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鸿蒙初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良辰和醉滴跟在后面偷偷说着话,与一同前来上香的人一样,他们并没有什么不同。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在后面唤了一声,“王爷?”

    千雾回头一看,“原来是王丞相……这么巧,丞相大人也来上香祈福?”

    于是两边的丫头扶着两人一起向上方的大殿去了,一个为孕者,要小心脚下,一个是眼不见物,也要小心脚下。虽然一样,却也不一样。

    提蕴和丞相夫人走到了楼梯的一个平台上,平台上有些有趣的小物件,提蕴便与她仔细挑选起来。提蕴看不见,夫人就把东西的特征告诉她,并且还给她建议。

    “这个平安符待会儿再来求吧,总要先面见了佛祖才好求其他。”夫人笑着道。

    这位夫人说话不疾不徐,为人又和善可亲,提蕴十分喜欢。

    千雾和丞相跟在后面,开始讨论起了朝堂的事。

    “王爷也会来寺庙?”丞相打趣的看着千雾,“还是陪人来?”

    千雾成天出入烟花场所,别说寺庙了,哪天他能静心待在家中就已经非常难得了。

    千雾没有接话,笑而不语的望着前方的提蕴,丞相见此便已经了然。

    提蕴和夫人来到了大殿上。提蕴跪在蒲团上,按照以前看话本上香客们的动作,双手合十,抬头望着上方的诸佛。虽然她看不见,但是鼻间的檀香,还有此时身边的氛围,让她生出一种如蒙神圣的感觉。

    她想了半天也想不出该求什么,脑子里就只有一个词。来日方长。

    上天神佛,我什么都不求,但求来日方长。

    向诸佛祷告完毕,提蕴俯下身去,虔诚的叩拜。

    良辰和醉滴牵着提蕴去上香,提蕴手上拿着三支檀香,走到大殿外的香灰炉。提蕴拿着香正准备拜上三拜时,恰巧有人急急忙忙冲撞过来,提蕴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栽倒下去。

    就在这时,身边有人快速的扶住她,还一把握住了她不小心脱手而出的香。

    这时说说笑笑的醉滴和良辰反应过来,立刻扶住了提蕴。提蕴站直了身体,接过那人递过来的香笑了笑,“谢谢你。”

    那人没有接话,又看了提蕴一眼,见提蕴似乎看不见,看了提蕴一眼便立刻走开了。

    这时,丞相夫人也撑着肚子走了过来,“上了香我要去那边求签挂虔心树,姑娘一起去吗?”

    提蕴看不见虔心树,祈了愿求了签也不能亲自挂上去,心里有些难过。

    醉滴见此便道,“夫人您去吧,我们带小姐四处走走。”

    丞相夫人也发觉自己说错话了,于是抱歉的一笑,便由丫头牵着走了。

    “良辰,我听狐狸说永安寺有一棵菩提树是吗?”提蕴忽而又对两人道,“我想去看看。”

    良辰笑着,“好,那我带你去。”

    三人一起从一旁的小路穿过了正殿,又绕过了主持的院子,来到了后院。

    这棵百年的菩提树,张扬着翠绿的枝丫,生机勃勃而又充满了灵气。提蕴还未到达树下,便仿佛有了感应一般朝着那一方仰起头。

    三人方穿过小道长廊,钻进了一个矮门,就看到了这棵菩提。

    “真美啊。”提蕴仿佛看见了树,感叹出声。

    醉滴和良辰对视了一眼,不明所以。

    就在这个时候,提蕴仿佛听到有人在叫她。她再往远处望去时,便见前方有一个穿着袈裟的僧人,站在一棵树下,向她招手,“你来。”

    提蕴似乎怔住了,仿佛受了召唤一般,放下了良辰的手,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等她到达树下时,看见那个和尚脸上挂着恬淡的笑容,“原来是你。”

    又是这句话。提蕴抬头看他,说不出话来。

    “只因诸神许你此生赤诚善良,心无挂碍,才使得你天灵未启,宝珠蒙尘,这是缘。而今日,你又在此见到我,这也是缘。既是缘分,便应当顺遂。”那和尚说着话,从身后拿出一枝树枝。

    “你要记住,过慧易折。七情六欲是烦忧的根源,或你命中定有此劫。”那僧笑着,“和尚只能赠你一句话。忠于己心,万事顺遂。”

