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无辜的吃瓜群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赵老奶在东屋门口看着,虽说心疼大孙子,但是这女煞星她也是不敢招惹了。心说她不主动,草根一个小娃娃总不会有事的吧?

    不老话说什么祸不及老幼的吗?

    她虽然老了被祸及了,可草根才多大点儿人啊,又不是故意的,要点吃的总不费劲吧?

    草根可是她的护身符,千万别被吓着才好。

    “放你娘的屁!”王芳直接一巴掌把张大菊掀翻。

    你老赵家有个屁!破屋子几间的贼窝!

    不得不说,美人打架也还是美人,赵铁锹担心自己秀气瘦弱的媳妇吃亏,硬是绊住了想要上前的大哥和大侄子。

    “大哥,你今儿要是敢过去,我赵铁锹就不认你这个大哥!”

    “不认就不认!老赵家的东西本来就是我们草根的!”赵铁板叫道。

    赵小妹麻溜的把蛋羹喝完,心说这老流氓还挺不要脸的,下了炕就想去给亲奶帮忙,结果被张大翠给按在了被窝。

    不得不说,长期受压迫还是有一点好处的。

    那就是二房的婆媳由于不招待见,比其他两房被偏心的力气可大多了,再加上三房没儿子也底气不足,所以名为拉架实则暗地里也给大房婆媳下黑手,所以这一战,大房婆媳惨败!

    最后赵老奶出来打圆场,赵栓柱趁机挡住了大伯娘,把自己娘扶屋里去。

    “娘!”赵拴柱看着媳妇给自家老娘上红药水,悄声说道:“娘,我前两天就想着咱家重新弄个房子呢,铁牛叔连宅基地都给我批下来了!”

    “真的?”王芳一听,顿时头皮被扯掉了一小撮头发的那一块都不疼了。

    “真的!”赵拴柱保证道:“咱家小妹嘴壮,要不然这草根他老是过来眼巴巴的瞧着咱心里也不好受,但是给了小妹就吃亏了!”

    “个屁的!”不好受。

    赵小妹动了动舌头,这不能尽兴的骂人可真不舒坦。

    “哎哟,咱小妹真机灵!”张大翠摸了摸孩子的脑袋,“不好受啥啊不好受,那草根就不是个好的,小小年纪就不把妹妹放在眼里,就这德行你敢指望他?”

    “我又不是不能生!”傻子,你把人家当血缘亲人,人家还算计着你屋里的破屋烂瓦呢!

    王芳点点头,认为也是这个道理。

    这有没有儿子的没关系,但是指望侄子给你养老?

    傻了吧?人家有亲爹娘!

    这一页翻篇,赵拴柱隔天就去找了赵铁牛把宅基地的事儿弄了下来,然后吆喝着三朋四友的把茅屋弄了起来。

    几天之后,一大家子消消停停的搬了进去。

    粮食啥的更是一粒都没有漏下,虽然少了点,但是紧着吃到年底分粮还是没问题的。更何况新屋子离后山更近,不说能吃到肉,但是野菜总没问题,勤快点就饿不死人。

    其实赵家村的村风还是不错的,他们这么干的别人也是这么想的。

    当年啃草皮都活过来了,现在还能吃到野菜,有啥不知足的?

    有!

    赵家老两口倒是知足,可是大房和三房却不知足。

    趁着现在山里还有嫩一些的野菜,大家都把粮食留着去山里挖野菜,省得以后天气越来越冷没得吃。

    可是人家两兄弟不这么想。

    这有粮食不吃是不是傻?

    尤其是赵铁板家的,咱们家草根是男孙呢,怎么能吃野菜不吃粮食?

    实际上赵草根还真没吃多少,全被那俩爷们给霍霍了,吃完了就找爹娘哭穷去。

    赵铁锨一看这样,不行啊!

    咱们因为没孙子省吃俭用的自己遭罪,可是大哥家多爽快?

    吃完了找爹娘要!

    孙毛丫难得的不克扣孙女的,可劲儿的造粮食,造完了就找爹娘要!

    可是赵家老两口能有多少的粮食?

    当初分家虽然自己暗地里留了不少,但是两个儿子以干活辛苦为由可都是要吃干的。到最后,连带着新粮下来没多久也被造光了。

    没饭吃了怎么办?

    老二家有啊!

    两兄弟自己缩在后头装聋作哑,让赵老奶去当这个恶人。

    他们想是这么想,但是二房可不会乐意。

    这都自己花钱搬出来了,王芳往年受的气现在全爆出来了,在赵铁锹犹豫的时候,王芳揪着一旁的无辜群众赵拴柱就是一顿好打。

    “我生儿子有啥用!”

    “到头来连粮食都保不住,还不如现在打死了事,省得饿死了到底下都被人瞧不起!”

    “这年头,只要不是懒汉,谁会饿死啊!!!”

    王芳是边打边哭,赵拴柱这个无辜的吃瓜群众被打的险些懵逼。

    赵老奶气疯了,你打你儿子是吧?

    好!

    我也打我儿子!

    可怜赵铁锹一大把年纪,和儿子一样成为了婆媳斗法的无辜道具。

    赵小妹扒着门框一瞧:呵!操作够骚!

