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两颗干枯的心灵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呜哇,本来觉得身份证上的照片就够难看的了,没想到黑白复印件上的比身份证上的还要难看好多。”

    嗯,就这么忘记了,虽然很神经大条的继续写小说,大概有五天时间的样子没有注意到身份证已然不见了。

    不过还好店家细心,帮我好好的保存起来并没有给我恶意丢弃或利用,不管怎么说该感谢的还是要感谢的。

    嗯,游戏玩多了。

    穿过街道会有一个红绿灯,这连接着另一个街道。

    3,2......

    黄灯在倒计时!

    我理所当然的冲了过去,我越过了停止线所以不算违反准则。

    “喂喂,这边的路这么烂的吗?”

    我抱怨着。

    记忆中这条小路虽然不能说很平整,但也不至于现在那么坑坑洼洼,我每跑两步几乎都会向前打一个趔趄。

    “让开让开让开让开!”

    眼前突然出现一阵微弱的光亮,我看到一位女生正蹲坐在路边的人行道上抱着书包在看手机。

    不一定能避开了,这种情况下我想到的是......

    “快低头!”

    我大喊。

    我打算从她头顶跳过去,可是。

    可是少女看了我一眼并没有那么做,而是很淡静的伸出了一条腿。

    “喂,你!”

    我知道她要干什么了。

    下一秒,我被绊出去随着惯性向前摩擦了一段不近的距离。

    没错,是脸。

    不过还好女孩很及时的把书包抛了过来,准确的说是我附在书包上面由于惯性的缘故向前摩擦了一段距离。

    整套动作一套喝成,没有一丝的拖泥带水。

    “呼,累死我了。”

    我从坑坑洼洼的地面爬起来喘着粗气。

    “这位先生你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突然响起一句女声着实把我吓了一跳,漆黑的巷口突然被搭话不论是谁都会感到害怕吧。

    难道是刚才那位女生?算我拜托你了,打开手机屏幕好不好?

    虽然黑暗里突然出现一张脸的感觉也很恐怖。

    女生打开了手电筒。

    “那个......不好意思。”

    我拍拍书包上的灰尘递交给女生。

    “我不是故意的,但责任并不全在我,我会对你的书包进行赔偿。但是是贵方先对我造成肉体上的伤害未遂后间接造成了精神上的损失,其次你的书包是属于我被造成间接性的精神伤害上的间接损害,我没有故意推卸责任的但意思但我还是要实话实说,如果我被你绊倒后受伤了是属于故意人身伤害,但好在我现在没什么事不过我要求赔偿书包的费用由我们各自赔偿一半,如果你对此投案没有意义的话我们先加个联系方式明天下午六点我们在这里碰面我会给你一份合同,你只需要在上面签字盖章当时就会产生法律效力,如果你对此提案有异议我们可以进一步协商,如果可以我希望私下解决,我个人认为你没必要起诉我因为条件不足,而且就算你要起诉我也必须要由贵方给我请律师,然后......”

    说了这么多其实主要还是围绕一个主题——没钱,穷。

    “诶?不用啦,只是一个书包而已请您不要放心上。”

    女孩接过书包并没有再多的言语,只是一个劲的盯着远方看得出神。

    不知道她几乎与夜色融于一体的瞳孔究竟看到了些什么。

    “既然你不要我赔偿那我就先走一步了。”

    我微微对着女孩鞠了一躬后准备离开。

    “请等一等。”

    女孩又说:

    “如果有什么我能帮忙的请尽管说。”

    为什么?只是萍水相逢而且方式还不好。

    “哦?那我需要一位女朋友,你帮的了我吗?”

    什么的说笑的。

    可是女孩紧紧地咬住了唇角,很认真的在考虑。

    我只是随便说说的你还真当真了?如果你当真的话我也顶多会给你道个歉然后头也不回的走掉。

    一见钟情?日久都不能保证长远,何况只是一面之缘。

    从女孩放着装来看,她应该和我差不多大,十五、六岁的样子。

    “不行,我不能接受您这么荒唐的告白。”

    “谢谢你的心意可我是在看玩笑的......等等,你刚才说什么?”

