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女煞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很是气愤的动了动小手,王芳以为她被吓着了,不由自主的放低了声音。

    “我这不是劝您想开一点,二嫂养好身子后再生一个男娃就是了,您别生气,左右女娃养大了换一笔彩礼,也能给男娃换了媳妇钱。”

    “李大花,你给老娘滚出去!”王芳指着门口的方向怒吼。

    张大翠生产那会儿,家里能搭一把手的都搭一把手,现在孩子都生了下来,自然是她婆婆伺候着。

    张大菊正蹲在锅屋里烧着柴火熬粥,整个人黑瘦黑瘦的,要是不仔细险些找不着她这个人。

    李大花进去的时候就看到她大嫂正在灶膛里捣鼓什么,鼻子嗅了嗅闻到了红薯的香味,便挤眉弄眼的走了过去。

    张大菊慌忙把红薯往灰里埋,见来的是李大花,不情不愿的扒拉了一个红薯扔了过去。

    “三弟妹,这个时候你过来干啥?你家三丫给三婶带了?”张大菊翻了个白眼,然后压低了声音说道:“可别说我吃独食,这也分给你了啊,你要是炸呼出去让爷爷奶奶知道了,咱们可就都吃不成了。”

    这大过年的难得穿一身新衣裳,烧柴火这件事最埋汰人,要不是二房的二弟妹生了个闺女让她觉得自己在赵家的地位更加稳固,她可没这么好心的干这么埋汰的活儿。

    当然了,这只是她以为。

    就连李大花也是这么以为的,她虽然生了三个闺女,但是耐不住她公公得老太太和老太爷的宠啊!

    这自古夹在中间的最受气,她也只是受她婆婆气,可不受太婆婆的气。相比较而言,她本以为能瞧到二房更遭冷落,谁知二房的伯娘竟然敢给她儿媳妇熬鸡汤!

    最让人接受不了的是,她过来的时候还瞧见太婆婆乐呵呵的拿着一卷红布送到了二房!

    她把这些事这么跟大嫂一捣鼓,张大菊瞪大了眼睛:“啥,还给熬鸡汤?”

    这还没分家呢,二婶竟然明目张胆的给她儿媳妇熬鸡汤,她当初生了草根的时候婆婆可是连个鸡爪子都没从太婆婆那儿要出来啊!

    太婆婆是疯了还是咋的?

    她们俩选择性的忘了尸太婆婆允许熬鸡汤这件事,赵老奶的臭脾气谁不知道啊,那压根就不可能!

    不仅是这妯娌俩觉得她们的太婆婆疯了,就连老赵头也觉得他婆娘疯了。

    这谁不知道他婆娘掌家以来只心疼老大和老三,待三个儿子成家后又心疼大孙子和小孙子,对老二家的完全就是不闻不问啊?

    谁知这重孙子出来才没几个月,前头的重孙女不受重视就不说了,二房的这小丫头片子竟然得了老太婆藏了好久的红布!

    纯正的大红色!

    老太婆当年可是连死人衣服都能扒光的人物,这么多年更是只有进的没有出的,现在一个丫头片子能让她大出血,可不是吓人咋的?

    赵老头把自己憋到一边去了,赵家三兄弟默不作声的吃着饼子喝着粥。唯有底下的拴子辈三兄弟互相瞅了瞅,然后低着头不敢吱声。

    尤其是赵拴柱,这得了好处的是他媳妇儿跟闺女,可是相应的他也更害怕啊!

    想当年,他偷了奶的一块饼子被罚的饿了整整两天,现在他家丫头片子得了一块红布,奶她该不会是想要重孙女的命吧?

    一家子吃晚饭的时候氛围诡异,吃完后,赵老奶对着王芳说道:“老二家的,大翠刚生完孩子需要好生补一补,中午炖了半只鸡,现在将剩下的半只鸡也给炖了吧,千万不能亏了身子。”

    相比较赵铁锹吓得哆嗦了一下身子,彻底忘了自己的大孙子梦想,王芳就显得镇定多了。

    甭看她也吃不到嘴里,可是这得了实惠的是自家儿媳妇儿,变成奶水又落到自家孙女的嘴里,总比让其他两房头的人占便宜要好。

    她吃完饭便麻溜的一抹嘴,将碗筷拾掇到厨房,然后将剩下的半只鸡剁吧剁吧放到了瓦罐里,用小火慢慢的熬着。

    直到老两口回了房,老赵头终于憋不住,向老太婆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赵老奶把门窗关紧然后上炕,半搭着脑袋,小声的对老赵头说道:“你这个死老头子,你傻不傻!你说你都跟我过了大半辈子了,我什么时候做过错误的决定了?”

    老赵头更纳闷儿了,心说你是没做过错误的决定,但那是因为你就算做错了也不会讲道理,只会坚定的认为自己没错儿!

    赵老奶瞅见他那怂样,不满的哼哼了两声,然后这才说出了自己为什么对二房突然改变态度的原因。

    原来,打从张大翠进门后,赵老奶就断断续续的在做梦,梦到他们家即将有一个女煞星转世。你还必须得对她好,对她不好,那小心眼儿记仇能搞得你一家不得安宁,你要是对她好,她要是记住这份恩情便不会搞事。

    老实说,连死人衣服都敢扒的赵老奶是不信的,煞星转世还想让她供着?

    你怕不是在做梦!

