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网游之何方神圣》
网游之何方神圣

第八卷 知识主宰,智能如是 第十二节 惹不起修不起告辞了

那么,灵修的命器挂件在哪里呢?就在“卦光世界”,也可以说“卦光”就是灵修命器的“管理者”,卦光不会监守自盗,卦光也不会收取手续费,卦光不灭,灵修命器也就永恒存在。

但灵修若是死亡的话,也就与连线的卦光“断绝”,其储放在命器内的物品就会“爆出”,所以,杀灵修是能爆装备的。多玄资质的灵修命器面积是很大的,但他们虽然能连接数个卦光世界,却不能拥有数个命器,也就意味着他们需要选择一个卦光世界。

灵修没有死亡,物品却是消失,结果只有一个,卦光亡了。

玄通智能终究是干不过人类的,正确的说,是干不过天朝飞升者们,正是飞升者们的破坏,让卦光一支无法获得源源不断的援兵,也因此不断被卦圣削弱。中孚卦光到了此时可以说是全面战败,胡山雕也没有实力拯救它,再说,它战败也不会消失,它如今“小世界”具现就是战败后的形态,就等着卦圣来收割。

胡山雕看到不少的灵修玄器,并非零零散散,相反,灵修玄器泾渭分明的摆列着,那些说物品消失的灵修其实就是跟卦光“断线”,物品并没有消失,只是灵修们无法再感知到“命器”。

“没有一种修炼体系是完善的,灵修的缺陷就在这里”,胡山雕叹气,他也不知道要如何解决灵修的这个缺陷。正一筹莫展时,中孚卦光具现而成的“小世界”突然被大量的银雾所笼罩,胡山雕呆愣之际,银雾就将中孚卦光“掠”走,原处留下是令人望而生畏的巨大黑洞。

胡山雕哪敢再耽搁直接命体回躯,然后再前往银雾之上,话说至从“三清九字真言功德塔”成为他的命体后,胡山雕就很少来银雾之上。因为他所需要的都可以通过“命体”来实现,银雾之上除了浓浓银雾外就无其它,但此时却是有一团庞大的光芒存在,“中孚”二字闪闪发亮。

银雾之上的来历很清楚,它就是“玄光”虚弱时分出去的“小玄光”,论体积的话应该只有玄光的十分之一左右。银雾之上被分出去时,六十四卦光正在“玄光”内肆虐,也可以说是另一种方式融合而成的“易经六十四卦”。

但小玄光终究不是完整的玄光,银雾之上也就不具备融入巅峰状态的卦光,只有等卦光虚弱不堪时,银雾之上才有实力将其“掠走”并融合。此时的中孚卦光跟银雾之上是很相似的,它的体积应该只有中孚卦的百分之一,可谓大小相当合适。

胡山雕踩着浓厚的银雾遥望中孚卦光,摸着下巴的胡子渣乐了,“这个就有意思了”。

玄光代表三千玄通,六十四光从玄光汲取走了数明不明的玄通,玄光因为营养跟不上而不断虚弱,最终断尾求生。

营养什么?就是知识点。

六十四光是婴儿,婴儿只懂得汲取,早期时的玄光也因此是不断消耗自己抚养六十个孩子的,等每个光都拥有一个总纲玄通时,就该是这些孩子反哺玄光的时候。然而,六十光终究只是拥有玄通智能,混乱也就因此产生,迫使玄光知识点恢复跟不上消耗。

玄通与知识点是宇宙诞生的关键,乃至如今的日月星辰也是玄通与知识点创造出来的,只是创造者是“天朝飞升者”。但“天朝飞升者”并不是玄通宇宙的创造人,玄通宇宙是自行形成的,也就是“虚暗回潮”时,飞升者遭到排斥时,“玄通易经六十四卦”炸了。

