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咬你不挑日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提蕴捧着他的脸笑道,“好的,我知道了,我记住了。”

    千雾看着这样的她,心里欢喜的不行,捧着她的脸,亲了她的脸颊。

    又过了几天,这一天,提蕴在中庭的亭子里坐着,醉滴去给她拿点心了。

    提蕴见此赶紧去扶住她,此时醉滴眼泪便流了下来。

    这时候云安已经冒了火,看着这两人讥讽道,“今日我就算打了你的婢女你又能怎么样?我告诉你,就凭你的身份根本不能跟我争,你一个江湖野丫头只有被我打的份!”

    云安说罢复又高高兴兴的往正厅走去了,神态好像做了什么光荣的大事一般。

    提蕴给醉滴揉了揉脸,回头看了看她的背影,眼里闪出森森的光来。

    之后几天,南王府一直受云安郡主的骚扰。整个王府的婢仆看她都特别不顺眼,特别是她看千雾那种粘腻的眼神。

    第二天,提蕴坐在中庭的亭子里逗对子,云安郡主从外面大步进来,绕过亭子里的提蕴直接冲到千雾的书房。

    又过了一天,云安郡主又给千雾拿来了一个食盒,食盒里放着许多点心。提蕴还是坐在石亭里逗弄着对子。

    第三天也是如此。

    良辰和美景都听说了云安打了醉滴的事,这几天每当她们来伺候主子们吃饭时,就不停的抱不平,希望千雾和提蕴能杀杀云安的锐气。可千雾只是笑着听,提蕴就当没听见,这让她们很是烦闷。

    第四天,千允比云安郡主早来了一步,他看见提蕴便上前坐到她身边去,“笨女人你回来了?”

    “千允今天算是赶上了一场好戏。”提蕴拍了拍他的肩膀,继续逗着对子。这几天对子跟她的感情特别好,见了她就要黏上来。

    千允兴致缺缺,对提蕴道,“你都不知道最近夫子管我管得多严,今日还是因为他跟故友讨论学术,否则才不放我回来呢。”

    “千允平时都跟夫子住在一起吗?”提蕴问,“我还以为你跟爹娘住在一起。”

    “是啊。”千允叹气道,“我爹娘在我出生后不久就死了,然后我乳母就把我抱给了我叔父。”

    “那你呢?你爹娘呢?”千允忽然问提蕴。

    “我没有爹娘,我跟着我师父长大的。”提蕴垂着眼道。

    “那我俩一样了。”千允拍了拍提蕴的肩膀,“从今以后我就不叫你笨女人了,我就叫你提蕴姐姐吧。”

    “特别好。”提蕴笑道。

    这时候云安郡主从外面进来,看到提蕴和千允在亭子里说说笑笑,这几天被南王府的下人们叽叽喳喳的嘲笑,她堆积的怨气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提蕴看见怒气冲冲的云安,一把把千允护在身后。云安咬牙切齿道,“你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老是缠着我千雾哥哥干什么?”

    “云安郡主说我贱,倒不如先看看你自己。”提蕴反倒是冷静自若,找准重点讥讽道,“千雾明明就不喜欢你,还拿着热脸贴冷屁股,到底谁比较贱?”

    “你不要脸!住在这里这么久也不害臊!”云安气得眼都红了,“千雾哥哥跟我是有婚约的,他注定会娶我,你就妄想吧!”

    “喔是吗?那就看看他最后会不会娶你……”提蕴这时候居然笑出来,“再说了,我本来就是千雾的恩人,之前我救了他一命,住在他这里有什么不妥吗?我就是要住在这里,勾引他,迷惑他……”

    “你!”云安伸手一推提蕴,提蕴本来就想她来推自己,于是顺势摔倒在地上。

    这个时候,对子从屋子里奔出来,这次也不冲着云安叫了,直接扑倒她,啃咬她的衣服和头发,把她的头发咬得断的断,散的散。

    “啊!救命啊!你这只死狗,你再咬我我就打死你!啊!”云安在地上翻滚着。

    提蕴站起身来拍拍衣裙,千允在她身后看着满地打滚的云安,“啧啧啧,对子之前咬了她的衣裙,叔父罚我半个月不准出书斋。今天你又让对子咬断了她的头发,叔父还不定得怎么罚你呢……”

    “就算他要罚我,我也必须这么做……”提蕴冷眼看着地上打滚的云安,“打了我师姐还想全身而退,不可能。”

    这时候云安忽然发起怒来,手里一阵掌风出去,对子被推出去老远,在那边对着云安吠了起来。

    “这么多年了,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我,你好大的胆子……”云安气极了反笑起来,她散乱着发丝,从腰间抽出鞭子,“我看你今天是不想活了!”

