘婶、栾小,你们带些腿脚利索的乡亲在村内巡防,定要仔细小心!张一,你和李二带着宝恩与这几位朋友回你家吧,务必保护好宝恩,莫让他受了惊扰!其余的乡亲,速速把孩子们带到我的私塾去,都在那里守着,等候老主。”

众人应了纷纷拱手离去,张一也从张须陀怀里接过小宝恩,带着他们走了没多远,便进了一院舍内。小院不大,倒也整洁,屋舍里的结构与柳林木屋颇为相似。众人刚进了屋,小宝恩便对着张一、李二撒起娇来:“爹~娘~你们去给这几个大叔弄点吃的喝的吧,我和他们聊聊天好不?”那悍妇赶紧答应了声便拽着张一到外屋厨房拾掇去了。

小宝恩见爹娘一出去,立即抱起小白狗跳到张须陀身边笑道:“大叔,看!雪牙现在可活蹦了,成天粘着我!”

三人立马被小宝恩的活泼劲儿给逗乐了,唐万仞微笑着说道:“这小白狼的名字是你取的?”

“对啊,你看它的小牙白不?尖着咧!那天在山上把我胳膊咬得全是牙印儿!我爹说它是个母狗,我看她的毛比雪还白,所以就给她起名儿叫雪牙啦~”小宝恩边撸起袖子给大家看边说道。

张须陀本想继续说是小白狼,可一想这小狼乃是仙兽白狼与宝恩家养的狗所生,说成是狗的确也对,便跟着小宝恩说道:“宝恩,刚才进院时怎么没见着你家的大黑呢?”

“嗯,很奇怪,那天我抱着雪牙儿一进院,大黑闻了闻便跑出去了,到现在也没回来。”小宝恩挠着头答道,“对了大叔,刚才在林子里我七爷爷没凶你们吧?”

张须陀听出宝恩说的应是他的叔祖,便说道:“宝恩,他老人家是我的叔祖,对我怎样都是应该的。”樊虎在旁边一听便咧嘴哈哈笑道:“大哥,怎么小宝恩的七爷爷是你的叔祖?这辈分可有点乱了,那我们是不是得对这娃娃改改称呼啊?”

听罢,唐万仞也跟着笑了起来,张须陀却严肃地说道:“宝恩……你还记得你们是从什么时候来的这个村子的吗?你……是不是不姓张啊?”

唐万仞与樊虎一听,顿时愣了下。小宝恩则仰着脑袋想了一会儿,随即捂着头嚷道:“哎呀,不记得啊,头好疼的!”

张须陀见此情形便赶紧收住话语不再问了,同时关切的给小宝恩揉了揉头。李二在外屋听到嚷声,立即奔回屋里,一把抢过小宝恩抱在怀里,盯着张须陀吼道:“你们对他干了啥?!”

小宝恩赶忙推了推李二的胳膊说道:“娘,你别吓着大叔们,他们没怎样,就是我突然头疼得很,没事的。”

李二听了连忙用柔柔的沙哑声说道:“好的宝儿,娘听你的,不吼了。你睡会儿,一会儿头就不疼啦。”接着看向张须陀说:“我们宝儿要在屋里睡觉,饭菜快弄好了,你们去院里吃吧。”说罢,便抱着小宝恩坐到炕上,轻哼着小曲哄宝恩睡觉去了。

张须陀兄弟三人也立即起了身,到院里去摆桌椅碗筷。没多时,张一便炒好了几个菜,烫了三壶酒,端给张须陀他们道:“你们几个先吃着,我进屋去陪他们娘俩,有事你们叫我便是。”没等张须陀等人答话,张一就进屋去了。

这么多日的交往,张须陀等人早已熟悉这村里人的怪脾,也没计较,与唐万仞、樊虎坐下吃聊了起来。

“大哥,刚才你为什么突然说宝恩他不姓张啊?”唐万仞轻声问张须陀。

“嗯,我也觉得刚才唐突冒昧,不应该那么问这孩子,只是……哎…..”张须陀迟疑了一下说道:“怪哥哥没有提起过我这叔祖,二位弟弟有所不知,我们妖界能修出题罗星而得了仙体的人少之又少,我叔祖便是其中之一,他乃是逆五行内的上仙、御石高手,三界之中有一名号叫‘青山君’……”

