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凤吟九天:如意夫君哪里逃》
凤吟九天:如意夫君哪里逃

第五十一章:百般刁难3

浮笙自然是不能觉察到他的心思,只得当他是默许了自己的请求,连忙干笑了两声:“沛漓,这厢谢过魔尊。”

话音未毕,她便撒腿一路小跑,拐到无人的角落,嘴角扬起得逞的笑容。

“呸,什么狗屁魔尊,以为一个破铃铛就能困住你姑奶奶,做梦。”她啐了一口,发泄着自己的怨气。

“你是怪本尊救回了你,未曾把你这脑子一同救回来咯?”一眨眼之间,千殇那袭黑袍已消失在屋顶,而是瞬移到浮笙面前,突然放大的黑色面具吓得她连连后退。

毕竟这浮笙在他身上吃过太多亏了,她思量着:此时绝对不能忤逆千殇,若是在惹恼了这个阴晴不定的魔尊,指不定现在又想出什么点子来折腾自己。

“是沛漓愚笨,岂敢怪魔尊,是沛漓之错,是沛漓之过。”她自知自己不能鸡蛋碰石头,立刻认怂道。

“哼,算你识趣。”千殇黑袖一甩,径直掠过了浮笙,还未走几步,便冷冷的命令道,“还不跟上?”

浮笙如今难敢反抗,只得认命的跟了上去。原本她以为千殇是要带着她在玄冥界瞎逛,却一路出了玄冥界,她不免摸不着头脑,多嘴问了一句,“魔尊,咱们这是要去哪儿?”

“昆仑山灵池。”千殇语气颇为平淡的丢出这么一句话。

“昆仑山?灵池?灵池,那可是灵池啊。”浮笙不可置信的瞪大双眼,惊讶的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她呆愣在原地,心中似有惊雷乍起:他是疯了吗?昆仑山可是天界的地盘,他一个魔尊去昆仑山做什么?更何况还是去灵池,他一个玄冥界的魔要去灵池找什么东西?他究竟有何目的?

“愣着作甚?还不腾云跟上,耽误本尊沐浴,可是要罚你的。”千殇不咸不淡的话从不远处轻飘飘的传来。

浮笙听到他的这袭话,再次被雷的外焦里嫩,心中哀嚎道:你要沐浴玄冥界不可以吗?非要跑到天界的地盘挑衅?万一被天兵当成你的同党,我岂不是要被追杀?思及此处,她顿觉颈部一凉。

“沛漓有一事不明,还望魔尊明示。”浮笙为了自己的小命,连忙追上千殇询问道,“沛漓是随魔尊一同入昆仑山还是在昆仑山下等候魔尊归来?”

昆仑山灵池可谓是六界圣地,灵池不仅能够疗养治伤,甚至在里面多泡些时日,还能提升下修为。当然灵池的那点修为对灵力高深者的帮助并不大,千殇这种魔尊级别的定然也不屑。他带浮笙来昆仑山灵池,主要是为了她。

一则浮笙的问荆之毒刚解,来灵池可疗养身体;二则浮笙的灵力浅薄,定是疏于修炼,懒散惯了,让灵池助她提升点修为。

千殇不愿将实情相告,戏谑道:“本尊的婢女自然是要贴身伺候的。”

“沛漓不敢觊觎魔尊的玉体,沛漓还是在山脚下等候魔尊吧。”浮笙仍不甘心的辩驳着,比起性命,她对千殇的身体是真的不感兴趣。

“本尊。”千殇一把拽住浮笙的后衣领,凑近她的耳畔冷笑道,“不许。”

“本尊见你久久未归,好奇你是否溺亡于粪坑之中,便前来一探究竟。”他才不会承认自己一路尾随,既好奇她要整什么幺蛾子,又担心她会再次遇到危险,故而刻薄地诘问道,“既然你现在面色红润,也不捂着肚子?可是已经在茅房里方便过了?为何不回到本尊那?”

“额······沛漓怎会在这?”浮笙缩了缩脖子,赶忙装起了糊涂,“魔尊恕罪,沛漓自从被歹人所害,虽然幸得魔尊拂照,捡回一条小命,可是这脑子昏昏沉沉的,不想竟走错了路。”

这如同掺了冰渣的嘲讽声,不是千殇又会是谁?

浮笙的脑海轰的一声,大叫不好,却还是苦着一张脸缓缓的转身。只见千殇孤傲的立在她身后不远处的屋檐上,嘴角噙着嘲讽的笑。

“魔尊怎会在此?”被抓现行的浮笙只觉头皮阵阵发麻,不得已之下,脸上又挂着阿谀的假笑。

“好疼啊,还望······还望魔尊见谅。”

她话音一顿,心中飞快地默念了一个口诀,面上不仅渗出了几滴冷汗,甚至连血色都在瞬间被抽离了一般,阴惨惨的一片煞白。

“沛漓疼痛难忍,可是······”她缓缓的扬起脑袋,惨兮兮的望着千殇说道,“可又不能离魔君超过一丈,斗胆请魔尊纡尊下,随沛漓一同前往······”

只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她这一只脚刚迈出去炎禺宫,还未逃离玄冥界,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道让她极度熟悉而又极度厌恶的声音。

“哼,真是愚蠢。”

浮笙见他不言语,随口又唤了两声,故作为难的坦言道,“沛漓实在忍不得这疼痛,既然魔尊不愿,那可否允沛漓一些时间独自前往,沛漓定会如期归来,侍奉于魔尊左右。”

千殇仍旧只字未语,既没有同意她的话,也没有拒绝的意思,只觉着逗着她异常的好玩。

这魔尊还真是油盐不进,我话里话外都这么可怜了,竟然丝毫不为所动,两个黑不溜秋的眼睛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我,还真是吓人的很。

浮笙心中暗骂着,随即垂下脑袋,瓮声瓮气的说道:“还望魔尊陪沛漓去茅房走一遭。”、

“哎呦喂,肚子好疼啊。”

浮笙故意压低嗓音伪装出虚弱的样子,孰料竟让千殇的冷峻的脸色缓解了几分,眉眼微挑,如同看猴戏一般的打量着她:笙儿啊笙儿,你这拙劣的演技是打着什么主意?

她十分笃定自己在千殇的眼中不过是一件尚且有把玩价值的玩物,必然舍不得自己死,却也没有重要到让他同去茅房的地步,更何况以他的骄傲又怎会陪自己去一个如此污秽的地方。

思及此处,浮笙觉得自己逃离玄冥界甚是有望,只要掏出玄冥界,不管是投靠自家的凤君爹爹,还是投靠自己那个挂名的便宜夫君,都不用担心这个心胸狭窄的魔头会有所报复。

“魔尊,魔尊?”

奈何天上人间都敢乱来的浮笙,岂会甘心任人摆布?

她立马皱着眉头,半躬着身子,双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小肚子,用自己如火纯青的演技摆出一副疼痛难忍的模样。

千殇瞧着她的模样,虽然未有动作,可眸色却瞬间冷了下来,心下寻思着:问荆之毒应该是清了?怎会如此?下毒之人必须挫骨扬灰。

阅读凤吟九天:如意夫君哪里逃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