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返回灵兽山脉(已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我以后再也不来传承之地了,开始一堆雾,然后发生了一大堆诡异的事情之后好不容易进雾里了,结果还晕了。”

    “就是,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趴地上。”

    “我比你好点,我是躺着。”

    她很丑?为什么这些人看她就跟看洪水猛兽一样?

    周浩清只怀疑了一瞬间自己的颜值,便把这奇怪的想法抛在了脑后,开始了撵人,“都回去吧。”

    她还有事要处理。

    凭虚境的最强散修撵人,谁还敢留着?

    果不其然,不到一刻钟,人就已经都走光了。

    一个个都急着赶着跑,好像晚走一秒就会被杀似的。

    而暮悦和芸晞两个人,自从进了雾里后就没有再出现过。

    从众人醒来到离开,这两个人,从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

    比暮家最先出现,而后化为雾的黑袍女人,刚开始融化成水的人,性格突变的暮悦,被控制着进入雾的众人,以及暮悦口中的除了她还有一个。

    此刻直到众人离开,这些还未得到解释的怪事没有人问,也没有人提。

    也许是因为不想把自己牵扯进这种诡异的事件中。

    好奇心害死猫,既然他们安全的活下来了,为什么还要冒着生命危险把这些一看就不简单的事刨根究底呢。

    他们可还没活够。

    ——————————

    遑羲回到院子里,开始研究自己脑海中有关于符箓的记忆。

    那个男人说得没错,这个符箓确实算是一种另类功法,又像是第二种阵法师,总之,有点儿说不清楚。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这个符箓传承给她的感觉,就是另类,非常另类。

    算上今天,还有六天就要开始家族大比了,这六天时间她需要先习惯之前在传承之地获得的那把剑。

    符箓暂时是没用时间研究了。

    虽然此刻她的武力值已经可以完虐这些人了,但是这还不够。

    她的目标可不仅仅是东宥国。

    强者就算修为被废,骨子里也会有独属于强者的骄傲与野心。

    强者这个词,不单指修为,也指心里。

    修为强大但心理素质低,那叫做强大。

    修为强大,心理素质高且内心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原则与底线,这才叫做强者。

    如果一个人修为强大但十恶不赦,做事毫无底线和原则,好听点说是自私,直白点说,那就叫做人渣。

    现在,先适应那把剑吧。

    首先她需要先把剑认主。

    之前的拔剑只能算是她被剑承认了,只有把剑认主,这把剑才能算她的剑。

    闭眼,分出一丝灵魂力探向空间戒指里的剑,随后便能感受到自己与剑之间建立了联系。

    遑羲心神一动,剑便出现在了她的手上。

    她低垂着眼帘,用手轻抚剑身。

    ——兵气天上合,鼓声陇底闻。

    ——横行负勇气,一战净妖氛。

    她的剑,便叫净妖氛吧。

    想要成为一个剑修,与剑建立灵魂上的联系,最快的方法便是战斗。

    生死厮杀中,持剑浴血而战。

    看来还是得回灵兽山脉寻找灵兽战斗。

    七天,对于她已经足够了。

    说做就做,刚下决定,遑羲便灵力加持在脚下向灵兽山脉狂奔。

    不到一刻钟,体内的灵力没用多少,便到达了目的地。

    之前来时没认真观察,现在一看,灵兽山脉果真不负山脉之名。

    简单来说,就是树贼多。

    特别是外围,每个道路几乎都只有一米宽,周围两侧全是各种树和杂草,倒是挺适合埋伏人的。

    遑羲脚步慢了下来,一步一步地向着内围走去。

    可能是因为之前刚出了一个传承之地,灵兽惧怕威压以至于都躲了起来,即使传承之地已经消失,却也有残留的威压。

    所以此刻外围寂静一片,除了风声以外,根本就没有一点儿动静。

    即使这样,遑羲也全身紧绷,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右手紧紧地握着净妖氛,做好随时应战的准备。

    对于一个灵者来说,随时保持警惕是一件最基本的事。

    就这样,走了好一会儿,一直走到了内围入口处,遑羲都没有遇到任何灵兽。

    残留的威压有那么多?

    “唰——”

    不远处的一棵树上,一片树叶突然对着她的心脏,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破风而来。

    叮,遑羲瞬间反手在背后,拿剑挡住了风中冲刺而来的树叶,发出了清脆的利器碰撞声。

    一片树叶就这么厉害?

    她心中一惊,用火灵力在周围凝了一层防护罩。

    自己一直笼罩着周围的魂识,居然没有察觉到任何灵力波动!

    魂识,灵者意念的进化体,可辨物于千里之外,翻山倒海,傲游苍穹。

    修为越强,魂识笼罩的范围便越大,而这个范围内,所发生的一点风吹草动,魂识的主人都能清楚地感受到。

    可以说是求生欲非常强烈了。

    其流畅毫不拖泥带水的动作把周浩清看得都一愣,是心里上的愣,表情依旧是之前那样的无悲无喜。

    后半句他没有说出来。

    因为周浩清出现了。

    在场的众人吸取了之前的教训,默契统一地低下了头,生怕自己不小心看到周浩清。

    嗯?

    遑羲挑眉,这句话是不是有点儿不太对。

    这样问,难道这些人在雾里遇到的东西都不一样?

    这些人都一起说话,几十道声音混在一起,席辰钰听得有些不耐烦,好不容易才在嘈杂的声音中理清楚有用的信息。

    突然,有个人向着席辰钰好奇地问道:“太子殿下,你在雾里……”发生了什么?

    都晕倒了?

    估计没晕倒的人也不会说出来,毕竟得到好东西了当然不能‘昭告天下’,除非你不想要了。

    “我晕倒了。”一个青衣男子率先回答道。

    他一回答,连带着其他人也都七嘴八舌地回答了起来。

    这时,席辰钰也出来了。

    他扫视了一下周围,同时问道:“都出来了?你们走进雾里遇到了什么?”

    “我也晕倒了!”

    “对对对,我也是!”

    “是啊,一进去就晕倒了,醒来就看到你们一个个都趴在地上……”

    这些人都猜测冰结接受了传承,也算是歪打正着猜对了。

    不过,他们也只能猜测了。

    毕竟,不管冰结接没接受传承,他们也不能把冰结怎么样。

阅读提剑御死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道系少女偶像练习生之偶像的亲妈粉系统她很不讨喜神级编剧金装蟋蟀之强者之路水浒攻心计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