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诛邪之剑在前》
诛邪之剑在前

第十四章 书院争斗

一番话竟说得周围无言以对,只能低声议论。

“我就说王林不是杨怀忠的对手吧!”

“没办法!咱们武院排名靠前的师兄们,今天大多不在院内,这帮家伙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才敢来耀武扬威的。”

正自焦急时,传来一个声音。

“教习,让我下场吧!”

邓海一看,原来正是王夏雷,在场的所有院生当中,也就数王夏雷最优秀了,本来邓海是打算安排王夏雷最后一个出场的。没办法了,先争取赢下一场再说吧。

略微一点头,邓海沉声道:“夏雷,不用我说你也知道该怎么做吧!”

王夏雷施礼道:“教习请放心。”说罢脱下院生外袍,露出内里的贴身劲装。

虽然王夏雷只有十二三岁的年纪,可体格已不比一般的成年男子差多少,双臂肌肉明显,手腕处带着一对精钢护臂,大步进入场中,略微抱拳,对着蛟龙书院一方喝道:“覆海书院王夏雷,那一位兄台下场赐教?”

其豪迈的举动,引起周围观战院生们的阵阵喝彩。

蛟龙书院一方显然也是早有准备,教习向旁边一打眼色,便走出一人,边走边道:“让我谢子扬来会一会你。”

见到蛟龙书院派出的是谢子扬,周围观战的覆海书院院生们又是一阵低声咒骂。

这位谢子扬,在两家书院中也有不小的名气,绰号“蝎子”,身材短小灵活,手中一对峨眉刺诡异多变。而众所周知,王夏雷是以一身硬气功闻名,在闪转腾挪这些技巧方面,有所欠缺。这明显就是有针对性的安排。

倒是场中王夏雷丝毫不为所动,待谢子扬走近之后,来开架势,沉声道:“请。”

谢子扬发出一声冷笑,也不搭话,纵身便抢攻上来,手中峨眉刺分攻上下,发出“哧哧”的破空之声,带起片片残影,对王下雷展开狂风暴雨般攻势,并围绕王夏雷不断游走、翻滚、跳跃,灵活如猴、快似闪电,果然是打着“以己之长,攻敌之短”的算盘。

这种手段若果用在两军对垒之中,也是无可厚非,但用在一对一的比武较量上,而且还是这种书院之间的登门挑战,就显得不够大气了。

场中谢子扬的活跃表现,也是赢得了蛟龙书院一方的阵阵喝彩之声。而观战的覆海书院一方,都默不作声,暗暗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深怕王夏雷一个防守不住,败下阵来。

卫晨在后面看了几眼,暗暗点头,放下心来。

别看王下雷生得魁梧健壮,心思却极是细腻,步伐移动间也不见笨拙,虽然速度远及不上谢子扬,但抢攻不足,防守有余。一对护臂左支右撑、上下防守,手脚并用,面对谢子扬的凌厉攻势,守得犹如磐石一般。而且王夏雷看准了谢子扬急于求胜的心情,沉着应对,丝毫不受外界影响。

场中看似王夏雷居于劣势,实则谢子扬却是越战越心急。首先,谢子扬如此狂攻,最是耗费气力,难以持久。其次,蛟龙书院作出如此针对性的安排,有欠光彩,如果还不能赢的话,那可就丢大人了。

谢子扬眼见久攻不下,愈发心急,正自无计可施,冷不防听见王夏雷说了一句话。

“维持不下去了吧?”

这当口忽然听到这样一句话,对谢子扬来说不啻晴天霹雳,猛地心神大震,攻势登时一滞,王夏雷觑准机会一拳击出。由于二人的身高差距,王夏雷平平的打出一拳,却已经是直奔谢子扬的面门,谢子扬由于之前的破绽,此时想躲已是不及,只能双臂交叉,护住面门。

然而拳臂相交,却未产生任何劲气碰撞之音,王夏雷看是威猛无铸的一拳,竟毫无气力。

谢子扬猛然醒悟,心中叫糟之际,只觉胸口被一股大力轰击,如中巨石。

原来王夏雷正面一拳是虚,真正的攻击是自下而上撑出的一脚。

谢子扬的身躯被踢得直直向后方飞出六七丈的距离,落地后又翻滚出一丈多远,口中鲜血狂喷,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

这一连串的动作说起来慢,实则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只一刹那战斗便结束了,待众人反应过来,谢子扬已经昏死过去。

覆海书院一方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喝彩之声。

“快!救人!快!”蛟龙教习连连大喊。

从蛟龙书院一方闪出二人,直奔倒在地上的谢子扬冲去。

蛟龙教习脸色铁青,正欲出言发难,王夏雷抢先道:“放心,我也脚下留情了,死不了的!只是须得躺上半年而已。”

“你……!好!好!好!”蛟龙教习怒极反笑,连叫了三声好,任谁都看得出来,他已是出离愤怒了。

王夏雷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施施然走回到自己先前的位置。

卫晨冲着王夏雷挑起大拇指,挤眉弄眼道:“行啊,雷子!想不到你人高马大的,心眼儿倒也不少。”

王夏雷哈哈笑道:“这没什么,那小子忒不禁打,才一脚就趴下了!”

