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怎么可能。你看这些女人,大多衣服破旧,必定不是家里肯派部队来营救的女人。”即使有人愿意来救她们,不成队伍人数不足也是救不走她们,只能白白搭上性命。

    鬼穆浅心想,这个人倒是观察仔细,“我哥哥会来救我们的。我是他最疼的妹妹,他肯定会来救我。”

    “你哥哥?是谁?”西雅问。

    五个大汉拦住几人去路,手提大刀,刀面映着冰冷的光芒。

    “嗷嗷~”离诺坐下马前蹄高抬对月嘶鸣。离诺眼见控制不住马头身体一跃飞身下马,而鬼穆昊几人的马同样不知受了什么刺激竞纷纷焦躁地晃动身体。几人皆被甩下了马。而同时,几个大汉举着导朝几人砍去!

    大汉之一嗤笑,“几个马都不会骑的废物。”

    “砰!”

    一个水幕及时拦住了刀。

    “水魂者。”有人道了一句。

    “砰!”来人一刀破裂在寒冬中结成薄冰的水幕。

    杨正使用风遁猛然看到大汉之一在用火术攻击过来,火迅速沿着风遁的轮廓蔓延开来。

    离诺早就掏出了离命,灵巧地大汉之一周旋开来。

    不对劲,叶安柯眉头紧皱,“鬼穆昊,不对劲!”

    叶安柯话音刚落,前面几户人家里突然跑出数头猪,疯了一般冲出村子!

    众人停下动作,此时的动静已经把村子的人都惊动出来了。

    鬼穆昊几人也停手。鬼穆昊和杨敏锐地听见了来自远方的声音,整齐的,步伐一致地,快速的,像是行进的军队,但脚步声听起来却又轻了些。

    “娘的!雪地在动!”离诺忽然喊了一声,众人看去,白色的雪地下似乎有什么在移动,拱起一个拳头高的雪。

    几个大汉反应了过来,朝身后其他村名喊道,“嗜血白鼠!快,大家赶紧爬到高处!”

    村子里的人忙慌慌张张上了房顶,鬼穆昊虽不清楚是什么但还是带着几人爬上了屋顶,不巧,正与刚才五个大汉中的两个在同一个屋顶。

    “嗜血白鼠,食人之鼠,双脚只能在雪地上行走,雪融了会在山洞中休眠一直到再次下雪。”叶安柯说道。女人此刻的脸色煞白,额头竟有微微的汗。

    “妈的,连鼠王都来了。”一个大汉道。

    几人看到,在蜂拥而上的鼠群后,有一只更大的东西一动不动猫在一个树下。

    不知哪一户传来了惨叫声,很快,几人被看到地上有几具血肉模糊的尸体被鼠群背到鼠王边上。

    “怎么还不走,那几个人够它们吃的了。”

    “哼!鼠王,莫非嘴还更挑一点,非云魂者不食?”

    鬼穆昊听到了,“你我几人要是在这破屋顶上相斗,最大的可能是一起下去喂老鼠。”

    鼠群果然是不满意的,它们在墙角下吱吱叫着,啃着墙。

    “喂,鬼穆昊,赶紧想办法,它们万一把屋子啃塌就完了。”离诺。

    “喂!”鬼穆昊朝之前的大汉道,“为什么不用火烧那些老鼠?”

    “这些可不是普通的老鼠,血肉带毒,这火烧了它们空气也得带毒。”

    “一般都是用别的手段弄死它们后才会用火烧的。”图声解释道,“这些鼠活着是毒,它们死后血液冷却,用火焚烧就不会产生毒气了。”

    屋子有些晃动,吱吱声轰炸着众人的神经,有人从身上东西往下砸意图砸死老鼠。地下遍布嗜血鼠,砸死一两只阻止不了鼠群继续啃咬墙壁。

    如果鼠王逃了,鼠群应该也会回巢。那只鼠王在村头的一棵树下。鬼穆昊想着,只是,这个距离,他攻击不到那只鼠王。“离诺,你试试用离命射那只鼠王。”

    离诺瞪大她那双眼,满眼的嫌弃,“滚!我的离命宝贵着呢,别想用它碰那只破老鼠。”

    鬼穆昊倒是忘了,离诺是爱兵器如命的,鬼穆昊半蹲在屋顶,盯着鼠王的方向。鼠王大概有离诺膝盖那么高,还带着毒,是个难缠的东西。“这些鼠有什么特征?”

