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露出马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唐亦禾让他放好,随口道:“酱油。”

    话说这酱油已经酿制近一个月了,最初的霉斑已经彻底转化成酱油曲,算是初步制成,只是要隔三差五出来晒阳光,加速发酵大概半年便可食用。

    唐亦禾掀开盖子看了一眼,原本黄澄澄的豆子现在已经变成棕色,透明的液体也变深不少,闻着有点腐烂的臭味,但以他灵敏的鼻子,已经分辨出另一股酱香正在底下缓缓溢出。

    “我见过几次……其实还不如不笑呢,虽然他笑起来挺帅,但总觉得特别渗人,生怕他下一秒在后面克扣我的酸甜萝卜。”

    “哈哈你够了,老板不是那样的人,比其他店都有良心好吗?”

    那个三十岁的常客有些担心地拉住温立果:“你们会在这里一直做下去的吧?”

    温立果讷讷点头:“会的吧,我勤工俭学。”

    “那就好那就好……”他还是怕老板啊。

    唐亦禾在后面接单备菜,前面的声音偶尔也会传到厨房里,但他一点都没在意,心中波澜不惊,手下动作快而稳。

    果然多了两个员工就是不一样,他可以在后面专心干事,不需要分心出来营业,更不需要假笑——笑了还被嫌弃,浪费表情。

    偶尔上一波客人和下一波客人出现短暂的间隙时,他还能在后厨休息,仿佛回到当初还在私房菜时的工作强度,简直不要太幸福。

    “老板,有三个外卖单。”温立果小心翼翼地将单子从前面递过来。

    单子平平整整,上面还用笔贴心地划出重点备注:客人说要清淡。

    果真是个细腻的孩子,唐亦禾不由得对温立果道:“做得不错,一目了然。”

    温立果立即害羞得跟兔子一样缩回去。

    这小动物般的傻样,让唐亦禾不由得惦记起自己的另一只宠物。

    ——嗯,小哈最近是越发不爱吃肉骨头了,有时候还把骨头架子扔去农田,险些压死幼苗,要是它能跟温兔子一样乖巧多好……

    三个外卖单分别是黄瓜鸡蛋,酸辣土豆丝,萝卜牛腩,唐亦禾以最快的速度炒出来,却以最龟毛的脾气,仔细地在外卖盒里把每一块食材妥帖摆好。别看那酸辣土豆丝摆的凌乱,其实仔细一看,长长短短,匹配多少红椒丝也是有讲究的。

    唐亦禾打包完毕交给章余,叮嘱道:“宁可慢点,也不可乱了。”

    食物的“美色”是他奇怪的执着,但那些外卖人员只追求速度,送到客户手中时,精美的摆盘都乱得一塌糊涂,所以他才决定要请自家的送餐员工。

    章余闻到手中的菜香,偷偷咽了咽口水,憨笑道:“好的老板。”

    他的外表极具欺骗性,让人很难起疑心。

    不过等他出门后,眼珠子一转,悄悄折返至东瀛料理店的后厨。

    “哥!”

    章老板听到自己堂弟的声音,惊道:“你干哈呢?”

    “商业机密!”

    章余的语气活像地下接头党,他边说边打开外卖盒的包装。“看到没,人家连外卖都这么讲究色香味……妈的,好香。”

    章老板一瞧,发现确实很讲究,忙拍了几张照,然后夹了一筷子放嘴里。

    章余急道:“诶你别吃啊,等下我怎么送?”

    “吃一点点又看不出来!”章老板不屑地说,嚼了嚼,竟然又是一筷子。

    “靠,留点给我!”

    ……

    两分钟后,三盒外卖都少了一半,章余抹抹嘴,把盖子盖好。

    “你他娘的赶紧把秘方偷出来!”

