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一国周遭虎豹豺狼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式微?

    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东宥国什么时候有了宝藏?

    血洗凌沙关是第二十九代女帝,席梦君最著名的事件,至今还有人对这件事津津乐道,将士们提到这件事也会热血上涌。

    当时的东宥国与西邪国在边关凌沙关开战,一直战斗了一年之久,而最后决战双方力竭,即将两败俱伤之时,北灼国派出了三千精兵前来支援西邪国,一连打得东宥国将士节节败退。

    结果这时,谁也没有想到,本应该在皇城的席梦君披袍戴胄,亲自上阵杀敌,一杆长枪挑杀全场,所过之处血流成河,顿时东宥国士气大受鼓舞,一个个也重新站起来跟着席梦君奋勇杀敌。

    三天,只用了三天,席梦君带着东宥国将士一直不眠不休地战斗了三天,三天之后敌军全灭,只有席梦君和东宥国幸存的将士们还站着。

    据参加过凌沙关战役的士兵所说,当时凌沙关满地全是血水,而血水里跑着的则是敌人的尸首,放眼望去,只能看见一大片血红。

    席老紧紧皱着眉头,表情痛苦,“凌沙关战役之前,可是我国最强盛的时候,西邪国和北灼国这两个国家加在一起,都比不过一个东宥国,怎么可能敢来送死。就算是来,也必定全军覆没。”

    可是他们不仅来了,还把东宥国打得很惨,甚至如果席梦君没来的话,东宥国便只有惨败一个结局。

    想到这,遑羲心里一沉,问道:“莫非当时有所隐情?”

    这次席老没有很快得回话,他沉默了一会儿,这期间好似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心,随后浑身的力气像是突然被卸了一样,释然道:“我给大人讲一个故事吧。”

    遑羲没有多问,“洗耳恭听。”

    “那时的国师御尘,其实是以前被第二十八代皇帝席召捡到的一个孤儿,席召看他天赋不低,心性也好,便让他做了席梦君的影卫。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久而久之,便也有了一些男女之间的感情,但谁也没有点破。席梦君继位后,封了御尘为东宥国国师,两人保持着一种友情之上爱情之下的关系。”

    你怎么知道那么清楚?

    这话遑羲当然没问出来,她只是心觉这应该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之后发生了什么?”

    席老一脸平静地继续道,“后来两人去一个大国时,大国的公主看上了御尘,就让御尘留下来陪她,御尘当时没答应,公主倒也没为难。可是后来回国一段时间后,不知道怎么回事,东宥国周围的邻国里都开始流传着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

    “东宥国有一个至宝,而那时东宥国也恰巧开始了‘天谴’,天谴你应该知道吧?这样一来,那些邻国倒是对于宝藏这一说法信了七八分。”

    天谴她还真就知道,不就是引雷塔里的东西,吸引而来的胡来的天雷吗。

    她昨天还刚去看过呢,遑羲在心中暗自腹诽,面上不动声色道,“知道,然后呢?”

    席老回道:“然后就是你们听到的那样了,国师御尘去大国求解决之法,结果自己没回来,倒是那个大国的使者带着引雷珠过来了。”

    遑羲反问,“没这么简单吧?”

    席老深呼了一口气,情绪变得有些愤怒,“本来以为御尘留在那里就没事了,谁知御尘前脚刚去,后脚西邪国就向我国开战了,而且西邪国那边派来的将士们普遍都很强,虽然强的不是很明显,最后北灼国派来的那三千精锐也是。”

    遑羲回道:“那个大国派来的?”

    虽是问句,用的却是肯定的语气。

    席老没有回答,默认了。

    遑羲又问,“那为何有事求我?”

    “西邪国和北灼国贼心不改,还觊觎着东宥国的宝物,当年凌沙关一战,东宥国虽然赢了,但也元气大伤。”席老眼神变得黯淡,“而如今,南风国也加入了西邪国和北灼国的阵营,随时准备着对东宥国下手。”

    “那你想我怎么帮你?”

    遑羲直奔正题。

    席老也不说多余的话,“代表东宥国参加大陆争霸赛,获得去往通圣学院的资格,报酬就是东宥国的宝物。”

    遑羲讶异地挑挑眉,“还真有宝物。”

    席老点点头,“有,在引雷塔里,我们有办法进入引雷塔并不受雷电的攻击。”

    居然还真都告诉她了。

    “那你就不怕我是卧底?再说了,有席梦君在,东宥国怎么可能轻易亡国。”遑羲顿了顿,继续问道:“而且,你怎么就这么肯定,我能在大路争霸赛中赢得那个名额?”

    席老淡淡道:“第一,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卧底,反正西邪国迟早也会知道这件事的。第二,席梦君半年前修为不知为何渐渐地流失,如果有人进犯的话,东宥国必定亡国。第三,这个我确实很肯定,原因很简单。”

    整个一小白脸长相。

    遑羲想了想,点头道:“有所耳闻,血洗凌沙关之事如雷贯耳。”

    嗯,英俊。

    席老虽然被称为席老,但是一点儿也不老。

    五官白皙,容颜清隽。

    遑羲脸色一变,伸手就要拉席老起来,“席老,男儿膝下有黄金,有什么事,先站起来再说。”

    这样跪着,让她很惶恐啊。

    “大人,您让我跪吧。”

    遑羲轻蹙起眉,诧异道:“这么多年了,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东宥国有宝藏?”

    席老听罢,英俊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苦笑,“大人可知道第二十九代女帝席梦君?”

    遑羲这么想了,也这样问了,“敢问,东宥国为何需要我救?”

    席老脸色惨白,“如今东宥国式微,三个邻国觊觎着东宥国的宝藏,随时准备着派兵踏平东宥国,给予东宥国致命一击。”

    席老躲开了遑羲要扶他起来的手,长叹一口气,语气里是无尽的苍凉与疲惫。

    遑羲心中一震,她抿了抿唇,收回了自己的手,严肃道:“席老,请说吧。”

    噗通!

    席老对着她跪了下来。

    “请你救救东宥国!”

    东宥国怎么了?

    她最近并没有听说过东宥国有什么困难。

    遑羲似笑非笑地看向他,“请讲。”

    席老站起身,走到了遑羲旁边。

    遑羲:?这是要干什么

阅读提剑御死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校花的修真狂少诗家夫子王昌龄兄长是戏精[综]NBA超巨崛起狂野年代创造101之变身女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