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莫非是来偷书不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念白回想前生,竟忘了此时自己正身处险境,唇角不经意勾起。那本欲伸向她脸的手顿了一顿,男子面无表情地背过身去,低沉地咳了一声。

    “咳!”

    “没没没……没有……”好在她反应快,一个翻身跌下床去,迷迷糊糊地从地上爬起来,揉了揉眼睛。

    念白目送他消失在门口,总算是松了口气,“大魔头……”

    却不料,那澜傲尘竟猝不及防地返回,如鬼魅般出现在门前,“还有一事。”

    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到,她抖了一下,顿时心虚地低下头去,“殿下……还有何事?”

    该死,她不会得罪他吧……

    澜傲尘似是根本没听到,淡淡地说:“本王最近会抽出些空闲来,你若是在府中烦闷,便去羽清殿寻我,绝不可独自一人出府,记住了?”

    “嗯,记住了。”她此刻只想快些送走这瘟神。

    房里陷入了安静,站在门边的人迟迟不肯离去,念白越发毛骨悚然,这情景……有些似曾相识。

    似乎是,每次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大魔头?”

    果真从他口中听到这三个字,念白呼吸一紧,正欲解释时,却听他又道:“这个称号,本王很喜欢。”

    ???

    他……喜欢?

    念白将准备好的借口默默吞回肚子里。这重生……莫不是将这天下第一杠精的脑子,砸了个大坑?这画风为何与前世相差如此巨大?

    回过神时,门口早已没了他的身影,却不知何时走的。她小心翼翼地来到门前,探出头去,东张西望了半晌,也没看到那人的身影。

    来无影去无踪,真乃鬼魅也!

    ……

    直到傍晚,护送念白棺椁的车队才停在了摄政王府大门前,仅剩下的几名小妖,也是满身伤痕,念白与云赤羽一同将他们安顿下来,对于这几名手下,她是心怀感激的,这世上除了父亲母亲外,只有他们是真心待她。

    入夜时,澜傲尘差人传话说设了宴席,念白想起晌午那顿不欢而散的午宴,想来是他觉得面子上过不去,又重设了一场。她便对传话的人说:“回王爷说心领了,今日多饮了几杯,略感不适,已准备睡下了,多谢王爷。”

    那家奴见此,自是不敢多言,只得乖乖前去禀报。

    清冷的月色笼罩着如宫殿般的王府,院中繁花飘来幽幽沁香,隐约听得见远处的弦乐之音,竟似是亲眼看到一般,浮现出那歌舞升平之象。

    念白纵身跳上房顶,盘膝坐在朱红色的瓦片上,运动气息,尽情享受着月光所散发的天然灵气。得到璃火珠之后,她越发觉得月光所提供的灵气已经不足以供她吸收了,但若是一旦离了灵气,她便如同跌入了烈火之中,浑身溶解一般痛苦着。

    白尾飞散,在夜色中幽幽摇曳着,念白闭上眼睛,眉心浮现出一条深红色的印记,周身红光凝聚……

    “嗒——嗒——”

    无端闯入的脚步声惊扰了她,念白收敛了气息,却见一黑影自天边飞过,落入邻院之中,悄无声息地击倒了几名侍卫!

    念白眯起眸子,原本漆黑的眸幻化成妖艳的红,犹豫片刻,悄悄跟了上去。

    什么人?莫非是晌午刺杀的同伙?

    念白落在院子里,谨慎观察着周遭的一切环境,这似乎是澜傲尘的书房,一个杀手不去想方法刺杀主人,却鬼鬼祟祟地来到主人的书房里,莫非是来偷书不成?

    “别动!”正深思时,颈间倏然横了一把泛着光的匕首,感受到身后之人的气息,她便知道,这不是普通人,确切的说,根本不是人!

    念白深感头痛,深吸一口气,笑道:“殿下所言极是,多谢殿下提醒,所谓入乡随俗,念白虽自由散漫惯了,也知在这王城之内要恪守规矩,烦扰贵架已是深感愧责,自然不会再为殿下增添麻烦。”

    “希望如此。”澜傲尘嘲讽道,后又望向一旁案上的瓷碗,“汤凉了,换一碗吧!”说着,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澜傲尘转身之时,已然敛去了眼底的情绪,见她神色慌乱,满面桃红,解释道:“先前见你醉了,便过来看看。”

    “原来如此,多谢殿下挂念!”念白不知,自己此时的窘态早已尽收那人眼底。

    “你初到邯玥城,想必会有诸多不适应,若是哪里不顺心,可以告诉我,人族不比妖族那般随心自在,要时时记得约束自己,否则犯了错,即使你是妖族公主,我亦不会轻罚。”

    “这大魔头未免太入戏了吧?又不是我爹,还真打算管我到底了……”念白心中嘀咕着,往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澜傲尘将她放在床榻上,又将一侧的锦被拉过来为她盖紧,望着她红扑扑的小脸儿,一时竟气不起来,“酒量不好却还要硬撑,你究竟……要本王拿你如何是好?”

    “谢谢您了!只要以后不要再坏我正事,就该谢天谢地了。”

    “没有什么?”

    “殿下?”念白故作惊诧地望着澜傲尘,又观四周的环境,确认是自己的地盘后,才问:“殿下何故来我这里?”

    “你……不知羞耻!”

    前世初见时,她因大闹王府,屁股险些被大魔头揍开了花,她便是如此宁死不屈地反驳于他,也亏了这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最终令她占了上风,扭转了自己颜面尽失的局面。

    念白实在想不通,这人性情为何会与前世相差如此之多?

    简直匪夷所思……

    “日后若再敢对公主不敬,自去领死!”澜傲尘没有回头,抱着怀里的小狐狸进入殿中。

    “是!”长夜冷眸睨着那抹颀长身影,双拳青筋暴起,“澜傲尘,总有一日,我会将你碎尸万段!”

    “登徒子!看你长得倒是一本正经,怎的为人却如此轻浮?”

    “本王如何轻浮了?”

    “呵——我们妖族虽不及你们人族规矩多,但也知道男女有别,你方才如此轻薄于我,说!到底居心何在?”

    他来凑什么热闹?

    念白没料到澜傲尘会来,靠在门樘上大气也不敢出。那人走到她身边,竟在她的心惊胆战下,做了一个惊人的举动——将她横抱了起来。

    “……他究竟要做什么?”念白的心情一阵复杂。

阅读绝色狐妃:邪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敛财人生[综]快穿之终极反派不能撩帝国海权我的纯情总裁老婆大唐从大都督开始到皇帝粉丝每天在催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