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生于66年》
生于66年

14.小肉手的巴掌

这下好,张大菊是彻底捅娄子了。

王芳嘴里哼着小调走回去了,赵老奶心虚的不敢搭话,这以后还指望老二家的养老,要真是得罪狠了受罪的还是他老两口。所以对于赵老奶来说,张大菊一次又一次的闹幺,不仅没能让她去抢好处,然而让赵老奶底气越来越不足。

这种时候,关乎到自己的养老问题,重孙子就随他去吧。

男娃不顶用,长大了不还是听媳妇或是老娘的,倒是女娃子,当家做主权力大啊!

完了,碗里还亲自被婆婆夹了一块薄薄的肉片,李大花感动的想着:以后再也不听老大家的搅屎棍乱鼓捣了,讨好小妹有肉吃!

天知道赵小妹那小短腿怎么那么能跑,越是能跑越是能吃!

饼子很难咽,但是沾了点油腥子却是无上的美味了。

饭分下去后王芳就不管了,赵草根只要不抢二房的东西,其他的一律不问,反正自己小妹面前的是不可能让他动的。

可是她低估了肉的诱惑力,“给我!”赵草根黑黢黢的手一下子伸到了碗里,直直的没入了鸡蛋羹当中。

王芳的脸当时就黑了,赵栓田有些得意,办法还不都是人想的?

“呵!”赵小妹冷笑,一巴掌就拍了下去,赵草根嗷的一声就叫了起来,谁知赵小妹淡定的把碗端了起来,一勺子就舀了下去。

在蛇肚子里都滚过的人,你指望她有洁癖?

做梦!

反正奶她规定饭前要洗手,总之是过一道水了,赵草根天生黑她不介意。

“你咋打人呢?”赵栓田不悦的说道:“二弟,你不管管?现在不知道心疼兄弟,以后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赵拴柱斜眼看向他,“吃你家饭了?”你别忘了你现在端的是谁家的饭碗。

“你!”赵栓田瞪眼。

赵草根捂着被打疼的手哭的哇啦哇啦的,赵小妹丝毫不被噪音干扰,到最后给她爹娘爷奶一人一勺蛋羹,然后抹抹嘴,试了试自己最新发现跟过来的重力特质。

“砰!!!”

便宜木材打的便宜方桌,硬生生的下去了半公分的小巴掌印。

赵家众人:

赵小妹:还不错,这又不是啥异能,是她天赋异禀而已。

听到重孙子哭所以过来瞅瞅的赵老奶:完了,真是女煞星!

“哇!嗝!”赵草根被他娘捂住了嘴。

“你们吃,你们吃。”赵小妹摆摆手便下了桌。

她是饿的快,但是一顿饭的胃口还是正常小孩儿的量,只是一天要吃好几顿罢了。

“小妖怪!!!”赵草根咬了他娘一口,嗷的一声叫了出来。

“张大菊,草根这思想觉悟可不好。”王芳似笑非笑的说道:“女娃子力气大了有好处,可是你家草根”

张大菊猛地打了个哆嗦,想着自家公婆被抬回来时那红小兵的凶狠的模样,搂紧了儿子低头默默的扒饭。

王芳舒了一口气,力气大什么的那是可造之材!

只是她没想到,等这可造之材上学后,有点儿不怎么想造。

大约今天是太心虚,张大菊难得的没有吃完抹嘴就进屋,反而是让男人将孩子赶紧抱进屋,自己带着没吃饱的肚子委委屈屈的收拾桌子。

越想越委屈,眼泪啪啪的掉。

今儿本来是李大花干活,不过这位娇贵的大嫂难得肯动手,她自己乐的在一边打下手。

张大菊抬头看了看这三弟妹,心说这世道也不知道是咋了,竟然没有人稀罕男娃了。要知道在她娘家,她娘为了生一个男娃,可是硬生生的生了七个闺女啊!

虽然被戏称为七仙女,可这七仙女没一个长相在及格线以上的,甚至都被洗脑的很彻底:啥都不如男娃重要!

李大花把桶里的碗捞起来,竖着放在木架子上,然后讥笑道:“大嫂干活可仔细一点,别打了碗,到时候娘生气可就不好了。”

张大菊嘴角动了动,然后叹了口气:“三弟妹啊,咱两家都不是亲的”

李大花连连摆手,“想发牢骚你可闭嘴吧你,亲婆婆都没让我三个丫头吃上鸡蛋!”

张大菊没想到她会这么说,一时倒是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李大花看了她两眼,然后说道:“我说大嫂啊,你消消停停的过日子不好吗?你也知道咱们两家不是亲的,所以别想着跟二弟妹还有小妹比,小妹那乖巧的娃儿也没得罪你,你做什么三番五次的让草根去欺负她?”

