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赵老奶的苦情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好个屁!”钱口袋骂骂咧咧的。

    农村不生儿子的也不少,这要是把王芳惹急了,她真的去镇上举报咋办?

    到时候男人儿子都被小兵抓走了,留下这么年轻的儿媳妇她带着儿子改嫁行情也火!

    顶梁柱要是出了事儿,她孙子说不定都保不住!

    她生怕王芳不满意,将口袋拎出来后说道:“他婶儿啊,这就给草根熬了一点,其他的你也知道,我们家实在是”

    王芳估摸了一下重量,少的那点也不计较,能讨回来把人压伏住她已经很满意了,要不然扯皮就该扯个没完了。

    粮食给要回去后,赵老大没办法,带着媳妇和三房的两口子夜里趁着劲头去山上弄点子东西。没想到他们运气说好也不好,倒是抓着了几只野兔,四个人想着家里没粮食吃了,尽管很馋肉,但还是趁黑约着一起去黑市,打算换点粗粮回来。

    这吃饱饭后是再也忍受不了饿肚子的,谁知道事情就是这么巧,他们让红小兵们给逮住了!

    那动静可不得了,这正是红小兵们最想要立功的时候,黑市上那么多人,当即就被抓了不少,这四个大人左躲又窜的,硬生生的在跑上沟渠的时候还舍不得手里的东西,结果一个接一个的掉了下去。

    事情通知到的时候,赵家村的人都惊呆了。

    尽管他们知道老大老三两房不是东西,祸害爹娘祸害兄弟,可是万万没想到他们会把自己给祸害没了啊!

    就是王芳也从没想过叫他们去死,心里想着是不是自己白天不把粮食要回来他们就不会铤而走险了?

    内心一时有些歉疚,想着要不要送点东西过去。

    赵老奶当即就哭晕了过去,醒来后对着王芳又打又骂,说是二房害了她两个儿子。

    村里人帮衬着把人领回来快点儿把事儿给办了,可是没想到外面的火终究烧到了赵家村。

    “这种投机倒把分子就算是没有跌下去也是要吃枪子的!”一头短发的女青年站在麦场上高声喝到,“这种国家的败类绝不容许出现,你们赵家村出了这种人,对得起国家为咱们的付出吗?”

    底下的人事敢怒不敢言,这些红小兵的派头比干部都大,且镇上的事儿他们也听说了,好些个干部老师都被压了下去,里面还有一些大医院的大夫,他们就是些土里刨食的,更是不敢得罪他们了。

    “听说你们这里还有地主家的大小姐,是谁?站出来!”

    王芳腿一软,身旁的赵拴柱抖着腿把自己娘给挡住。

    “我举报!是她!”张大菊站了出来,她恨啊,要不是她王芳,自己男人怎么会死?

    “她是地主家的大小姐,每天还给自家孙女一个鸡蛋吃!这种资本主义的享受根本就不符合老农民艰苦朴素的作风!”

    “你给我回来!”赵老奶都快吓傻了。

    她平常跟儿媳妇斗气也就是说说而已,哪里真有害人的胆子?

    “她说的没错!”王芳见所有人都看了过来,抖着手往前头走。

    “我叫王芳,我爹是地主,不过我爹走了以后我就把家里的钱财都捐出去了,因为我知道这些都是不义之财!不应该留着,所以我愿意捐出去给需要的群众!刚刚那个人是我的堂侄媳妇,我家孙女出生后有些小,这一天一个鸡蛋是我们全家人省下来的,村里人都可以作证,我们二房一家勤劳肯干,每天都去地里上工,我虽然是地主家出身,但是我勤快肯干活,每天都能拿八个工分!”

    “这位闺女啊,我也能证明,我能证明我儿媳妇是真的改过自新了啊!”赵老奶颤抖着小脚走上来,“我们家祖上都是老农民,村里人都知道我跟老二媳妇处的不好,所以我绝对不会包庇她!”

    那红小兵本来听到王芳的背景还是很凶煞的,结果听到她后面的话后神色也缓和了下来,再加上身旁也有人跟她说这些事儿,毕竟王地主家的闺女当年把家财都拿出来还是很轰动的。

    “嗯,你能改过自新就好。”说着,她神色又严厉了起来,“不过这不能掩盖你以前享乐过的存在,赵铁牛,往后每个月让王芳往镇上办事处交一份思想报告!”

    至于鸡蛋不鸡蛋的就不追究了,她自己孩子也是一天一个鸡蛋的养着。只要不是思想觉悟上不对,这吃鸡蛋也不是大错。

    “是是是。”赵铁牛连连点头,顺便使眼色让人把张大菊拉出去。

    “嗯,以后你们赵家村要是还有这样的事”她嘴角冷笑,“到时候都拉出去看看那些投机倒把分子是什么下场!”