    她就是不信,这么个破梦她要是信了,估计早就被那些玩意儿给找上了门。

    谁知道张大翠怀孕后,她就暗地里嘀咕了一句:这女煞星转世难道在二房?二房都是倒霉催的,别是转不出来吧?

    天知道,她当天下午嘀咕了这一句话也没坏心,当天晚上便瞧见了一堆恶心吧啦的东西,脸上一块一块的掉着肉向她扑了过来。

    最后,要不是一个威武雄壮看不清脸的大姑娘一脚踹开那些东西救了她一命,梦中的那些东西估计能把她撕了。

    这是个人都知道,做梦醒来记不大真切,她隐约记得自己像是被人救了,然后当天晚上又梦到有人跟自己说女煞星要投到他们家。

    但赵老奶还是不信,结果到了第三天睡着后,那么些恶心的东西又朝她扑了过来,结果这回没有大姑娘来救她了,当即把她吓得哆嗦过来,还险些尿了裤子。

    大半夜的醒来,赵老奶心想:这煞星怕不是真的吧?

    哎哟那可真是造了孽了!

    啥转世不好偏偏要转世煞星啊!

    想到自家刚怀孕没多久的大孙媳妇儿,赵老奶原本一天一个鸡蛋供应着,这下子立马就给大房断了鸡蛋,反而将鸡蛋攒着,等着煞星来的时候的给煞星她娘补身子。

    就连老母鸡都被她喂得油光水滑,还特地买了只小公鸡回来养着,心想着等女煞星出来将鸡宰了,给她娘补一补,也省的那玩意儿记仇毁了老赵家的一窝。

    此时,正躺在亲娘怀里美滋滋喝着奶水的赵云霄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女煞星的代名词。

    她的亲太婆婆正跟她太爷爷绞尽脑汁的想着,怎么能不动声色的把他们二房分了出去,还不得罪她这个女煞星。

    赵老奶一边说还一边拍了拍被子,非常心疼她的老母鸡和鸡蛋,“我说老头子啊,你们老赵家到底是做了什么孽,这才让女煞星投到咱们家来啊?”

    老赵头有些懵,拍了拍老婆子的手安慰道,“放心吧,那也是咱们的重孙女儿不是,这树大分枝,再找个机会将二房分出去不就是了?”

    结果当天晚上睡着后,老赵头也梦到了那堆恶心的玩意儿。

    第二天醒来,老赵头跟赵老奶看着塌了一边的炕,老两口傻眼了,赵老奶说道:“这女煞星,咱还撵不走了?”

    这下子老两口愁的不住的叹气,分啥分啊?谁让他们家还有个草根大宝贝儿呢,要是连累了草根,那可真是造了孽了!

    李大花更懵了,嘴里馋的厉害想说点什么,结果就看着张大翠咕咚咕咚的灌了下去。心说这可真糟践东西,不就生个丫头片子,至于用这么好的东西来下奶?

    她撇撇嘴,见二房的妯娌没有搭理她的意思,便寻思着去找她大嫂说道说道。

    她刚想说什么,就见二伯娘将扣着的碗掀开,里面传出了一股浓郁的香味。

    李大花咽了咽口水,就见她二伯娘缓和着一张脸看向她的妯娌,说道:“拴柱家的,这是我特地熬的鸡汤,你奶让我宰的鸡,赶快多喝一点也好下点奶,别饿着我孙女。”

    啥?奶和鸡?

    张大翠拍了拍自己的大闺女,心里想着事儿。

    她对公公的想法心知肚明,全因她怀孕那会儿公公就从婆婆那支了几斤粮食去找人给她肚子里的娃盘算,说好了是一个传承香火的男丁,连名字都给取好了,谁知到头来是一个闺女?

    闺女她倒是不嫌弃,可公公的想法不一样啊!

    李大花有些懵逼,心说二伯娘火气怎么这么大,难道她过来劝她想开一点还是坏事了?

    要不是眼瞅着自己前头生了三个丫头片子还是二伯娘劝自己婆婆,自己也承了这个情,今天她也不会过来讨不自在。

    王芳沉着一张脸走了进来,后头跟着三房孩子她婶儿,说道:“我说李大花,你这是咸吃萝卜淡操心,我们二房的闺女怎么了?闺女也是我们二房的命根子!别把你婆婆那一套丫头片子不是人的想法套到我们二房来!”

    赵云霄:啥?丫头片子?

    自家这是几房头住一块儿,男人的爷爷奶奶还健在,大伯家虽是独子独孙,可那占的便宜比三叔家的多了去了,三个女娃也比不上一个男娃。

    虽说大房的妯娌刚生完娃没多久,可这些年爷爷奶奶偏心大房,心疼三房,就他们二房跟没爹没娘似的。

    差点将孩子生在茅坑里的老娘肯定不靠谱,死活不能睡!

    孟婆汤都没喝,睡啥睡?

    公公想分家的心思很早就明确了,现在生了女娃,这不好开口啊!

    她也发愁,早就想跟其他两房掰扯开了,要不然一房头人多吃的也多,另一房头又受宠,怎么着都是他们二房难过。

    正想着,外面婆婆的声音就高了起来。

    赵云霄努力的撑着精神没睡过去,还没弄明白自己怎么重新投胎了,怎么敢睡过去?

    想到自己差点儿出生在茅坑里,她猛地打了个哆嗦。

    不能睡,坚决不能睡!

阅读生于66年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九武玄神剧透游戏[娱乐圈]她很不讨喜[综英美]救世主统治世界直播大唐生活氪金论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