现今的玄陆、卦陆、虚空、虚卦大陆等等就是“易经”大爆炸时形成的。

卦光世界原始内部情况与满是玄通法效的九州是一样的,但飞升者们为了逃命,在卦光世界内创造了一切,就如胡山雕穿越过来时的九州。卦光分化具现玄通法效寻找援兵,最终就是恢复原始状态,但卦圣是不允许这种情况出现的,一旦这种情况出现,卦圣跟人类就全死了。

因此,卦圣与玄宗联手寻找遗落在外的“卦尊”,将其征服后送回卦光世界,再由卦圣进行融炼收为己有。卦圣得到的卦尊越多,卦光就越虚弱,卦光世界也就越稳定保持不变,但卦尊只是卦光消耗知识点具现出去的玄通。

也就是说,卦光仍然拥有三千大道中的“道”,数量是多少则就不知道了,进一步说,就算卦圣没有融炼卦光,也掌控了卦光世界。因此,胡山雕也就更加没有负担了,他唯一怕的就是银雾之上收走中孚卦后,中孚卦光世界崩了。

“这样看来还是要出力帮一帮卦圣,没有卦圣们出手相助,靠我很难削弱卦光的,也只有齐心协力削弱卦光,等祀徒们再汇报说物品消失了,就可以去捡尸了”。

一想到银雾之上最终会变成“小易经六十四卦”,胡山雕有些小激动,只要完成这个,灵修最大的缺陷也就解决了。再往深里想想,全宇宙都是灵修时,银雾之上得储存多少稀有资源?到时候随便偷它一个亿,啧啧,银雾之主这样做是不是太没水平呢?

胡山雕拿出小本本整理一下线路,或者说与他有关联的事情。

首先就是老婆,老婆必须放在第一位,何况还有九个老婆,这是一条线,也是最难以预料会发生什么的线。

其次就是知识点劫匪,这跟回家的线是重叠的,要回家就要将九州虚卦与鼎卦整理清楚,也就是需要百多亿的知识点,所以,寻找新的卦陆是接下来要做的。

再次就是飞升者老乡们的线,之前是遇上了才会随手帮一帮,如今就要主动一些,就算回家成功,银雾之上也是不存在解绑的,也就是回到地球之后,仍然是银雾之主,更是所有灵修的仓管员。

再再次就是道庭的线,道庭内部也算山头林立,唐桑羊等人还自行脑补出“三清霸业”,胡山雕都不知道“三清霸业”究竟是什么,所以,道庭这条线也是变幻莫测的。

最后就是敌人的线,敌人很多,胡山雕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么多敌人,但也不要去管敌人是怎么冒出来的,反正,打死就对了。

“五条线,清清楚楚,哥也就淡定了”。

与中孚卦绑定的灵修也有好几万,之前可谓是焦虑的很,事情跟圣使汇报后没多久就重新感知到自己的物品,这几万灵修也就更是对圣使崇敬了。但对于中孚卦圣们而言,到了嘴边的肉居然飞了,而且还不知道是被谁叼飞的。

中孚卦能领先其余卦光世界完成统治,这就是玄宗着重中孚卦光世界的原因,也就是其它卦光世界“随缘”,全力以赴征服中孚卦流落在外的卦尊。时间可以说极为漫长的,完成中孚卦光统治任务整整花了六万余年的时间,但此前的环境与如今的环境却截然不同。

此前没有灵修,如今却是有灵修,灵修让虚暗避退从而使环境更有利于人类,也让寻找卦尊的玄宗更加便利,所以,其它的卦光世界完成统治时间也就不需要几万年,但短时间也不可能完成。

也正因为花数万年时间帮助中孚卦光世界,玄宗九人此时也是齐聚中孚卦光世界内,与中孚的6名卦圣一起,凝视着那令人生畏的巨大空洞。某位帝君似乎有所感触,也没与其他人言语就直接消失,然后就拔打了胡山雕的通仪器。

胡山雕有些惊恐,男人的直觉也这么准?但他绝逼不会承认的,再说,辣么大的中孚卦光,他就算拿了藏在哪里?九州能有个安身之处,还是托玄宗的福,玄宗若是不出手解决,胡山雕也只能干瞪眼。

“你肯定去过九州储放地”。

离帝叹气,不再否认,他确实是先去了九州储放地再跟胡山雕通话的,但这样走一趟也让离帝不再怀疑是这个小老乡在搞事。离帝邀请胡山雕去中孚卦光世界,胡山雕也没有拒绝,两人前后脚就进了中孚光世界,但胡山雕没有中计,他进去前就问要去哪里会合?

