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侠义榜》
侠义榜

第二十章 救人一命

只是这些武功太过于昂贵,丁耒根本兑换不起这些功法,等于是天文数字。

即便如此,他也了解到了很多讯息,对于男子的病情有一定的把握,但这些人毕竟江湖人,自己也不好贸然接近,况且也非侠义榜的任务,如今自己的能力,接触他们也是徒劳,很可能会把自己当作骗人的郎中。

就在他踏上楼梯的时候,身后忽然有一阵风划过,吹散了修长的头发,他循声看去,一道身影落在了三人的面前。

连续打了几番,二人相继退后,这是古太炎跳了出来,双拳如同铁锤一般,坚硬无比,一双拳套上尖刺反光,连连打在对方刀侧上。

刀光猛的一偏,随后古太炎的大腿如柱子,横扫而出。

面前霸刀李威,眼见对方三人,不好对付,目光扫向四周,便见到了丁耒和客栈小厮。

袖中一柄尖刀一甩,逼退了古太炎的腿脚,接着他的身体移动数步,顷刻乍现,一柄长刀就往小厮脖子上架去,在场三人都是脸色一变,这个霸刀李威技不如人,居然使出了下三滥的手段,妄为霸刀称号,实际上这个霸刀也只是限于枫林十三郡。在外面没什么名声,而且做人做事,往往刻薄狠辣,很少有朋友。

他下毒对付王五,也是积怨已久,做出此事。

丁耒见此人来对付小厮和自己,脸上丝毫没有慌忙之色,只见他的剑从身上刹那脱出,如同一条流水,截断苍山,埋没卧雪,剑光仿佛天光,一刹那变幻,照在了李威的脸上。

李威面色一变,本来以为这个小厮身边之人,是一个弱不经风的男子,看起来并无内功修为,却不想出手招式竟还不错。

剑光如山,山坠地陷,剑如震石,地动山摇。丁耒的“三山剑法”越来越高深莫测。

他如今虽然还是【初学乍练】,却在这一刻,再次增加2点,达到了24/45的地步,甚至就在那一瞬间,他的肌肉猛的收缩,转化力道,体质更加出众,达到了1.4,如果达到2点,就不再是弱不经风。

“侠义榜”就像一个精密计算的仪器,比起勘测天穹的浑天仪丝毫不差,能检测人体素质,丁耒的一招一式都被它观察在眼中,这一片刻的爆发,如同狂风骤雨,乱石穿空,惊涛拍岸,热烈雄浑!

丁耒的剑拨开了对方的刀光,小厮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

霸刀的威名岂是一般,当即就又是一刀,雷电霹雳般的刀光,几乎能把风雨,山石都给震碎,简单的招式,在他手底下,几乎倍增威力,霸气中又藏着诡谲,并不纯粹,但不妨碍他霸刀之名,此刀一出,惊才艳艳,精妙万千。

刀如同沉石落岸,水花扑溅,并没有掷地有声,而是被轻悄悄地带过。

这是那名林潼在出手了,他一出手,霸刀李威黯然失色,与他转眼又缠斗在一起。

那边的古太炎对丁耒招招手:“你过来吧,这位小兄弟,我倒是看走眼了。”

丁耒点点头,小心戒备着李威的刀光,将小厮推远,小厮这才觉得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实在是险恶。

李威仗着自己人高马大,手臂绵长,刀光始终不离丁耒的方向。

丁耒的剑也时刻防护着,只见霸刀一转,清音四起,弹射出一道刀锋,划破了林潼的衣襟。

林潼剑式如飞,洋洋洒洒,随即好似流水飞溅,飞鸟归山,绵绵密密的剑光,如织网一般,封锁住对方的刀势。

这时古太炎也从侧面出手,拳力惊人,几乎拳拳如钢似铁,仿佛一片拳光铁幕。

而丁耒的剑也飞驰而来,敦厚中有如山岳之风,浩荡,怒号,剑势沉重,大巧不工。三人夹击之下,霸刀李威慌忙不断,刀光一下子乱了,刀身甚至微微一偏,失去了准头。

感觉到了压力,只见李威手指一动,似乎弹出了什么。

那边的林潼顿时大叫:“小心,这是他的毒针!”