    提蕴听罢便跪下身去,抬起头看着笼罩在一片金光中的僧人,上方的僧人拿着树枝轻轻在提蕴头顶点了三下,而后消失不见了。

    提蕴再睁开眼,她的眼疾已经好了。不仅如此,她看眼前的世界也清明了几许。正在开心之时,她忽然觉得胸口一阵闷痛,好像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她捂住心口闭上眼,重重的喘着气,向后瘫坐下去。

    “提蕴!你怎么了?别吓我!”醉滴和良辰在她身边扶住她。

    提蕴回过神来,再睁眼便看见自己跪倒在菩提树下,眼前地上是一枝菩提枝,她回过头看着良辰和醉滴,“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刚刚我们本来站在矮门边,而后你忽然把我的手放开,自己一个人往树下走过去了。我和醉滴吓傻了,没有反应过来。”良辰给提蕴顺着气,“而后你又忽然跪下来,我们便马上跑上来扶你了。”

    “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吗?”醉滴小心的问。

    “没什么,扶我起来吧。”提蕴垂眼想着。

    良辰将提蕴扶起来,提蕴刚站起身,忽然觉得自己的气血一落,似乎身体内耗去了一大半,又踉跄了一下,良辰赶紧用肩膀托住她。提蕴把身体重心放在良辰身上,缓了一会儿才恢复。

    “姑娘你的眼睛恢复了?!”良辰欣喜非常。

    “嘘!”提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我想给狐狸一个惊喜。”

    三人笑了起来。醉滴给她拍了拍脏掉的衣裙,她们正要走出去。

    提蕴抬头看了看上方的菩提树,朝它点了点头。树枝在风中随风摆动着,似乎什么都没说。

    此时气氛有些奇怪,那夫人见提蕴有眼疾带着面纱,又被千雾拉着手,知道她身份特殊不便透露,于是走上前笑道,“别理他们男人了,我们一起去上香吧。”

    提蕴听这夫人的声音和善又甜美,于是低头一笑道,“特别好。”

    千雾拉过提蕴道,“这是当朝的丞相王璞和他夫人。”

    提蕴带着笑行了一礼,“见过丞相和夫人。”

    “这位是?”丞相发觉提蕴的眼睛不聚焦似乎看不见,于是又看向千雾,发出了疑问。千雾则是摩挲着提蕴的手不说话。

    “可惜我都看不到……”提蕴玩着千雾的手指。

    “没关系,来日方长,以后我们会常来的。”千雾笑着给她整理了一下头发。

    提蕴听到“来日方长”四个字,心里忽然开心起来。为什么这么喜欢这个词呢?她在心里想了片刻,想了一会没有头绪就不想了。

    “是呀。”中年的丞相扶着大肚子的夫人,“臣的夫人身怀六甲,再过两月就要临盆了,特地来这里祈求菩萨保佑。”

    “见过王爷。”丞相夫人的声音非常甜美。

    永安寺是京都最出名的寺庙。它既不是京都最大的一座,也不是最宏伟最辉煌的一座。但因此处曾经坐化了一位佛陀,后人为了纪念他在此处建了这座庙宇。后来又经过几朝更替战争硝烟,它依然没有损毁。一如它的名字,永远安定,永远平静。

    一路上有挑水的和尚,络绎不绝的香客,烟雾缭绕的香炉,虔心树上飘着红色黄色相间的飘带。千雾看到什么都会跟提蕴说,提蕴此时感到非常快乐。

    醉滴和良辰见此相视一笑。

    马车驶出了京都,又往东南方向的静心山去了,车到了半山腰便停了。千雾牵着提蕴下了马车,“到了。”

    接着又接过良辰手上的披风给提蕴披上,边给她系衣领的带子一边道,“马上就到中秋,天气渐渐凉了,给你披上,免得再染了风寒。”

    醉滴良辰和他们俩同乘一辆马车。提蕴脸上戴着面纱,面纱下挂着笑脸,她从来没去过寺庙,一路上都在问寺庙是什么样子。

    身边都是来来往往的人,提蕴拉着千雾的手问,“是不是很多人?”

    “人是很多,你牵着我就好。”千雾温声道。

    随后千雾对醉滴和良辰示意了一下,便拉着提蕴从大道进入寺中。

    几天后,提蕴已经把那夜里梦见的人事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这一天,千雾要带她去京都最近的永安寺上香。

    一大早的,千雾摸了摸她苍白的小脸,“怎么这么凉?”

阅读喜上雪梢头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都市全能巨星豪门顶级盛婚十面埋伏(张平)青云仕途千金巨星时代算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