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拔剑,天地属性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砰,砰,砰……

    此时响起了一阵心跳声,在寂静的环境里如此明显。

    她现在脑子浑浑噩噩的,只有心底仿佛有个声音向她催促道:“走吧,向前走,走啊……”

    她看到的场景,是漫天飞舞的飘雪,与纤尘不染的天地。

    之前一直杂乱的心,在看到这一片纯白之后,仿佛也静了下来。

    地上一层厚厚的积雪,白色的天地之间一片苍茫。

    苍茫天地,一人独行。

    遑羲继续向前走,在雪地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的小巧的脚印。

    她似乎见到,远方有一个灰点。

    有什么东西在那。

    走到附近,她看着眼前的长方体,表情变得有些奇怪。

    她眼前的长方体,可不是一个普通的长方体……

    好吧,其实就是一座墓碑。

    墓碑上面没有名字,也没有碑文,一片空白。

    当然,如果只是一个墓碑也不至于让她那么奇怪,奇怪的是,墓碑旁边的雪地上,插着一把剑。

    那是一把极美的剑。

    剑身与剑把通体都是不染尘世的雪白,剑格为天青色,整把剑都蔓延着玄妙的银色纹路,一眼望去仿佛能感受到上面若隐若现的晦涩难懂的大道。

    遑羲呼吸一窒,不知为何,她一看到这把剑,心中就疯狂地涌出了一阵阵熟悉感。

    就好像,这把剑本来就是她的,她已经用了这把剑很多年一样。

    等等。

    芸晞在进入雾里之前似乎对她说了一句话。

    “你,信,前,世,今,生,吗。”

    你信前世今生吗。

    遑羲模仿着芸晞当时的口型,嘴唇上下闭合几下,说出了一句匪令人夷所思的话。

    前世今生。

    她看到这把剑时心中所产生的熟悉感,是因为所谓的前世吗?

    对了,天道似乎提起过她的前世……

    遑羲努力回想了一下,触及到那段记忆的时候感到头痛欲裂,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

    你信前世今生吗?

    遑羲信前世。

    但她只会承认自己所经历的今生。

    就好像她当时和天道的对话一样,对她来说,前世是前世,今生是今生,她不可能变成前世的那个人,除非她消失了或者被吞噬了。

    她转过身,向着来时的路走去。

    这把剑,她虽然心动,却不会拔。

    过去的终究过去了,前世的她所背负的一切,她并不想继承。

    “你必须拔。”

    没走几步,一道沧桑的声音突然在这片辽阔的天地间响了起来。

    声音很年轻,也很严肃,并不是年老的沧桑。

    是那种在长久的岁月中,经历了太多事情所沉淀下来的沧桑。

    “为什么?”遑羲没有回头,只是问道。

    “你是她的转世。”那声音回道。

    遑羲沉默不语。

    “你可以不接受,甚至厌恶厌烦,但你必须承认一个事实:你是她的转世。”

    “你这次重生,也有一些转世的缘故。除此之外,我想你重生之前也已经察觉得差不多了。”

    “拔剑,修炼,成为至高无上的强者,然后背负一切,把你前世的那个人所没完成的事完成。”

    “想要成为自己,就先把不是自己的部分了断吧。”

    “多说无益,我言尽于此,接下来你自行抉择。”

    那道声音说了几句不明所以的话后,就像消失了一样,没有再说过话。

    遑羲在原地静立片刻,再次转身,大步走向插在雪地的剑。

    然后,唰!

    拔剑!

    剑被拔出的一瞬间,她也进入了一个玄妙的状态。

    她重生前都没有被激发的天地属性,现在居然被激发了。

    每一个被天地眷顾的顶尖种族中天赋极高的族人,都有可能激发出自己的天地属性。

    天地属性并不是金木水火土那种,那种只能称为凡身属性。

    天地属性,天地,顾名思义为天地间必需的一些事物,日、月、星、气、空、植等都为天地属性。

    能激活天地属性的人,被天地眷顾的种族和极高的天赋两个硬性要求缺一不可。

    每个人的天地属性不能说哪个更厉害,因为都是天地中缺一不可之物。但并不是说凡身属性就比不上天地属性。凡身属性是一个人的基础,天地属性却是偏辅助。

    因为它并不能单独有一个修炼体系和攻击手段,而是附加在凡身属性或其它手段上进行攻击。

    凡身属性比天地属性重要多了,天地属性跟凡身属性息息相关,自身的凡身属性修为越厉害,天地属性就越厉害。

    呼——

    狂风呼啸,刮在脸上就像被锋利却迟钝的刀刃划了几下似的,虽然感到刺痛,却并没有造成任何实际伤害。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一刻钟后。

    遑羲看着眼前的亮光,心知已经走到了尽头,长呼一口气,迈步……

    席辰钰用一副看没救的蠢货儿子的表情看着他,叹了一口气,摇摇头道:“你也就这样了。”

    说完,他也走进了雾里,好像生怕再待尔良轩身边一会儿智商就会跟着降低一样。

    看着席辰钰和谢不悔离开的方向,尔良轩留在原地静默了一会儿,然后也向雾里走去。

    “你该走了。”

    遑羲突然一个激灵,她脑子瞬间清醒了起来,看着前方的雾让开的道路,想了想,还是毅然决然地走了上去。

    熟悉感越来越重了,就好像来过这里无数遍一样。

    霎时,她正前方的雾突然自动分开,露出了一条正好可以使她通过的道路。

    在距离雾只差一步的的时候,他忽然顿住脚步,回头对遑羲道:“保重。”

    和面对着谢不悔和席辰钰的时候不同,他此刻的眼神是无比的清明与平静。

    说罢,她便头也没回地快步走进了雾里。

    尔良轩呆呆地看着她离开的方向,有些懵逼地向席辰钰问道:“她是不是不高兴了?”

    随后,他也进入了雾里。

    只剩下遑羲一个人了。

    遑羲没有动,她依旧站在原地。

    谢不悔有些头疼,她揉了几下太阳穴,无奈道:“如今除了去雾里,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尔良轩却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暮悦走之前,是不是说了还有一个,那是什么意思?”

    “谁知道,”谢不悔突然一脸不虞,“我先走了。”

阅读提剑御死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www.44wa.com)



随机推荐:京江往事阴阳配婚人大秦之绝世医仙他的小蔷薇诸天黑手剑侠之情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