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马过江河》
马过江河

第三章.剑问北燕 243.晨钟暮鼓

面对这个凶险的局面,沈游并没有大声呼喊护卫,也没有转身逃跑,反而朝着那位“赤脚浪人”朱掌柜比出了一个手指头:

“嘘…别吵了人家的清梦……”

朱掌柜可是先当了十几年的萨满卫,又干了近二十年海贼的烈性汉子!这样一个杀人如麻的“悍匪”,又怎可能跟一个富家公子多说废话呢?他听完了沈游的要求之后,嘴角还扯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在点头应允的同时,右手握紧的东瀛刀柄、突然微微转动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换句话说,哪怕今日被困在这道必杀局当中之人,是竹海剑池的三爷姜小楼、是楚墨门长伍乘风、是已经小有所成的沈归,也都无法轻易破开此局!

如今沈游手中的配剑,就是普普通通、随处可得的大陆货;剑鞘上的纹饰与镶嵌的宝石、剑尾代表着文剑身份的剑袍不计,姑苏城中铁匠铺的售价,纹银十二两整。他就是拿着这么一柄工艺品随手一挥,朝着朱掌柜手中那柄闪烁着寒芒的东瀛刀而去!

朱掌柜一见沈游这个架势,心里简直乐开了花!这富家公子果然是富家公子,一点江湖经验都没有!自恃练过几天花拳绣腿,便自以为天下无敌了不成?竟想要用这样一把破铁条、来硬抗我手里这柄东瀛名刀——樱鬼切?果然是无知者无畏、初生的牛犊不怕虎啊!

既然不怕虎,那么就舍生喂虎吧!

看到沈游这近乎于自杀的行为,朱掌柜也直接用上了全身的力道,务求一刀斩下敌人的首级……

然而两把兵器接刃的结果,却显然不如朱掌柜所猜测的那般乐观。这把他在一位东瀛海盗头目手中缴获的名刀——樱鬼切,竟然真的被一把十几两银子的压书文人剑斩断了筋骨;断开的上半截刀身,也打着旋的飞在了半空之中!

朱掌柜虽然还想不明白其中因由,但自知轻敌的他、后背的汗毛也立刻竖了起来!他刚打算就地一滚、躲开对方的剑锋,可没想到念头一起的同时,他周身上下的全部劲道、也仿佛是决了堤的河岸那般,正在迅速消失殆尽……

沈游一抖“宝剑”,随手又向外一扬,荡开了后发先至的羽箭以及些许暗器;随后右脚又轻轻向外一拨,轻轻踢开了滚在自己脚边的一颗男子头颅。随后,他低头看着自己手中已然崩出豁口的剑身,没好气地翻了一个白眼……

大敌当前,根本无暇悲伤。烈焰见沈游的身手高明、兵器优良,立刻也收敛了心中那一丝的轻蔑之情;他抢步上前、把缠在腰间的铁链子鞭抖成了一条灵蛇,直奔沈游的剑身缠去……

烈焰身为十二萨满卫的护卫长,自然是有他的独到之处;而他之所以会选择自幼习学此种奇门武器,也不是对于造型美观、风流潇洒的长剑有什么看法……

这是萨满卫的护卫长,必须要履行的职责!

而且,萨满卫也从不会与人单打独斗,任敌方是孤身一人也好、千军万马也罢,全部一视同仁。

好似这般久练久熟,又彼此心意相通的十二位手足兄弟,再加上如今还有着生长环境相同、但江湖经验却更加丰富老辣的前辈作为引领,他们所能展现出来的实力,就已经不只是加法那么简单了!

当朱掌柜朝着沈游迈开步子的同时,无论是精于弓弩射艺的寒冰,还是会打一手牛毛针的云雾,乃至于那位天生神力、心宽体胖的铁山、一起向此次行动的众矢之的——沈游,袭杀而去……

面对十几位不速之客的围杀,沈游连半点慌乱的神情都没有显露出来;他甚至还在弯腰执剑的时候,顺手帮青梅掠开了一缕被吃进口中的秀发……

萨满卫的真实武学修为,其实距离竹海剑池的白猿剑仙洪峰,都尚有很长的一段距离,放在江湖之上来比较一番,也只能勉强算作二流高手。不过他们这些人自小一起长大,对于彼此之间的了解、以及配合作战的默契程度,才是他们的最大的依仗。

晨钟响起之后,姑苏南城便开始了新一天的生活;然而姑苏北城,却仍然还在沉睡之中。

所谓晨钟暮鼓,这钟声一响,不但宣告了城门开启,同时也向监视沈游一整夜的十六名萨满卫,宣布行动开始的时机到了。

如今的沈游还在靠着身边的廊柱读书;而伏在他膝头酣睡的侍女青梅,双臂也正死死的环住他的腰身;无论是两人身上披覆的宽大兽皮、还是坐了整整一夜带来的手脚麻痹,对于这十六位萨满卫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出手良机。

刀柄正面对准沈游,乃是东瀛刀出鞘的先兆!

