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侠义榜》
侠义榜

第20章 小试牛刀

“多谢,但是李威此人武功高强,现在还在师门掀动风雨,我不希望你们卷入其中,就让一个人这样过下去。”王五叹道。

“不是还有散人盟么?加入散人盟,我们这些散人,就有机会帮你一把,你如果能进入其中,也好安生立命。”林潼道。

王五摇摇头,“我现在这个废人模样,你觉得我还有机会?我已经不相信能救治好。”

“那就有点棘手了。”丁耒说着,将身后药箱拿出,众人见了他的药箱,立时眼睛一亮,明显更信任几分,不管丁耒治不治得好,但试一试说不定有机会。

他让王五摊开手,先把了一把脉搏,只觉脉象紊乱,好似天鼓雷动,锤锤锥心。

甚至在按压他的脉搏时,肌肉也随之收缩,干瘪得像是死尸一般。

如此脉象,如此非常理的肌肉模样,根本见所未见。

“我先试试。”丁耒手指落出,点在了足少阳胆经上的风池穴上,这个穴位在人体的后颈,按摩这个穴位,往往能活血化淤,改变体质,特别以金针缓慢渐进,便能刺激穴位,将血液涌动周身上下。

往往习武之人也避免打击风池穴,这个穴位,一旦得到打击,就会受到不可磨灭的损伤。

往往是肌肉和大脑机能的损伤,这是胆经的最上部分,也是从对脑部刺激,继而提升躯体的运作能力。正所谓“肝胆相生”,一旦胆气十足,那么这个人的身体也自然康健,龙行虎步,自在非常。

只见丁耒的金针,游离在风池穴上,柔韧,轻捻,细腻,王五感觉身体微微发热,恍如春梦,热血沸腾,一股热流从内部席卷而来,丁耒虽然未曾习过内功,却知道内功讲究穴位,风池之穴,如困倦龙,被一经点拨,便如春风拂面,落叶扫庭,天花荡漾,寒去暖来,躯体像是得到解锁,转眼灵动了几分。

“这是风池穴,以前也有大夫这样做过。”王五也很明白,丁耒这一手虽然精妙,可惜仍有所不足。

丁耒平心静气,金针往上,又有一道落在天柱穴上,天柱穴在后脑勺处,比风池穴高了一层,所谓天柱,登天之柱,往往连接了大脑,而根据《草堂医经》等着作,天柱一点,人体肌腱,收放自如,脑门活跃。

他用力一点,王五似乎感受更加飘渺,仿佛沉浸在浮光梦忆,冥冥中心旌摇曳。

“天柱穴。”林潼与古太炎互看一眼,这个丁耒确实有点本事,现在值得他们信任。

他们习武之人,修炼内功,虽也知多少穴位,却不如丁耒金针妙法,用力均匀,毫厘不差。

这番施展,王五的脸上涌现出一丝红润,竟然是缓解了许多,可惜身上皮肉依旧松弛,仿佛要脱离骨骼,成为骷髅人。

丁耒再一转,落在了王五的脉门处,他的心脏跳动比之前快了些许,血液增速,好似有外力推波。

“多谢。”王五运转内功,深深吐出一口浊气,他的目光灵动稍许,奈何身体依旧衰败,只不过阻挡了一些趋势。

“我必须找到幽兰草此物,或许对你有所帮助。”丁耒沉声道。

知道此事刻不容缓,林潼也道:“我会尽力搜寻这个讯息,此番多谢丁兄弟出手了,我们此厢见面,当真是天意,或许丁兄弟你真的有办法。”

“我也不敢确信,我只是隐约得知有此物。”丁耒道。

古太炎拍拍丁耒肩膀,“如果治好了我兄弟王五,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可以交给我们办!我古太炎虽然不是什么厉害角色,但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在江湖里也有一些头面。”

“我也是,我林潼是附近凌云镇的林家子弟,家传武功,不才也有几分本事。”林潼也自报身份。

丁耒也不由一笑:“我之前也说了,我丁耒,大林城的人,距离此地还是颇远,你们想必也知道大林城覆灭的事情了吧。”

“大林城!”三人都深吸一口气,这座城遭难的消息,今日方才传来,他们也是偶有耳闻,都说战事将延绵千里,甚至想要打向天京,夏朝军队何时如此凶狠了?真当天京坐镇的延师不会出手?

说来延师的传说,已经过去百年,究竟延师是生是死,尚未知晓,只是另外九域九王,都按兵不动,而北面契丹一族,现在也是隔岸观火,先让大夏探探虚实。侠义榜

“幽兰草?”林潼和古太炎都是摇摇头。

王五也不禁叹道:“一听就是一种闻所未闻的神秘药草,我们江湖人对于医学不懂。”

“实不相瞒,我是一个医师,王五你的病情或许有机会治愈。”丁耒的话传来。

王五眼睛忽然一跳,险些把握不住杯子,张着眼睛道:“此话真的当真?”