关键你还欺负不过她!

张大菊彻底懵了:可那不是应该的吗?!

打小的时候她就知道男娃重要,自己七姐妹,她是老六,底下还有一个七妹。打从大弟出生后,她就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老娘的态度,就连七妹因为后头跟着的大弟也享了不少的福。

所以她知道,男娃才是一个家庭的重心。

要不怎么上次王芳说一条裤子她难堪呢?家里还真就只有一条好裤子,现在就等着七妹嫁到好人家帮衬了,别看张大菊她娘重男轻女,但是为了让女儿卖个好价钱,尤其是长得不错的小女儿,她还真就是把姐弟俩放一个被窝的。

说是沾沾男娃的好运,以后专生男娃。

其实这个时候的人,老农民有淳朴也有龌龊。

但是不管怎么说,亲姐弟那是指定没有那些破烂事儿的,但这架不住人家说啊!

农村人哪有啥待客不待客的,屋门一推就是炕,可不就把姐弟俩堵被窝了?

白溜溜的大腿一看就养的好!甚至张大弟因为睡觉喜欢撅蹄子,跟他一个被窝的总是挨踢,所以张七妹的腿上有些淤青,就连自己没嫁人的时候腿上也是有的可这是亲姐弟啊,咋会有龌龊?

虽然啥事都没有,但是架不住那些龌龊的人啊!

张大菊虽然跟七妹关系一般,但是对于大弟可是疼到了骨子里的。她为什么老是闹幺?还不是为了把好处捏在手里帮衬大弟?

眼下七妹的名声坏了不能说到更有钱的人家,她这个六姐为大弟攒点东西难道有错吗?

没错啊!

可是当家的不是她,她现在别说攒东西了,就连自己儿子草根都亏了嘴。

瞧,男娃有啥用?

李大花咽了咽口水,但还是盯着仨闺女把肉糜蛋羹给吃了下去,省得不小心就被草根给抢了去。

到了晚上,东屋的老两口在自己屋里吃。王芳亲自把菜分好,照旧是咸菜疙瘩加稀饭。只是赵铁锹和老二老三面前是半干的稀饭,甚至四个小丫头面前还各自有一碗加了肉末的蛋羹,唯独大房两口子,清汤寡水加野菜团子,赵草根面前连个鸡蛋壳都没有。

张大菊:

她草根是男娃啊!

“你就问问大家伙,你们两家犯的事儿,还指望我拿亲生的待你们?这是啥年景,哪个傻子亏待自家孩子给别人家吃好的喝好的?”

众人都笑了,是啊,再是男丁那也不是自家的。

就算是拴柱家真生不出来,可这想要男丁人家也往远了找,找那种联系不上的。你这种亲爹娘还在,还是白眼狼的份上,人家没让你饿死就真是天大的善心了。

“大翠,拿着票去割点肉,咱家离镇上又不是太远,晚上下工了让你爹你男人好好补补。”

李大花眼睛一亮,虽然肉没她的份,但是沾点味道也好啊,晚上回屋让拴河再加把劲,说不定下次吃肉的时候就有三房的份儿了!

没啥好处不说还得罪人,以后谁敢跟你们家来往?难道就不怕下一个举报的是自己?

更何况,村子里出了这么一号人,以后还不定怎么被人说道呢。尤其是现在的张家村,因为张大菊这个老鼠屎,赵家村有几个说亲的都吹了,她娘家还指望把她妹妹卖一个好价钱呢,现在可算是恨死了她。

“你再搞事儿,给我滚出去算了,反正过继过来就挂个名,可没说还得一块儿过活!”

喷了一通,王芳感觉神清气爽,要不是怕你脑子不清楚惹事儿,早就一脚踢出去了。

“男丁?”王芳呸了一声,“你男人不是男丁?你那亲公公不是男丁?到头来爹娘还有你们两口子不还是靠着我?光想着享福的男丁我要他干啥?”

“真以为生个儿子就当祖宗了?你问问咱村里人,谁不会生儿子?就算没儿子咋的?我还就告诉你了,我家大翠生儿子我乐意宠着,就算没有我也不稀罕你家的!养着你们一家废物就算我心善了,你还想咋的?”

“你回去吧,张大菊,我把话撂这儿了,从今儿起,你男人挣多少工分你吃多少粮食。”王芳列了列嘴,“你们一家三口的口粮,端看你跟你男人愿不愿意干活了!”

众人乐得看热闹,全是张大菊太恶心人了。

虽说外面都说举报啥的举报,可真举报了有啥用?

“不干活还想吃的好?”

“谁惯你!”

张大菊被说的脸僵住了,“可我草根是男丁”

阅读生于66年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