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独立的虚幻空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于是,遑羲答非所问道:“你说得这些我不做回答,但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不是芸漠。”

    她没有撒谎,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她的确不算是芸漠。

    说着,遑羲顿了顿,极短促地嗤笑了一声,“不过有一点你没猜错,我背后的势力确实很大...”

    “那就休怪你不讲情面了?”遑羲插嘴道。

    冰结也不意外遑羲突然插话,只是平静地回了一句,“本来就没有情面。”

    说完,冰结便把门一关,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见到冰结进入了自己的房间,先前一直噙着笑的遑羲嘴角蓦地垂了下来。她看着紧闭的5―23号房门,面无表情地吐出了一个词,“墨迹。”

    说罢,她快走几步,便回到了自己的5―24号房间。

    ——————————

    几天后。

    年轻男子面瘫着脸站在空中,语调平淡地道:“第一个阶段——天赋测试已经结束了,通过的参赛者共有四百六十二人。那么接下来,我将给大家讲解一下大陆争霸赛中的第二个阶段。”

    在场的且同时也包括着那些没通过的参赛者们一个个都正襟危坐,均是一脸严肃认真地听着年轻男子的讲话。

    他们知道,大陆争霸赛中最重要,也最危险的争霸阶段要来了。

    好奇、期待、紧张,一时间各种情绪涌上了众人的心头。

    “看到我身后的这座大山了吧?这座山叫做圣墓山,你们不用了解太多,只需要知道这是你们的比赛场地就行。都带自己的令牌了吗?”

    闻言,众人都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或拿在手上手中或腰间挂着的令牌,这是昨天通过第一个阶段的参赛者们统一领取的,上面刻着每个人自己的姓名。

    看来这个令牌在争霸阶段有什么用啊……

    “真正的圣墓山太过危险,再加上你们都是自己国家的顶尖天才,牵一发而动全身,若是死了必将会打破各国之间的平衡,从而产生许多麻烦。所以我们决定弄一个独立的空间,你们只有携带着镌刻着自己名字的令牌才能进去。”

    “这个空间是一个无论是地形还是其它都完全和圣墓山一模一样的,虚幻的空间。即使你们进去以后在里面会受伤,会死亡,但是死亡后也会毫发不伤地回到现实世界中。而你们的令牌也会记录下你是第几名,如果第一个出来,那就是第四百六十二名。”

    众人听罢,心中顿时感到十分震惊。

    圣地居然有如此强大的人,竟能建立一个允许活人进入的,虚幻的空间?

    年轻男子并没给他们反应和消化的时间,自己自顾自地继续说道:“众所周知,这是争霸阶段,所以主题从始至终也只有一个——争霸。”

    “谁能留到最后,谁就是这次比赛中的霸主,就是大陆争霸赛中的第一!”

    很令人热血沸腾的一句话,有的人胸有成竹,有的人面色如常,有的人神色黯淡,彼此之间天赋与修为不同,情绪自然也不同。

    不过,有一点是一样的:都想获得最终胜利。

    一个修为较低的女子鼓足了勇气,大声喊了一句,“不想当第一的参赛者,和不参加又有什么区别!”

    是啊,人都是要有一个目标的,参加大陆争霸赛却没有想当第一的野心,那来参加又有什么意义...

    不少人听了这句话,纷纷都扬起了斗志。

    空中的年轻男子并没有兴趣关系这些人的心理,他对一个方向略微颔首,旋即走出了一个披着斗篷的神秘人。

    斗篷人走到山脚下,掩藏在袖子下的筋骨嶙峋的双手一抬,做出了捧着什么东西的姿势,看起来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

    过了几秒,他两手的上方便出现了一个散发着一股压迫感,与无尽的恐怖气势的水晶球,球身周围还围绕着许多玄妙的符文。

    渴望什么?渴望知道吗?

    冰结站在原地只愣怔了一瞬,表情便立刻恢复成了原先的冷若冰霜,语气淡淡地道:“本来我是不想和你这种人为敌的,但是你执着于帮助东宥国……”

    “别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

    虽然被遑羲猜中了自己并未说出口,却非常明显的心思,但一脸古怪的冰结犹豫了片刻,随后还是说出了一句话,“我没问你的故乡,我也并不想知道。”

    遑羲一本正经,“我在你的脸上看到了渴望。”

    所以说,她这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遑羲不置可否,“也许是师父传授给我们的呢?”

    上辈子因为修魂固然在同期对战与日常中占了不少优势,也借此躲过了许多人的探查,只是没想到,这次却是栽在了这上面。

    圣地的月隐澜沧宗门嘛,虽然还没加入,但也也快了~

    “而东宥国,能帮我也会尽量帮的。”

    这是个好问题,只不过问错了人。

    遑羲这种人,即使你手里的证据百分之九十九都指向她,甚至已经铁板上钉钉地能确定是她,但是如果只要不是百分之一百,她也绝对不会承认。

    也是怪她太大意了,这里终究是小地方。对于冰结来说,能不被她辨认出气息的人太少了,所以她和‘芸漠’这种两个有所关联的人才显得过于突兀。

    就好像在明摆着说:‘我们之间的关系不简单,你猜啊~

    “而你和芸漠,是这些人当中所有条件都最接近的,例如年龄等等。更何况,你和芸漠还拜了所谓的‘同一个师父’。”

    “不觉得太巧了吗?”

    冰结眸色沉沉,声音轻缓地道:“这话对别人,甚至对皇帝来说都管用。但是对我,也只能是个谎言罢了。”

    你身份有点迷啊,能说出这种话,对自己是多有自信。

    “难道我没说对吗,”冰结直勾勾地盯着遑羲,“我是该叫你芸漠,还是叫方程颐?”

    既然没有辨认出来,那你是怎么猜到的,现在又凭什么这么肯定?

    遑羲没有把话问出来,她在等冰结自己说。

    冰结也并未令遑羲失望,她的‘揭秘’紧随其后,“只不过,到目前为止,我辨认不出气息的也仅仅就只有几个人而已。”

阅读提剑御死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高门庶女2.0一念未央男主他很肤浅[娱乐圈]三界商城快穿之位面采购师九界仙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