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马过江河》
马过江河

第三章.剑问北燕 233.北海剑奴

惊雷,剑长二尺四寸余,比长剑短、比匕首长,规格尺寸同样非常别扭。此剑通体乌黑、没有一丝寒芒外泄,貌不惊人;而它的剑刃虽然极其锋利,但剑身却并无韧性可言,在华禹大陆的武器评价体系之中,就连称之为上品武器的资格都没有。

所以在沈归得知这两柄神兵,乃是一对雌雄双剑之后,也感到颇为诧异。他本以为这是北海剑奴寻求突破失败之后,想要返朴归真、继续仿照上古先贤文明于世的遗作——干将莫邪,仿造而成的一对象征着挚情挚爱的雌雄对剑。因为按照风格来说,惊雷剑很像是鱼肠、而春雨剑则很像是纯钧。但根据上古典籍记载,干将莫邪这对雌雄对剑,规格尺寸却是相差不大的!

所以沈归认为这对儿极度别扭的雌雄剑,兴许是北海剑奴已经放弃了自主创新的念头,却还放不下冶炼大家的这个名号,所以才较劲似的锻造出了两柄形式大于内容、又很难用肉眼看出彼此之间存在关系的仿冒品;但今日这一战,沈归却亲身感受到了这柄惊雷剑的奥妙之处!

关北斗连连摇头摆手地说道:

“你既然是回春圣手林思忧养大的孩子,自然也该清楚,我们这种地灵脉者,可是连半招武艺都练不会的。今日贫道前来,既是为了救我家七弟,也是为了救你沈归一命………”

“用不着,沈爷我过的好着呢!要是没你搅合的话,我现在都在秦淮河畔的头等画舫定居小半年了!赶紧说吧,我师娘到底是你们哥几个谁害死的?”

“得,就知道贫道这份人情,从你小子这里卖不出好来!”

说到这里,关北斗从宽大的道袍之中取出了一块布帛,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沈归接过来一看,发现上面不但记载了乌尔热阵亡的详细过程,竟然还是谛听探子传递消息的母版真迹!

看来这关北斗不光算计自己,就连他们谛听高层的拜把兄弟,他这个吃里扒外老骗子、也是照卖不误啊!

沈归如今才刚刚体会到惊雷剑的功能性,面前又站着是敌非友的故人,自然无法沉下心来好好体会一下其中的奥妙。所以他故作胸有成竹一般、对正在连声感慨的关北斗挑衅似的约起了战:

“怎么着老道?还有别的节目吗?你家老四的爪子让小爷捅了一个对穿,现在轮到你了?”

试想一下,像是惊雷这样一柄神兵,或许在两军疆场之上算不上什么威力无比的杀器;可如果用在两位武道高手的生死对决之际呢?眼看着自己在纤毫之间挡下了对方的剑尖,却被凭空多出那一段无色无形的气刃、瞬间穿透了心房!这种犹如排山倒海一般袭来的惊愕与诧异,会不会像是正在熟睡的美梦之中,却突然被午夜袭来的一道惊雷炸醒呢?

这柄上古神兵如果放在江湖人手中、如果内息的属性不能与惊雷剑相融合、或是根本就对音律之道不清不楚的人,也就无法体会这柄神器的奥妙所在。从伍乘风到岳海山,从岳海山再到古戒,全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最终与这柄实战利器失之交臂。

可这样一柄拼命神器,此时握在了闻名天下的愣头青——沈归手里;待他日后把这柄短剑使用纯熟之后,这江湖道上所有顶尖高手的末日,就算彻底到来了!

至于说如今握在沈归手中的雌雄对剑——春雨、惊雷;就是北海剑魔夫妇二人此生的最后遗作。

不过据说这对夫妇的性格都非常孤僻,所以一直都过着离群索居的生活。据沈归自己的猜测看来,之所以老叫花子伍乘风,能从他们夫妻二人手里套出这么多的神兵利器,可能是因为他们三人之间,同属墨门遗脉的原因所致。

墨家弟子,一脉化三支。这楚墨遗脉当代的掌门人,便是沈归的师傅——老叫花子伍乘风了;而擅长机关、冶炼、锻造等等机巧技艺的秦墨遗脉、由于他们的独门技术,对于战争与杀戮可以起到决定性的巨大作用;所以在这千百年间,秦墨门人也就遭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与迫害。时至今日,所有人都认为秦墨一脉的传人与弟子、早就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但沈归却有一个令老乞丐听完之后、都沉默不语、未置一词的猜想……

原来这柄雄剑,被剑奴赐名惊雷的真正原因,并不在于它规格特殊、色彩黯淡,出手之时仿佛雨夜惊雷一般迅猛无双;而是它真正的功能,就是用来探听敌人武器的“胡克盲点”,用于摧毁对方的兵刃之用;而敌人武器断裂之后所发出的那一声脆响、才是它被称之为‘惊雷’的真正原因!