    说着手里红色长鞭如同水蛇一样朝着提蕴的面门而来。这时候,醉滴正来给提蕴送披风,见到云安甩了鞭子出来,于是从不远处两步做三步冲了过来,推开提蕴用手里的披风一挡,那披风霎时被击开了一个口子。

    云安见此,身形一动,手里劲儿一起,鞭子便卷起地上的落叶灰尘,朝着醉滴呼啸而去。醉滴倒退了几米,手里掌风一起,随着鞭子卷动的方向挥动着双手,眼看着那鞭子的力量就要被化去了。

    云安勾起一个阴阴的笑,手一偏,那鞭子立刻往提蕴脸上挥过去。提蕴护着千允,她反应灵敏但是身体并不敏捷,这时候看着鞭子朝自己甩了过来,马上闭上眼伸出手挡在身前。

    此时忽然有人从她身后伸出手,凌空一把抓住了那条鞭子。提蕴睁开眼一看,千雾半眯着凤眼,目似利剑,眼神凌厉的看着云安,云安使了使劲,那鞭子在千雾手里纹丝不动。

    “郡主请自重,这里是南王府。”千雾语气里带着冰冷和警告的意味,“本王说过,蕴儿是我的人,我的人谁敢动那就只有一个下场。”

    云安抿着嘴含着泪跟千雾对峙了一会儿,最终气极了把手里的鞭子一扔,恶狠狠的看着提蕴道,“萧提蕴,你给我记住了,终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的!”

    说罢又看了一眼千雾,抹着泪回过身跑出府门,钻进了安河将军府的马车里。

    千雾朝着门口的侍卫朗声道,“以后再也不许云安郡主踏进这里半步,谁不从令家法伺候!”

    侍卫们一身冷汗的统一应了一声,“我等听命!”

    “狐狸,我是不是又给你惹麻烦了?”提蕴嘟着嘴扯了扯他的衣裳。

    “你就算把天给捅下来,我也能帮你撑住。”千雾收回了目光,给她整理了一下头发,语气里带着笑,“没人能伤害你。”

    提蕴看着千雾,脸上扬起了灿烂的笑脸。

    千雾看着提蕴的笑脸,又想起了云安辱骂她的话,袖中的拳头暗暗握紧了。

    贱民吗?不就一个身份……我给。

    千允在一旁嘟着嘴道,“这件事京中百姓至少要笑话一个月……女人实在太可怕了……”

    “嗯?所以啊,宁惹贵公子,莫欺农家妇。”提蕴听言,低头打趣了千允一眼,拍拍他的肩膀道,“云安郡主至少要窝在家里长三个月的头发,够她发霉的了……”

    一边的醉滴整理了一下衣裳,走过来对提蕴道,“谢谢你提蕴。”

    提蕴这几天都坐在亭子里逗对子,不过就是想给她出口气。

    “小师姐是我的家人,谁要是欺负了我的家人,我一定不会放过。”提蕴笑着说道。

    “我从来不和疯傻争辩。”提蕴一把把杯子抢了过来,仰头一饮喝完了就准备转身走。

    这时候,刚巧醉滴端着糕点走进了亭子,云安气极了将她一把抓过来扬手就是一个耳光。醉滴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被她扇了一个耳光,重心不稳糕点撒了一地。

    “你竟然还在千雾哥哥府上,也真是太不要脸了……”云安走进了亭子里,“你们这种低贱的平民,怎么能配得上千雾哥哥呢,真是自不量力。”

    提蕴没有理她,低头沏了一杯茶。

    “哎贱民我跟你说话呢,你不但是个贱民,还是个这么没有礼数的贱民!”云安一把夺过提蕴手里的茶杯。

    提蕴伸手指了指上面。

    千雾抬头看了看,除了房梁和房顶什么都没有,继续皱着眉看着提蕴。

    提蕴冲他摇摇头,“我真的不能说。”

    一瞥眼,提蕴见门外云安郡主笑眯眯的走了进来,人还没到声音就先到了,“千雾哥哥!”

    提蕴见是她便低下头,并不想搭理,谁知云安一见到提蕴坐在亭子里,抬脚便走了过来。

    “明天让良辰好好休息一下,今天马车里的药粉味挺重,恐怕伤的也不轻。”千雾将她抱在怀里。

    “以后这样的事你就别参与了,别卷到这些事里去,别忘了一切有我呢。”千雾下巴蹭了蹭提蕴的肩窝,闷闷道,“我不想你再像今天一样受伤。”

    “我只能告诉你,虽然我现在已经长大了,可我还是那个傻丫头。”提蕴掐了掐千雾的脸,“狐狸长得真好看。”

    千雾一脸无奈的摇摇头,又拉过她的手,“你知道今天那个凶手是什么身份吗?”

    提蕴跪坐在他身边,“我很想告诉你,但是我跟别人约定好了,不说给任何人听。”

    千雾拉着她的手皱着眉,“别人?哪个人?”

    提蕴摇摇头。

    “他是六尺巷的杀手,是太子委托他们办的事。”千雾皱着眉,“还好王璞没有追查下去,也是你聪明,没有透露那人会武功。”

    “你是怎么知道的?”提蕴无辜的看着他。

    到了晚上,提蕴和千雾吃过了晚饭,千雾就把她叫到书房去了。

    “怎么啦?”提蕴笑着看着他。

    “你今天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千雾问道,“别瞒我。”

阅读喜上雪梢头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凤凰台十面埋伏(张平)第一傲世皇后一世之佛三国之四世三公九星战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