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久违的熟悉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十年啊……”

    念白抬眸,望着湛蓝的晴空,心头划过决绝。

    这一次,她定要成为父王的骄傲!

    二人纷纷退至门外,注意到候在旁边的念白,禁不住多看了几眼。见他们皆用惊叹的目光盯着自己,念白有礼地点头,那二人回以淡淡笑容,结伴走远了。

    “进来。”这时,一道引人不寒而栗的声音响起。她的心脏紧缩,记忆中浮现出自己在这男人手下的惨状……

    许是涉及到朝政机密,那两名老臣走后,殿中只剩澜傲尘一人,念白小心翼翼地向正厅内走去,单单是远观,便禁不住寒颤,若是有些下人在,她当不至于如此。

    想到昔日自己在狐族飞扬跋扈,再看如今,也不免觉得好笑。

    “妖族念白,参见摄政王殿下!”

    还未接近时,她便感受到那凌冽的视线射向自己,皮肤所触及之处,汗毛倒竖。

    久违的熟悉感啊……

    这股从骨子里滋生出的恶寒,早已从初始的幼苗,生根结成参天大树,纵然过了如此多的年月,纵然重生,依旧挥之不去。

    那时候,她也偶尔会想念这感觉,是因想念着这十年的无忧光景。

    “免礼。”澜傲尘静静跪坐在案前,桌上的茶水冒着烟雾,遮住了他的表情。望着款款而来的小身影,他敛去了眼底无法捕捉的柔色,“请坐。”

    “多谢!”念白不动声色地移开视线,随意寻了一处坐下,为了避免澜傲尘生疑,她的坐姿有些……一言难尽,双腿十分不协调地盘起,松松垮垮地将衣服撂到案子上,一副慵懒姿态。

    有侍女过来奉茶,她也装作没看到,将双手拢入袖口中,抬起头色眯眯地盯着人家,惹得那侍女强忍着笑,匆匆把茶杯放下,掩着笑意退了出去。

    “你父亲的信,本王已收到。”澜傲尘修长的手指始终停留在茶杯上,轻轻摩挲着。

    念白未揣测出他此时的喜怒哀乐,不敢随意搭话,前世可没有这个场面,她初来乍到,便将他得罪了个彻底。如今她可识趣的很,若是得罪了他,恐怕过不了今夜,自己就变成烤狐狸了。

    “为何迟了一日?”

    “啊?”

    注意到对方探究的目光,念白内心一阵发怵,“只、只因……只因……昨日遇到些麻烦,故来迟了些……”

    “何事?”毫无情绪的追问。绝美的桃花眸子染上一层阴霾。

    念白思忖片刻,正了正色道:“昨夜林中遇到一只小妖,善心大发出手救了他一命,却不知此人竟是殿下的人……念白实是不忍伤害无辜,可否向殿下讨一道赦令?赦免了他?”她一口气将这番话说了出来,之后大气也不敢出。

    “伤害无辜?”澜傲尘言语之中已然流露出不悦,“你可知,此人犯了何罪?”

    以多年的了解来判断,念白知道,这怕是生气了。她站了起来,躬身行礼,“念白不知,但佛家有云,过失犯非恶,能追悔为善;殿下是仙门世主,自然有守护众生之德,若他诚心悔过,何不饶他一命?只当是为自己积了福报吧?”

    来到正殿之中,那澜傲尘正与两名官员谈事,透过窗纱,她的视线落在那几人身上。前世,她未曾关注过北郢国的朝政大事,就连这些朝中官员也认不全,看眼前这二人的穿着,似乎身份不低。

    整个大殿都结了一层寒霜之气,象征着此刻所议之事的沉重严谨。似乎是察觉到门外的她,澜傲尘只淡淡打发了二人,将手平放于案上,轻捻茶杯。

    褪下那身狼狈不堪的行装,换上一身红色锦绣纱裙,更具倾国倾城的气质。念白捧起自己如瓷般稚嫩的小脸,如今她还是当年那十三四岁少女的模样。

    重生,竟还体验了一把返“老”还童的感觉?

    如此,甚妙!

    那人经过身边稍作停顿,对她点了点头,随后朝府中走去,直至他引人注目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她方恢复了波澜不惊的神色。

    “他说什么?”

    “抉、抉、抉目……”赤羽瞪着眼睛回答。方才主上离开的一刻,他就像吊在房梁上的脑袋终于被放了下来,心下顿生一股劫后余生的轻松感。

    简单梳洗后,原本疲惫的身体轻松了许多,望着水中倒映出的人儿,眸中有片刻恍惚……

    青丝披落,更衬托出那张绝世妖颜,未施粉黛的面容下,端的是一副无双美貌,如瓷般的肌肤透着稚嫩的浅粉,本生得一副柔弱相,却因着她一双历经沧桑的厉眸,生生逼出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气场!

    前世在这里吃了许多苦,忍受了许多责罚。她还记得,那时她离开,澜傲尘向来淡漠的眸子中浮现出的失望。

    是啊,整整十年,她依旧没有完成父王所愿,仗着自己天资高,那样的狂妄自大,不学无术……

    ……

    念白随着一众下人来到凤华殿,这是她曾经住了十年的地方,与狐族中她的宫殿十分相似,仿佛是澜傲尘为她量身定做。曲折的游廊边灯笼摇曳,入内便觉花香扑鼻,远远看去,是万千繁花在风露中跌落,一池碧水莲色袅袅,煞是宜人。

    前世的种种惨烈告诉了她,这张脸,这个人,是她重生后唯一不能招惹的角色!

    周遭人群见摄政王大驾,纷纷退避,无人敢望其真颜,纵是有哪个不怕死的,也只敢偷偷瞄一眼。

    院中海棠花下,一架绕着藤蔓的秋千静静而立,让她想起了常陪自己在院中荡秋千的母亲。

    那时候,她是妖族的小霸王,整日惹是生非,给父王添了许多麻烦。于是,为了磨炼她这娇纵跋扈的心性,父王一封信将她遣送至北郢国都澜傲尘的府上,她虽未看过那封信,但却在澜傲尘后来的做法中,猜出了大概。

    无非是希望,他能好好管教她……

    风起,吹散了他的衣袂,那一抹柔色,犹如点缀在这街边的优雅风景,令整个大街增了一层夺目的光彩。

    墨色长发如瀑般散落,衬托出修长挺拔的身形,一袭月白衣衫清雅出尘,远远看去,便是云端中令人仰望的仙人。绝美的桃花眸子深邃如幽潭,长眉若剑,直飞入鬓,好似出自名家的画作,拥有着超越妖界甚至万物之美。

    纵然上一世与他相处了十年,再见时,她仍对这张美到令人发指的脸,心有余悸……

阅读绝色狐妃:邪王,滚下榻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墨侠录火影之封印大师八零神算俏军嫂荒岛女儿国第一宠妃:相府千金惑君心五魂破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