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08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纸鹤一听,抖了抖赶紧老实,收回自己已经摆出“大鹏展翅”造型的翅膀和脚,原地往上腾空旋转,随即又是一层星星点点的金粉洒落而下。在隐约的叮铃声响起时,金粉在空中有规律的汇集,变成一行小字。

    苏策见了,嘴边微扬,天生带笑的眼角唇边就更加深了几分笑意。她伸出右手,掌心向上。那只小小的纸鹤就乖巧的从悬浮空中的姿态慢慢降下来,轻轻落入她的的掌心。

    乖乖卧好时,还扑闪了几下翅膀,又左右动了动,这才收好翅膀,微转脖颈,将头放在翅膀处,闭眼睡觉的瞬间,金光再闪,就变回纸鹤落在苏策的掌心。

    “是呀。”陈老笑着说,“哎哟……再大点可怎么拉得住唷~”

    说完无奈的摇头。

    被抱在怀里的小二哈,一副懵懂,抬头看看陈老后,又看看苏策,左右偏头,将头上的小耳朵摇晃得吧嗒吧嗒。

    憨态可掬得很。

    “时间不早了,回见?”苏策朝紧闭的大门方向看了一眼后,对陈老道别。

    “行。”陈老顿了顿又似想到什么一样的对苏策说,“小苏啊,今天风大雨大,你骑你那辆车,可得小心点啊。”

    苏策点点头,笑着回复,“我今天不骑车。”

    “那就好、那就好。”陈老连连点头,抱着小二哈目送苏策打开院门出去。在她关上门的瞬间,依稀看见门外好像停了一辆亮黑色的皮卡汽车,还未看清门已至外关上。

    也许是苏策的男朋友?

    陈老想了想,耸耸肩后抱着自家“小陈”转身回屋,继续和它唠嗑,“今天就在屋里玩,玩具我给你准备好了,不准试图咬我的毛笔。还有啊……这个黄色的纸也不转咬,不然我就要画个‘定身咒’贴你脑门儿了,知道吗?”

    絮絮叨叨絮絮叨叨,小二哈有听没有懂,兴致勃勃的看着陈老铺在那儿,打算做符纸的黄色纸张的,蠢蠢欲动的磨指甲。

    它今天也要和纸怪兽搏斗!

    屋外风雨交加,雨滴至屋檐边滴露变成雨帘,滴落在地面和养了睡莲的大水缸中,发出滴滴答答的滴水声。更是衬得苏策空无一人的屋内,及其安静。

    静谧中,从屋檐上缓缓垂落下一只黑黑的,只有指甲盖大小的小东西。

    在空中旋转了一圈儿后,左右摇晃了几下,借着蛛丝的摆动,顺利跳跃上小桌子。

    滚了好几圈,才止住惯劲。活动活动脚脚,重新爬起来。

    打量四周后才朝目标:放方糖的储物罐快速跑跳过去。

    ——一只有点活泼的小跳蛛。

    ——————————————————

    郑剑一冲进教学楼,就将打在头上的雨伞往旁边旋转着一甩,伞面的水珠子就在他的大笑声中,甩向同伴王数和李琢。

    王数和李琢躲闪不及,被甩了满脸雨珠子,有些还落进脖颈,冷得两人一个激灵。顿时拿起自己的伞反击。三个少年打打闹闹,嘻嘻哈哈之间自然也让站在离他们较近位置的无辜路人跟着遭殃。

    传来“哎呀”的惊叫声的同时,还有不耐烦的眼神。

    直到二年纪的纪检部委员来了,呵斥他们三人“一年级的!干嘛呢!哪个班的?!”才让郑剑三人收敛。

    互相看了一眼后说了声“快跑!”,三人在纪检委员追上来之前往楼梯上方跑去。

    直到嘻嘻哈哈的上了三楼后才互相做手势,强压着声音踮手踮脚的进了自己班的教室。

    忠武学校,无论是初中部还是高中部门,都是越高年级,教室越往下调。

    所以初一在教学楼上方,初二在中部,而初三在下面两层。

    “你们又干嘛啦?”看着郑剑三人进了教室,平时和他们关系比较好的两个女生,周碧和吴洛笛好奇问,并将手上的作业本递给他们。

    “没什么。小事。”郑剑是他们中间的头头,一面接过周碧手上的英语作业本,一面朝王数和李琢看一眼,神神秘秘的,脸上还带着“这是我们三人的小秘密”的表情。

    看得周碧和吴洛笛互相看了一眼后,丢给他一个白眼。

    “哼,不说就不说。稀罕。”

    “略略略。”王数做了个鬼脸,和其余两人笑起来。

    “对了,你们知道四角游戏吗?”花了点儿时间将作业抄完后,郑剑抬头看向同伴,脸上跃跃欲试,“什么时候我们也试试看吧?”