    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被拒了?怎么可能!

    事实上也应该说是在我的意料之中,就从和我接触过的女孩最后都是哭着跑开的这一点来看,我好像并没有资格拥有恋爱这个神圣且美妙的宝物。

    即使这样,我还是对这次的试探还抱有一丝十拿九稳的期待的。

    “为什么?”

    我不动声色的追问下去。

    “因为我不是那么轻浮的女生,所以不好意思,不能回应您的心意。”

    女孩彬彬有礼的回答却让我差点咳出一口血。

    “不轻浮的女生吗?那这个时候应该待在家里埋头苦读才对吧。”

    我心里这样想着但是糟糕,我好像说出声了。

    目前,我对好孩子的了解就是那种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乖乖女一类的生物。

    女生沉默住了,可能我说到她身上我不知道的痛点了吧。

    “您跑的这么快一定是有急事吧?”

    乖乖女转移了话题,哦不,是乖乖女暂定。

    “嗯......是这样没错。”

    我突然想到了我还有事情。

    “不跟你闲聊了,我走了。”

    正好我也有些聊腻了,借着这个机会是时候和她说永别了,回去的路我还可以换一条小道走,绝对可以不和她碰面。

    “给。”

    女孩递给我一张卡片。

    这是什么?是名片吗?我迟疑的接过来。

    我是位作家,我的思想很丰富甚至到了脱线的地步,就那几秒我就已经把最普通到最坏的结果做出了归纳总结。

    “那边。”

    女孩纤细的手指指着坏掉的路灯旁边。

    刚开始我还没有适应黑暗,不过现在好多了,就算是没有灯光我也看到了那是公共自行车处,而且恰好还有最后一辆,就像特意为我准备的一样。

    “赶时间的话就去租借那辆脚踏车吧,我借给你卡片。”

    如果我借了她的卡片就等于欠了她一个人情,我讨厌欠人情。而且和我的打算不符所以我的答案是不需要。

    “这种东西,谁需要啊!”

    我大声说,真的有些像小混子一样随后,把卡片硬生生的递还了回去。

    “唔......”

    女孩眼睛里似乎有一些闪亮的液体在打着转。

    不会吧!

    “知道了,我知道了。”

    我一把又夺了回来。

    “别指望我会道谢。”

    我对她说。

    “没有的事,我没做过那种打算。”

    女孩轻轻地擦干眼角。

    “知道就好。”

    我会感谢,但是我讨厌说谢谢,而且大恩不言谢。

    车垫上还有一些没有冷却的体温,就算我有洁癖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这地面真的有够糟糕的。”

    我随着脚踏车一起颠簸,由于不是很了解公共自行车这类东西,这一次就先凑合吧。

    还好,东西确实是落在了打印店里,而且店主正在做一天中最后的确认时被我赶上了。

    身份证失而复得后,那并不太紧张的弦也松了下来,连脚踏车都骑的摇摇晃晃。

    原本我是打算用两百块补办一个新卡的,现在看来没有必要了。

    “在我做得到的范围内小小的请她喝杯奶茶吧。”

    我是这么打算的,但不是今天。

    太好了,女孩还在原处,依旧盯着遥远的彼方看的出神,似乎连挪动或者换种坐姿的迹象都没有。

    我悄悄地从脚踏车上下来,小心地推着脚踏车尽量不让它的齿轮发出声音。

    本来我想从黑暗里突然出声欺负她一下,可是因为不小心踢到一颗石子被发现后只能作罢。

    “嘿,欢迎回来。”

    女孩对我打招呼。

    “嗯,我回来了。”

    这种像熟人一样的对话让我感到很不习惯。

    “您以为我没有发现你吗?”

