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鬼穆浅!”杨突然道,“四粒药!鬼穆浅不在鬼国,雾松必定知道是在我们这一行人里头,之前因为在悦来客栈,他们可能得到消息知道有苏老头的存在,所以准备了四粒。”

    “那怎么办?只能回鬼国了?”离诺。

    鬼穆昊,“等苏泽。”

    “以防万一。”雾蒙道。

    永盛碑之下,一个断臂老人独自站着。老人头发虚白,面上沟壑纵痕,但身材健硕腰背挺直。

    雾蒙注意到了这个人。但此人回头望过来时,雾蒙对上他的目光敏锐地感到了老人身上的压迫感。

    苏泽对上鬼穆昊的目光,摸着胡子笑。

    雾蒙心中警铃大作,一种不祥的预感驱使他拦住了鬼穆昊等人的去路。跟着雾蒙来的四人已抽出剑对准苏泽。

    苏泽走过来,“年轻人,你想得如何了?”

    鬼穆昊知道这是在问自己。“和当初一样的答案。”

    雾蒙,“来者何人?”

    “挡你者。”苏泽。

    太嚣张了!雾蒙正欲攻击去,茶楼方向却响起一声炮响。

    是雨族的危急信号!

    雾蒙看向老者,老者却了然一般,“再不去,你的父亲可就要出事了。”

    “雾蒙,你快去吧,我们的朋友只是有话和我们单独聊。”离诺道。

    雾蒙一咬牙,带人离开。

    “你的恩师不会出事的。”苏泽道。

    “鬼穆浅呢?”杨问。

    “在另一个地方等你。”苏泽。

    “她在那里干嘛?”

    “遵从自己的选择。”苏泽。“鬼穆昊,我不会逼你。而且,我还能让雾松放你走。”

    “你到底是谁?你又是如何知道雾松叔是我恩师的?”鬼穆昊。

    “你的问题不止这些。等你回来再问我吧,不然可就来不及了。”苏泽。

    “什么意思?”

    “兄弟,好久不见。”一个人从永盛碑后出来,“鬼穆浅现在处于困境,若想救她,请随我走。”

    是图声,鬼穆昊在奴隶营中认识的图声。

    …………

    鬼穆昊一行人离开后苏泽抬头望向永盛碑的碑顶。

    剑之都,一个千年的古城,在它数不清的模糊的年月里,不知有多少旧巷被新街取代,城墙的旧瓦砖不知被翻新过几回,也不知有多少宗族觊觎此处的荣华而举兵进攻过,但它仍然顽强的存在着,仿若有神明庇佑它的长存。相传,正是剑之都中央广场的永盛碑在护佑剑之都的繁华和永盛。苏泽不清楚剑之都的繁盛是否归功于永盛碑,但他知道此永盛碑上记载的是当时的一个谋士。

    苏泽年轻时爬上过永盛碑的顶部,为了拿下顶上那把剑。

    永盛碑是一个圆柱形的差不多有五六人高的石碑,石碑上是一些模糊的图案和文字,有八把剑错落有致地插在石碑上,剑身完全没入石碑只露出剑柄,剑插在碑的上半部分,靠近石碑的顶部,绕着石碑插了两圈。而石碑中间部位的表面,九把竖着的剑鞘整整齐齐地镶嵌其中,其中一个把明显比其他大了不少。九把剑,九意味着王国的长久兴胜,也意味着对剑之都的守护。

    当年苏泽拔剑未成,因为剑仿佛于石碑是一体,任他如何使劲剑都屹立不动。但他并非没有收获,石碑上有一个机关,通往石碑之下。石碑之下是一个墓。

    这个墓,正是那位谋士的墓。到底创造了怎样的丰功伟绩的谋士才能让君王以他的墓象征王朝永盛?

    可怜的谋士,或许正是他的壮举才创造了王朝的辉煌。可是,时间和风模糊了石碑上面的文字,抹去了他的作为。人们无法窥见这位谋士的生平,但苏泽有一种直觉,当时这个谋士一定享受了举国最无上的尊敬,他是人民眼中的伟人,是君王眼中的王牌。

    曾经的王朝早已灭亡,那个谋士已成为过去,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苏泽收回目光,往雾蒙离去的方向去。

    宝剑曾掩埋在沙下,但它的光亮一如当年!

    …………

    “来者何人?”

    “生意人。”

    “来者何意?”

    “做买卖。”

    “呵,”雾松轻笑出声,“我不需要做生意。”

    “你需要。”苏泽。“雨族当今的大将,雾松。”

    雾松周身散发出寒气,粗眉紧拧,屋内气氛霎时紧张凝固起来。

    雾蒙得知几人要出去时便带了几人跟了一块出去。

    离诺,“我们不是跑不了吗?你跟来干什么?”

    不,苏泽会知道的。鬼穆昊虽不知道苏泽到底是什么人,但在大陆他确实神通广大,不然,当初如何将那封信交到了赶路的自己手里?这说明苏泽一直知道自己的行踪。而且,苏泽应该一早等在了剑之都。“他之前那封信里,不正是说了于我们在此处汇合吗?”

    果然,今日之内,鬼穆昊便在一碗突然送进来的茶杯底下发现了一张字条,“永盛碑。”是苏泽的字迹无疑。

    “在剑之都的中央广场。”

    “毒药?”

    “放心吧,等回了雨族自然就会给你们解药,这个毒会在两个月后才发作,两个月到雨族就没事了。”雾蒙上前说道。“离诺,你看起来很高兴这是毒药?”

    “没有!”离诺否认道。心想,叶安柯不是回春谷的人吗?接机逃走后再让叶安柯解毒不就行了。

    “什么?”离诺。

    “怎么等?即使他在这里,不代表他会知道你的处境。”叶安柯道。

    “对!”离诺一拍桌,“今晚趁老头子睡着后去偷药!”离诺看到鬼穆昊没参与进讨论而是在发呆一手又拍在鬼穆昊肩膀上,“喂!呆子,快想想老头子可能把药放在哪里,我们今晚去偷。”

    “万一他手上没有了呢?”鬼穆昊想到,“昨夜我听到雾蒙讲了一句,多了一个人,后来又说刚刚好。”

    雾蒙走开之前,意味不明地小声嘀咕了一句,“虽然多了一个人,但东西还是够用。”

    茶楼套房内。

    “这是什么?”离诺吞下后问。

    雾松,“我们要去一趟剑之都,戴着手铐太显眼。”

    雾松给鬼穆昊几人安排了一间屋子并留了人看守。而雾松和雾蒙及前来的几个职位较高的人则入住另一间房。

    “我不知道此毒的材料,做不出解药。”叶安柯。

    “欸?你可以先分析此毒的成份。”杨突然道。

    第五十一章

    剑之都

    在到了剑之都后,雾松命人给鬼穆昊几人服下了一颗黑色药丸。

阅读云境大陆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五胡乱华之绝世雄才大宋之败国系统一念未央一眼情起,大叔娶妻狠心急悲剧发生前[快穿]第一宠妃:相府千金惑君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