    一行人走后,张大翠当即就把身上披着的东西扔了下来,嗷的一声就冲上去骑在张大菊身上打。

    “你这个丧良心的啊,你这是要害死我们家啊”

    王芳也靠在男人身上哭,这本来就不是她的错,合着她那会还心软?

    “奶!奶!奶!救我啊奶!草根不能没有娘啊!”张大菊在不断的哀嚎,脸上很快都被张大翠给打肿了。

    赵家的老屋院子关了起来,赵老奶捂着心口大喝:“够了!”

    王芳摸了摸眼泪,把儿媳妇拉起来就要往家走,“老二家的你站住!”

    “娘你还想干啥?死者为大我们就不说啥了,但是娘你非要把我们二房祸害完才舒坦是吧?”王芳冷笑。

    “你,你”赵老奶抖着手,眼睛一翻就晕了过去。

    “娘!”赵铁锹扑了过去。

    王芳跺跺脚,可还是上前搭一把手。

    将人抬到炕上,赵老奶拽着赵铁锹的手不停的哭,“老二啊铁锹啊!”

    “娘”到底也是亲兄弟,生气归生气,可是都这样了,他心里也不好受。

    “老二啊,你大哥三弟都去了,剩下这一家老小怎么过哦”赵老奶捂着心口不停的哭。

    她是真的伤心,一大一小儿子去了她能不伤心?

    可是伤心也不行啊,还有大孙子和三孙子,还有重孙子啊!

    她再是眼瘸也知道自己俩孙子当不起家,这一下子人都没了,她重孙子可咋办啊!

    “娘你放心,我”赵铁锹被王芳猛的拉住袖子,嘴里的话顿时就咽了下去。

    赵老奶暗骂王芳不是个东西,可是刚刚张大菊那番作态可是引起众怒了,自己现在也只能仗着老二这档口心里受不住来说道了。

    “老二啊,你就把你大侄子跟三侄子记在自己名下啊?娘不会亏待了你,你大哥和三弟对你媳妇家做的那些事娘都知道,可娘也是为了这个家好啊!”

    “娘,那个都破那啥旧了,这可是白花花的粮食!”张大翠不甘心。

    钱口袋阴恻恻的看向她,“粮食咋啦?”粮食也没有男人儿子还有孙子重要!

    “大嫂,孩子不懂事骂两句就是了,你把小妹她姥姥的粮食还给我,你自个儿的儿媳妇随你怎么管教。”

    “给你!!”

    钱口袋很干脆,她倒是喜欢占便宜,可是她更清楚这妯娌的便宜比孙毛丫的还难占,所以也就不去废那个劲。

    “叫唤什么,咱们都分家了,还找过来干啥?”钱口袋揉着鸡窝头不耐烦的打开了门,“又咋的啦?”

    “咋的啦?”王芳指着门槛上的张大菊冷笑,“米糊糊吃的爽快吧?好你个钱口袋,你非得逼着我去揭发是不是?你张大菊跑到孩子她姥姥家去威胁要粮食,咱们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们家可没有男孙,看你男人儿子到时候落不落得了好!”

    钱口袋脸色变了变,“你够了,老拿这事儿出来干啥?”

    这年头作孽的多了去了,生了女娃子就溺死,现在三四十、四五十的老光棍多了去了,别说带孩子的寡妇二婚头,就是四十多的老娘们也有人要咧!

    “二弟妹啊,你看这孩子不懂事”钱口袋赔笑道。

    “你给我回来!”钱口袋拉住了她,压低声音说道,“是不是老张家的粮食,啊,是不是?”

    张大菊看了王芳一眼,不情不愿的点头,“是的,可是娘,我也是为了咱们草根好”

    “干啥?你问问你好媳妇干了啥!”

    “那我大菊娘家的。”钱口袋说道,“大菊你说是不是?”

    王芳到的时候,张大菊正坐在门槛上给草根喂着米糊糊,时不时的偷吃一口,见王芳往这边来也没有站起来打招呼的意思。

    “钱口袋你给我出来!”

    “是!”张大菊抱着儿子站了起来。

    “你娘家穷的出门轮换着穿裤子,一家子老小窝一张床上,还能给你大米吃?”王芳可不管揭不揭短的话,这要是不一次性压下来,后头指不定闹多少的妖!

    “你怎么说话呢!”张大菊气的脸色通红。

    看到大孙女喝完了,王芳让张大翠带好孩子,自己气冲冲的过去找麻烦去了。

    本来嘛,算计人家儿媳妇的娘家顶多就是气愤。但是这孩她姥姥就一个闺女,人家年纪也不算大,不是小两口的拖累。这张大菊的算盘要是打成功了,她儿子该得多累?

    不是说不让儿子养丈母娘的老,而是这被人家欺负了啊!

阅读生于66年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东方炼金使二次元帝国一号红人百变之萤舞流年一眼情起,大叔娶妻狠心急三国之四世三公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