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欠你一个人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老人点了点头,转身默默地离开了。

    一直目视着老人消失在走廊尽头后,遑羲才关上了门。

    源良王转身走几步,随即猛地向前一扑瘫软在床,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你为什么一直看着我?我真的不是基佬!”

    知道你不是!

    遑羲的太阳穴跳了跳。

    “你很怕那个老板?”

    “他那么奇怪我当然害怕了!像个鬼似的!”

    遑羲反问,“那你算是人吗?”

    这一句毫无礼貌,正常人听到本应该生气的问话,源良王听到心里却有点慌神,“你这人怎么这么说话呢!”

    遑羲看到他的反应,突然心有点累。

    兄弟,你这反应已经够明显了。

    “我明明没有破绽啊,你是怎么知道的!”

    ……好了,现在不是明显了,你都已经说出来了。

    “好吧,我其实也算是人……等等,你居然知道我有可能也算是人!”

    遑羲:我不是,我没有,我就是问一下。

    “其实吧,我……”

    “你不用说了。”

    遑羲阻止了源良王即将往下说的话语。

    有时候,知道太多可不是什么好事。

    她可不想惹太多麻烦。

    “总之,”源良王有些烦躁地拍了拍肚皮,发出了‘啪啪’的清脆的响声。

    别问他为什么烦躁要拍肚皮!

    “好人做到底,既然都带你逃过了那些鬼,就顺便带你逃出这里吧。”

    下一秒,他的手中出现了两张符箓。

    哦豁,遑羲挑眉,又是一个有千里传送符的。

    还是两张。

    看样子,这个是随机性千里传送符?

    “这张符纸叫做符箓,哎呀,说了你也不知道。反正你把这个撕开的话,就能离开这个客栈,随机到千里之外的一个地方了。”

    说着,源良王的神情变得严肃,整个人都正经了起来,“我既然敢给你,就证明自己有这个实力,希望你能懂得分寸,好自为之。”

    说完后,他又变成了之前没心没肺的样子,向遑羲一扔,“嘿,接着!”

    遑羲接过飘来的符箓,微微颔首,敛起了笑容道:“这次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如果你以后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就叫我。不触犯我原则的话,我就一定会帮。”

    “哈哈哈!”源良王发出了杠铃一般的笑声,“算你小子有良心,走了,有缘再见!”

    源良王撕开符箓,刹那间,他整个人都消失在了遑羲眼前。

    遑羲好似随意地瞥了一眼房门,随后也撕开了符箓,瞬间消失在了原处。

    而不知何止又站在了走廊里,直勾勾地盯着21号房门的老人眼神闪烁了一下,猛然间破门而入,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果然,都逃走了。

    不过以后总会要再见的,老人低低地笑了几声,所发出的笑声就像是尖锐的东西来回划着玻璃。

    刺耳又难听。

    ——————————

    呼呼呼……

    ‘随机性’千里传送符果然名不虚传,还真是‘随机’的!

    此时此刻,正在从高空向下坠落的遑羲心里愤愤地想着。

    耳边是风声呼啸,猛烈的风像不那么锋利的刀子一样,一下一下刮得遑羲的脸生疼。

    啊,这飞一般的感觉。

    用随机性千里传送符后居然传送到了高空,还不是一般的高,这是有多‘幸运’啊,估计一万个人中都不会有像她这样的吧!

    虽然她是灵师,但是从这么高的地方坠落还是会死的。

    遑羲闭上眼睛,任由自己这样坠落下去。

    几息后……

    咿!

    一道尖锐悠扬,又带着些不可抗拒的威严的鸟鸣声忽然响起。

    同时,一只青色的大鸟出现在空中,接住了向下坠落的遑羲。

    大鸟足有三米多长,此刻正展开扇动的巨大双翼呈霁青色,不短的尾羽青蓝色渐变,一身孤傲华贵的气质,好不漂亮。

    遑羲躺在这样一只体型不小的大鸟身上,显得格外娇小。

    她睁开紧闭的双眼,笑得温润,“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

    “明明之前就醒了,还一直不出来,非得让我用这种方式逼你显形。”

    “嗯。”

    一刻钟后。

    隔音结界根本就不怎么费灵力,灵师体内蕴含着那么多灵力,如果不是刻意弄没的话,不可能这么快就维持不了的。

    “没错。”遑羲含笑道:“现在的情况有点危险,所以今天晚上别睡觉了,修炼吧,明天一早赶紧走。”

    “有道理,那我先修炼了,有人来的话叫我!”

    源良王可以肯定地告诉你:会!

    因为他脑补能力强。

    脑补是个神奇的能力,既可以在自己的脑补中和小萝莉或者女神男神交流,还可以使他们在脑补中爱上自己。

    遑羲走过去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蹙着眉问道:“你感没感觉到这里的灵力被限制了。”

    闻言,源良王迅速从床上爬起来,他思考了一会,才喃喃道:“好像还真是,而且隔音结界又要没了。”

    遑羲并没有让他说完,“这么晚了也没地方住,我们先在这住一晚,明天早上就离开。”

    源良王意识到了什么,便也很识趣地没有插嘴。

    但是遇到类似于现在这种的令人恐惧的事时,脑补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比如现在源良王已经脑补出了几十种可能性,比如老人早就来了啊,老人真的只剩一个脑袋看着他们了啊,老人是鬼啊……

    未知,才是人类心中最大的恐惧,正因为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才害怕。

    如果你知道外面有人,你还会害怕吗?

    反正都不是什么好可能性。

    老人的脸上干巴巴地扯出了一个笑容,“我来是想告诉你们,外面的鬼都走了。”

    源良王这才松了一口气,“谢谢老先生告知,那我们就……”先走了……

    源良王咽了一口唾沫,强装镇定道:“老,老先生,大半夜的,你站在门外有什么事吗?”

    他一想到有人站在门外的走廊里盯着他们的房门,甚至有可能是跟着他们上来,从一开始便站在那里就感到毛骨悚然。

    其实也有可能是老人刚来,还没来得及敲门,但是发现一件事后,人们往往总是爱脑补出更多的事。

阅读提剑御死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妻迷心窍你的口红真好吃天陨路给自己写一个男朋友与狼共舞:锦绣山河之农女都市玄幻之我是老祖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