    “牙齿尖锐,带毒,不能长时间离开雪地,易怒,嗜血,嗜云魂。它们能吸收水束里的魂力,使水束变回普通的水。”图声道。

    “易怒……”鬼穆昊。

    “怎么,你想下去杀鼠王?”大汉问,“鼠王可是比这些鼠群更难杀死。”

    鬼穆昊瞥到一把插在雪地上,“它们连铁也啃?”

    “这不明摆着吗?”大汉。

    “要快点了,不然那把刀就用不上了。”鬼穆昊。

    “什么?”大汉吃惊。

    “你要拿那把刀?”杨问。

    “对,杨,这个距离,你帮我拦着鼠群啃咬那把刀,在我过去拿到之前可不能再坏下去了。”鬼穆昊。

    杨伸出风束驱赶地上那把刀旁边的鼠群。

    “被那些老鼠咬到会怎样?”鬼穆昊问大汉。

    “中毒身亡。”

    “掩护我。”鬼穆昊说完这三个字后直接天下屋顶。两个先是大汉一愣,很快心中腾跃起一股兴奋,那种挑战的刺激!两个大汉也跳了下去,他们熟悉这些老鼠的攻击方式。

    鬼穆昊落地,踩死了几只老鼠,腥臭的血腥满开来。很快,一群老鼠疯了一般拥向这边来,却又死在了接下来跳下来的两人脚下。

    两个大汉都灵活地一手掐死一个老鼠,一路护送鬼穆昊到大刀前。

    鬼穆昊拔出破损的刀,猛地转身盯住鼠王。

    “擒贼先擒王!”

    一声吼怒起惊破黑夜直达月上!鬼穆昊朝树下的鼠王走去,“英勇的大陆魂术师啊,我将以云魂之血引诱王,若心存胜王之心,便赐我单挑王的战场!”

    一句话,犹如燎原的星星之火,瞬间后熊熊的烈火猛地席卷整个草原!

    最早下来的一个大汉一边双手双脚打踢掐撕着鼠群一边高声附和。很快,许多大汉从屋顶跳下去打杀鼠群,渐渐围绕着鬼穆昊和鼠群形成了一堵人墙,墙之外,鼠群吱吱地要冲进墙内,墙内,雪地上滩着暗黑的雪和杂乱的脚印,鬼穆昊和鼠王对望着。

    鼠王一动不动,不惊惧不慌乱。

    离诺现在屋顶上,手握离命,“鬼穆昊,用离命!”说完用力朝鬼穆昊投掷过去。

    鬼穆昊接住离命,把大刀插入雪地,右手抽出离命,左手覆在离命刀刃上,离命缓缓自左手中抽出,刀刃划过鬼穆昊手掌,温热的血在冰冷的空气中冒着热气沿着刀和手臂流出。

    鼠群闻到了甜美的血液气息,更加狂热暴动起来,人墙中倒下了几个人,鼠群冲上去一顿饱餐。

    而鼠王虽原地不动但也躁动心痒起来,云魂者的血液对它们来说甘甜而美味。

    鼠王动了动。鬼穆昊把离命收回袖中拔出大刀。

    “吱——”鼠王突然发声。

    鼠群一下子安静下来,甚至停止了攻击,犹如听到了号令。

    离诺突然听到身后一些奇怪的声音,回头探头看下去,叶安柯不知什么时候也跑到了屋顶下,月光很亮,但是叶安柯眼睛以下的部位都淹没在屋子的阴影之中,只那双眼睛在月光下。寒意,离诺察觉到那双眼睛里的寒意,“你在下面干什么,快上来!”离诺想也没想朝叶安柯伸手。