    她三下五除的把水煮蛋按嘴里咽下去,结果就见她亲娘嗷的一声跑了出去,“娘咧!娘咧!要逼死人啦!”

    “新时代了!新社会了!竟然有人摆着恶婆婆的款让弟弟养着大哥一家啊!”

    “娘!你把我男人打死吧,我这就去镇上,我去举报,举报旧社会恶婆婆做派!”

    赵小妹看她娘光嚎不动脚,心想着太奶能相信几分,结果就看到赵老奶脚下一滑,顿时不敢再对她爷爷动手了。

    “瞎说个啥!”

    “哼!”王芳终于放过了可怜的儿子,然后对着张大翠说道:“大翠,去锅屋煮两碗粥,多加点野菜!”

    然后阴恻恻的看向赵老奶,“送到老屋,亲眼看着你爷奶吃下!”

    不是说不孝顺吗?

    好!

    亲自煮好给送过去,完了看你吃完把碗端回来!

    爹娘不能扔是吧?不能不给饭吃是吧?

    办法都是人想的!

    想让他家养着那两窝废物蛋子?

    做梦!

    “”赵拴柱傻眼:娘咧,既然这样,你干啥要把我打一顿?

    王芳白眼一翻:不打一顿能让你爹受罪?

    不受罪他早就心软了!

    赵老奶闹是闹了,可并没有闹出什么结果来。

    张大翠那是严格的执行婆婆的命令,两碗稀饭粮食没少放,但是野菜也没有少放。眼瞧着硬生生变成干的了,可谓是丰厚。

    拿出去哪家子都不能说人家不孝顺!

    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吃食啊!

    你说啥?给你吃野菜不孝顺?

    滚你的蛋,有的吃就吃,挑剔个屁,到时候野菜都没得吃你才要真哭!

    张大翠回到老屋的东屋,亲自看着老两口吃了下去,然后就地用水井里的水把碗冲干净带走。

    至于两个屋门口眼巴巴的往这边瞧的两房人张大翠呸了一声,懒汉饿死活该!

    王芳运了一口气,然后拎起赵草根一脚踹开大房的屋门,“赔钱货是吧?你家草根算个啥!”

    “二婶娘你干啥呢!”张大菊把儿子搂在怀里,“我家草根也没说错啊,本来就是个赔钱货,这老赵家就我草根一个男丁,当然啥都是我草根的!”

    别看他只比赵小妹大了四个月,但是人家说话可利索了,“我的!蛋!我的!”

    王芳只当自己没看到,这年头对别人家孩子心软了自家孩子就得吃亏。

    谁知赵草根把他太奶那一套学了个十足,“蛋我的!赔钱货!”

    更何况大孙女会走后越来越细致,时不时的捉两条虫给母鸡当口粮,孩子还小要吃细粮,这今年的粮食少了这么多,全家都得勒紧裤腰带过活啊!

    “爹,甭担心,大不了咱去后山转转,就算是没肉吃也能寻摸到一些野菜吧?”赵拴柱看到大闺女在鸡圈旁边晃荡也有些心疼。

    王芳招呼孩子过来吃蛋羹,结果却看到大房的草根滴答着口水眼睁睁的看了过来。

    然而王芳没打算惯他这个臭毛病,直接站门口看着不让赵草根进去。

    可是赵草根就不一样了,大房并着老两口可是把他当眼珠子的,这香喷喷的鸡蛋羹凭啥不给他吃?

    “大翠!”王芳朝着窗户叫道,“把你闺女带进屋!”顺带的连鸡蛋羹也送了进去。

    赵三妹撇撇嘴继续用手指头扣泥巴墙去了,显然是知道自己吃不到嘴里。

    “二奶奶!”草根黑黢黢的,手指头含在嘴里,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王芳手里的鸡蛋羹。

    这住在一个院子里就是这点不好,想用自家的东西开个小灶还得偷偷摸摸的。

    “这可咋活啊!”赵铁锹蹲在门口叹气。

    这么点粮食,家里添了一张嘴,虽然人小,但也是要有消耗的。

    那头大房婆媳俩门窗紧闭,显然是故意这么干的,孙毛丫也让小孙女坐门槛看着,大有给了草根她就让三妹过来占便宜的意思。

    王芳感觉自己在天天受气,这要是以前他们家是地主的时候,别说是一碗鸡蛋羹了,就是吃一碗倒一碗她也舍得!

    可现在是啥年景啊,就这鸡蛋连儿媳妇都舍不得吃了,奶水断了之后他们小妹可都靠着这个当口粮了,难道她们以为她一奶奶辈的不好意思让小辈干看着是吧?

    今年的风调雨顺似乎并不能给老百姓带来啥好处。

    这不,两茬的粮食收了,可是上头来收公粮的人也来了。

    今天上头有硬性指标要下来,规定必须要交多少多少,这公粮交上去之后村里的粮食给各家按人头分了,到手的那么些可比往年少了有一半多。

阅读生于66年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讨喜笨王妃凤凰台第一战场指挥官!道临天穹之上男主他很肤浅[娱乐圈]12亿武装女仆的皇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