而且由于惊雷剑的材质极其特殊,不但可以反馈不同的声音,还可以容纳内家高手灌注的内息;并且一旦条件成熟,还能把无色无形的精纯力量转化为实体,以达到延长剑刃、无形中杀伤敌人的效果!也就是说,实际上这柄惊雷剑之所以规格短小,原因就在于它只是半把武器而已!一旦被内家高手灌注了符合剑身属性的内息之后,这柄原本长度两尺四寸有余的短剑,骤然会延长到三尺有余,只是对手看不到由精纯内息组成的前半截气刃罢了!

正因为北海剑奴承袭了秦墨机关术与冶炼术的全部精要,所以他在被人称之为北海剑魔创造出来的作品,个顶个都怪异的很。就比如说曾经令沈归茶不思、饭不想的火器——墨雷,就是一种融合性的试验作品,想法十分前卫、理念也非常先锋;可沈归手里这一双雌雄对剑,明明是他封炉的最后遗作,却为何又回到了最初的原点呢?

春雨,剑长三尺八寸余,比三尺长剑的规格还要长出许多;虽然剑身锋利坚固、韧性十足,但无论用它耍出一套什么门派的剑招,很容易就会伤及自身;而沈归从李乐安哪里借来此剑之后,除了发现偶尔会有光晕逸散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奇异之处。

他认为这位冶炼大师——北海剑奴,应该就是秦墨传人、而且很有可能就是当时的秦墨门长!不过北海剑奴这一生无儿无女、又从未收徒;就连生炉子、拉风箱这种粗使活计,都是由剑奴夫人从旁代劳的。

所以也就是说,如果北海剑奴临死之前,没有给世人留下任何机关手稿与铸造心得的话;那么这秦墨一脉的传承与文明,就真的已经彻底断绝了。

无论他之前锻造出了何等水平高超的神兵利器,他都自认为没有脱离开干将莫邪夫妇的影子;而他也觉得自己穷尽一生的努力与心血,也终究无法突破这个看不见的束缚;所以从那以后,他便再也没有锻造过一把符合传统规格的兵刃了。也正是凭着他之后那些怪模怪样、用途不一的所谓兵刃,才让天下习武之人都说这位北海剑奴为心魔所困,彻底沦为了魔道中人。

这三尺宝剑,就是名门正派;剑尖带钩,就是邪门歪道;类似这种分类方式虽然简单粗暴的近乎于可笑,但凭着接受度更高,分辨起来更加容易,也就广受武林人士推崇。从那之后,本来人人交口称颂的北海剑奴,就变成了令人闻之色变的北海剑魔!

至于说齐墨遗脉的分支、虽然弟子众多,甚至就连沈归的丈人公李登李齐元,都可以视作齐墨当代传人;不过由于秦墨身上的污名过甚,所以饱受牵连的齐墨一脉,不得不改头换面、成了北燕鲁东路的儒林学派;也正是因为这个从善如流的变化,才使得齐墨一脉得以繁衍生息至今。

不过这样的齐墨、到底还能不能算是墨门弟子呢?这个问题只怕就连他们自己、都已经说不清楚了。一个变了味的齐墨——儒林学派,已经无法肩负起传承墨者精神的重任;而随着北海剑奴夫妇的消逝,秦墨一脉的机巧与技艺,也统统化为;了一缕烟尘;至于说一师一徒传承的楚墨,由于伍乘风与沈归都还在世,所以建制可谓非常完整;但由于楚墨一脉历来结构松散,流传至今时今日,在华禹大陆上浩如烟海的江湖客、游侠儿,也没几个人还记得有这么一对师徒,是天下江湖人的总门长了!

所以对于墨者来说,现在的状况如果说句日薄西山,都未免有些托大了。而伍乘风与他晚年收入门墙的弟子沈归,就是墨家一脉的最后两位守灵人。也不知道墨家的开山祖师,如果在天有灵的话,看到这门曾经兴旺发达的诸学之首、落倒今天这个收场,心里会是个什么滋味儿呢?

北海剑奴,乃是华禹大陆的历史上最负盛名的铸剑大师之一;而且他们夫妻更是继干将、莫邪两位上古先贤之后,冶炼铸造路上当之无愧的第一高峰。

这位铸剑大师早年的作品,全部都是按照传统规格尺寸铸造而成的典型华禹兵刃:比如说单清泉佩带的那柄二指宽软剑——潇湘;古戒如今随身佩带的三尺宝剑——紫电;还有那一柄不知散落在哪个角落的长剑——青霜;以及刀疤男手里那一柄没有刀颚的古苗 刀——倾城等等……

而他在盛年时期、也就是彻底遁入魔道之前,铸造出来的最后一把正统兵刃,就是如今挂在姜小楼姜三爷腰间的那一柄青芒神剑了!据说,正是这柄被竹海剑池当作镇派之宝的三尺青芒剑,才会使得北海剑奴彻底对自己的冶炼天赋产生了怀疑。

阅读马过江河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