    叶安柯抬起手,擦了擦嘴角后,又换了一只手递给离诺,离诺一用力把叶安柯拉了上来。

    离诺,“你的手真凉。”

    离诺看了一眼图声,他一直在盯着鬼穆昊和鼠王那边。

    离诺把目光放回战场。

    诡异的女人,图声想,他刚刚看到的一定要汇报于苏泽。

    鼠王朝鬼穆昊靠近,鬼穆昊半低着身躯,手握大刀。

    “注意防守,鼠王下令之时,鼠群的攻击会更迅猛。”鬼穆昊。

    话音刚落,

    “吱————”

    尖锐的声响是开战的号角!鼠群们张开口疯狂进攻!

    鼠王跳起直扑上鬼穆昊!

    鬼穆昊脚底一转,身形立刻移开,人鼠面对面擦身错开,鼠王噔一声落地,战稳,双眼紧盯鬼穆昊。

    鬼穆昊突然把拿剑的右手背到身后,朝鼠王挑衅的伸出带血的左手。

    甜蜜的血肉在诱惑着鼠王,鬼穆昊的挑衅激怒着鼠王!

    鼠王被激怒,“吱”一声狂冲向鬼穆昊向其左手咬去!

    这一回鬼穆昊迟迟未动!

    “噗嗤~”

    嘀嗒嘀嗒……

    血液低落在盛着月光的雪地上……

    残破的大刀穿透过鼠王巨大的身躯!

    最后一刻鬼穆昊左手忽抬右手快速出刀!

    鼠王一声凄厉的喊声后鼠群一下不安起来,很快,之前饱餐过的它们慌张测退。

    村子满地狼藉。

    “鼠群成批出现,连鼠王都出山了,有人在这里放了引诱嗜血鼠的草药。”叶安柯。

    “不会是这个村子的人。”之前的两个大汉走过来。

    “那就是外来人。”鬼穆昊。

    “今天除了你们就是一批商人来过这里。”

    “太过分了!游牧商队狡猾奸诈,不但强抢大陆的女人,竟还把嗜血鼠引诱进村子!”图声突然大声道,“商队应该还没走远,我们要追上去复仇!”

    “大哥!”图声突然对鬼穆昊道,“你的妹妹也被那商队抢去,此番商队还意图毁坏村庄,咱们就带人一起去报仇吧!”

    “对!去报仇!”

    “报仇!”

    人群里的铁血汉子附和。

    “那就一股作气乘胜追击!”鬼穆昊也高声响应,他需要人同他共同对抗游牧商队。“大家若信得过我,且听我安排如何?”

    “上!上!”人群热血回应。

    ---

    前去追商队的路上,图声落后几步走在队伍之后。

    “叶姑娘,你可是有话和我说。”图声。

    叶安柯看向图声,瞳孔幽深黑暗,“我知道你看到了一些东西。但我也知道一些东西。”

    图声后背有些发凉,眼前的女人面容冰冷精致,图声这时却不觉得美丽。

    “引来嗜血鼠的人,不是游牧商队,而是你,是苏泽,更或者是,鬼穆浅。”叶安柯吐出最后一个名字,“我可以守住你们瞒住的秘密,只是,希望你同样能守住。实在忍不住,我也不介意。”