“我没有绝对的把握,但我看过以前的医书,对于肉身花有些记载,这种带毒的花,要想办法祛除毒素,一般而言,金针导引最好,当然,这也要有药引子。”丁耒道,“不知道你们是否知道幽兰草?”

“叫我丁耒吧。”丁耒道出了名字。

他也是心中感慨,这个王五若是没有肌肉萎缩,他或许还是一个俊朗如玉的男子,可惜现在,被毒针折磨得人模鬼样,容颜不堪。这样的男子,居然被有掳获小师妹的心,发而被李威花言巧语所迷惑。

丁耒不禁有些感同身受,若是自己青梅竹马的洛莺变成这样,他恐怕也会接受不了。

丁耒目光一闪,他心中有动念,就见“侠义榜”传出一道讯息:“支线任务,救治快爪王五,弘扬我辈精神,功德值10点,切记,肉身花可与幽兰草相融,注意提示。”

丁耒心中大喜,本来他也没有把握完全治好王五,他顶多用金针缓解,可是现在任务里提示了‘投身花’和‘幽兰草’这种物品,他对于肉身花有所了解,肌损针很可能是肉身花的毒素作为辅料,虚发而出,中招便是折损气血,萎靡不振,更严重就是萎缩身体。至于‘幽兰草’,自己查阅一下典籍,或许能找到这‘幽兰草’的讯息。

“可惜没有,当日发针他运用的是我‘快爪’的手法,我估计是从小师妹那里学来的。”王五脸上满是落寞之色。

“这就棘手了。”丁耒眉宇深深一皱,而古太炎则大大咧咧道:“碗大个疤,怕什么,直接杀了了事,放心,我们认识这几年,会帮你做到底!”

王五现在十分丧气,落魄至此,也是遇人不淑,非命运使然。

“王五,你的陈年旧事还是不必再提了,既木已成舟,那么眼下就要防止李威再次卷土重来,他现在还是一个人,如果让他找了帮手,我们也无法对付。”林潼冷静分析道。

“哎,我‘快爪’王五本来是跟‘霸刀’李威师出同门,一切纠结的根源便是我们的小师妹。”枯瘦男子王五,叹道:“我师门暂且不提,但我和小师妹从小青梅竹马,这么多年,师父也有意结合我俩,可惜在几年前,李威也因一次意外加入了师门,他是带艺投身,师父还是不计前嫌,传他霸刀武功,奈何此人性格阴暗,一来二去,居然看上了小师妹。在成婚那天,小师妹也被他花言巧语带走了,自此我与他彻底决裂,师父也觉得他人品不行,带领我找他算账,却不想被他毒针所伤,他手头有不少毒针,师父那日中的是挺尸针,第二天就一命呜呼,我也中了肌损针,如今身体萎缩,以后恐怕也没有机会报仇了。”

“我真的想不到,我喜欢的小师妹,居然会喜欢上别人,而且是他那样阴险歹毒的人物,他根本不配霸刀之称呼,说来就是一个伪君子。”王五越说越愤怒,拳头砸在桌上,看向三人,转为感激:“幸好今天有你们,林兄,古兄,还有这位兄台!如果没有你们,我今天王五就要死在这里了。”

王五摇摇头:“他现在跟我仇深似海,为了堵住我的口,会不折手段而来报复。现在小师妹也被他花言巧语迷得失去了准则,一直以为是我害死了师父,现在我们师门知道内情的人并不多,很多人以为李威是好人一个,而我反而是害死师父的杀人凶手!”王五越说越急,脸上痛苦万分。

问世间最难过的事是什么,那就是被人诬陷,被抢女人,被废武功。

王五如今可谓是一场悲剧,三者皆占,丁耒也不禁为之默哀,他转念一想:“你难道就没有切实的证据么?若是有证据,直接跟你们师门人说与,说不定有回转的余地。”

丁耒尚未坐定,只见眼前光芒闪过,一道讯息传出:“恭喜丁耒,与同伴合力战胜霸刀李威,弘扬侠义精神,获得2点功德。目前功德值14点,希望你再接再厉!争取成为一代大侠!”

丁耒喜出望外,自己这一番出手,居然还意外获得了功德值,那即便是与那名李威结仇,他也凛然不惧,只消自己获得内功,就有机会对抗此人。

念及如此,他心头大定,看向三人,这三人各自心事复杂,显然被霸刀李威的出现,影响了心情。

阅读侠义榜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