他二人的对话并未压低声音,在场之人俱能听见,覆海书院的院生们故意发出一阵爆笑。那边的谢子扬刚刚转醒,听到之后,“噗”地又是一口鲜血,再次昏迷过去。

蓦地一声娇叱,蛟龙书院一方蹿出一道身影,燕子抄水一般掠过七八丈距离,落入场中,却是一位未满及笄的少女,单手提剑,满脸怒容,柳眉倒竖,出言喝道:“蛟龙书院赵燕羽在此,请秋晚华下场指教。”

见到蛟龙书院派出此女,覆海书院的院生们再一次窃窃私语起来。

“糟了!这母老虎果然下场了,秋晚华师姐又不在,这可怎么办才好?”

“就算秋晚华师姐在的话,也未必能赢她,她俩交手好多次了,向来是各有胜负的。”

“要不这一场认输算了,咱们书院里别的女院生都不是她对手,总不能派个男的下场和她打吧。”

“认输怎么成?输人不输阵,决不能让蛟龙的人小瞧了咱们。”

……

正在所有人议论纷纷之际,一道娇小倩影排众而出,脆声道:“教习,这第三场就交给我吧。”

覆海书院这边也有一位教习在场,卫晨也认得,名叫邓海,原是覆海岛高手,被派来书院做教习,武功高强,在江都城内也是小有名气。

此时的邓海却是眉头紧皱,内心暗恨,今日院里几位优秀的院生都因有事外出了,不在院内,弄得自己现在无将可派。

这时蛟龙书院的教习开口了:“怀忠,你且回来,换别人上场。”

杨怀忠扛着长枪,潇洒地走回己方。

蛟龙教习又扬声道:“邓教习,接下来覆海书院将派遣哪一位下场啊?”

覆海岛已经在江都城内建立了各种商行、店铺,多达数十家,更是创办了覆海书院,专门为自己发掘、培养各种各样的人才。

但是,在江都城内也不是覆海岛一家独大,最主要的竞争对手便是老冤家“蛟龙会”。

与覆海岛一样,蛟龙会也以河运起家,但他们的势力主要分布在黄河流域。正所谓“同行是冤家”,这些年来双方均想将手脚伸进对方的势力范围。京杭运河,贯通南北,双方自然绝没有放过的道理。而江都就位于运河与长江的交汇处,又是如此的一座繁华都市,更成了双方必争之地。

“卑鄙!”

……

……

蛟龙书院这位叫做杨怀忠的少年此刻已经收枪站立,得意洋洋,傲视全场,下巴扬起老高,不屑道:“嚷什么!我已经手下留情了,不然刚才那枪再偏一点,就能要了他的命。谁不服气尽管下场,你们覆海的人就只会耍嘴皮子么?”

眼见覆海岛创办了覆海书院,蛟龙会有样学样,也创办了一家蛟龙书院。可以说,两家书院自创办的第一天就注定要成为冤家对头,双方院生每次见面都会大打出手。对此,双方书院也都采取了默许的态度,只要不弄出人命,造成恶劣的影响,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便是像今天这样的登门挑战,也不稀奇,每年都会发生一两次。

覆海岛的使刀少年被对方一枪刺伤,踉跄跌退,单刀落地,鲜血直流。这里毕竟是覆海岛的主场,顿时群情激奋,嘈杂四起,双方争斗多年,对彼此的一些优秀院生也很熟悉,咒骂不绝。

圣唐覆灭之后,南吴、南唐先后两代国家,均是南方地域版图最大、实力最强的国家。所以江都几乎从未经历过战火刀兵,加上地处长江与京杭运河交汇处,辖区内资源丰富,更是一直作为两国的经济中心,如今的江都,已经是全天下最最安定繁荣的城市之一。

繁荣便代表着利益,除官方势力以外,天下各大地方势力也无不想要在江都分一杯羹,覆海岛便是这些势力之中的成功者。

“杨怀忠,你这混蛋,居然下这么重的手!”

“不是说好了‘点到为止’的吗?出尔反尔,真不要脸!”

“蛟龙的这帮畜生,果然靠不住啊!”

江都,因其优越的地理环境和自然资源,在圣唐帝国时期便是南方最重要的商业大城之一,隶属淮南道。

圣唐末年,杨渭以江都为国都,正式建立吴国,史称南吴。江都作为南吴第一大城,集政治、经济中心为一体,空前繁荣。

绵延近半个世纪后,李昪取代南吴末代皇帝杨溥,建立唐国,史称南唐。南唐为实现政经分离,定都江宁,至此,江都便作为南唐第二大城市,全国的经济中心,持续至今。

阅读诛邪之剑在前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