    少女用一点也不吃惊的语气,吃惊的说。

    如果不是她的眼睛突然在月光下闪亮地转动两下,从她有些无口的特征来看恐怕她是要发火的。

    不管是谁,在黑暗中突然被打招呼,一般来说都会很生气的。

    “你发现了我?别说笑了,如果不是我踢到那颗该死的石子的话。”

    “我以一分钟回头6次的频率等着你回来。”

    “额......”

    “真的?”

    “嗯,当然是骗人的。”

    这家伙反把我骗住了,还是有点能干的嘛。

    在我思考该如何还击的时候,女孩又开口了:

    “比起这个,趁早把脚踏车还上更好,超时会扣费的。”

    “啊,不好意思。”

    我不知道超时会扣费所以急忙以最快的速度跑到了停车处。

    “喂,借车的时候只要放上去就可以了,那还回去呢?”

    “步骤相反。”

    “完全相反?”

    “完全相反。”

    这些信息就足够了,没有必要一一问到,太繁琐。

    “希望没有超时。”

    我把卡片递还给女孩。

    “怎么会。”

    女孩歪着头像猫一样看着我说:

    “一小时内免费,您这一趟只二十分钟而已。”

    “什么!那你刚才让我快还回去......”

    “我只是逗逗您而已,而且我没说错啊,是趁早还回去会更好。”

    在女孩机智的辩解下我竟然没有反驳的机会。

    “总之今天就先这样,改日我会补偿你的。”

    “补偿我什么呢?”

    “补偿......”

    我知道自己没有用对词语,但要说报答的话又感觉很没面子。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少女抬起头直直的看着我的眼睛。

    “你想和我搞好关系吗?”

    “嗯!”

    女孩小声但很肯定的回答。

    “我劝你最好赶紧放弃这种无聊的想法,不符合实际。”

    “为什么呢。”

    “虽然我不是什么坏人,但也绝不像是你想象中那样好的家伙,就凭我......”

    “就凭您能让接触您的女生都哭着跑开,是吗?”

    被女孩抢答一步。

    “是的。”

    我只能很空旷的说出这两个字。

    当班主任被许多学生家长拜托一定要多照顾自己的孩子的时候,也一定是以同样的心情回答“好的。”吧。

    “请告诉我您的名字。”

    “背叛之神。”

    “背叛之神?”

    “是的,是背叛之神,你没有听错。这是大家给我起的绰号。”

    “可是为什么呢?”

    女孩好奇的问,只不过声音里没有半点好奇的语气罢了。

    “他们说我像‘第八罪——背叛’的小说主人公一样。”

    “哦,那确实是一本不错的小说。”

    原来女孩也看过。

    好看是当然的,因为那本书是我结合自身经历写的,竟然被别人说和自己很像然后被起“背叛之神”这个绰号什么的。

    “如果这么说的话,那这个世界早就不能仅仅只用八罪来概括所有罪恶那么简单的吧?”

    女孩想了想后说。

    “傻瓜,你竟然还当真了?小说终归是小说而已,书上记载的还仅仅是七罪。”

    女孩的想法萌住了我,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有意思的女生,如果不是以这种方式相遇,以这种空空如也的自己的话,倒是应该是我主动去问她的联系方式什么的才对。

    “可是,书上记载的并不代表全部都是完全准确的,说起来,任何一种事物都没有准确的正确定义。因为每个人的观念不同,然后世界观和价值观也不会相同。”

    女孩说的话挺有意思,我追问道:

    “那你能否举个例子?”

    “当然可以。”

    女孩小声但很肯定的说:

    “九大行星变八大行星,十二星座变十三星座。”

    嗯,确实很有意思,还知道冥王星和蛇夫座。

    “我叫芷柔。”

    “嗯,我没有想知道你名字的意思,但是既然你都说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记一下吧。”

    时间不早了。

    “好吧芷柔,你为什么不回家呢?”

    “待会儿我要去开宾馆。”

    嗯?我说过的,小说家的想象力一向很丰富。

    “你有男朋友吗?”

