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迦勒底的黑发骑士王》
迦勒底的黑发骑士王

第四十五章、远坂的邀请

比如八木雪斋之前在秋叶原疯狂采购的那堆东西。

总得想个办法带回迦勒底啊。

如果不行,就得趁着现在都看完,牢牢记在脑子里才行啊!

当然有。

八木雪斋和阿尔托莉雅,这两名从者,同样持有的【圣剑】就是关键。

站在对角线的两人,同时解放宝具,威力足以破坏大圣杯。至于溢出来的诅咒,就用自己的石兵八阵来处理。只要预先做好准备,有三骑从者破坏大圣杯并不困难。

当然,这只是破坏而已。解体圣杯需要更加完备的准备工作,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诸葛孔明是个合理主义者。

问题是什么,就去解答什么。

就好像数学题里,一个水龙头注水,一个水龙头排水,问多长时间能排完。他就是那种直接解题,而不去思考为什么非得一个放水一个排水。

同理,他现在思考的是如何让众人回到迦勒底,如何修正特异点。

如果破坏了大圣杯,特异点没有消失,那么就先回到迦勒底加以休整,带足人员重新挑战就是了。

爱丽丝菲尔就是圣杯的容器,或者是说,她就是圣杯本体。

不过,圣杯并非是单纯的有形物体,这个解释起来就稍微麻烦一点了。

首先要明确,【大圣杯】和【小圣杯】的区别。

小圣杯,在前三次圣杯战争之中,就是一个黄金色的杯子。因为第三次圣杯战争之中,被破坏了,所以第四次圣杯战争开始,为了让圣杯拥有【规避危险】的能力,所以爱因兹贝伦家族开发了【有意识的圣杯】,也就是爱丽丝菲尔。

换言之,爱丽丝菲尔就是圣杯。

而大圣杯,不是杯子,而是【魔术术式】。那是构筑在圆藏山地下大空洞之中的复杂魔术术式,可以从灵脉之中汲取魔力,引发奇迹。

大圣杯是不存在于常规意义上的【世界】之中的。

圣杯战争的初衷,是为了趁着【小圣杯实现愿望】的时候,打开世界和大圣杯之间的【孔】,藉由这个【孔】,窥探世界外侧的真理。

用电脑游戏来举例子的话,就是游戏里的角色试图穿越屏幕来看看屏幕外的玩家所处的世界一样。

现在圣杯应该吸收了3骑从者的灵魂,大圣杯应该开始蓄积魔力,现在去圆藏山,应该能感受到术式外溢出来的魔力。

到时候,说服爱丽丝菲尔应该是水到渠成。

也难怪埃尔梅罗二世会放松心情。

回到旅馆之后,他一推眼镜,道:“看起来,远坂家不准备放过你呢。”

他这么说着,走向阳台,推开透明的玻璃门,一封书信落了下来。

信封的泥封上,清清楚楚的印着远坂家的印章。外面还附加了特别的魔术术式,证明这封信确确实实出自于远坂家当主,远坂时臣的手笔。

八木雪斋一挑眉毛,心里不知道他在打什么算盘。

失去了archer和assassin,他到底邀请自己干什么?

埃尔梅罗二世拆开信,里面用利落的笔体写着颇为古板的句子。大概意思就是,希望肯尼斯能和远坂时臣会谈。这次会谈的地点,不是远坂家的大宅,也不是肯尼斯的酒店,而是冬木公园。

远坂时臣指定了一张椅子的位置,并且还写了【不见不散】的字样。

内容洋洋洒洒,写满了对肯尼斯的尊敬,也写满了自己并没有敌意的说辞。

“所以,见他吗?”

“哇,这个人太执着了吧……你说呢?”

八木雪斋没了主意,老实说,他是觉着真心无所谓啦。

远坂家怎样都好啦。

他现在比起远坂家,更想去看看自己买的小薄本啊。躲在房间里自娱自乐好几个小时。

“……如果愿意的话,我建议你去见他一面。他这么反复邀请,应该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哦哦哦,你的意思是?”

“用游戏术语来解释,就是让你触发支线剧情获得奖励。这么说你懂了吗?”

“原来如此,让我从那个老狐狸榨取财产吗?”

“远坂家以宝石魔术见长,擅长把魔力贮存到宝石里留存起来。不管是金钱价值,观赏价值,还是当做魔力引子,都是很有用的东西。”

埃尔梅罗二世的话让八木陷入了沉思,良久,果然还是好东西的价值更占了上风,本子的话,什么时候都能看,宝石啊……迦勒底可就不常见了。

而且,八木最近确确实实有准备用到宝石的地方。

“话说,你怎么说的好像就我一个人去一样?”

“就是你一个人去。你就尽管发挥你的胡搅蛮缠吧。就算跟他决裂也没关系。尽管去敲竹杠吧。”

“哦哦哦!”

“他这么执着于肯尼斯卿,一定是因为他有不得不低头的理由。你只要弄清楚这个理由就足够了。”

“收到!那么,我这就去!”

只要解体了大圣杯,这个特异点的圣杯战争就不可能存在了。

手段么……

这次圣杯战争,不管有多少人搅局,现在也到了尾声。只要最后争取到saber的帮助,如果还能跟rider说明情况,他肯定也会理解的。这样的话,圣杯战争就算是正式结束。

至于那个什么抑制力的代行者,怎样都好。只要迦勒底能回去,就没有任何问题。

不过,就结论而言,抑制力的代行者也好,rider也好,现在都无关紧要。

八木雪斋之前被暗杀者的起源弹打伤了心脏,爱丽丝菲尔没有办法应对起起源弹造成的魔力抵消状态,也无法应对魔龙心脏的诅咒,所以,她选择了另一条路……就是用她的发丝,注入爱因兹贝伦家的魔术,在他心脏外面编了一个【人造心脏】的壳。也就是说,她没有治疗八木,而是把伤口赌上了,不让诅咒外漏。

这是一个很有危险的行为,八木能活下来,完全是因为幸运。诅咒源源不断,不多时肯定会把起源弹的粉末消耗殆尽。届时,肯定会流到身体里。只能赌在那个伤口会不会自我愈合上了。

不过,结果是好的。八木雪斋也没有过多的说什么就是了。能活着就是最好的。而且,就算要怪罪,也肯定不是怪她啊,得怪打伤自己的那个人嘛!

怎么说呢,这个人,不管怎么看,都跟英雄这个词不相关啊。

回到了凯悦酒店,埃尔梅罗二世按照肯尼斯传授的方法解除了防御,回到了作为大本营的顶楼。

准备是什么?

当然是撤退的准备了!

直到次日清晨,迦勒底一行人便主动跟这边告辞。

因为还有四名从者,大圣杯不会降临。但是,已经充盈着三匹从者灵魂的大圣杯,应该已经溢出诅咒了吧?

爱丽丝菲尔人真的超级好的。

一夜无话,非要说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就是爱丽丝菲尔红着脸,把八木一个人叫到了僻静的房间里,原本八木差一丁丁点就相信她可能是要对自己进行爱的告白了……然后听她说完才知道,她是过来请求原谅的。

现在只要准备好,带着大家去圆藏山内藏圣杯的因缘之地就行了。

不过在那之前么……

还是得先做好准备才行。

爱因兹贝伦家的宴会直到深夜。

入夜,爱丽丝菲尔索性邀请大家住在城堡里。

不得不说,这次圣杯战争之中,八木算是遇到了保不齐所有圣杯战争参战组合里,最好说话的一组了。

阅读迦勒底的黑发骑士王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