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顾不上父亲正在火头上,汤春月怒斥他,还嫌事情闹的不够大是不是,要去,他自己去。听说今天连老百姓去市政府声援抗议了。他谁的职不撤,偏偏去招惹胡耀颢,难道他不知道电子工业机械厂是全市最红一家工厂?难道他不知道胡耀颢是市政府任命的厂长?老爸哟老爸,你不要以为自己有靠山,小小厂长在你眼皮底根本不屑一提,可你要看到群众洪水般力量。

    女儿的话又是一重锤砸在汤项丘头上,这两、三天下来,他焦头烂额,心绞力竭,噩梦不断,一闭上眼睛,恐怖场面又在他大脑里反复出现。

    到了第四天,看似风头过去了,汤项丘没心事在医院躲着,他忧心的是农用机械厂到底怎样了,郑明会、陈泽沼、猴科长是不是把局面控制住了?他急急出院上班,要亲自主宰全局。

    飕飕冷笑两声,风坚雄挖苦汤项丘:“和尚头上的苍蝇——明摆着,还用问为什么吗,汤项丘?”“汤项丘——汤局长——汤大人,你开什么国际玩笑?一想到胡厂长被谄害,我坚雄全身吓出冷汗,心中惶恐,天天夜里做噩梦,越想越可怕。”

    非常时期,面对风坚雄突如其来辞职,汤项丘刚刚恢复的唯我独尊、高高在上、专横跋扈被扫进垃圾栏,只得放下身段,口气想硬也不敢硬了:“何必,何必这样。你一向工作很出色嘛,又是刚调到农用机械厂没多久。”

    “人在做,天在看。”风坚雄要汤项丘抬头面对朗朗苍天,凭自己良心说一句公道话:“汤项丘,我问你,你表哥郑明会有本事救活农用机械厂吗,你表哥郑明会有本事还清农用机械厂欠银行的一千六百万吗?现今冰云企业界,有哪个厂长、经理能力比胡耀颢强,才华胜过胡耀颢?”

    抹了一把汗,汤项丘开始搓鼻子,葫芦落水——吞吞吐吐:“胡耀颢是犯严重错误……”

    “……哈哈哈”风坚雄如雷嘲笑声,吞噬汤项丘下边的话:“汤项丘,你今天坐在这个位置上,这么早就忘了那天晚上在电子工业机械厂钻桌底,是我拖死狗一样把你拖出电子工业机械厂,你才捡了一条狗命。”“胡厂长救活农用机械厂,发展、壮大农用机械厂,才有今天冰云市龙头企业——电子工业机械厂,这就是你所谓的胡厂长犯严重错误,那我倒要问你一句,汤项丘——天理何在,你的良心何在?”

    “这,这,这……”汤项丘被风坚雄逼到死胡同,羞得脸如太阳下暴晒的猪肝。

    好端端一个如日中天工厂,毁在他汤项丘手上,汤项丘还有脸诋毁胡耀颢,脸上长毛了是不是?风坚雄心头埋着一座火山,恨不得一伸手过去,一把拧断汤项丘的头:

    “汤项丘,我知道你靠山硬,但你的爪子伸的也太长了,你也太胆大妄为,狗胆包天了,拿一个工厂前途显示你手上权力,拿几百个人的饭碗来刷刷你的靠山硬。”

    “在你心头,胡厂长只不过鼻屎大一个厂长,但是你眼睛瞎了,看不到胡厂长身后站的是五百多名工人。”

    “你不是权力大的一手遮天,私自任命你表哥郑明会当厂长,汤项丘,那你去啊,去叫你表哥拿出本事把工厂机器动起来,恢复生产啊。”

    “你有权力谄害胡厂长,毁掉一个工厂,今天要是没有胆量批准我的辞职,你汤项丘就是地上爬的乌龟。”

    啪,骤然一声巨响,风坚雄冷不丁儿把“辞职报告”摔掷在汤项丘面前。

    “……这,这”汤项丘这下可犯难了,恐惧、乞怜看着风坚雄,一个劲搓鼻子。他有权撤胡耀颢的厂长,可他没有权力批准风坚雄的辞职。

    就像一个傻子,搓鼻子直到鼻子搓痛了,汤项丘才醒过神,可风坚雄早已愤怒扬长而去。

    心头不服,拍打着面前“辞职报告”,汤项丘破口大骂:“他娘的,改革,改革,把老子的权力全部革掉。”

    赌气一把抓起“辞职报告”要撕个稀巴烂,刚刚撕个口,手一抖,汤项丘不敢再往下撕了,这一撕,他不敢想像会不会又撕出第二个胡耀颢?