一道耀人眼目的寒芒、劈开了江南水乡这犹如蚕丝一般柔软的雨幕,直奔沈游的脖颈劈斩而去;而朱掌柜那双大脚板,经过了海上巨浪近二十年的锤炼,无论是重心还是步伐、体态还是协调性,都远非寻的常江湖人可比!

下一个瞬间,明月、辰光、以及骄阳三名萨满卫,也有样学样地落在了这位老前辈身边;他们四人彼此交换了眼神之后,便由身形最轻的辰光双手一搭,朱掌柜踩着他的手掌,借着他双臂上抬的力道跃过了沈家大宅的院墙……

即便他们这些人落地的声音极轻,可沈游现在的神智还是非常清醒的。自家院墙外翻进来了一个“东瀛浪人”,根本就不可能忽略的掉。不过毕竟这十几位萨满卫都是有备而来的,集结起来自然也要不了多久;只等沈游把青梅的脑袋轻轻枕在书堆上之后,小小的一间东院,已经站了足足十五位形态各异的汉子;唯的一名女性萨满卫——霓虹,也已经伏在了沈游身后的房顶之上,正在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街面上的动向……

无论是烈焰还是朱掌柜,心里对这位沈家的三公子,本就没什么警惕心;如果不是因为齐格奇有言在先,并且三令五申的告诫二人不可轻举妄动,他们可能早已取下此人的头颅,回到申城睡大觉去了!

经过了一番商议之后,十六位萨满卫决定分成东南西北四个小组,一齐向中心点的沈游杀去;无论最终哪一组的人得手,所有人立刻分别从四道城门出城,各自藏匿行踪;直到今夜子时初刻,所有人再回过头,来赶赴位于姑苏城西南方向的太湖渡口,与齐格奇和齐灵烟夫妇二人汇合。

姑苏城建的极其方正,如果从中轴线的衙门口画出一道十字的话,就可以把整个城市清晰的分为东、西、南、北四个小方块。东南、西南两个城区,密布着各式民居与大小坊市;而东北角则坐落着名门望族、乡绅富商的府宅,极为清幽雅致;而姑苏城的西北角,则坐落着书院、医馆、以及最上等的酒楼商铺等等、是文人雅士的集会所在。

似这般规划,有一个显而易见的好处,那就是如今这些赶早场生意的小商小贩,无论如何喧哗吵闹,也绝对打扰不到居住在东北角的阔老爷们……

至于宣布行动开始的当头炮,自然是由朱掌柜负责打响了!

沈游手中的《花草拾遗录》,此时也刚好看完。他轻轻的合上了书卷,把身旁用来压书的宝剑一抬,又从最下面随意抽出了一本名为《烟火杂记》的食谱,津津有味的读了起来。

他的这个行为,落在墙外树冠上的朱掌柜眼中,也只让他停滞了片刻;随即便强自压下心头涌上的不安与躁动,伸手脱下了双脚的靴子,又重新系紧了斜挎在腰间的东瀛刀,赤着脚板纵身向前一跃,落地之后几个翻滚卸去力道,便在雨声的掩护之下、悄无声息的靠在了沈家大宅的东院墙以外。

华禹大陆的人,自古把夜晚分为五更来计算。一更响净街鼓,声音一快一慢,同时关闭所有城门,宣告城中宵禁开始;二更响防火锣,两声匀速,嘱咐各家小心火烛;三更则响平安梆,一慢两快,恭迎过往鬼灵精怪;四更则响一慢三快的缉盗梆,提醒各家百姓小心门户、留神贼人入室行窃;五更则是一快四慢的鼓楼钟声,提醒城中百姓黎明即起,同时也宣告四道城门再次开放,宵禁解除。

不过这种老规矩,对于如今居住在姑苏城中的百姓而言,显然是没什么约束力的。居住在城中的百姓与商人们,已经不用下地干活了,所以除了那些守城兵丁、清扫街道的工人,以及专做早场生意的小买卖家,谁也不愿意在这春寒时节的姑苏城里,过早离开自己温暖的床榻。

五更天的晨钟声一响,那紧闭了一夜的姑苏城南门,也被两个睡眼惺忪的城门吏缓缓推开;城门外那些早早就在此等候的挑担货郎、赶着水车的工人,以及背着锅、扛着米面口袋的饭摊掌柜,立刻一窝蜂似的涌进了姑苏城中;再向护城河吊桥的另外一边望去,还有许多居住在外城的百姓们拥挤在一起,排着歪七扭八的队伍等待入城。

阅读马过江河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