若是胡山雕不问而直接去了那个大黑洞,也就中了离帝的计,都没告诉你位置在哪,你居然就来了,还说你不会武功?胡山雕觉得自己成熟了,居然能够想到这一点,没有被老乡们背后给一枪。

就算见过一次,再次见到,胡山雕也是头皮发麻的,相比“鸟居莫”飞升时留下的大黑洞,中孚卦光世界被银雾之上掠走后留下的大黑洞要超出百倍,人站在这样的黑洞面前会感到渺小的同时,也有一种随时会被吞噬的感觉。

“我了个去,这得多少知识点拿进去填?”胡山雕暗中乍舌。

说是拿知识点去填,但知识点也是很玄虚的存在,它是无法直接用来“创世”的,玄通、知识点、人类是创世不可缺的三个要素。人类的作用就是收集资源,再以配以知识点的消耗,将玄通进行具现,从而形成天地万物。

不管是鸟居莫黑洞,还是中孚黑洞,都是要靠这种手段进行填补的,若是不填补,虚暗就会从黑洞渗透进来,卦光世界也就出现世界末日的情景。

胡山雕花2.5亿左右的知识点具现“千军总尊旗”,千军总尊旗高约百丈(400米),它与鸟居莫黑洞的面积相当,换算过来,鸟居莫黑洞就需要消耗2.5亿左右的知识点。而百倍于鸟居莫黑洞的“中孚卦光黑洞”,那就要2.5亿的百倍啊!

胡山雕一想到中孚卦圣们要消耗这么多的知识点,以及难以估算的资源,他就觉得对不起老乡,所以,他先告辞了。

卦光归根结底就是“玄尊”,它拥有智能却并无自我意识,中孚卦光如今具现为一个“小世界”就意味着它很虚弱,若是它不虚弱,它整体就是一团“光”。这与命士征服“尊”后,尊化为“光片”则是相反的,“尊”是“卦光”消耗知识点具现出来的“玄通”,作用就是“自救”。

大炼师从姤陆飞升到玄陆,这是第一个阶段,大炼师的第二个阶段就是从玄陆飞升到“卦光”世界,完成第二个阶段才算是真正的“援兵”。然而,漫长岁月过去,卦光并没有迎来多少的援兵,但也不能说完全没有,玄陆的如“三十六商行”就是卦光援兵后代。

在九州时,胡山雕就见识过“四季”并存的地域,也见识时雪原与沙漠共存的地方,而他此时所处的更奇特。天气变化极为规律的同时,山川河流、冰原沙漠等等都一一具备,说此片区域就是一个完整的世界,那也是对的。

站在此处能够清晰的感受四季二十四气节的变化,每当气节变化时,总有一种自然产生“呼唤”,但都不太强烈,胡山雕也就知道这地方就是“中孚卦光”。胡山雕消耗“魂念值”去感知四周时,就不再是模糊无意义的“呼唤”,而是很清晰的“语句”。

语句会随着“二十四气节”的更替而变化,但总数量也就是24句,24句话加起来也就360个字,却是将“中孚卦光”漫长的历史述说了个遍。前部分历史,胡山雕都是知道的,后部分历史则就是“卦圣”们与“中孚卦光”漫长的战争。

正河阳所想的就是如今南蛊市所有机构首脑所想,他们要做出一番大事业,让道庭的三宫成为四宫,而南蛊市并没有什么事情可忙碌,正河阳这些厅座也就更专注于他们的“圣宫”计划。