    说完叶安柯便转身离开,她知道图声一定什么也不会对鬼穆昊说,在某个时刻之前,苏泽必定会瞒着一些事。

    图声一身冷汗。苏泽曾经告诉图声,这个女人来自回春谷,双手能妙手回春,能不动声色地杀人。

    当夜的月亮庞大而明亮,把雪地照得白亮。

    “奇怪的味道。”叶安柯嗅到一股熟悉的香气。

    鬼穆浅的那番话西雅倒是没有很相信,但的确决定先不死,没准真能得救呢。

    --

    永盛碑会面当日,图声带着鬼穆昊等人离开了剑之都来到都外的一个村子上。这个村子极小,从村头可瞧见村尾。几人到达时正是深夜,马蹄的声音吵醒了部分村民,村名对外来者总是怀有恶意,正又被几人扰了安眠,当时便有几个男人走出来,带着挑衅拦下要入村的几人。

    天气很冷,那些男人就让她们坐在雪地上休息,西雅坐着默默流泪。她当然也是怕死的,所以在死之前哭了。

    内心挣扎许久后,西雅坐直,转身,眼睛定定盯着眼前的一个大石头,闭眼,身形忽动就要把脑袋朝石头狠狠撞去!

    但西雅没有感到想象中的疼痛。

    “一个会带兵打仗却没人赏识的,心地善良,才华卓越,英俊潇洒的水魂者。”鬼穆浅道,“我哥可厉害了呢,到时你就看着吧。对了,我叫鬼穆浅,你呢?”

    西雅,“我叫阿雅。”

    西雅看着那个呼着手的女孩,“你觉得会有人来救咱们?”

    “咳咳,”鬼穆浅正色道,“会的。”

    “哎呀!”一声。

    西雅睁开眼看到一个女孩吃痛的捂住手。这个女孩是在部队赶路中途遇到后被虏过来的。西雅当时只觉得这个女孩蠢,这支强盗出行动静不小,她却不知道躲开走。

    队伍里,西雅哆哆嗦嗦地随着大部队赶路,天气寒冷,她们又被饿了几顿,所以,即使没有被绑住双手她们也难以逃脱。一想到自己可能会被卖给乌国男人,让那些男人践踏,西雅就羞愧难当,更重要的是,即使西雅身份尊贵,却不敢用自己的身份威慑这些人,相反,她的身份可能还会被这些人利用。西雅是想自杀的,但被另一个女孩阻止了。

    那天晚上,自己已经做了决定要咬舌自尽。

    鬼穆浅捂着手,眼泪都快出来了,“人生苦短,你怎么这么急着投胎啊。哎呀,真是疼死我了。”

    西雅,“这样被卖去乌国,不如死了算。”

    “这不没到吗?”鬼穆浅道。

    第五十二章

    乌国和西照国半年前的战争在泰遇草原西北部,打了几个月,两国之间谁也没讨到便宜。战前乌国和西照国只是互相僵持着,谁也没撕破脸皮,所以两国之间的土地上具有规模的冲突和战役比较少,如今两国都挑明了立场,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是以,边境人民时常挑起事端,不是今天乌国人民组队去揍了西照国的人就是西照国的汉子砸了运往乌国的兵器或商队,总之,泰遇草原时有流血。原本游牧在泰遇草原的名族在泰遇草原呆不下去,便迁移到了大陆。游牧名族原本以放牧为生,离了泰遇草原,如同失了生活之根本。有一部分的游牧名族便开始从大陆中抢女人然后卖到乌国去。乌国女人少,大多乌国男人娶的女人都是战场上俘虏而来或抢来,而且乌国女人彪悍,男人也更乐意娶大陆来的温柔女人。时间久了,这些卖女人到乌国的人渐成组织,而被抢走的女人能救回来的也少了,如果没有大部队一起出动营救,那些女人基本就只能被卖去了乌国。后来觉得靠近剑之都的女人比靠近北境的女人卖的价钱更高,这些人便开始去剑之都掠夺女人再运往乌国。

    下雪天,细密的雪纷纷扬扬,一行粗布麻衣的男人骑着马押送着一批女人前往乌国。女人们皆被绳子束缚住了双手。

阅读云境大陆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一人之下之最强动漫抽奖系统百感小集茅山摆渡人快穿之位面采购师大汉之至尊圣帝一点浩然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