丁耒心头一惊,在这一顷刻间,他的敏锐直觉,让他感应到了这道毒针的方向,分别是三针,分别三个方向。

只见古太炎的拳头先一步到位,打破了一道毒针,接着是林潼。

最后一个丁耒,他的剑翻手如一道厚重的山壁,挡在了面前,只听叮地一声,这一道毒针被弯折,然后落地。

霸刀李威眼中恶狠狠地扫过众人,特别是记住了丁耒的容貌,翻身一跳,就落在了门口,接着飞速朝远方逃去,居然是头也不回。

这时林潼等人才松了一口气,看向丁耒,拱手道:“这位兄台,多谢你的相助了,不然恐怕又要让那李威滥杀无辜。”

“无妨,我也只是路过,不过我很好奇,你们怎么惹上了这样一个煞星,话说他的刀法霸道,但是手段如此阴险,根本不像是霸刀之名。”丁耒道,“我一个刚初入江湖的,有一些疑问,倒是请各位见谅。”

林潼道:“没事,你且可以听王五所说,他与霸刀最为熟悉。”

“霸刀之所以变成这样,很多事情都与我有关了。”王五感叹一声,满脸的回忆之色。

林潼伸手一引,让丁耒落座,几人早已没了喝酒的心思,听着王五在诉说自己的事情。

对方长刀霸气绝伦,不愧是霸刀称号,刀光剑影中,直如匹夫英勇,军威刚强,刹那间三道刀光连续打在剑光之上。

剑与刀的交接,发出清鸣,冷冷冽冽,寒光闪烁。

说到这里,他身上双爪齐齐一震,精铁制作的双爪,舞舞生风,发出鬼哭狼嚎的怪啸。

这时候林潼拦住了王五,道:“你且退后,让兄弟我来对付他。”

只见林潼剑光骤然一闪,仿佛春日里的艳阳,明媚乍亮,惊心动魄的剑光,猛的甩出,挂画出一抹轨迹。

实际上,只有高手才能将“肉身花”炼制成改造肉身的奇特药物,这也是丁耒在外一个月里了解得来的传说,“肉身花”更是与传说中佛祖成就金身有很大关系,因常年服食“肉身花”制作之药品,肉身成圣,乃至不朽。

一般而言,“肉身花”还是不可多接触,毕竟毒性尚在,可以荣,也可以枯。

枯瘦男子一脸的苦果:“你们去加入散人盟后,记得常来看我就好。”

桌前的三人面色一变,鬓白男子林潼突然有感而发,拔出长剑,犹如一道电光,透发出强横无比的气势,刹那与那人交手,连续拼了三记,火花迸放,剑气浩然,直接逼得来人退了一步。

此刻大汉古太炎与枯瘦男子王五,都面色沉重,王五看清楚这人,惊声道:“霸刀李威!想不到你还阴魂不散,害了我,现在还追到这里来,今天我要跟你拼了!”

他定了定神,记住了这三人的容貌特征,这三人很显然混迹江湖多年,一身武功只怕不在张质之下,如今加入散人盟,怕是也有着不小的抱负。

那叫王五的男子,身体问题,他也暂时无法解决,眯着眼睛,他就联系起“侠义榜”来,此榜中似乎有记载着关于医道的武功,以医入道,以医改命,中间记录着很多点穴手法,主要有《天医散手秘录》、《圣医肉神赋》等医道武功,光凭借记载,就说了对肉身,对经脉,对穴位的研究。

“话不能这么说,王五,我林潼可不是丢下兄弟的人,我相信这世上还有能救治你的人。”鬓白男子道。

那名大汉摇头晃脑的,举着杯子道:“多喝酒,喝醉了就好了,酒肉穿肠过,一切如云散。王五,你知道我古太炎的性格,最讨厌婆婆妈妈的了,横竖又不会死,何必这么在意?”

大汉反倒是大大咧咧,不拘一格,不时还豪饮着,与那鬓白男子安慰着枯瘦男子。

丁耒学过的仅仅是《草堂医经》,虽然金针妙法,功效不错,但若要真的出手,也未必能治好这名枯瘦男子,他看出来了,枯瘦男子似乎中了一种了不得的毒素,寻常药草熬制根本无法治愈,只能一步步萎缩下去,最终变成一个无法行动的废人。据他所知,天下奇毒不少,这样的毒无非跟“肉身花”有关,“肉身花”看名字没问题,关乎肉身,但此花若是运用作药引,很大几率会被提炼成损耗肉身的奇毒,“肉身花”又有一句诗形容:“败絮其中金玉外,岁月荣枯肉身坏。若是高人点石金,可做金身金不败。”

“好,今天我们就喝到这里,不醉不归!”枯瘦男子王五猛的咬牙,敬向二人:“二位兄弟,帮了我这么多,我无以回报,今日就多喝几杯,我怕我以后连这杯子都拿不稳,那就真的悲惨万分了。”

三人觥筹交错,一下子喝了数杯。

丁耒这时候房间也被安顿好,小厮正拉着他上楼。

丁耒听在耳里,这几人看起来各有特色,居然也是来加入散人盟的。

散人盟久负盛名,积淀人气,苍岩城更是一座历久弥新的大城,令人向往,多少仁人义士,多少千秋文章,可歌可颂。

因丁耒没有混迹过江湖,因此不认识这三人名号,但可以看出,目前最厉害的不是那个大汉,而是那名鬓发苍白的男子,此人剑始终藏在怀中,像是绵里藏针,似乎在顷刻间就要脱体而出,杀人无形。

阅读侠义榜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