    完全不是汤项丘不安、担心、忧虑的那样,叫他作死也想不是到的是,风坚雄不是前来逼他汤项丘这个局长恢复胡耀颢厂长,是来向他辞职。

    “你,这,这——这是为什么?”刚刚安稳的心,又被拽到半空,汤项丘两眼恐惧盯住风坚雄,心头恩将仇报谩骂风坚雄那天晚上死哪儿去,不早点去救他,害得他在几百人面前如同被打的狗,什么人格呀尊严呀全没了。

    闯进去的不是别人,是汤项丘那晚救命恩人——风坚雄。

    不是农用机械厂那群土匪刁民?汤项丘一瞅是风坚雄,悬到半空中的心落地,抖抖身子,坐在椅子上,恢复了局长官架子。

    看到汤项丘局长架子,那天晚上自己拖死狗一样场景,又浮现在风坚雄眼前,他差点爆笑,心头冷笑汤项丘捡了一条狗命,终于又有了三分狗模狗样。

    越说越激动,一激动,孙正洪说不下去了。

    抓一把老泪,孙正洪发出心中的激愤:“大家不用我说,心里万分明白:工厂一旦落入到那伙人手里,不消半年光景,全完蛋了。到时,我们连退休工资没了,更甭想那伙王八蛋会对我们嘘寒问暖。胡司令对我们大家有恩,做人,我们要有良心,不能忘恩负义的了啊!”

    想到胡耀颢往日的好处,这么一个好人居然然遭到如此谄害,宁杰月这个平日不掉眼泪的妇女,抹了一把老泪,发出她内心的不平:“既然市政府不能处理这件事,奈何不了汤项丘这头阿肥猪,我们告到省里去,告到中央去。我不相信,天下这么大,没有一个说理的地方。”

    刚刚回到办公室,屁股还未坐热,“嘭”突然一声骤响,办公室门不知被谁一脚踹开,吓得汤项丘又跌倒在地板上,心一下子悬到半空中。

    这几天来,稍有一点风吹草动,哪怕是老鼠出洞响声,汤项丘都是提心吊胆,深怕又是电子工业机械厂工人找他算帐,要他一条狗命。

    窝在医院里,以为过三、四天这场风波自然就过去了,可是晚上女儿送饭时告诉他这个时候最不想听到的消息,汤项丘气得差点把饭菜摔在地上:“这些老不死的,吃饱撑着,跟我汤局长过不去,反了是不是?”“春月,你去跟你姑妈说一声,叫她劝一下那些老不死的,不要吃饱撑着跟着闹事,没他们的好处,把我汤局长惹毛了,我连他们的退休金也砍掉。”

    家里窗户玻璃被打碎,门也被打坏了,晚上都不敢睡在屋里头,父亲还要把她推到这风口浪尖上,汤春月气到胸口剧烈起伏跌宕,像要炸了。

    “对!告到省里,告到中央去。”

    宁杰月的话,引起大家共鸣,他们岂能眼睁睁看着一个蒸蒸日上工厂毁在一伙坏人手中,他们岂能眼睁睁看着坏人阴谋得逞。

    午饭后,这十五个退休工人会聚到在孙正洪家。

    端详着昔日同甘共苦一群老伙计,孙正洪老泪纵横,嗓音哽咽,慷慨陈词。因为他们这十五个退休老工人,全是在胡耀颢当厂长前退休,也只有胡耀颢把他们当人看待。在胡耀颢之前,他们是山上倒下的腐朽大树,根本没人理睬,厂里从未有干部对他们嘘寒问暖,甚至发工资时还扣了他们福利。

    在一番讨论后,这十五个退休老工人决定发动全厂人签名,直接到省里告汤项丘,这也是对在市政府大院内示威抗议同事的一种声援与支持。

    说到马上行动,这十五个退休老工人当下分两拔人马,一拔人马上去请人写状纸,一拔人马去发动员工签字。

    市政府大院内的抗议仍在继续,又听说退休工人要到省里告汤项丘,高甘战头大了,再没心事站在窗口幸灾乐祸偷看。

    滂沱大雨中,在办公楼的五层,高甘战站在窗口,透过玻璃,偷看着院子抗议人群,露出一脸狞笑,盼着雨下的更猛些,看看底下这些人还能坚持多久?

    高甘战小看了这滂沱大雨中的力量,下午又有不少电子工业机械厂员工家属、普通老百姓自愿加入了这场抗议中,另一场的抗议也在这滂沱中酝酿,随时可能爆发。

    那是电子工业机械厂的另一股力量,他们是十五个退休老工人,胡耀颢横遭恶人撤职消息惊动了他们。

阅读腰板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七十年代之现世安稳火影之封印大师大宋小吏*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三十二号避难所一点浩然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