“啊?!大哥你的叔祖就是张金奇!”樊虎张着大嘴说道。

张须陀点点头答道:“是啊,就因我这叔祖脾气暴烈,做事甚为诡异,从不许族人提起他,所以我从没有和你们说过。”

唐万仞冷静地说道:“大哥,你怀疑小宝恩就是……”

“嗯!”张须陀压低声音说道:“江湖传言当年天逆姜燕之有一小儿被我叔祖救走,朝廷悬赏多年捉拿不得,听说道家三派的人这几年也都在寻他,不知何因。”

唐万仞轻声说道:“大哥,你是朝廷的命官,但我们绝不能对小宝恩怎样,可这便是与朝廷作对了。”

“是啊,宝恩虽然只是一孩童,可也与咱们共经过生死,我很喜欢这个孩子,如果将来要真是为了他与朝廷作对的话,也未尝不可。”张须陀坚定地答道。

樊虎一拍桌子嚷道:“对,大哥!什么狗屁朝廷,连孩子都不放过,这事我樊虎第一个不答应!真要是有谁要抓这娃娃,我跟他拼命!”

就在此时,忽听得远方传来白三那急促的“嘎嘎”声,比之前更要响亮。张须陀三人听到后立即起身回屋执了兵器跑到院外,村路上已聚了很多人,也都拿着家伙。只见白三从远处奔了回来,边跑边喊:“杜先生,快叫大家准备好,有敌来袭!有敌来袭!”

被白三称作杜先生的人就是那位黑瘦矮小的老者,此时正手持一宽大的戒尺立于众人之前向白三问道:“来的何人,可否清楚?”

白三稍显急促地答道:“是一帮官兵,人数不少,差不多有两百了,现在黑四与守门石兽正抵着他们呢。”

杜先生一拍手中戒尺回首高声道:“潘婶、栾小你们去柳林布阵,帮龚家兄弟守护老主。其他人随我前去迎敌!”说罢,便带着众人飞身向秘村入口的拱门奔去,张须陀、唐万仞与樊虎也各持着兵器紧跟其后。

待众人刚接近拱门处时,只听得一声巨响,石拱门轰然崩塌。从门内闪身跳出一黑衣汉子,双手各执一飞镰,此人正是先前随白三探查的黑四,紧接着又陆续冲进一群官兵打扮的人来。只见黑四闪身回飘于半空,甩出双镰,立时毙杀了两人。

这时黑四已退到村民当中,杜先生越步向前问道:“尔等是何人?何故闯我幽村?“

只见官兵中闪出一巨汉,大手一挥,众官兵立即停住了脚步。这巨汉足有常人的两倍身高,黑红大脸满是紫须,右手将一门板般大小的砍刀扛于肩上,左手抓着一颗石兽的头,恶狠狠地对杜先生吼道:“一帮子山野村妖,哪有你们说话的份!赶紧交出张金奇和姜有狐那个小崽子,敢说个‘不’字,立马把你们剁成肉泥!“

张须陀在后面观得仔细,识得这巨汉名叫宋老生,乃是霍山郡的一个守将,人称“镇妖紫塔“,悍勇异常。于是说了声:“慢来!”快步走到众村民前道:“敢问尊下可是宋老生宋将军?”

这巨汉瞄了一眼张须陀,哼声说道:“是又怎样?!诶,是我眼瞎了吗?怎么你长得和那个徒有虚名的张须陀这般相像啊!”

张须陀愣了一下,还没发声,就听得后面樊虎怒声喝道:“你个傻汉莽夫,说话客气点!论官衔还没我大哥高,谁教你的这横劲,活得腻歪了吗?!”

宋老生轻蔑一笑,“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与我讲话!张须陀!你们几个不思君恩,与这帮村妖鬼混,赶紧同我一起将他们除掉,我便当作不知,如若不然,嘿嘿,我一并拿了人头进京领赏~!”