    我不想再这么含蓄的说话了,累。而且很有可能以后都见不到了,不如单刀直入的更好一些。

    “有的。”

    “诶?在哪里?”

    我有些吃惊,但我没做亏心事所以也不慌张。

    “就在这里。”

    我听后本能的朝四周看了看,并没有人。

    “您在看什么呢?背叛先生。”

    女孩小声问我。

    “我说,我们年龄相仿就不用说敬语了吧?”

    “竟然对初见面的纯情少女说我们只是普通朋友什么的......”

    女孩抱着书包遮住她小小的面容,但是这句话是太绕了还是我智商受限搞得我听得并不太懂。

    “我们是恋人对吧?在二十五分钟前您向我进行了表白。”

    “是的,然后被拒绝了就没有下文了。”

    “咦?我并没有拒绝啊,我是说不想这么随便的做恋人,至少从零开始,从朋友开始做起。”

    “从你刚才的话来看根本就没有这些意思,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简单粗暴的拒绝了我。”

    “那可能我表达有误......那我重新说一次。”

    “不必,免了,本来我也只是玩玩而已,你也不必当真。”

    “怎么会......只是玩玩而已什么的。”

    “注意下你的措辞不然我可能就要被凑巧在附近巡逻的民警带走了。”

    我有些郁闷,是她不得不让我使出我自以为最卑劣的人渣行为的,但是这对我们都好。

    “喂。”

    我把她扑在了地上,两只手控制在她周围使她没法逃跑。

    “你说我们是恋人是吧,那是不是要有些诚意?”

    我装出不怀好意的样子看着她起伏的胸脯,虽然有些平坦。

    “之前我遇到的女生可是都做到了。”

    编谎是我的强项,虽然这种谎言会让我有些难堪但还好夜色很黑再加上我的皮肤也不是太白皙,也还是能比较完美的与黑暗融于一体的。

    “那,您会对我负责吗?”

    女孩竟然接招了,这是不可能的!

    “不好说,和我接触的女孩......”

    “最后都哭着逃走了。”

    女孩又替我说了出来。

    突然,女生坐了起来,我被反扑在地下。

    “不好意思,借只手。”

    女孩把我的手放在她的胸脯上,虽然小小的但也足够柔软。

    “喂,你!”

    “哎呀,您的心跳加快了呢,完全没有您刚才说的那样,那么镇定自若。”

    女孩另一只手停放在我的心脏处。

    “哼。”

    女孩突然小声的哼了一声。

    “但是......”

    女孩完全不给我发言的机会。

    “从刚才的行为来看,您所说的女生都是不存在的、是骗人的吧?虽然不知道您这么做有什么目的,但是至少我是知道那是骗人的。”

    “我知道了,是我不好,我的手能放下去了吗?”

    “哎呀,明明那么高兴的样子。”

    女孩轻轻放下我的手说:

    “我也是第一次。”

    “你是指哪个方面?”

    “全部,包括刚才你所体验到的感觉也是第一次。”

    “那我还真是罪大恶极......”

    “虽然像是这样但是我自愿或是我强迫您的。”

    如果她自己有这种意识那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吧。

    “我要回去了。”

    我不想再被她耍的团团转,向来只有我耍别人的份,别人是猎物而我是猎手,今天我感觉我变成了猎物,遇到了一位极为可怕的无口美少女猎人,而且智商爆表。

    智商爆表,所以像位小疯子一样,有时行为也相当的脱线。

    至少他人是难以理解的。

    “嗯?不去宾馆了吗?”

    女孩歪着头问我:

    “我们不是恋人吗?”

    “我曾几何时说我们是恋人了?”

    “那好,您还知道您刚才摸了少女的胸部了吧?”

