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丞相夫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那不是丞相和丞相夫人吗?”良辰说道,不再推秋千,把提蕴扶了下来。

    这时千雾也从楼上下来,牵着提蕴的手去迎接两人。

    王璞护着夫人进到中庭,这次见到了不戴面纱的提蕴。他似乎楞了一下,随后笑道,“今日特地带着夫人前来感谢那日提蕴姑娘舍命相救之恩。”

    “只是我有一件事不明白。”提蕴看着夫人道,“夫人为何要服食香灰?”

    夫人一听十分惊讶,一旁的涟漪赶紧跪了下来,眼泪就止不住落了下来。

    “姑娘如何得知?”夫人看着提蕴。

    “那日我见涟漪指甲里有香灰,本来也没有多想。而后我又特地闻了她的手,确认了那就是香灰。”

    “又听那两个丫头吵架的时候说见到涟漪拿了一包东西,说看到茶壶里有灰色的漂浮物。我就猜,应该是夫人吩咐涟漪将香灰放入茶壶中的。”提蕴倒了一杯茶。

    “姑娘如何得知是我吩咐涟漪放的香灰?”夫人又问。

    “你想,那香灰又不是粉末,又不能溶于水,况且还带着苦味。常人喝下去不可能不发觉,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夫人自愿喝下去的。”提蕴喝了一口茶。

    “那两个丫头肯定也知道夫人服食香灰,却把这件事推给了涟漪,涟漪宁可受冤枉也不肯说出半个字,我就知道她对夫人是忠心耿耿的。”提蕴叹了一口气,“夫人服用香灰肯定不止一两次,否则那两个丫头也不会寻到规律得手。”

    “夫人能不能告诉我真相?为何要服用香灰?”提蕴问道。

    夫人似乎有难言之隐,犹豫着是否要开口。

    “夫人,您就告诉姑娘吧,左右姑娘也不会害您。”良辰道。

    “我家夫人在刚刚怀孕的时候,当时还不知道怀孕。二夫人每日送糕点来,于是夫人对冬香粉上了瘾。”涟漪见夫人不好说,于是代替她说出了口,“可到发现怀孕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冬香粉是寒性的,孕妇最是忌讳。”

    “大夫告诉我们,夫人气血两亏,如果不及时补救到了临盆之际恐有性命之危。而后我们便偷偷询问大夫,是否有法子化解。”

    “那大夫说,永安寺的香灰是供奉佛祖的,如果夫人能去虔诚叩拜佛祖,服用香灰七次,就能祛除体内寒性,对胎儿极好。”涟漪拉住夫人的手。

    “所以早几个月,夫人便定时去永安寺上香,瞒着丞相服食香灰。”涟漪抿着嘴红了眼眶,“没想到这一次……是我没注意到续香和青裘,请夫人责罚!”

    提蕴听完了话,低下头略微思考了一会儿。

    “良辰,你去请何时了来,就说我不放心,要请他来替夫人看看脉。”提蕴对良辰吩咐了,又对夫人和涟漪道,“今日之事我定不会告诉丞相,夫人不必介怀。”

    良辰领了命去了。

    “好妹妹。”夫人拉着她的手哭了起来,“我为了保住这个孩子什么法子都想过了,后来也想过要不要告诉大人。可是大人他那么期待这个孩子……我真的不忍心……”

    提蕴拍了拍她的手,安慰了几句。

    而后何时了便跟着良辰来了,提蕴一见他便打趣道,“何神医,今天麻烦你了。”

    “我都为了你把自己出卖给林故之了,再说这些有用吗?”何时了斜了提蕴一眼。

    提蕴偷笑。

    而后何时了给夫人把了脉,又看了看夫人的舌苔和双手,“夫人脉象平稳,只是不知是否从前服食过寒性食物?”

    何时了见夫人不回答,便看向提蕴。提蕴对他摇了摇头,何时了顿时了然道,“其实也并无大碍,只是日后要时常走动身体,多吃些养气补血的食物,最好常常炖些药膳,大约一个月就可以恢复了。”

    涟漪听罢开心的落下泪来。

    夫人拉过提蕴的手道,“真的可以恢复吗?”

    “上次我中了毒箭,也是何神医拼了命救回来的。别人我不敢说,但是他我是信的。”提蕴拉着她的手温声道。

    何时了见此便笑了笑告退了。

    之后两人又聊了会儿家常,提蕴也知道了夫人的闺名叫如墨,这下算是真的认识了对方,从此结成了一段友谊。

    这时候丞相便差人来请夫人回府了,提蕴有些舍不得如墨,拉着她的手千叮万嘱起来。

    “这次就罢了,如墨姐姐日后一定要小心了。”提蕴扶着如墨站起身来,又看向涟漪,“你心思其实很机敏,只是遇到事情要敢于说出来,如果发觉事情有什么不妥,就要及时告诉夫人。”

    涟漪看着提蕴愣着点了点头。

    “妹妹有这七巧玲珑心,真是王爷的福气,以后王爷定会因此受益的。”如墨与提蕴走出门去。

    “没有没有啦,我都是瞎猜的……”提蕴摆摆手不好意思的笑着。

    就不知道自己是给狐狸招福的还是招祸的了……提蕴暗自给自己打了脸,叫自己长长记性,少给千雾惹麻烦。

    这边千雾和王璞聊完了正事,两人已经起身,王璞似乎有话说,千雾便停下来看着他,“怎么?”