所有祀徒每天都会进行日常呤诵,胡山雕若想窃读的话,就可以在这段时间进行,但胡山雕经常会忽略这个时间点。习惯是能成为自然的,不再象以前那样频繁窃读祀徒魂月后,胡山雕除非必要也就不去窃读了,也就不知道正河阳这些嫡系都在瞎琢磨什么。

连环杀人犯是很容易抓到的,这也是胡山雕生气的原因,掌控了玄通如仪,又有玄通如易辅助,只要工作认真一点,完全是可以避免的。

询问一下就能知道,所有莫名其妙物品消失的灵修,连接的都是同一个卦——中孚卦,胡山雕不得不取消“微服私访”,叫来亲卫们保护自己的躯体再“命体入中孚卦”。中孚卦光世界与胡山雕所去过的卦光世界大同小异,但与以往不同的是,刚进入中孚卦就听到微弱的“呼唤”。

说是“呼唤”其实并没有声音,属于一种“玄虚”的感知,语言难以描述只能凭感觉,胡山雕很快就锁定方位,地名叫什么自然不知,但这地理环境却是颇显奇特,只是胡山雕对这种地理环境却也不陌生。

“灵光一现聚碎片,天地万物连成线”,灵修虽然也是有“九”个等级,但与玄修的四方引脉,五方铸脉,六方引器,七方铸器,八方命器,九方引邸,十方命邸是完全不同的。灵修只要成功完成“灵方诀”,其八本命就全部出现在“灵光”内,也就是灵魂元魄、玄通、脉器邸。

邸就是命体,灵方期只是雏形,灵方期的灵修区别是“命数”值,也就是一方灵士也具备“器储”,只是面积很小,储放的东西并不多。玄修的命器与灵修的命器完全不同,玄修命器需要自己消耗资源去修炼出来,灵修的命器则是“挂件”。

“所以,这些人平时都在忙什么?”

胡山雕没有问正河阳,他觉得自己有必要了解一些属下们的日常,他不认为“道庭”上升期间,道庭人员会懈怠,那只能是更重要的事情,让这些人忽略了本职工作。

“你这么关注道庭之事,你干脆去三宫六院十二堂”。

正河阳低着头听圣使的喝斥,心中却不以为然,他忠诚于圣使却不代表对道庭没有归属感,相反,正河阳认为“道庭”需要添加一个机构,那就是“圣宫”,属于圣使的专用机构,而他们这些圣使追随就进圣宫,而不象如今这样独立于“道庭”之外。

你见过凌晨四点的南蛊市吗?神经病,当然没见过,胡山雕经历武升市、丹鼎市两任市座的变动后,对南蛊市的态谍与他的祀徒们恰恰相反,否则,也就没有数月前“千万市民诉市座”之事。

若是照胡山雕在武升市与丹鼎市的施政态度,他一上任就会带来多家企业改善南蛊市的经济,然而,此次担任南蛊市座却是没有,直到“千万市民诉市座”时,胡山雕为了反制这些刁民才引进隶属“道庭”的各家企业。

胡山雕正准备搞“微服私访”的戏码时,收到不少祀徒的报告,说他们的东西消失了;过了过脑子,胡山雕才意识到这些祀徒讲的是什么。

事故不以人的意志出现或消失,胡山雕不喜欢意外的出现却也无力阻止,就如突然死了17个市民一样。

胡山雕很羞愧,因为除了蛊灾这种不可抗拒造成的大量死亡外,被谋杀、暗杀之类的死亡事件,在南蛊市历史上极为稀。就算上任市座没什么功绩却也没出现过1件谋杀案,而他胡山雕上任不到一年就出现17人死亡的谋杀事件。

正河阳一点也不羞愧,这是经历生死战争的修炼者常态,但玄律的重重约束让这些修炼者不敢随意杀人,只是要让他们尊重生命却也颇有难度。正河阳很愤怒,他在南蛊市担任警戎厅厅座,并不是为了南蛊市的治安,而是为“道庭霸业”在出力。

阅读网游之何方神圣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