“宋老生!你实在太过嚣张,我等作甚你还没有资格来管,圣上那里到时我自会奏明,不过你来这里犯难,欺压百姓,我定不能坐视不管。”张须陀见宋老生如此猖狂,怒火渐燃。

宋老生扬手将那门板般的大砍刀哄的一声杵到地上,吼道:“早就看你不顺眼,不过是杨公抬举的一条狗而已,听闻你会【断金碎】,正好我也练过一招半式,来,今日咱俩比划比划,你赢了我便放你几个走,死了就怪自己没本事吧!”说罢,宋老生单手拔起巨刀负于背上,俯身盯视着张须陀。

张须陀也着实想教训下这个狂徒,回身向唐万仞使了个眼色,便挥刀运步准备迎战宋老生。唐万仞会意,明白大哥是想拖延时间,好让村民们做好逃离的准备,可转身一看杜先生和那帮村众,倒是个个神情轻松,纷纷退到一旁饶有兴致地观起战来。唐万仞没法,只好手压飞刀闪在一旁注视着即将交战的二人。

只见宋老生向着带来的官兵们甩了下头,冷笑着吼道:“没我的命令都不准动手,待我宰了这个叛徒后你们再杀掉这些子妖货!”说罢,抡起手中大刀向张须陀砍去。

张须陀早已运好刀势,见对方大刀挥来,聚力抵了上去。只听得“噹”的一声脆响,张须陀只觉刀身忽的轻了下来,余光一瞄,发现手中的金丝刀竟被砍断了一截。

这时只听得宋老生哇哇大叫:“哈!都传你是上将的人物,就这点本事?!狗屁的东西,快把脑袋伸过来让我砍了!”一边不停地狂叫着一边挥刀砍斩着张须陀。

张须陀立时换了身法,不再与宋老生硬拼,握着断刀辗转腾挪,每抵近宋老生身边便会斩出一刀,倒也不呈败势。可唐万仞与樊虎却是忧心忡忡,他们素知大哥手中这金环刀的威猛,万军之中犹如切菜砍瓜,硬利异常,可现如今只一下便被宋老生砍为两截,实在惊人。虽然张须陀没有败阵的迹象,但二人仍是担心大哥持着断刀恐有不利,稍一闪失便成了恨了。

“所谓上将,乃是战阵中指挥千军万马不散,战场上骁勇善战的不败之将才,怎能仅凭几招刀剑的武艺便能评定,张将军在断刀后仍能临危不乱、随机而变,这心态倒是寻常之将比不得的,老生实在佩服!”众人循声望去,说话之人原来是村民中的那位杜先生。只见杜先生敲了敲手中的戒尺,轻咳了一声,继续说道:“方才听着这蛮汉叫做宋老生是吧?巧哉巧哉,老朽我唤作杜老生,同名之人相见实在难得,"说着,转头看向宋老生,"来来来,咱俩来个老生碰老生如何~”

那位矮小的老者急切地问道:“现在老主情况如何?快带我等前去。”

白三顿了顿说:“孙老医还在救治,吩咐只叫龚家兄弟过去护守木屋,我们在此等候就是。”

白三进村时边走边发出一连串的“嘎嘎”声,声音甚是急促,很快的,白三身边便围过来好多人。张须陀发现其中一些人原是在白狼山上见过的,包括小宝恩的爹娘。

这时,只见人群里走出一位黑瘦矮小的老者,用尖细的声音向白三问道:“怎么吆喝得如此急?!难道外面有贼人要来拜访我们不成?”

白三赶紧回道:“先生,老主回来了,可是受了很重的伤!老主向我询问是否有生人来了咱们这。"说着,白三指了指张须陀他们:"我就说了下这几人。问罢老主便进柳林找他们去了,我赶紧回村叫了孙老医也跟了过去。”

张须陀稍冷静了下说:“是啊……我叔祖是修成仙的大士,身上的题罗星此时都不见了,看来的确严重,快,咱进屋!”