    “更正一点,不,是两点。第一我是被迫的第二,少女的胸部不会这么的平坦,你这顶多是萝莉级别的。”

    我能感到她眉毛稍微动了动,看来她对自己的身材多少还是有些在意的。

    “不管怎么说,衣服上面都有您的指纹和一点点汗渍,刚才您的手出汗了对吧。”

    女孩用没有表情的声音无声的威胁着。

    “你,你想干什么?”

    无形之中,我完全走进了她的圈套,一切都被她掌控在股掌。

    “答应我,做我的恋人。”

    “为什么?”

    “这个......有机会我会说的。”

    “这算什么,我要是不呢?”

    “那我就要告您强奸未遂,然后买一只录音笔随便录一段音频。”

    “这么狠毒。”

    我不禁惊呼出声。

    “好吧,可是我想知道为什么是我,如果这时候走过来的不是我是真正意义上的混子或路人,你也会这么做吗?”

    “哎呀,果然您还是把我当成轻浮的女生了,虽然我也能明白的这样想的想法。”

    女孩说:

    “如果刚才您真的跟我去了宾馆可能也只是转一圈后趁我一个不注意然后像老鼠一样溜走吧?”

    “哼哼,那还真不好说,我也是男生。”

    “就算住下来我也不相信您和和我在同一张床,因为您会难以入睡然后一直辗转反侧。”

    “嗯,有道理。”

    听完她的分析后我干脆都不去自己想可能会发生什么了。

    “青春期的男生我也不是不能理解,这是‘色欲’吧?”

    “嗯......我无欲则刚。”

    “可得了吧,恋爱不都是从耍流氓开始的吗?牛郎织女是牛郎偷看仙女洗澡,灰姑娘的水晶鞋说明王子是足控什么的,难道您也是足控?”

    女孩想到一出是一出,说完便快速缩回自己的双脚,小心的抱着膝盖像猫一样看着我。

    “就算我想看我也看不见啊。”

    我无奈的放弃了反驳,这个女孩说什么都是对的,我自傲能把煤球洗白可她能把白煤球洗黑,这也是一项本事,但也说明这个女生也并没有那么单纯,肯定她也是为了自己的目的想要利用我,但我没有傻到被别人利用还不进行还击。

    除了那个人,夺走了我心智的那个人,能让我发誓从此以后不在动情的人。

    “您的手机号与联系方式留一下。”

    女孩无声且不容拒绝地递过手机。

    我迟疑了几秒才接过来。

    “哎呀,您要是想留错误的信息也不是不可以,放心,我不会核对的。”

    是吗,但就算是我也不会坏到这种地步,而且说起来我只是有些问题但是并不坏。

    “明天见,芷柔。”

    我做出最后的反击说出了她的名字。

    “啊啦,您还真相信了那是我的真名吗?”

    芷柔面无表情歪着头看着我。

    “啊,是的,我相信。”

    我肯定的说。

    “咦,明明被我耍的团团转竟然还相信我,背叛之神不适合你背叛之神先生,干脆叫‘好好’算了,有个成语不是叫‘好好先生’吗?”

    “可别,还是背叛之神更有震慑力一些。”

    “那要我揭穿您吗?”

    “还请你手下留情......”

    “难道这个称呼一开始就是......”

    “什么?”

    “不,没什么。”

    芷柔想了想后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那,晚安,背叛之神先生,祝君好梦。”

    “啊,我会思卿入眠的。”

    “哈哈,真的不来宾馆坐坐吗?”

    “你又来了。”

    “啊,不好意思。”

    少女抱着书包站了起来说:

    “就是您真来了也没关系,就算真的做了一些羞羞的事情我也有很多方式会让你负责。”

    “哈......这种事情还是要两情相悦......”

    我被反压制住了,只想尽快结束这个话题。唉,轻敌了,我真是自讨苦吃。

    “两情相悦吗?听上去也不错。”

    芷柔表示赞同。

    “嘿,你在哪所学校,真不可思议您竟然和我同龄。”

    “你以为我在骗你吗?”