    “知道了知道了。”

    章余摆摆手,起身去送外卖。

    第一天的外卖单还算顺利,食客虽然觉得分量比平日少些,但想着毕竟不是堂食,盒子装少点也情有可原,便没说什么。

    章余见食客没反应,提起来的心顿时安心放回去,还得意洋洋地想着:呵,就知道那些傻子看不出。

    他竟然觉得如果每天都能这样偷吃点好的,继续干下去也挺不错。

    但人心不足,前几天他尚且还知道尺度,渐渐他习惯偷吃的那点分量后,胆子越发肥,有几次遇到自己最喜欢的炝拌土豆丝,一个没忍住,险些差点吃完。

    客人打开盒子,发现里面只剩下几根零星的土豆丝时,气得立即打电话投诉。

    接电话的人是温立果,刚接通就被骂的狗血淋头。

    “你们怎么回事!菜一天比一天给得少,偷工减料,这么小气的话,还做什么外卖?干脆告诉大家你们只接堂食就好了啊!”

    温立果柔柔弱弱道:“啊?您,您冷静点……”

    “你少装可怜,不给我交待清楚,我就去消费者协会投诉你们!”

    温立果登时吓尿了,连忙跑到后厨告诉唐亦禾:“不好了,有人要投诉我们!”

    唐亦禾波澜不惊:“淡定,我跟他说。”

    说着,唐亦禾接了视频,只见到画面中一个蓬头垢面的宅男,正在怒气冲冲地指着饭盒。

    “老板,你看看你们的外卖,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客人见是唐亦禾,声音稍微温了点,但依旧火冒三丈。

    看清那饭盒的内容时唐亦禾皱起眉,他自己打包的分量自己清楚,绝对不可能那么少;而且里面乱七八糟,明显是被人翻弄过的痕迹,还缺德地把大块的菜都吃掉,留下的全是小碎块。

    眼前的客人他也认识,是最早的一批粉丝,恶意投诉的可能性极低。

    身为有过饭馆经验的唐亦禾,很快就想到了缘由:配送环节出了问题。

    他脑中闪过章余那张憨厚的脸,心底冷笑一声,却是对客人道:“抱歉,我们全额退款,您看可以吗?”

    客人不满嘟囔几句,最后要求再送一次餐才算解决。

    谁知刚挂完这通电话,竟然又来一通投诉,内容同样是老食客发现自己的外卖分量越来越少,委屈地来质问。

    唐亦禾没说什么,沉默着很快又炒好两份餐,让温立果去送。

    温立果一惊:“我、我去送?不等章哥了吗?”

    这呆子,都这时候了还看不出章余有问题?

    唐亦禾没好气道:“会给你加班费。”

    温立果:“可、可是我没钱坐公车。”他穷得账号里连一分钱都没有。

    唐亦禾忍住把他丢出去的冲动,“交通费也报销,去吧。”

    “诶,好的!”

    温立果这才屁颠屁颠地拎着外卖盒走了。

    幸好此时已临近下午,客人不多,唐亦禾挂上close的牌子,自己坐在椅子上,垂下的眼眸有些冷。

    其实这种事情以前也不是没经历过,服务员或者外卖员偷吃是很难杜绝的现象,但做得太明目张胆,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温立果出去一个小时后,那章余才打着饱嗝慢悠悠地回来——当然他在离唐门料理五十米的时候就加快了速度,营造出自己很有职业道德的模样。

    岂料回到店里却发现老板正在椅子上,闭目休息,听到动静才慢慢睁开眼睛。

    那冷淡优雅的做派,端是看出一点风雨欲来的意味,章余顿时把心提起来。

    “回来了?”唐亦禾语气平淡。

    章余有些忐忑,“老板,咱怎么不营业了?”

    唐亦禾没回答,反问道:“好吃吗?”

    “什、什么?”章余话都不利索了。

    “炝拌土豆丝、萝卜牛腩,我看看还有什么……哦,黄瓜鸡丁?”唐亦禾似笑非笑,“外卖吃得很开心吧?”

    章余一听,这不是自己刚才送的几份外卖吗?难道被发现了?!

    不应该啊,他每次都找很隐蔽的地方,绝对没有摄像头的。

    唐亦禾就算怀疑,也没有什么证据,有啥好怕的!

    想到这里,章余声音拔高:“姓唐的,你少血口喷人,我勤勤恳恳给你干活,有本事你证明啊!”

    唐亦禾似笑非笑地盯着他,却摇摇脑袋,对于这人的愚蠢简直无话可说。

    “偷吃——也不知道擦嘴。”

    唐亦禾手指微抬,指了指章余那脏兮兮的五颜六色的胸口。

    章余低头一看,卧槽了一声,脸色瞬间红红白白。他胸口姹紫嫣红汤汤水水,竟然什么都有。想来是刚才吃得太急,不小心蹭上去的。他一向吃相差,光记得要找隐蔽的地方,哪里还想着善后!