    “早前王爷来口信说,提蕴姑娘和……那位长得很像,叫我不要声张,也别露出破绽。我还在想这究竟能有多像……”王璞道,“没想到今日见了,还是被吓了一跳,可以说已有八分像了。”

    “是啊。如今她心智清明了,我反倒更小心翼翼,更怕她知道了……”千雾垂着眼,“也不知道这样瞒着她是好是坏……”

    “王爷这是爱之切才怕失之痛。”王璞叹气道,“你我都是一样的人,如墨怀孕我心里既开心又担忧,相比较于她生产的危险,我宁愿一生都无儿无女。”

    千雾看着王璞,两人无奈的笑了笑。

    提蕴和千雾送走王璞和如墨后,又独自在亭子里呆坐着。

    良辰给她递了杯茶,“姑娘这是怎么了?”

    “我没想到这件事这么大……”提蕴喃喃道,“他们居然提前一步得知夫人怀孕,还提前找了个大夫欺骗夫人……这样蓄谋已久,究竟是为了什么……”

    “什么蓄谋已久?”良辰听不懂提蕴在说什么。

    “所以这么多的日子不下手,偏要等到即将临盆了才动手,是想要一步摧毁掉夫人的意志,还是说,他们的目标其实是摧毁掉丞相。”提蕴摩挲着手指,“不管是哪一个目的,这样大的计划因为我而被破坏,看来日后我必要小心了。”

    她倒是无所谓,可是狐狸……提蕴咬住了下唇。

    那夫人反手握住了提蕴的手道,眼中闪现波光,“真的不知道怎么感谢姑娘了,如果没有你,恐怕我和孩子活不了……”

    提蕴拉着她的手坐到桌边,“胡说,别说这些丧气话。有了孩子,就要多想些开心的事。”

    良辰给几人领路,进了一个见客歇息的屋子。

    刚刚进了屋子,那位夫人便扶着涟漪的手再次行了一礼。

    “夫人莫要多礼了,真是折煞我了。”提蕴及时扶住了她的手。

    大师姐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凑上去仔细听着。

    “别萧最近的动作越来越大了,摆明冲着我们来的。”这声音应该是那个白衣公子的,“他想扶持太子?”

    “我想不是。他只是想太子和王爷在朝廷的地位相当,分庭抗礼。”何时了说道,“王爷和太子,无论谁坐大,都不是他乐见的。”

    夫人带着笑容对提蕴勉强行了一礼,一旁的涟漪扶着她。

    “我想你们女人家应该有私房话要讲,我和王爷去楼上谈点事,你们就慢慢聊吧。”王璞说罢,对着千雾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千雾朝着提蕴点点头,便带着笑上了楼。

    千雾见提蕴喜欢坐在中庭的亭子里,那个亭子又实在无趣,于是就在亭子边上移了一棵树给她架了一座秋千。

    这一天提蕴和良辰在亭子里荡秋千,醉滴去给她拿糕点。没荡多久,提蕴就看见有一辆马车停在了王府门口,而后马车里下来了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年轻的妇人。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做?”那白衣人说道,“也不能放任云河的人宰割我们啊。”

    大师姐听到“云河”两个字的时候眼皮一跳。云河,云河……云河当年不是跟他爹回北境了吗,怎么会在这里?一想到云河也在京都,她离他那么近,大师姐心里就静不下来了。

    哇何时了,我还说奇怪呢,你活这么大都没有一个女人,原来你真的是个基!看来不应该叫你何鸡婆了,应该叫你何攻基!大师姐心里的腐女之魂燃烧起来,踮起脚尖摸到了竹屋下。

    大师姐仔细听了听还是啥也听不到,于是又猫着腰寻找了一段时间,终于找到了一个打开的窗户。你看,上帝关上一扇门必然会打开一扇窗。世纪真理诚不欺我。

    “吩咐陆昱暗中做点手脚。”何时了道,“现在还不是发难的时候,我要先跟王爷商量商量。”

    “是。”那个白衣人说罢转身就出了门。

    大师姐听到这里转身便走了。

    大师姐肩膀上的伤好的差不多了,天天待在王府里也是无聊的要命,只能没事就去骚扰一下何时了,这一天又去了。

    平时大师姐去找何时了,人还没到声音就先到了。可是今天大师姐想着要给何时了一个“惊吓”,于是悄悄咪咪的摸去了竹林。

    还没到竹林,大师姐就看到竹林里窜过一个人影,等她跟上去一看,是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男人。

阅读喜上雪梢头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道系少女偶像练习生之偶像的亲妈粉系统她很不讨喜神级编剧金装蟋蟀之强者之路水浒攻心计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