    我因为一些个人原因,有时候会把自己打扮的更成熟一些。

    为了表示我确实和她同龄个显示诚意我连所在的班级都告诉了她。

    “咦,咦咦!真巧呢,然后不好意思我要先走一步,失陪了,哦对了,我的手机。”

    “啊,忘了,不好意思。”

    我把手机还给芷柔。

    还有,那句“真巧呢”是什么意思?

    芷柔接过手机后打开来看了眼时间后又刻意看了我一眼才熄灭屏幕。

    随后,我能能听见她站起来背好书包以及拍掉身上尘土的声音,然后。

    “再见。”

    她说。

    “咯噔,咯噔。”

    芷柔走开了,而且从月色的光亮能隐约的看出她身体的轮廓,她刚才是对我轻轻的鞠了一躬后才离开的,而现在她的身影早已融入夜色。

    从她拍打尘土和衣服发出的声音不难判断出来,她今天穿的是短裙和过膝袜,从鞋子的声音来听应该是小皮鞋吧。

    应该是很美很美,像公主一样的淡粉色的精致皮鞋。

    就在我沉浸在思索时手机突然响起,而且显示的是陌生号码。

    “喂,你好,哪位?”

    如果是恶搞电话我会立刻挂断,我没法不接,万一真的是别人有事找我呢?虽然是朋友的来电倒不太可能。

    “是我啊,是我。”

    熟悉且陌生的女生从听筒传来。

    “这个声音......难道是芷柔?”

    “是我,难道这么快就把我忘了吗,亲爱的负心汉背叛之神大人。”

    “请不要这么称呼......”

    我无奈的单手捂脸。

    “你不是说不会核对手机信息什么的吗?”

    我突然想起来了。

    “我只是说不会立刻核对。”

    芷柔在听筒里依然是小声说。

    所以说,你什么时候表达出是这种意思啦?这种剧情好像刚才也感受过一遍了!

    然后我看到我的好友请求里有一个感叹号。

    这,就是我第一位朋友,也是我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女朋友。

    “糟糕,因为芷柔的缘故我都忘记时间观念了,这下会被骂惨了的。”

    我也赶紧一溜小跑往家里赶去。

    我承认我是宅男,但是宅男并不代表不会做一些锻炼运动,我在家里可是每天都有做卷腹运动的。

    只是我把运动范围弄错了,我以为只要是运动了效果就像是通用的一样。

    好像我没有资格说这句话,拖更小说这种事情我都已经不知道干过多少回了。

    在漆黑的小道上我一路小跑。

    “呼,累死我了,我每天也有锻炼可为什么还会感到那么累。”

    大多数人可能会觉得我这个时候很慌张,诚然我的心情波动虽然不是静如止水但也只是像一颗石子被投入安静的池面里泛起点点涟漪而已,一颗很小很小的石子,水面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解决的办法有很多,最有效也最麻烦的就是补办了吧。

    花钱消灾。

    总之我先去一趟打印店吧,这个时间了不知道有没有关门。话说我刚从书店回到家里还没有两分钟,这个时候突然再出去家里人肯定会怀疑的吧。

    不管了,今日事今日毕!

    “唉,我长的那么帅身份证上却把我拍的好难看。”

    最后——

    这下有些头疼了,本来近期手头就紧。

    但是我大概知道在哪,虽然上次我打印完合同后心里也想过不要忘记拿走任何重要的物件,可是......

    我不像有些人那样会在相同的地方拼命的寻找,好像它还会在原地突然冒出来一样。

    这个时候是要想解决方法而不是白日做梦。

    我想起来了,我简单的还原一下当时的情况,那就是——

    “回头千万不要有东西忘拿了。”

    然后——

    “我的身份证不见了!”

    我又确认了一遍后得出结论。

    没什么好确认的,卡包里唯独身份证的位置是空缺的就已经能说明问题了。

阅读背叛之神想恋爱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妻迷心窍你的口红真好吃天陨路给自己写一个男朋友与狼共舞:锦绣山河之农女都市玄幻之我是老祖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