    唐亦禾冷冷道:“明天你不用来了。”

    章余面上闪过讪色,但很快他就无赖地叉起腰:“可以啊,不过你要给老子结工钱,老子可不会白干活。”

    唐亦禾惊讶地看着他,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人的脸皮,他到底哪来的脸要求结工资?

    “你在这里干了三天,刚好抵扣我的损失,所以你一分钱都拿不到。”

    “你!”章余怒了,“老子就是要钱!姓唐的,你少拽,信不信老子一拳能砸死你!”

    唐亦禾:“……”

    他对这个人,真是叹为观止。

    “给钱!”章余大吼道,甚至抡起了一边的椅子,肌肉更是暴起,鼓鼓囊囊地看着很吓人。

    明明还是一样憨厚老实的五官,翻脸后,整个人就成了地痞流氓。

    唐亦禾冷眼看着他,背过去的手却在轻点几个按键,打算让保安上来处理。上次没揍到二哥,保安小哥还挺遗憾的呢。既然姓章的要在太.岁头上动土,就别怪——

    “啊!!!”

    没等他拨通,只见眼前一花,章余突然惨叫着飞了出去。

    他壮硕的身姿直接摔在对面墙上,两颗门牙刚好磕到最硬的钢板,“铿铿”从嘴里断成两截掉了出来,两管鼻血也随之汩汩落下。

    “叽,老板也是你能欺负的?”

    “不容易啊~”一个三十岁的常客低叹,“以前每次来这里都要忍受唐老板的冷漠,若不是他手艺实在好,我真不想来光顾。”

    “是的是的,我从来没见他笑过。”

    章余立即收回目光,点头哈腰出去。

    没过多久,客人们陆陆续续地如期而至。虽然章余是外卖人员,但其实没单子的时候他也要来招呼客人。

    食客们很快发现餐厅里多了两个新面孔,一个乖巧白净,一个老实憨厚,非常拉好感。不由得惊道:“天啊,唐老板总算知道提升服务意识了?”

    等吃到口时,这俩人都惊呆了。温立果简直感动得想哭,他经济困难,平时连营养餐都挑最便宜的买,几时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在这里工作真幸福啊~~”

    唐亦禾斜睨他一眼:“记住我跟你交待的工作内容没?”

    章余把脑袋伸得老长,还悄悄打开手环,把那缸子偷偷拍下来。他觉得这个是重要的机密!

    “好了,你出去候着吧。”唐亦禾吩咐道。

    缸子很重,也不知装的什么,闻起来臭臭的。

    “老板,这什么东西这么臭?”

    “记、记住了!”

    章余那边已经吃得停不下来,吃相大概跟猪差不多,勺子也不用了,竟直接端起来就往嘴倒。

    今天的员工餐是简化版的扬州炒饭,蛋液经过了精确到毫克的调味,还用了一点糖提鲜,火腿丁则用鸡腿肉丁代替,然后加入红白萝卜丁。在翻炒时金黄的蛋液被充分打散,细腻又均匀地裹着米粒,起锅后几乎看不到凝结的蛋团。

    唐亦禾翻炒的动作很快,章余即便有心观察也观察不出什么结果,反而被香味馋得口水直流。

    唐亦禾等他狼吞虎咽完,便道:“你来厨房帮我个忙。”

    章余囫囵地又舔舔碗,才恋恋不舍放下来跟着去厨房。他还没忘记老哥的吩咐,进去后眼睛一直四处转,企图窥伺出什么机密。

    结果唐亦禾是让他搬一个大缸子到后厨的窗台上,那里阳光明媚,暖烘烘的。

    一秒记住【凡人小说网】或手机输入:wap. 求书、报错请附上:【书名+作者】

    第二天中午,两人准时在十点来上班。

    饮食行业一般都是让员工这个点吃饭,这样中午的大战才有力气干活。

阅读不要在农场游戏养小狼狗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九天龙剑我其实是一个大佬特种兵之觉醒大师足坛之光明人不说暗恋穿越成肥宅的我只想过平凡日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