说罢,张须陀小心抱起这灰袍老者走进房内,将老者轻放在炕上后回身与唐万仞说道:“二弟,你俩去喊孙老丈时务必小心,不知伤我叔祖的人是否还在附近,如有异样……罢了……”说到这里,张须陀便停住了话语,如果重伤他叔祖之人真在附近的话,那他们是如何也逃脱不了了,根本无法可对。

唐万仞轻轻应和了一声正要与樊虎出去,门外已进来了两个人。来者正是孙老丈,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小伙子,二人表情都甚是严肃。唐万仞赶紧把孙老丈二人迎进屋,对张须陀说:“大哥,孙老他已经来了。”

樊虎拍着小宝恩的后背笑嘻嘻地说:“娃娃,我们也好想你啊,看你这模样是啥事都没有了啊!”唐万仞也在一旁亲切地看着小宝恩。

白三说道:“情况十分紧急,耽搁不得,宝恩你快随叔叔们回村去!”张须陀也赶紧收敛了情绪,抱着宝恩带着两个兄弟跟随着白三快步进了村。

张须陀与唐万仞无奈地笑了笑,虽然樊虎性格鲁莽,却也率真简单,且他们刚刚痊愈,的确有些跟不上白三的脚步,樊虎喊喊也好,不然还真不确定能否顺利走出这迷林。

白三听得真切,便停住步法回身等了等张须陀等人,待他们走得近了些,便又继续向前赶,但也稍稍控制了下速度,使得张须陀几兄弟不至于跟不上。

孙老丈也没有理会这几兄弟,径自来到灰袍老者身边,手指轻搭老者手腕号起脉来。张须陀等人未敢出声,只默默站在一旁观瞧着。不一会儿,孙老丈起身将那条随身携带的灰布褡裢展开铺在炕上,头也没回地说了句:“你们过来把他的衣服都脱下。”

张须陀等人哪敢有疑义,赶紧遵照孙老丈之言小心的将灰袍老者衣服尽数脱下。只见孙老丈左手不停点压老者心窝附近的穴位,右手同时在褡裢上一划,瞬时出现了几根银针,孙老丈顺着左手点压的位置将手中银针依次缓缓扎入老者体内……

张须陀赶忙起身抱起老者,掐着老者的人中关切地低喊道:“叔祖!您怎么了叔祖?孙儿不孝孙儿该死,叔祖……“

唐万仞过来拍着张须陀的后背说道:“大哥你先别急,看叔祖这情形像是受了重伤,咱先把老人家抬到屋里,我和樊虎到林边去喊那孙老丈,看能否叫得来。“

过了不多久,灰袍老者微微的喘了一口长气出来。张须陀大喜,刚要答谢孙老丈,只见老丈手一摆回身与他同来的那个小伙子说道:“白三,我要在此继续救治老主,你快回村把龚家兄弟叫来守在这房子外面。”顿了顿又说道:“把他们仨也带进村吧,留在这也没甚用了。”

那个叫白三的小伙子应声冲着孙老丈拱了拱手,便带着张须陀三兄弟出了屋。张须陀本想在这里一起陪护叔祖,可想到留下或许会耽误叔祖的救治,便未做声,领着唐万仞与樊虎快步跟着白三去了。

张须陀三兄弟初时还能跟得上白三,可慢慢的便被甩了很远。樊虎边小跑边嘟嚷着说道:“这个大脑门儿!走得摇摇晃晃的,脚程还挺快!”不一会儿,便忍不住喊了一声:“哎大脑门兄弟!你慢点!我们跟不上啦!”

屋内三人顿觉大惊,房外何时来了人竟全然不知!张须陀忙起身冲到房外,见窗前站着一臼头深目的灰袍老者,正冷眼斜视着他。张须陀一见到此人,便“啊呀“一声跪倒在这老者面前磕起头来,唐万仞与樊虎这时也已跟了出来,见大哥此举甚感惊讶。只听张须陀边磕头边说道:”叔祖…..!不知叔祖在此,小孙须陀实在不孝!还请叔祖责罚!“

唐万仞与樊虎听了,对视了一眼,也赶紧跪了下来给这位灰袍老者磕头。灰袍老者瞄了瞄地上跪着的三兄弟,用沙哑同时带有愤恨的声音说道:“腌臜小儿,哪里闲逛不好,到这里来坏我大事!可恨我刚刚赶回,不然你们还能入得了这林中江河!都死在这里吧!“说罢,便五指成钩向张须陀天灵盖抓来。

张须陀也不闪躲,紧闭着双眼,只觉得头顶一阵疾风压来,可转而又没了动静,紧接着听得“扑通“一声,急忙抬眼观瞧,只见这灰袍老者竟倒地昏死了过去……

阅读仙星题罗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