    “什么四角游戏啊?”王数和李琢好奇问。

    反倒是周碧和吴洛笛脸上露出了有些害怕的表情,“干嘛想玩这个啊?无聊。”

    “你们女生就是胆子小。”郑剑嘲笑两人,扭头对王数和李琢解释什么叫四角游戏。

    说穿了,就是在深夜时,一共三人站在黑漆漆的房间四角,然后在黑暗中,沿着墙角逆时针往另一墙角走,当抵达另一墙角,如果没人遍继续像下一个墙角出发,直到遇见同伴,拍一拍对方的肩膀当做接力。再由对方继续沿着墙壁,抵达下一个拐角。

    如果谁没有在拐角遇见人,就轻咳一声作为暗号。让其余两人知道。

    除此以外,整个游戏过程都不能说话。

    如果没有人咳嗽时,就证明,这中间多了一个临时加入,玩儿游戏的“东西”。

    听完郑剑解释的王数和李琢面面相觑,互看一眼后才再次看向郑剑,“说得人发毛,干嘛玩儿这种奇怪的游戏啊。”

    “哎,你们胆子怎么这么小。”郑剑唾弃同伴,“就是玩儿一下啊,你们还是不是朋友啦?”

    其余四人彼此互看,最后拗不过郑剑,勉强点头同意,等周五的时候,和他一起玩儿这个游戏。

    “太好了。”郑剑笑,“到时候我们可以拍视频然后发到网上去啊。对了,就去明海路尽头的那个废楼吧?”

    郑剑这样一说,王数等人就知道他想干嘛了,笑骂,“原来是想用这个做噱头,想要更多的点赞和粉丝啊。”

    “对呀,到时候会记得艾特你们的。”郑剑一点不扭捏的承认。

    几人又嘻嘻哈哈了两句,直到早自习预备铃打响,这才暂时散去,打算等下课后再继续聊。

    几个十三、四岁的孩子,一定想不到自己正在作什么样的死。

    再过几日,便是清明。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杜若 的营养液x60  暖阳 的营养液x50  丝瓜藤 的营养液x10  落霖 的营养液x10  映 的营养液x10  念念叨叨 的营养液x5  南湘子 的营养液x5  幻墨如烟 的营养液x1  lincle 的营养液x1

    --------------(づ ̄3 ̄)づ╭?~-----------

    晚安~

    就在苏策哑然失笑时,陈老也因小二哈冲苏策的方向,欢快的“汪!”了一声后,抬头朝她看来,笑着打招呼,“小苏啊。出门上班啦?”

    “是啊陈老。”苏策点点头,将伞杆放在肩上,随意而闲散的和陈老聊天,“小陈又想乱跑了?”

    ——里面有其余几十只颜色各异的纸鹤。透过玻璃瓶极为好看。

    等苏策穿好外套,并拿了放在门口处的黑色羽雨伞后,就准备出门。刚将门锁好撑伞欲快步跨过一段雨势,就见邻居陈老抱着小二哈从屋里开门出来。一面掀开竹帘一面对小二哈语重心长,“天天就想往外跑,你看这么大的雨,跑出去淋雨生病了可怎么办。哎呦?你还不服气?怎么?牙口都还没长好,就想提前晋升拆迁办大队长了吗?”

    这对话也是有趣。

    身为算命先生的陈老会知道,并在门口悬挂芦苇自然也不意外。

    只是他想不到,苏策也将自己找来的一株芦苇,和他悬挂的插在了一起。这才有前一天的芦苇花。

    修为的高低,决定了灵气深浅。

    和寻常的纸鹤,并没任何的区别。

    苏策转身往卧室走,准备穿外套的同时,随手将手上纸鹤放到置物架上的一个玻璃储物罐里。

    在苏策微挑眉,含笑以待的时候,臭美的低头梳理了自己的“羽毛”,又扑闪了两下翅膀,随即微顿在那儿,微微偏头瞅着苏策。好像在说“我好看吗?”一样。

    “……表里不一。”苏策笑着吐出四字,好整以暇的看着还悬浮在自己面前,已经开始来段“小天鹅”舞蹈转圈圈的时候,才轻叹了口气。又开口,“快传话,不然……”

    昨天那素净和尚的合礼,便是答谢的善果。

    虽说收益最多的是附带的陈老,但凭借苏策的能为,也确实不在意谁得益更多。

    所以古时不少人为帮助达摩祖师顺利度江,均会将芦荟悬挂在门前,希望在他经过时,能帮助他。顺便也能沾些佛气,结些善果。

    只是这个说法,随着时间的流逝,现在知道的人已经越来越少。大概现在,也就只有专研玄学的人还记得吧?

    也因为这样,至半夜起,整个C市就迎来了大风大雨。

    这让第二天一早的起来的苏策,打算收拾一新后,就出门坐公交,或者直接打车前往学校。

    但才收拾妥当,一抹浅金色的流光就从窗户缝隙中掠进,悬浮在苏策面前绕了个圈儿后,随着细细金粉掉落,金光微闪,如星星灯一般。然后就见一只很小很小,仅两只指节那般大小的纸鹤出现在苏策面前。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农历的二月二十八,有个较少人知道的典故。

    说是那天原是达摩祖师乘芦苇过江,宣言佛法的日子,所以有“老和尚过江”的说法。每到那一天,定会风雨大作,江河翻涌。

    古时有个说法,说是如果和尚在这一天渡江失败,当地定会遭灾。

阅读我师门迟早要完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都市全能大相师陆离掌万界梳头娘[主刀剑]重生之伟大驸马与狼共舞:锦绣山河之农女九尾月华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